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郝智伟

互联网巨头为什么离不了春节,这是一道送分题

郝智伟 02月17日

前《IT经理世界》杂志资深记者

 

 

年也过了,工也开了,互联网的大招也放完了,是个时候总结一下,互联网大咖们为什么需要春节了。  

其实这是一道送分题:传统零售行业里就有一句话——有节用节,没节造节。目的就是借势营销,把自己带入春节狂欢的场景,在人们荷尔蒙高胀时,嵌入他们的认知,夺取他们的心智。  

如今,风水轮流转,传统行业的大佬们还在适应数字经济的节奏,努力攀登“转型的火山”,手头并不宽裕。  

于是,有钱任性的互联网巨头们纷纷接力,赞助众多卫视春晚,发放开工利是“炫、秀、晒”把“仪式经济学”玩得溜起。  

但仅仅是如...

.
唐涯

大年初五搜神记|寻找历史上的财神爷

唐涯 02月09日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融系副教授、博士生导师

 

看起来,财神一度属于民间“散养”,“买卖公平”和“经商致富”是“财神爷”的核心元素,然后在漫长的演化路径中,被强大王权收归麾下,成了世俗宗教与朝廷政治完美融合的标识。   在“过年”的记忆中,初五是仅仅次于初一的重大日子,肩负着送穷神、接财神等多重重任。   这些年“财神”的地位越来越高,初五零点时分的鞭炮声堪比除夕,再冷的天,门窗一定是大开着,室内还得鲜花满屋,就怕品味不高,入不了财神爷的法眼。   在早期历史上,拜“财神”只是零星的地方性祈福活动,把这项活动仪式化并推广到全国是在唐...

.
沈凌

王国华:春节曾经三次被禁

沈凌 02月07日

德国波恩大学经济学博士 华东理工大学副教授

 

作者王国华兄是我在《证券时报》专栏结交的好朋友。新年说年,他的文章,给人很多的思考,值得一读。   为什么要“过年”?当初过年是否像现在这样规模宏大?这些都已无从考证,但肯定不会如传说那般简单,或许跟古代的祭祀有关吧。文字记载中,中国的“元旦”,也就是过年的“节点”,并非一成不变,它曾几经修改:夏代元旦为正月初一;殷商定在十二月初一;周代提前至十一月初一;秦始皇统一全国以后,再提前至十月初一为元旦,直至西汉初期。到汉武帝时颁行《太初历》,才恢复夏代的以正月初一为元旦。以后历代相沿未改,所以...

.
知识分子

新年与猪同行:家猪的文化

知识分子 02月06日

由饶毅、鲁白、谢宇三位学者创办的移动新媒体平台,致力于关注科学、人文、思想

 

撰文 | 袁    靖 责编 | 陈    梅  审核 | 李    政 说到猪,我们的脑海里往往会浮现出肥胖温顺、憨态可掬的家猪形象,大概不会去想象那种身躯健壮、鬃毛耸立、獠牙外露的野猪模样。其实,野猪是家猪的祖先。按照动物拉丁文学名的排列顺序,野猪和家猪均属于哺乳纲、偶蹄目、猪科、猪属,而在猪属之下,野猪的拉丁文学名是Sus Scrofa,家猪排在野猪之后,在属名Sus和种名Scrofa之后再加上亚种名domesticus,由此可以清楚地看到,家猪是从野猪驯化而来的。   家猪的起源与驯化   全世界动物考古学研究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

.
刘兴亮

春节

刘兴亮 02月05日

DCCI互联网研究院院长,闪聚创始人,新媒体天使会创始人兼合伙人

文/刘兴亮(微信公众号:刘兴亮时间)

 

01

中国的春运,是全球最大规模的人群迁徙现象。

有位朋友说起中国的社会状况,认为社会稳定的标志之一就是春运,数亿人于半个月内在广袤的版图上来回移动,交通运输和社会运转悉数如常。这表明国家机器实属良性。

过年意味着回家。回家意味着沉淀于内心深处的乡愿仍旧是人为之奋斗的一维。

每个人都有出生地,在那儿最初进入了世界,从懵懂无知到感受丰富的外部,从胆怯封闭到步出家门,我们睁眼看世界,并终于在时间之轴上进入更广泛的社会领域。

 

02

读书曾看到这样一句格言...

