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财新网首页 > 博客 > 流浪儿童
郑戈

如何保障流浪儿童生存权

郑戈 04月23日

香港大学法律学院副教授

核心提示:除了家庭和政府的责任,还应鼓励和促进非官方慈善机构和义工组织的发展,将爱心和温暖传递到黑暗的街角

 

郑戈

 

 

贵州毕节五少年殒命垃圾箱一事,引起了各界人士的关注和讨论。有人借此抱怨社会的不平等,认为这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当代例证。也有人以此作为人情冷漠、社会对流浪儿童缺乏关爱的事例,呼吁救助类似“卖火柴的小女孩”那样的少年儿童。还有人谴责这些少年的家长没有尽到为人父母的抚育之责。更多的人批评当地政府疏于履行职责。

这些观点都有一定的道理,但各自只看到问题的一方面。如...

.
王婧

【采访手记】他们需要比垃圾桶更好的家

王婧 11月25日

财新传媒 南方站记者

 这几天心里颇不平静。五个孩子殒命垃圾箱,血淋淋的现实,刺中了我内心最柔软的部分。然而当我越深入地了解了他们的故事,内心就越沉重。

一.家长。纵观整个事情,家长,似乎应该负最主要的责任。他们只负责生,不负责养。但进一步想,他们将孩子生出来之后,他们必须要出去挣钱,才能养活这个家。在农村,人均年收入才1500元,他们去深圳捡垃圾,一个月就能挣到1500元。他们其实做出的是个理性的选择,如果留在村里,一家人都会被饿死。他们为了这个家,除了留下自己在深圳的一丁点儿生活费以外,所有的钱都寄回家。那么,我们能指责...

.
韩松

    ★要是在日本,年收入24万日元的贫民有1200万人,而年收入8000万日元以上的富裕阶层有400多万人的话,就算以隐忍著称的日本人也会革命了。

    ★中国这个国家,越琢磨越觉得不正常。

    ★别光想着造火箭什么的了,把钱用在建孤儿院上吧!一个满是流浪儿的所谓经济大国,简直匪夷所思。

 

    日本雅虎网站11月19日文章,原题:5个中国流浪儿死去,中国人到底有多穷。

    11月16日晨,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流仓桥办事处环东路一垃圾箱内,发现5名男孩死亡,年龄均在10岁左右。经初步调查和勘验,5名男孩排除外伤性致死和机械性...

.
潘采夫

                      
   近日,贵州省毕节市5名流浪儿童死于一个垃圾箱,他们在生火取暖时由于一氧化碳中毒身亡,这起人间惨剧令公众陷入震惊,人们无法接受在经济飞速发展的中国,竟然还有如此可怜的儿童,还有如此贫困的家庭。在巨大的现实反差与心理冲击之下,公众和媒体掀起了问责浪潮,让当地政府难以招架,处理一批官员以应付舆论的同时,也紧急出台一批救助流浪儿童的措施。全国各地也纷纷出台措施,仿佛流浪儿童的好日子就要来了,五个流浪儿童以他们的死,但真的会这样吗?但经验告诉我们,也许没这么简单。
   舆情汹汹之下...

.
谭娟

泪洒天堂

谭娟 11月23日

基督徒,每日努力前行的天路客,托尔金的故事迷。现居成都,供职于“成都每日更新三一书店”。 财新网登陆邮箱:tanjuan2015@gmail.com (但不能接收邮件)

Tears In Heaven(泪洒天堂)

                  ——纪念那逝去的生命


          Eric Clapton(艾利普顿)
 

 

Would you know my name

 If I saw you in heaven?

 Would you be the same

 If I saw you in heaven?

 I must be strong and carry on,

 Because I know I don't belong here in heaven.

 

 Would you hold my hand

 If I saw you in heaven?

 

Would you help me stand

 If I saw you in heaven?

 I'll find my way through night and day,

 Because I know I just can't stand...



