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财新网首页 > 博客 > 律师会见
邓学平

为什么律师会见不能被监听——从熊昕案说起

邓学平 09月30日

著名刑事律师,上海财经大学、上海政法学院兼职硕士生导师,华东师范大学法律教育与法律职业研究院研究员。专栏作者,前资深检察官。

虽然站在实在法的角度,律师会见当事人不得被监听早在2012年便已写入我国的刑诉法,但实践中,律师会见被监听的现象仍远未断绝。江西熊昕律师的遭遇就是最新的例证。

据报道,熊律师在看守所会见当事人的谈话内容,恰好被隔壁房间承办此案的民警听到。该民警摇身一变,成为指控熊律师教唆当事人翻供的证人。加之自己当事人的指证,熊律师很快便被羁押侦办,而涉嫌的罪名正是辩护人伪造证据罪。

其实,从法律规范层面为熊昕提出辩护理由并不困难。既然律师会见不得被监听,那么当然也不得被“偷听”。借助机器听不可以,直接借助...

.
张燕生

今年8月16日我通过《法制周末》给福州市第一看守所写了一封公开信,反映了福州市第一看守所律师会见室非常紧张,导致律师为“抢”一间会见室,常常会争得面红耳赤。公开信被《法治周末》发表在头条。福州市看守所会见室紧张的局面被揭开了,我内心有一种畅快感,但同时也忐忑不安,不知在福州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看守所乃至公安局是否会对我的公开信产生反感?

10月18日下午,我到福州市第一看守所会见念斌,结束后对他们提出说我想见见所长。主要是我想听听看守所对我公开信的意见,毕竟我公开揭了人家的短儿,从礼节上我也应该主动去...

.
张燕生

 

2012年9月12日下午16时50分,我第四次将律师要求会见“非法采矿案”犯罪嫌疑人黄萍的法律手续递交到汕尾市公安局。这一次是该局主管副局长曾松泉亲口让我交给汕尾市副市长兼该局局长的,他还向我指引了局长办公室的具体位置。按照曾副局长的指引,我顺利找到副市长办公室,副市长看了看我,让我去找对面的秘书。

“向秘书,麻烦您一定将我要求会见的这些材料交给副市长。这些材料你们收到了,应当从现在起48小时内安排会见,今天是星期三,我会一直在汕尾等候到星期五。”我指着递交的材料向汕尾市副市长兼公安局局长的秘书反复强调...

.
张燕生

 

作为职业的刑事律师,各地的看守所去过不少,各有千秋特色自不必说,但隔着“毛玻璃”会见犯罪嫌疑人却还是第一次。

犯罪嫌疑人被羁押在佛山市南海区看守所。看我从北京远道而来,佛山市公安局的预审人员很痛快,答应第二天“陪同”我一起去会见。

南海看守所大门很高,门前的马路也十分宽敞,路两边的树木高大、茂密,使看守所看上去很有气魄。和许多等待会见的家属、律师一块儿,我也蹲在路边的树荫下,听着树上的蝉鸣,静静等候午休后的上班时间。功夫不大,预审警官开着警车来了,我随之走进看守所里面的接待室,一番手续之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