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包特

拿破仑三世:让法国再次伟大

包特 11月21日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经济学助理教授

  长久以来,我一直有一个错误的印象,就是现代巴黎城恢弘的布局和百看不厌的色调搭配,是拿皇的杰作。直到最近看一些资料才发现,这个印象是错误的:巴黎高大上的城市规划和高雅的审美并不来自拿皇,而是来自他常常被人嘲笑的侄子路易波拿巴拿破仑,又称拿破仑三世,或者说拿三。   拿三作为一个历史人物,在我们和很多人的课本里通常是以小丑或者傻子的形象出现。主要原因当然是他在普法战争中被俾斯麦打成了猪头。当然,很多读历史的人应该不会去想,自己如果生在当时,有幸指挥军队和俾斯麦的普军相遇,恐怕不被打成猪头的概率也....
陈宏民

命乎?运乎?

陈宏民 05月31日

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从法国的两位美第奇王后的命运看“命”与“运”的差异

清晨的卢森堡公园,满地秋叶,在阳光下闪着金灿灿的光泽。我踏着金光,在幽静弯曲的石子小径里散步,追忆着这里当年女主人玛丽王后的生平,不由得感慨万千。

卢森堡公园是巴黎塞纳河左岸的中央公园,位于著名的拉丁区边缘。多少年来,卢森堡公园和右岸的杜勒丽花园都是这座浪漫之都里最浪漫恬静的花园,是巴黎人最喜欢休闲散步的地方。这两座花园都具有浓郁的意大利风格,因为是两位意大利籍的王后主持下兴建的。

1615年,法国国王亨利四世的遗孀玛丽··美第奇下令为...

.
复旦发展研究院

“不出户,知天下;不窥牖,见天道”在巴黎的幽默中抗疫

复旦发展研究院 04月25日

改革开放以来国内最早成立的高校智库之一,也是 “中国十大影响力智库”

这篇文章坐标法国巴黎,作者为复旦大学校友、巴黎高师在读博士马洁宁。在日记中,作者谈到了自己于疫情期间在巴黎的日常生活,以轻松的口吻和幽默的态度讲述了法国人民在疫情面前的点滴改变,透露出乐观积极的情绪。

“Madame,您不担心染上新冠病毒吗?”
      “呵,我是凡人,总会死的。”

      我仍然记得3月初的某天下午,当法国每天的新病例正加速增长时,我与拉着小推车买菜归来的邻居太太在电梯里的对话。转眼间,法国已经戒严一月有余。每天晚上,这位年约七十多的独居小老太的公寓里总是传来菜香,这总让我的精神一振。

...


.
可道

世界上第一条发电公路

可道 01月18日

关注中国环境议题

文 / 张佳辰(可道 | 市场部)

 

1. 能发电的马路

圣诞节前夜,世界上第一条太阳能发电的公路(Solar highway)在法国一个村庄落成开放。这条公路有1千米长,2.8米宽,预计每天产电约18,000 kWh,可供这个有5000居民的村庄所有路灯照明用电。这条公路是由法国一家大公司Colas建造的。该公司用了至少五年时光来研发太阳能公路科技Wattway,尽管此前已在停车场和政府建筑前测试过4片不到100平方米的空地 ,这还是Wattway第一次用于真正的公路!

 

2. 发电公路面临的最大挑战——造...

.
胡文燕
当部长、搞改革、建政党、闪电辞职再到参加总统大选,别人在政坛辛勤耕耘几十年才敢做的事,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只用了两年零三个月。11月16日上午在巴黎郊区的圣德尼省,这位年仅38岁的法国前经济部长宣布角逐2017年总统大选。“我希望法国能抓住机遇、勇于冒险、敢于希望。”他的这句话,说的是法国,同样是自己。

2014年8月底,他出任经济部长,推出争议颇多的劳工法改革,2015年中旬开始,支持率直线飙升,近来在总统候选人民调排行榜上名列前茅。距离2017年法国大选投票还有半年时间,如今选前工作进入白热化阶段,马克龙非左...