.
唐涯

压岁钱的前世今生

唐涯 02月04日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融系副教授、博士生导师

 

狗年的岁已经马上就要被驱赶走了,猪年的运会跟着到来。   希望,所有的人,平安,喜乐,吉祥。   尽管是这么大的人了,我还是喜欢年三十从爸爸妈妈手里拿压岁钱的感觉——虽然现在我会给他们包个更大的红包,但是拿着大红撒金的纸包,欢天喜地放在枕头下睡觉的感觉还是那么温暖,像回到了童年时代围炉而坐,嗑瓜子,看春晚,吃酒酿年糕的浓浓年味里。   01 压的是邪的“岁”,保的是平安吉祥   关于压岁钱,流传最广的故事是远古时代,每到年三十,一个叫“岁”的野兽会把家里的孩子叼走吃了,所以很多地方都有不睡...

.
张颐武

春节的趣味

张颐武 02月04日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春节是中国人的最重要的传统节日,无论到了什么时候,这个节还是最要紧的。我还记得,我们小时候物质匮乏,但到了春节,就有平常见不到的花生瓜子带鱼这样的好吃的供应,还能放鞭炮,穿新衣服,虽然很多老习俗没了,但那份念想和快乐还是让人期盼的。过年这件事是每年中国人生活里的大事情,大关节。   大年初一,这是传统的元旦,过去旧历的新的一年的开始。那些传统的年俗就是进入新的一年的象征。春节的说法是民国成立时才有,那时把纪年改成了现在的公历,保留了春节作为一种传统,当时的解释是“行夏正,所以顺农时;从西历,所以....
郝智伟

2019年快递第一战,苏宁春节不涨价,京东跟么?

郝智伟 01月22日

前《IT经理世界》杂志资深记者

  俗话说:那些生活的丧,都可以被春节拯救。有钱没钱,回家过年。春节必须嗨嗨嗨,年货必须买买买。这时,网购又到新高峰,问题只有一个:物流快递还给力么? 前些年,春节长假,一般的快递企业要么停止收派件,要么费用大涨,给喜庆的网购添堵不少。 几天前,朋友圈被“春节快递停运时间表”刷屏。后来,虽然主管部门辟谣,但中新网证实,快递价格上涨不可避免,每单可能加价10-20元。 平时高喊“用户第一”,这时才见真章,谁真心为用户,谁在演“样板戏”,一目了然。 最终,只有苏宁承诺春节不打烊,同时“运费不涨一分钱”....
李永峰
1. 在过去的一年里,有什么书让你觉得耳目一新(甚至惊艳)?为什么?   《美国宪政历程:影响美国的25个司法大案》,任东来、陈伟、白雪峰等著。这本书其实十多年前我就拿起来翻过。但是真正读进去,是去年。也是在最近的阅读中才有了惊艳的感觉。任东来是历史学家,所选择的25个大案,很多都是从历史视野中才能看到其重要性,特别是早期的大案。今天中国也面临着一个宪政建设的过程。最近中国也讲“合宪性审查”,但中国的“宪法”却总是改来改去。这让中国的宪政历程变得大为曲折。这本书看下来,发现美国的宪政历程同样不易。如果....
知识分子

男性气概的妥协:打工仔的婚恋与家庭生活

知识分子 02月10日

由饶毅、鲁白、谢宇三位学者创办的移动新媒体平台,致力于关注科学、人文、思想

撰文 | 谷小容(新加坡国立大学亚洲研究院博士后研究员)

责编 | 胡姝、李汪洋

2016年春节期间,一则有关上海女逃离男友江西农村老家的新闻在国内的社交媒体上迅速发酵,引爆舆论。尽管这则新闻随后被官方辟谣为假消息,但之所以在短期内产生巨大的社会反响,是因为它触动了中国社会几条敏感的神经:城乡差异、地域鸿沟、性别观念和青年婚恋。在这条假新闻的传播过程中,“出身农村的江西男友”这一人设俘获了许多网友的支持,尤其他的网络回应——“改变自己,不去上海,留在家乡创业”,显得特别励志。

 

事实上,这样脸谱化...