.
王婧

【采访手记】第三世界:死于垃圾箱

王婧 11月23日

财新传媒 南方站记者

作为一名长期做社会新闻的记者,也算是经常上山下乡了,但我真的从没见过这么穷的地方。我一半真心一半撒娇地对编辑说,这鬼地方,我再也不想来了。他说,中国有三个,第一世界的中国,第二世界的中国,第三世界的中国。很不幸,你直接从第一世界到了第三世界。

我也觉得,我一定是穿越了。

穿越的第一个表现是,这里的山路实在太烂了。我觉得我一定是打出生起就听说过“要想富,先修路”这样的话,另外“村村通”应该也已经有好多年的时间了,这种动辄要把人颠簸得跳起来的山路,不知道有多少年的历史了。

穿越的第二个表现是,我...

.
张进

【时评】垃圾桶里的中国

张进 11月22日

财新《中国改革》执行总编辑,《渡过》作者,“渡过”公号创办人

 

很抱歉写下这个刺眼的标题,或许会让爱国者们义愤填膺。

但是,贵州毕节五儿童殒命垃圾桶的消息,不能不让我产生这样的联想。寒夜,垃圾桶,狭小的空间,挤在一起取暖最终死亡的五个儿童,实在是一个比“卖火柴的小女孩”意象更为丰富的惨剧。

这个事件集中反映了当今中国的主要矛盾:贫困的农民;留守儿童的孤苦;乡村教育的失败;政府的官僚;社会的冷漠——它是城乡差距的缩影,也是整个中国的缩影。

最初,在获悉这个新闻后,有一个疑问我百思不得其解:不管怎么样,这些孩子也有自己的家,为什么他们死也不肯回到20公里外...

.
魏英杰

寒冷的街头,还有多少“陶家孩子”

魏英杰 11月21日

专栏作家、时事评论员

 

  经排查,贵州毕节5名非正常死亡儿童身份已确认,七星关区分管民政、教育等相关负责人及小学校长共有8人受到了严肃处理。这些孩子系当地三名陶姓同胞兄弟之子,最小的9岁,最大的13岁。   孩子是父母的心头肉,也是家庭的希望所在。陶氏三兄弟同时失去5个孩子,其悲痛心情可想而知。这时候,实在不忍心再去责备他们为何未尽监护之责。这些孩子的父母大都外出务工或忙于农事,他们整日奔波劳碌,何尝不是为了这个家庭。只不过,父母常年在外,与子女缺少交流,势必影响子女健康成长。5个孩子中有4个处于辍学状态,且经常外出不归...

.
丁金坤

贵州五人墓碑记

丁金坤 11月20日

上海律师

 

黔之毕节,五个小孩,不知何名,不知何来,贫无所归,流浪多日。夜寒,聚于垃圾箱,烧火取暖,窒息而亡。垃圾箱离政府办事处不足百米。呜呼,朱门狗肉臭,路有冻死骨。当刻五人墓碑于彼,以示官员尸位素餐之耻。碑上云“吾去矣,天堂温暖,悔生天朝”。士大夫过之,扪心自问“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对社会该有何之作为?”法律人过之,当思之“监护人脱离儿童24小时,该当何罪?立法保护,时不我待”。历史学家过之,见中华崛起背后之“玩火机的小男孩”,慨然秉笔书之“某年月日,贪腐横行,官员硕鼠,台上道貌岸然,台下吃喝嫖赌,四维不张,人伦灭亡,致贵州冻死者5人。

.
魏英杰

流浪儿童取暖致死实属人祸

魏英杰 11月19日

专栏作家、时事评论员

 

  16日清晨,贵州省毕节市发生一起不该发生的悲剧,5名10岁左右男童被发现死于城区一处垃圾箱内。经初步调查,5名孩子是因在垃圾箱内生火取暖导致一氧化碳中毒而死亡。   孩子们为避寒而躲进垃圾桶,没想到这却成了他们最后的归宿。在这个年纪,他们本该在家享受父母细心呵护,无忧无虑地生活,可他们却流落街头,蜷缩在城市角落,过着饥寒交迫的日子。在这个年纪,他们本该进入学校接受义务教育,可他们非但不是在校学生,而且均已离家多时,直至悲剧发生警方才联系上个别家长。这群本不该被人遗忘事实上却被抛弃了的孩子们,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