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李永峰
1. 在过去的一年里,有什么书让你觉得耳目一新(甚至惊艳)?为什么?   《美国宪政历程:影响美国的25个司法大案》,任东来、陈伟、白雪峰等著。这本书其实十多年前我就拿起来翻过。但是真正读进去,是去年。也是在最近的阅读中才有了惊艳的感觉。任东来是历史学家,所选择的25个大案,很多都是从历史视野中才能看到其重要性,特别是早期的大案。今天中国也面临着一个宪政建设的过程。最近中国也讲“合宪性审查”,但中国的“宪法”却总是改来改去。这让中国的宪政历程变得大为曲折。这本书看下来,发现美国的宪政历程同样不易。如果....
韩十洲

最近,笑蜀先生写了一篇文章《撕裂无可避免,解忧唯有宪政》,我耐心地读罢全文后,认真地觉得,他是在神话意义上使用“宪政民主”这个概念的,也就是说,在他所判定的“撕裂”的现实中根本找不到“宪政民主”的人间主体,而没有人间主体承担者的所谓“宪政民主”,那不是神话是什么呢?尽管它确实凝结了一种历史和时代情绪,承载了我们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 

晚清以来的中国从“天朝上国”一步一步沦为“东亚病夫”,有病乱投医,有志之士便开始了不懈的“求医问药”历程,先是美式的“宪政民主”,后是苏式的“社会主义”,成了一味又...

.
韩十洲

我深信,他们在不知不觉中从旧制度继承了大部分感情、习惯、思想,他们甚至是依靠这一切领导了这场摧毁旧制度的大革命;他们利用了旧制度的瓦砾来建造新社会的大厦,尽管他们并不情愿这样做

                      ——托克维尔,《旧制度与大革命》

 

德国社会学家滕尼斯曾指出,前现代向现代的转型即是由“礼俗社会”向“法理社会”的转型。滕尼斯的话换换成中国语境,我们可以说,中国自晚清以来的现代转型,即“旧邦新命”,目标就是由“势即理”的礼俗秩序转型为“理即势”法理秩序,前者是一种“势”下的秩序,执一,基于...

.
韦爱德

美国的宪政主义:论题

韦爱德 08月07日

美国政治科学家

本文将介绍关于美国宪政主义American constitutionalism)的新一系列博文:“美国宪政”是怎么回事,有什么功能,如何运行,以及运行得怎么样。第一篇介绍了一些一般性论题,后面的文章将从不同的分析标准加以详述:短期的最高法院裁决,中期的立宪政体(constitutional regime)和长期的宪法及政治发展。

 

可以说,宪政是美国政治中最难理解的一个方面。系列博文所突出的,既有理解的困难,又有制度上的问题。面向公众的对美国宪政(constitutional politics)的解读,很少能将政治观点和批判观点结合得兼具深刻与明晰。对于...

.
徐贲

什么是宪政共和的“依法治国”

徐贲 12月12日

美国加州圣玛利学院英文系教授

 稳定的共和制度必须是宪政法治的,“法治”不仅是用强制力来维护社会的稳定与秩序,而且更是让“法”起到国民教化和公民教育的作用,使得共和制度能够建立在广大公民的德行磐石之上,成为一种与“好生活”理念一致的生存保障。

 对于共和的公民来说,德行不是自然的,德行需要一个人从小培养好的习惯,而他的好习惯需要在一生中都由一个强制和威严的权威来予以支持,那就是”——成文法和不成文法。亚里士多德把德性分成两类,它们是通过不同的方式来习得的:德性分为两类,一类是理智的,一类是伦理的。理智德性大多是由教导而...

.
徐贲

宪政需要怎样的制度守护

徐贲 11月29日

美国加州圣玛利学院英文系教授

宪政需要怎样的制度守护

 

宪法的制定并不能自动回答“人民应当如何治理他们自己”的问题,因为宪法功能不是指示如何民主治理,而是规定如何限制治理的权力。

 

对于任何一个宪政体制来说,最终需要依靠什么力量来维护和守护——是靠国家所倡导的某种国民德性,还是靠体制本身包含的权力制衡——是一个至为关键的问题。这是因为,宪政是一个共和的形式,而共和本身是非常脆弱的。如果缺乏有效的守护力量,共和无一例外会走向腐败,并在腐败中蜕变成为专制。

1787年夏天,美国革命赢得独立后的第11年,在费城召开了制定美国联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