.
胡文燕

11月20日和27日,法国右翼政党——共和党(les Républicains)将分别进行一轮和二轮初选投票,指定候选人代表右、中阵营,参加2017年总统大选。此次投票全称——“右派和中间派公开初选”(primaire ouverte de la droite et du centre),面向全体法国公民,而非只限于党员。选民只需交两欧元,并签署规章表示认同右派和中间派价值理念,便可给候选人投票。这是法国右派历史上首次公开初选,不少观察者认为,基于这一特殊性,不管当前民调如何,选举结果其实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7名候选人参加初选,包括6名共和党人和1名基督民主党(...

.
胡文燕

阿维尼翁戏剧节是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戏剧节,没有之一。政治是今年戏剧节的显性话题,涉及民主、暴力和共同生活等多个维度。现实社会比戏剧更跌宕,阿维尼翁或只开启了审视时代的一扇侧门。

阿维尼翁教皇宫指示牌下扯着一块白布,上面写着“黑夜站立,世界属于你们”。“你们”被划掉,在旁边加上了“我们”。于是,“属于我们的世界”望着对面的人群,听他们歌唱民主自由、唾骂资本主义、反对劳工法改革。风吹过,激起一片涟漪,它也会点头摇头,表达心意。“黑夜站立”(Nuit Debout)是法国近来新兴的一种民运形式,人们聚集在广场...

.
胡文燕

7月24日,第70届阿维尼翁戏剧节正式落下帷幕。戏剧节每年7月举办,时至今日,已经70岁了。在过去的二十天,阿维尼翁化身“世外桃源”,男女老少从各地赶来,每天心无旁骛地看戏、讨论争辩、喝酒聊天,暂时忘记柴米油盐和琐碎的生活。此时此刻在这里,仿佛一切都轻如鸿毛,重要的只有“石头、天空、夜晚、节日、民众和文本”——半个多世纪前,戏剧节创始人让•维拉尔(Jean Vilar)用这六个物件总结戏剧节,道出它的精神和气质。

汽车行驶在阿维尼翁圣拉萨尔达环城路上,右手边是罗纳尔河,左手边是古老的环城城墙。“这是个没有颜色的...

.
WeThinker

法国诺曼底神父事件回顾 | 微思客恐袭观察之一

WeThinker 08月01日

聚焦公共生活,致力于推出原创内容的志愿者团队

杜卿|巴黎第四大学法语文学专业,微思客传媒编辑

7月26日,法国上诺曼底大区首府鲁昂(Rouen)市郊一座天主教堂发生惨案,一位名叫Hamel的86岁神父被割喉,另一名人质重伤。两名持刀歹徒被警方当场击毙。伊斯兰国事后宣布为此负责。26日,距14日尼斯恐袭仅隔12天,且袭击目标从象征法国一切俗世价值的国庆“巴士底日”,转向了西方文明的又一象征:天主教会。

许是因为法国被袭击的次数太频繁,或是美国大选太吸引眼球,国内几乎没有对本次恐袭进行深入的跟进报道。故本文欲就此案凶手的背景、几天以来法国各界就安全问题的争论、法...

.
张简

为什么法国又遭遇恐怖袭击了

张简 07月17日

麻省理工-哈佛大学博德研究所博士后

如果你身在巴黎,你可能要时刻担心抢劫,恐袭等不幸事情的发生。谁也不会想到,这次的不幸发生在尼斯,这座从罗马时期就作为度假圣地,拥有天堂般的海滩和无限地中海风情的城市。因为尼斯太美,当地人大多过着一种与世无争的生活。而这次事件的遇难者中,有很多前来度假的游客,有孩子,有青少年,还有一些穆斯林人。袭击者丧心病狂的程度令人发指。

在欧洲和北美,人们也在不断讨论“为什么遭遇恐怖袭击的又是法国”这样的问题。笔者认为,这次的事件存在一定的偶然性,也有一定的必然性。从偶然性上分析,法国警方和军方,自从巴黎恐...