.
心路独舞

压岁红包都是给来换去,还不如各家都不给?

心路独舞 02月06日

专栏作家,任职于美国大学

 

 

一个网友说他们家过年已经好几年没有彼此给过各家小孩压岁钱了,因为觉得都是给来换去,小孩推来拖去要了不好意思不要也不合情理,反而尴尬。大家聚在一起唠唠家常就够了,问我们是否认同这种方式?

 

记得小时候的压岁红包,也就几毛钱,给一块钱就算多的了,拿到手的时候真是满心高兴,因为所有的压岁钱集在一起,开学的时候就可以买那支一直心仪但不好意思向妈妈要的活动铅笔了是的,你没看错,那时所有的压岁钱加在一起也就一只活动铅笔的价格罢了。

 

前段时间家人来美国旅游,说起了小时候过年的趣事,居然提到...

.
杨柯

两场大雪,十年里那些悄悄改变的东西

杨柯 01月27日

前媒体人,现公关人。码字爱好者。

雪后的上海

 

2018年的第一场雪,下得比往年更大一些。

 

晚上下班,路上已没什么人。撑伞踽踽而行,天地间苍茫而寂静,雪飘到睫毛上、落到脸上,冰凉清冽。此情此景,容易让人心生感慨,抚今追昔。于是很自然地,回想起上一次在上海经历这么大的雪,那是2008年,十年之前。

 

那年的雪下得更大。春节前回报社聚餐,路上的雪积得很厚,已经被踩硬了。我一路走一路滑,一路滑一路笑,童心未灭,颇感有趣。那时并不知道,我们在上海只是赏雪、玩雪,在许多地区,暴雪已经成灾,甚至夺人性命。

 

当然很快我就知道了,因...

.
牵牛妈

烟水吾乡

牵牛妈 11月10日

资深媒体人,母婴畅销书作者,育儿能手

 “我出生一个江南的小镇上,第一声啼哭伴随着12点的钟声牵起妈妈的笑容,那一刻老天爷煞有介事地洒起雪片,爸爸也煞有介事地写了一首E大调的催眠曲,取其谐音,我成了这个家庭的一分子———莫沂。 ”   以上摘自我17岁时写过的小说,故事的主角名字成了我生娃前一直沿用的笔名兼ID,小时候写的东西说到底还是取自那点成长体验。我7岁时随父母离开小说中的江南小城,关于故乡感的缺失因为在青春期的笼罩下显得格外忧伤,只能靠写小说来得已宣泄。   那座称作故乡的城今名九江,古称“浔阳”,“柴桑”。记忆淡薄,仿佛因为那绵延....
南都观察

农大调查:留守农村的“注定”是女性?

南都观察 11月01日

南都公益基金会发起的思想平台

潘璐,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社会学系副教授

 

中国农业大学一直致力于中国的“三农”问题,作为农业院校中的社会科学研究者,我们的团队也一直关注农村的转型研究,尤其是农村留守人口的研究。

 

最近一本关于农村留守人口的研究专著是《双重强制:乡村留守中的性别排斥与不平等》。这本书基于团队2013年在河南10个村庄进行的农村留守妇女的实地研究写作而成。通过深入的田野研究,和对农村留守妇女的深度访谈,我们发现,农村留守妇女承受着商品化社会、传统性别规范的双重强制,这些制约因素对她们的生产活动、家庭照料、...

.
刘兴亮

中秋月圆日,我必回家时

刘兴亮 10月04日

DCCI互联网研究院院长,闪聚创始人,新媒体天使会创始人兼合伙人



文/ 刘兴亮 (微信公众号:刘兴亮时间)

 


1


时逢三五便团圆,满把晴光护玉栏。天上一轮才捧出,人间万姓仰头看。


中国的节日里有两个「十五」,伴着月影窗爿的清美与天人合一的情境。正月十五作为新一年的启程,预示着狂欢过后的收心;八月十五则是一年劳作面临丰收时的喜庆。满月当庭照,温暖侍团圆。一家人或坐或卧,其乐融融其情切切。

 

月亮,在中国人的心中是一面温润的玉,光华内敛含而不露,朔望回转恰如人生。


许多民族都有太阳崇拜情节——远的如古希腊与玛雅,近的如印度日本,中...








