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C

“贵州毕节儿童疑遭性侵”谣言传播图景分析

C 07月03日

与你分享理性的声音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PlanC-Edu

 

01

6月27日13时02分,@贵州公安 通报,初步查明,网上传播的“毕节、凯里有未成年儿童被性侵”照片,均为赵某某从网上收集,而非在贵州毕节、凯里拍摄,信息系其编造。赵某某已被依法采取强制措施。至此,这个在网上“井喷”了近一天的谣言,算是正式被辟谣了。

 

 

6月26日晚间,一则《疑似幼儿园孤儿院被重金贿赂养成幼儿满足兽欲!》的帖子,配以大段网络聊天记录和截图被传播。一时间朋友圈刷屏、微博上热搜,大多数网友愤怒之余纷纷呼吁严惩幕后黑手。

 

 

我最初的反应跟网友们一样,震惊,然后愤怒,不过...

.
南都观察

真相不出,谣言不止,新华社记者表示“无法忍受”

南都观察 04月07日

南都公益基金会发起的思想平台

4月1日,四川泸州泸县太伏中学一名学生突然死亡,引发的关注已持续近一周。跨越了纪念亡者的清明节,这名14岁男孩的死亡原因仍不为人所知。

根据泸州市有关部门6日下午召开新闻通气会,当地公安局、政府相关负责人称没有发现死者曾被欺凌的问题,并首次披露了死者生前约一周时间里的经历。而最重要的尸检工作,正在进行,“死者家属也请了第三方专家和律师在现场见证”。这是第六日。

从事发到现在,泸县几乎一直在各大新闻网站的中心,谣言起伏,争议不止,真相却迟迟不来。

新华社和《人民日报》各自发文,批评当地政府未积极查明...

.
李汶龙

为秦火火辩护——诽谤罪与言论自由

李汶龙 07月19日

英国爱丁堡大学法学院讲师、信息科技法博士

/ 李汶龙

 

我要为秦火火辩护,并不是我认为传播谣言是对的(如果他传播的真是谣言),也不会认为爆料博眼球的行为值得鼓励。我这样做,是为了自己,也为了在网络中不断发声的每一位公民。我这样做,是出于对言论自由的珍视。

德国牧师尼莫拉有这样一首著名的诗:“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的时候,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的时候,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的时候,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的时候,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教徒;最后...

.
吴澧

微博看天下,流言满人间

吴澧 08月30日

专栏作家

上图为紊革时最著名的流言
 

说起来都是两年前的事了。2011年7月,美国《外交政策》网站登了一篇文章,《流言人民共和国》(The People's Republic of Rumors)。 文中说:缺乏报道和核实的信息,使流言在中国〔微博上〕如兔子般繁殖。标题中的英文单词 rumor,中文通常译作“谣言”。于是就有名校国际政治博士上《环球时报》反驳这位美国作者:“但话说回来,‘最佳谣言机器’这种‘帽子’,恐怕也不是那么轻易能够套上的,否则,开风气之先的〔美国人首先发明的〕推特恐怕至少应该要更早的戴上这顶帽子了。”

其实,如...


.
胡泳

“谣言”的盛筵(下)

胡泳 04月22日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49866?full=y

2013年04月10日 17:28 PM

媒体札记:“谣言”的盛筵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 徐达内 

谣言就是遥遥领先的预言? 

“无脑的声音在喧哗和嘈杂中淹没了理性的声音,让智慧的声音在沉默的螺旋中被边缘化”——这种对网络多数派的叹息,还有另一篇冰点周刊封面评论作为应和。《假新闻前集体沦陷的闹剧别重复上演》先是不点名地批评了“乞丐变富翁”假新闻的始作俑者江西信息日报,斥其恶劣程度与由“网民曝料”造成的虚假截然不同,而后更是鉴于人际传播时代的特点,宣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