.
胡璎

“今天的失利是真的一下子让我脑袋空白了3秒。比失望还纠结的空虚感洒了一整个新闻编辑室。”

C是法新社的资深大记者,上世纪80年代开始执笔各种杯。今晚加时赛的失利在他看来本应算是家常便饭了,赢球和输球的稿子都提前准备好了,最终二选一罢了。

开赛前的一天,还看他在自己的FACEBOOK上各种玩儿文字游戏,像是启动了文字游戏的宇宙,要把所有的魔法都孤注一掷在这一篇“法国队赢了”的头条上。

这个周日的午夜,法语媒体的朋友圈儿大多都踩在同一个key上:

如何各种姿势正确揭开蓝军的伤疤,在主场殊死搏斗到最后那一刻却还...

.
胡文燕

阿维尼翁戏剧节走过不少磕磕绊绊,从各种不确定和争论再到认可并加冕,今年终于迎来七十周岁生日,回顾历史,我们也看到了它不同面向的成就与挑战。

1948年7月15日,盛夏的暴雨来势凶猛,第二届阿维尼翁戏剧节(Le Festival d'Avignon)开幕。天公不作美,戏剧节的创始人——让·维拉尔(Jean Vilar)觉得诸事不顺,心里怪没底。前几天剧团里一名女演员意外摔倒伤得不轻,另一男演员得了重感冒声音沙哑,不是好兆头;向来支持他的市长——共产党人乔治·彭斯(Georges Pons)不久前辞职了。最要命的是,他推出的新剧《丹东之死》还没...

.
WeThinker

法国的“不眠之夜”将去往何方?

WeThinker 05月10日

聚焦公共生活,致力于推出原创内容的志愿者团队

     

      法国的“不眠之夜”将去往何方?

       作者 Raphaëlle Besse Desmoulières

       编译 杜卿

         本文翻译自法国世界报《“不眠之夜”去往何方》一文,原文地址:http://abonnes.lemonde.fr/idees/article/2016/04/14/ou-va-la-nuit-debout_4902009_3232.html。

      编者按:自2016年3月31日第一次针对劳动法改革的示威以来,法国的“不眠之夜”(Nuit debout)运动依旧如火如荼地开展着。这项运动因何而起?具有什么特点?与5年前美国的占领华尔街、西班牙的“愤怒者”运动有何异同?更重要的是,它今...

.
胡文燕

易经济政策简单,改生活方式太难,因此在法国“35小时工作制”一直有争议,却从未被法律废止。

成也35小时,败也35小时。2000年35小时工作制正式上路,在外,“悠闲法国人”的形象从此深入人心;在内,该制度存废成为法国左右党争的焦点。如今进入攻坚阶段的新一轮劳工法改革也要拿工时制度开刀,“35小时”大有名存实亡之势。但单独一项措施的废与立恐怕很难为就业和经济现状担责,法国或需要一场结构性的经济“大革命”。

1998年到2000年两年间,时任法国左翼社会党政府劳工部长的玛蒂娜•奥布里(Martine Aubry)推出两部法案,确...

.
胡文燕

说到底,工业设计跳不出“文化”和“软实力”这个范畴,法兰西文化讲究冲突和争辩,在未知事物前,定要深思熟虑,提出轮番问题。 这一文化在法国国立高等工业设计学院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比如要设计一个垃圾箱,其它学校会要求学生一周后,带十来个设计方案到课堂;而在这里,学生首先得弄明白:垃圾箱是什么,它为什么这样。了解这个学校,才更容易理解为什么法国能培养出那么多的顶尖工业设计师吧。

让-路易·弗里山(Jean-Louis Fréchin)见到内行人说自己是设计师,见到外行人则自称创新者。“设计师也会对高科技感兴趣,可一般人...

