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财新网首页 > 博客 > 城市规划
张银银

摘要:东部可以围绕高铁站开发的地方实在太多了,发达就是好

 

 

本文系杠杆游戏创作,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获取授权。另,授权转载时还请在文初注明出处和作者,谢谢!

撰文|张银银

高铁物业开发、高铁城市建设,包括围绕高铁站周边的城市更新,可能迎来最好的时代。

5月7日,我国发改委官网发布《关于推进高铁站周边区域合理开发建设的指导意见》。这份文件实际已经于4月底,由发改委、自然资源部、住建部、中铁总公司等四部委联合印发。只是网络上公开发布的时间略微晚了一点。

 

 

杠杆游戏说四...

.
汪冉

交通枢纽和商业空间,可以结合得很好,而且有利可图。

 

上一篇伦敦 | 国王十字“宇宙中心”的魔法变身 (1) 说到国王十字片区从维多利亚时代到90年代经历了工业繁荣、工业衰败、世界大战、大火,沦落成了贫穷、不安全、鱼龙混杂的废弃之地。这里的两座维多利亚时代的火车站,国王十字和圣潘克拉斯火车站可以说是这片土地最大的资产,也都是历史遗产保护建筑。

 

一切的转机出现在1995年英国政府通过了修建一号高铁并将圣潘克拉斯火车站作为起点站的决议。时隔二十年,魔法变身、刮目相看。如今,这两座火车站几乎成了英国最具商业...

.
汪冉

 

也许一种“大城市病”是,可去的地方很多,但能让人流连忘返、常来常往的地方不多。伦敦King's Cross就是这样一片地方。一百年多间,这里经历了繁荣、战乱、衰败、复兴,从工业文明的车水马龙,沦落到衰败没落的是非之地,又变成了“创意阶层”向往的地方,如魔法般变身。

 

 

我猜伦敦国王十字(King’s Cross)火车站是在中国最广为人知的一个外国的火车站了,尤其是在85-95这代与哈利波特同龄长大的人群中。小学时,对于并不了解英国的我来说,国王十字车站是进入魔法世界的入口,曾幻想过从这里的九又四分之三站台...

.
南都观察

“城市病”无解吗?

南都观察 04月08日

南都公益基金会发起的思想平台

3月29日,《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0年)(草案)》公开并征求公众意见。草案指出,将以资源和环境承载能力为硬约束,按照以水定人、以水定地要求,确定北京市常住人口规模为2020年控制在2300万人以内。

虽然极力控制常住人口规模,现实却是城市人口不断增长。大城市的生长一定是弊大于利的吗?“止不住”生长的大城市,真的必须严格控制人口吗?

中国当前既在城市化进程中,也处于中等收入国家阶段,但城市化水平已经落后于发展水平类似的国家约10个百分点。上海交通大学的陆铭教授认为,从中等收入陷阱的角度来看中国的发展,...

.
华蝶清鉴

城市可否规划?(下)

华蝶清鉴 07月30日

二手的科学家

(续前)

l  第三世界的城市化

1960年以来,第三世界国家也正在经历意义深远的城市化过程,直到本书写作的1970年代,然而,在20世纪的最后20年中国为代表的城市化飞跃完全引起了更快的全球城市化。

1920-1960年,第三世界的大城市人口增长达9倍,而欧洲只有0.6倍,其他发达地区也仅有2.4倍。其中主要的原因包括两个:一是死亡率急剧下降到来的自然增长率提高,二是乡村地区涌入城市的移民潮,孟买、圣保罗、首尔、雅加达、伊斯坦布尔等城市的人口增长中有50%以上均来自移民。

迅速扩张的大城市和众多人口,在工业文明的秩序下社会...

.
华蝶清鉴

城市可否规划?(中)

华蝶清鉴 06月24日

二手的科学家

(续前)

l  20世纪的城市化

20世纪初叶,大萧条给欧美国家的城市化带来了更多的压力。美国在1937年通过了《住房法案》,成立了美国房屋管理局(United States Housing Authority),实施了消除贫困方案,创造就业机会,消除破旧房屋,并向穷人提供公共住房。

刘易斯·沃思(Louis Wirth)的《城市化作为一种生活方式》代表了这个时代对城市化问题的研究思考。沃思通过老鼠实验证明高密度会导致高死亡率、消极行为等,因此,将大城市的问题归结为高人口密度。在这种思路下,很多方式在企图通过降低密度来缓解城市问题。直到20世纪7...

.
中外对话

中国不能再以汽车为中心设计城市

中外对话 10月06日

世界上第一个中英双语环境网站

刘 琴 06.10.2014


《TOD在中国》的作者认为,并不是越宽的路就能解决越多的交通拥堵。中国以车为本的城市开发模式和运行模式,应该结束了。

为了鼓励市民步行,云南呈贡新城的规划将结合主干道和便于行走的街道以及公园。图片来源:Calthorpe Associates

 

把路宽超过80米、中心主干路原本有十个车道的彩云路改建成一系列线性公园。在未来的云南呈贡新城,新城的轴线将不再以汽车为主,而是适宜步行、自行车和公共交通的开放空间。

彼得·卡尔索普(Peter Calthorpe)认为,并不是越宽的路就能解决越多的交通拥堵,依靠...


.
_

新加坡“规划之父”建言中国城市规划

_ 08月15日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还是两年前有机会听到新加坡著名城建专家刘太格先生讲座,从新加坡城市规划的经验出发为中国城市发展建言,今天在这个博客与读者分享。】

刘太格先生曾任新加坡城市规划发展局局长兼总规划师,对新加坡的城市规划和发展模式做出了重要贡献,有“新加坡城市规划之父”之称,现任新加坡国家发展部和环境部属下的宜居城市研究中心主任。他在与中国职员座谈时首先提到,曾听到来访的中国官员形容新加坡比较好规划,因为没有旧的东西,像一张白纸,但其实情况并非如此。在1960年代独立的时候,当时新加坡的总人口是190万,但是住在贫民窟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