.
杨早
历史并不是真的那么容易被淘洗干净。从清末到新世纪,一百年光阴,万象幻灭重生,有些东西却寿于金石,不易湮灭。城市性格亦复如此,虽人事已非,性格却总有或显或隐的传承。   描述城市性格,有多种进路,以我之见,最有效的还是“身份”。身份之中,有客观的限定,也有主观的认同。户口之有无,职业之分工,是显性的认定;归属感之有无,参与性之多寡,则是隐秘的情绪。前者大浪淘沙,与时俱变,后者却如平坦的河床,默默累积亦默默存续,却范囿着整条大河的流向。   不妨依古法,分北京之民为士、农、工、商四类,分述其性格。....
奴隶社会
  作者:凯瑟琳miu,前后鼻音不分的播音系毕业生,无心插柳的公关传播人。看似善煲鸡汤文,却有点生人勿近。相信“吃饭之外无大事”。本文来自:喵不可盐(ID:miuyeah) 写在前面的话:   4岁那年,我的父母决定分开生活。在1988年的苏州,这并不算多见。   大概6、7岁的夏夜,我和妈妈躺在床上。她边拿蒲扇给我扇风凉,边和我说:“凡凡,人最痛苦是解剖自己。”那句话伴着夜风中的花草香和白月光,显得并不可怕,反而有种旖旎,让人难忘。   多年后,当我不得不解剖自己时,才明白了我妈妈说的那句话。   我一直....
汪海明
北京这样的地方,日子过得快。不知不觉,我在北京生活的时间,已经超过老家。掐指一算,我上一次回老家已经是十年前。   这十年发生了好些事。我的生活和记忆在北京延续,同时,更新着老家的信息。在北京,我有了儿子。七年过去,他从小小肉球,很快变成人嫌狗厌的淘气小子。老家也有好些事。比如说,两个姐姐和一个妹妹家搬到县城;有人死了,有人全家搬到县城;家里的草长得比人还高……   前几年,我好几次想回家看看,但想到舟车劳顿,再加上懒,儿子尚小,一直没有成行。前些日子,一咬牙二跺脚,趁儿子放暑假,我们一家三口....
高尔基

那场夕阳(组诗)

高尔基 05月23日

财新传媒副总裁

好似那红尘穿过世间,

青丝如飞梭擦面。

那香气留痕的惊艳,寻不见,

却又如短暂失忆后的回暖。

 

 

他们都拿起剪刀,

一刀一刀地把天空剪下,

放在自己的朋友圈里,

然后忘掉。

 

 

能不能唱个肆无忌惮,

在人潮涌动的街角。

无人问津的歌谣,留一半,

这个黄昏,我们还不老。

 

 

栀子花只如初见,

女儿红最怕浅尝。

一抹娇韵诉衷肠,

春风里,半部西厢。

 

 

勾勒出你的地平线,

一笔就够;

丈量出你的世界观,

一辈子却仍仓促。

 

 

每一分,每一秒,...

.
赵晗

家政女工范雨素:劳动者的诉说

赵晗 04月26日

财新传媒前公共政策记者

本文为2017年01月30日旧文,原标题为:哪里有2017年最好看的春晚?

【作者按:春节前夕,在各种公司年会的觥筹交错中,可能没有多少人注意到,在北京郊区皮村有这样一场特殊的春晚。70多位业余演员,在一个没有灯光舞美、没有取暖设备的简陋剧场里举办给打工者的春节晚会,至今已经是第六年。今年有200多位观众前来参加,崔永元再次担任晚会的主持人。对于中国3亿多流动农民工来说,这是一场极具象征意义的活动,打工者们用自己创作的歌曲、舞蹈、诗歌和话剧表达着他们生活中的喜怒哀乐,和他们对身份认同以及美好未来的渴求。】

 

...

.
  • 点击排行
  •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