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网首页 > 博客 > 外部性
黄有光

环保理论的谬误?与张维迎商榷

黄有光 02月05日

世界著名华人经济学家

环保理论的谬误?与张维迎商榷
黄有光
南洋理工大学经济系温思敏讲座教授
笔者很欣赏张维迎教授的许多观点,尤其是他2014上半年在《信报财经月刊》连载完的论述中国前途的文章,很值得细读。笔者在FT中文网2014年7月15日 “对纪念杨小凯的感想”一文内,特地向读者介绍张教授这篇文章,可见笔者本篇商榷文章,完全是基于探求真理,与支持环保的立场,绝非人身攻击。
张维迎于香港《信报财经月刊》2014年12月号,发表了“市场失灵理论的谬误”一文(下称张文)。此文除了企图论证:“傳統經濟學有關市場失靈的理論都是錯誤的。第一,外部性並不是政府干預市場的正當理由,沒有外部性就沒有社會。&rd......
旁观组

打车有礼

旁观组 02月28日

本质现象,携手旁观。微博:@旁观组

@旁观组:打车,你还有礼了?
打车,你还有礼了?最近,打车软件疯狂烧钱补贴司机和乘客以求占领市场,路边扬招客反而屡招嫌弃,一时间民怨沸反。作为回应,上海将于3月1日起开始在上下班高峰期禁止出租车拒载。
我们无礼无利,只能讲理。打狗看主人,打车也应该看多一些。
出租车市场管制
关于出租车市场准入限制,各国都有。弗里德曼在1962年出版的《价格理论》中专门列出了一些给学生的思考题,有一题就谈及纽约市出租车牌照的1959年黑市价格达到了一万七千美元,足以在当时买8辆车。
为什么需要管制?那一定是市场失灵,有负的外部效应。关于是否应该放松出租车管制这一问题,经济学者的意见并不一致,原因就在于......
兰荣杰

你我都是囚徒?

兰荣杰 05月04日

西南财经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又到五一小长假。作为全国最佳旅游城市之一,杭州各大景点人满为患。排队似乎从来没有成为中国人的习惯,尤其对一帮中老年人而言——我并无任何歧视之意,可是现实确实如此。
于是在各大景点,不管是买票、上车还是登船,总有那么一些人肆无忌惮地插队。而且一般情况下,那些规规矩矩排队的游客,虽然不少人心有不满,可是几乎没人表达抗议。顶多,也就是投去一个不满的眼神,或者私下里嘟囔嘟囔。一定程度上,正是因为吃准这些“沉默的大多数”,插队者才敢于我行我素,毫无顾忌。
必须承认,设身处地思考,做一个沉默的排队者也许是个人的最佳选择。出门在外旅游,大多数游客都是“人身地不熟”,不愿......
方宇豪

治堵和亚当•斯密 (上)

方宇豪 12月29日

芝加哥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任教于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经济系。博士 + 经济专业 = boring^2。爱看没用的书,说没用的话,写没用的东......

亚当•斯密(AdamSmith)的时代怕是没有堵车的问题。至少当他坐着马车穿过伦敦的街巷去给政要们讲课的时候没有遇见过什么上下班“高峰”,没有被迫在国王环路或是女王高速上蜗行几个小时,更没有因为内急攻心而被迫在车厢里做出“不绅士”的事情……
不然的话,他的《国富论》恐怕得要改写。
斯密的这部著作被视为现代经济学的开山经典,其书的主旨想必任何一个对经济学稍有了解的人都十分熟悉:当每一个人都一心为自己谋取福利的时候,他们会被一只“看不见的手”引领着为整个社会创造最大的利益。虽然他们并没有为公众谋利的意图,但其效果反而比当他们刻意想要这么做的时候更好。
此书一出,世界震动。自由主义经济有了斯密的理......

精彩评论

陈酿老久 实朴

原文:还乡琐记:草木叩门 生活继续

吴春波H-R “乡田同井,出入相望,守望互助,疾病相持”,已成追忆。

原文:还乡琐记:草木叩门 生活继续

小胖子真不瘦 风口浪尖上的传奇人物!如果你就这样被打败,那你就真的太失败了,但是我相信你不是这种人,期待你东山再起的那天。

原文:回来吧,贾跃亭

lulud 创业英雄还是欺诈惯犯

原文:回来吧,贾跃亭

zhangmingxiao 川普执政一百多天,初见端倪

原文:商人治国成笑柄

孙越 史上有很多传奇,更有很多英雄,他们的死彰显生命的价值。

原文:对外侦察局的掏心猎手

zhangmingxiao 这个不是一起超售事件,是美联航因为内部员工需要乘坐飞机,旅客满员的情况下利用超售这个工具来达到赶下旅客的目的。

原文:美联航赶乘客下飞机 资深机长告诉你是否违规

郭杰群 在美国,地产开发商将出售资产所得在一定期限内进行类似房产的再投资可以享受一定的免税条款。这在我国当前还不具备,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地产商的能动性。

原文:REIT的海外发展及启示

Lypsey3543 “据个人了解,中国一线城市住宅投资收益率不会高于3,美国可以达到6。”作者这里说的应是租金收益率。首先,因(特大)人口增长加速,在新兴市场投资房产,主要看资本利得,动态租金收益要会延后实现,静态比较同期没有太大意义。其次,物业年均持有成本,纽约和中国一线城市不可比。第三,纽约和曼哈顿是两个概念。离开曼岛,租金中位数值完全是不是一个档次。而中国一线城市的租金上涨范围更大。因为仍处于成长期。总体而言,虽然在中美两国都投资的是房产,但从收益分布特征和波动率来说,完全可以看作是差别极大的两类资产。就如同高等级债券和蓝筹股票,横比收益没有意义,因为后者大幅超越。归根结底更可能是风险偏好异质性(含Demographic factors)和经济周期所处阶段决定了投资者更偏爱哪一类。

原文:2017年美国房地产市场展望——美国市场、中国视角

王争春 价格和土地供给的问题,我们慢慢谈。市场有垄断市场、寡头市场和竞争市场,定价规则自然有差异。

原文:面对房价,教科书自焚吗?经济规律笑了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