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财新网首页 > 博客 > 年度述评
李汶龙

欧美网络法年度述评2019(十之六):人脸识别的合法性争议

李汶龙 01月07日

英国爱丁堡大学法学院讲师、信息科技法博士

2019年关于人脸识别技术(尤其是实时运用在公共场所)的使用纷争不断,但究竟是否合法的问题一直没有定论。

20199月,英国高院作出判决,认定南威尔士警方使用人脸识别技术是合法的。[1]传媒隐私法专家Suneet Sharma在著名网络法博客Inforrm’s Blog上评论到[2],法院作出这样的判决不足为奇,可以视为对早期判决(有关警方权力的使用和界限)的延续。但是,在英国数据保护法已经形成的情形下,法院仍然按照旧有框架和原则做出判决有些意外。由于该案还有可能上诉到欧洲人权法院,进一步的讨论将围绕着《欧洲人权条约》第8条展开。...

.
李汶龙

2019417日,欧盟新版权法正式通过,将于2年过度期满后正式生效(202167日)。 [1]

冠以数字单一市场”(Digital Single Market)的名号是因为版权法改革起源于欧盟《数字单一市场战略》(2015年出台)。战略中明确表示要减小不同成员国内版权法之间的分歧,从而促进网络作品在欧盟范围内的自由流动和传播。同年年底,欧盟还专门出台的版权法改革的蓝图Towards a Modern, More European Copyright Framework,对新版权法规则有更明确的表述。[2]

版权改革出台随即引发争论,在今年4月通过前后达到高潮。[3] 针对新版权法的出...

.
李汶龙

欧美网络法年度述评2019(十之三):数据保护影响评估——GDPR的另一个面向

李汶龙 01月07日

英国爱丁堡大学法学院讲师、信息科技法博士

有人说GDPR是一个以数据权利为主的法律制度,这一判断并不完全正确。网络用户对数据的控制是欧盟数据保护法强化的重要面向,但GDPR也增设了完全有别于个人救济的治理措施——Data Protection Impact Assessment (DPIA)就是其中之一。[1] 这项制度创新或可追溯于21世纪初提出的Privacy by Design的理念[2],欧盟立法者在此基础上与数据保护的概念和原则进行了融合创新。

与自力救济的数据权利相对应,DPIA是一个自上而下的治理机制。前者强调通俗易懂,能够让网络用户自行平衡隐私与数据使用;后者更为全面,为系统性治理提供基础...

.
李汶龙

欧美网络法年度述评2019(十之二):五年之后的被遗忘权

李汶龙 01月06日

英国爱丁堡大学法学院讲师、信息科技法博士

GDPR中的若干权利当中,被遗忘权或许是最为人所知的一个。自2014年欧盟法院判决之后,关于被遗忘权的讨论就没有停息。2019年,各大“核心期刊”都刊载了数篇相关的主题讨论。接续上文的主题,被遗忘权也是现今数据保护域外执行最主要的试金石。[1]

关于这一权利的讨论最早可以追溯到2010年。彼时欧盟委员会刚提出制定GDPR的草案,并希望对当时Data Protection Directive (DPD)12条中的数据删除权做适当的延伸。与GDPR相比,DPD仅仅提到了“删除”这个概念,除此之外没有提供更多的语境。这一缺陷最终被GDPR17条补足。

2014年是...

.
李汶龙

欧美网络法年度述评2019(十之一):长臂GDPR——域外执行与理念传播

李汶龙 01月06日

英国爱丁堡大学法学院讲师、信息科技法博士

GDPR是欧盟层面最新一部数据保护法,全称为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 (GDPR),在国内有时被译作《通用数据保护规定》。这部法律于20185月开始在全欧盟成员国范围内正式生效,距今已一年有余。

全球视野内,欧盟设立的数据保护标准要明显高于其他法域。因此,在欧洲开展业务的企业就要承担更高的合规成本。对于很多国内企业而言,他们最为关心的就是GDPR的适用性问题,尤其是域外执行(extraterritoriality)

由于互联网(线上)服务并不受地理疆域的限制,很多科技企业都会跨境提供服务。根据GDPR第三条的规定,不在欧...

.
李汶龙

欧美网络法年度述评2019:导言

李汶龙 01月01日

英国爱丁堡大学法学院讲师、信息科技法博士

对欧美网络学术圈而言,2019年是值得期待的一年。新的数据立法多大程度能够保障用户基本权利?严苛立法又会给科技产业带来怎样的波动?GDPR生效一周年之际,这些问题都初见分晓。

对于很多从业者而言,2019年是令人失望的一年。GDPR非但没有解决痼疾,还在滋生新的问题。欧盟法固然先进又全面,但执行起来困难重重。互联网无边无界,让域外执行成为了持久命题。经济发展与权利保障之间难求平衡,权力机关执法处处掣肘。法律的发力点与科技的支撑点明显存在错位,新科技不受旧制度制约。

法律之外,政治变动也让网络治理更加分裂。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