.
陈振铎

44日下午3点半,两名住在巴黎意大利广场街区的中国女学生受到了7名法国警察“造访”。这批警察没有出示任何搜查证,仅以公寓墙上一行用圆珠笔写就、并用箭头指明方向的“一楼有中国婊子”(Putes chinoises, 1er)几字 ,在她们住所翻箱倒柜搜查、并带回警局做笔录,这时警察还告诉她们“你们中国留学生好多都是妓女”。

她们为此事寻求律师、使馆和媒体帮助。巴黎的华人律师没人敢接此事;使馆给出有用建议:让他们搬家;法国媒体没有便民热线,加上语言障碍,导致他们放弃。最终此事在415日经华文媒体《欧洲时报》记者...

.
胡文燕

她们平均年龄45岁,不少出身东北,定期给家人寄钱,每人都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法国导演纳埃尔•马朗丹以巴黎华人性工作者为主角,拍摄电影《站街女》,描绘了一个“女性人物画像”。他试图理解,不做批判,更希望通过这些人的遭遇,揭示当今法国社会中各式各样的统治、操控、主宰和不公。

2013 年初,邱岚接到经纪人一通电话,得知纳埃尔•马朗丹(Naël Marandin)正筹划拍一部电影,是关于巴黎中国妓女的,女一号还没找到。她一听,心想:“妓女... ...演妓女,我行么?” 第一次去试镜,她穿上红裤子,特俗气的那种,想从外形...

.
胡文燕

最近在法国发生的“黑夜站立”(Nuit Debout)运动同普通的游行示威活动不同。3月31日起,每晚在巴黎共和广场,人们露天辩论演讲,通宵达旦。讨论主题包括 “劳工法改革”,但不限于此,演讲内容五花八门,但似乎都与如何创造一种新的社会管理方式有关。这会是21世纪的“五月风暴”么?亦或法国版的“占领华尔街”?

4月8日周五,巴黎共和广场夜未眠。

20点40分,Thomas听到自己名字,立马从席地而坐的人群中站起来,小跑到前面拿起话筒,他只有一分钟的发言时间,说的第一句话是:“我们应该同警察多接触接触。”Thomas之所以这么...

.
纪寻

在法国两年了我还没有看上病

纪寻 03月26日

神经肌肉病患者,关注少数人的权利

上次讲到了20152月,我去医院做肌电图并进行了再一次的基因检测。在门诊结束的时候,医生告诉我基因检测的结果还需要大半年的时间才能够出来,我还需要再回去等一等。我觉得我完全是被医生给耽误了,如果我得的是癌症,估计早就被拖死了。耽误我几个月的看病时间,这个能算是医疗事故吗?社会保险报销就可以不计后果的反复做基因检测,这样浪费医疗资源和纳税人的钱,不仅对患者没有好处,对整个社保体系的健康可持续也没有好的影响。

 

我觉得医生是因为预约太多、非常忙而医疗资源有限所以不容易约到时间,但我走之前看到的一幕却...

.
斯麓

来源于 财新   斯麓 | 文

 

        一大早上班,远远就看到办公楼前,一个公司前辈在教刚开始工作的一个男孩打领带。只见这位六十多岁的花白头发的法国老人一脸认真的整理了好半天, “voila”终于如释重负莞尔一笑,仿佛完成了一件庄严的仪式, 好比奥运会挂奖牌或者毕业典礼颁发证书。我马上紧张兮兮地看了看自己,恩,还好,高跟鞋是擦过的,大衣和皮包的颜色是搭配的,舔舔嘴唇应该涂上了唇膏的。 于是松了一口气,放心大胆昂首挺胸地走进办公室。

  仅仅一年前的早上,我还顶着洗完澡没干透的头发,踏着运动鞋,素面朝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