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奇途无障碍

带爸妈一起出游,心好慌

奇途无障碍 02月02日

我们关注无障碍和融合性旅游、通用设计和大健康。微信公众号:奇途无障碍

我叫纳米小胖,现在是一名居住在北京的记者,今天我想讲一讲我爸爸的故事。

 

我爸是2002年因为意外摔伤导致腰椎神经受损截瘫的。这十多年,我们一家四口,从期待着爸爸重新站起来,到逐渐接受他下半生都得坐轮椅的现实,再到期待爸妈晚年生活可以更加幸福。可以说,我真心为我爸妈感到骄傲,他们用行动告诉了我,面对足以把一个家庭摧毁的巨大苦难,人应该要做些什么。

 

这些年,我爸去过的地方不多,离家比较远的就是北京、上海、香港、杭州、广州、珠海、佛山几个城市,说起来都算是经济比较发达的大城市,但是要论轮椅出行的...

.
钛媒体

做个好人,还是做个好记者?

钛媒体 11月29日

TMTpost.com——钛媒体,是国内首家TMT公司人社群媒体,最有钛度的一人一媒体平台。

 

2013年对中国新闻圈而言,尤其值得深刻反思。这一年,新闻圈发生的事情真的太多了。在当下,我愿意交流一个话题:对记者而言,是做个好人,还是做个好记者?

四川大学新闻系毕业至今,我在新闻圈摸爬滚打至今已13个年头。虽谈不上什么成就,但也可谓经历了点事情:跑过全国两会,下过基层采访,遭遇过追踪围堵,忍受过诬陷扣留。

“你也应该炒作一下自己,扬扬名。”几年前,一位朋友曾经这样对我说。

但是,我喜欢低调一些。在当下浮躁的新闻圈,我认为,保持低调显得越来越重要。而那些高调的同行,或被调职,或被刑拘。...

.
付涛

【拾穗】记者的领带•多子与多妻•产假

付涛 10月10日

互联网与社会观察者

记者的领带

无论来自哪个国家,大半的男记者竟不会打领带,印证了那句不成文的行规:记者可以经常穿西装,但几乎不打领带。在美国参加大部分的会议和采访,无论如何正式,WPI的负责人David都会提醒大家,一定穿suits,但不要求tie。终于,有个正式到需要打领带的晚宴,来自以色列的记者室友Ami问:涛,你会打领带吗?我很不好意思地拿出行李箱里事先已经打好结的领带说:不会,如果没有电脑的话。我没有告诉他,我在中国如何穿着Tshirt在各大五星级酒店的发布会和论坛穿梭多年。由于一年下来打领带的次数不会出现双位数,我几乎每次打领...

.
胡舒立

转:记者的痛苦

胡舒立 08月04日

财新传媒创办人,现任财新传媒社长,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教授,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兼职教授

作者:张善炬

记者的痛苦,是一种职业的痛苦。

我想,很少有别的职业会感受到中国记者曾经经历、正在经历或将要经历的思想、感情的痛苦。

当自己与伟大的、历史性的事件失之交臂,在自己的笔耕生涯中留下一段无可奈何的空白时,会体验到一种失落的痛苦;

当自己的视野和笔力无法触及重要新闻事件的深层剖面,而仅仅停留在肤浅的表层时,会感受到一种遗憾的痛苦;

当禁区林立,只能眼睁睁地坐视群众所瞩目的真正的新闻事件从手中溜掉,同时又极不情愿地去采写那些无关痛痒、可发可不发的“本报讯”时,会品尝到一种压抑、失职的...

.
胡舒立

[一席谈]Marie Colvin:战地记者,为什么?

胡舒立 02月26日

财新传媒创办人,现任财新传媒社长,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教授,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兼职教授

 

        Marie Colvin,牺牲于叙利亚战争中的美国藉英国记者。她用生命再

次询问:战地记者这个职业的意义。

        我们生活在一个对新闻职业充满质疑的年代,更应当多了解Marie们

为什么愿意为新闻而死。这里是Marie Colvin两年前的一个演讲,当读。

♦  战地记者的使命:准确地、不带偏见地报道战争的恐怖。

♦  我们一次次自问:如此危险地进行报道,是不是值得?

♦  公众有权知道,我们的政府和武装力量以他们的名义在做些什么。我们面对权力,说出真相。

♦  战地记者肩负重大责任,面对困难的选择。有时,...

.
花总丢了金箍棒

也说记者

花总丢了金箍棒 02月25日

隋代译经师,译《佛说葵花无量逼经》,永堕轮回。新浪微博:@花总丢了金箍棒

这是篇匆匆改写的旧文,不好叫装逼指南,另起了个题目:

孔子曰:如果你爱TA,就劝TA当记者;如果你恨TA,也劝TA当记者。天朝记者是这星球上最矛盾的职业。他们用报道见证这个光怪陆离的时代,其中的幸运者被这时代成就,更多的人则被这时代葬送。在天朝iB界里,他们是最独特的物种。

最iB的记者,叫作部长级记者。他们端坐高位,偶尔下乡叫走基层。地方大哥亲自会见,真理部长亲自作陪,一路前呼后拥,笔下繁花似锦。局级记者、处级记者也属于这一类,不必为毙稿忧心,也不必为选题瘦腰。他们的称谓叫领导,领导记者靠政治觉悟iB,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