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财新网首页 > 博客 > 中国电信
陈志刚

深度解读中国5G商用:新的挑战刚刚开始

陈志刚 06月09日

中国移动集团公司研究院研究员

壹:为何选择66日发放5G商用牌照?

中国选择在66日正式办法四张5G牌照,我认为是一种“综合理性”考量之后的结果。

赶在上半年结束之前发5G牌照,且一次性发了四张,超出了大部分人的预期。去年12月左右工信部还曾对外说发布试商用牌照,以及在今年3月份释放择机发放牌照的信号。

只不过没有多少人会认真预见到在今年上半年发了四张,因为整个产业链都在等待17个试点城市试点的结束,而在很多资深业内人士看来,在此之前发放牌照由于产业链,尤其是终端成本高昂,合适的发牌时间应该在明年年初。

不过这或许是一种理...

.
陈志刚

中国5G敲门声已经响起

陈志刚 05月29日

中国移动集团公司研究院研究员

关于5G业内已经基本形成一个共识,即2019年是中国5G的元年。

517日,世界信息与通信日,据笔者统计,当天中国三大电信运营商向公众展示了60多项5G应用,包括5G+AR全景直播、远程手术、远程签名、自动驾驶、互动游戏、无人机等,已经引发了公众对5G的浓厚关注和体验预期。

随着公众对5G的期待和兴趣日益增加,中国5G应该加速商用的呼声也越来越高。从产业成熟度的角度看,目前5G的技术和产品已经日趋成熟,系统、芯片、终端等产业链主要环节已基本达到商用水平,可以说具备了商用部署的条件。

熟悉移动通信产业发展历史的...

.
钛媒体

我为什么继续看空易信?

钛媒体 11月18日

TMTpost.com——钛媒体,是国内首家TMT公司人社群媒体,最有钛度的一人一媒体平台。

 

对于易信的前景,我继续维持最初的观点,保持着悲观的预期。从网易公开的有关其CEO丁磊先生有关易信的分析看,我认为易信相比起最开始诞生的那段时间,其所面临的竞争环境变得更加恶劣,即使号称在短时间内获得3000万用户,也没有从本质上改变易信的发展外部和内部环境。之所以我继续看空易信的前景,是因为时至今日,在一些事关重大的问题上,无论网易还是中国电信均没有给业界以信服的理由。

第一:易信到底是谁的孩子?

从资本的结构看,中国电信拥有易信的绝对控股权,按照此前双方对外公布的口径,网易类似于易信开发的...

.
钛媒体

搞4G还是搞宽带? 中电信进退两难

钛媒体 10月28日

TMTpost.com——钛媒体,是国内首家TMT公司人社群媒体,最有钛度的一人一媒体平台。

“电信上周五(10月18日)拿到了4G实验网牌照,其实是工信部的一纸批文。和中移动拿到的没啥两样。只代表着电信可以建4G网,并不能商用。”

 

中电信一位高层与笔者谈起这个所谓“4G牌照”批文,显得漫不经心,轻描淡写。完全不像中移动高层那样,一谈到4G网络、4G牌照、4G时代,热血沸腾,胜券在握。

电信搞4G,秀吧?

湖北电信总经理李洪波在接受笔者采访时表示,“湖北的4G网络已开始建设,估计到年底达到商用水平。电信主要采用TDD/FDD混合组网。”和湖北电信一样,电信全国大多省地在4G方面显得低调,而暗藏玄机。

从互联...

.
陈志刚

不要故意误读王晓初4G表态

陈志刚 06月23日

中国移动集团公司研究院研究员

  【王晓初先生的表态自始至终都没有发生过变化:对4G牌照打死我也不表态。】中国电信董事长王晓初先生21日在公开场合表示,中国电信已经开始着手进行4G规划,认为“从长远看,将进行FDD LTE/TD-LTE的混合组网改造”。

这被很多媒体解读为中国电信在4G牌照诉求上有了更清晰的诉求或者说主张。

 其实这是一种误读,王晓初先生的表态自始至

终都没有发生过变化:对4G牌照打死你我也不表态。

请注意王晓初先生的推论过程:

1)频率是制约所有运营商最核心的资源

2)中国LTE频段划分并非只有TDD频段

3)管理层不可能把TDD的频段...

.
钛媒体

中国电信秘密测试新IM,对抗微信

钛媒体 03月28日

TMTpost.com——钛媒体,是国内首家TMT公司人社群媒体,最有钛度的一人一媒体平台。

 


中国电信秘密测试新IM,对抗微信

 

钛媒体注:最近,三大运营商要全力竞逐腾讯微信的消息不绝, 昨天(3月26日),@北邮王立新微博 就爆料称:明天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开会讨论运营商如何一致应对互联网OTT公司对自身业务的挑战。今天又有消息,中国电信正中国电信秘密测试新IM,翼信,对抗微信。翼信胜算如何?详情可看作者王云辉的的全文,钛媒体授权发表如下:

微信引发的运营商震动,看来又要扩散了。

一个最新的变化是,中国电信即将推出新的推出新的IM产品“翼信”。该产品已经在进行内部测试,测试AP...


.
陈志刚

寻找通信业理性的光辉

陈志刚 06月26日

中国移动集团公司研究院研究员

 在很多通信人的心中,早已厌倦了无休止的恶性竞争,经历了十年高速发展,通信业貌似进入了一个非理性的怪圈,最市场化的垄断行业在为公众贡献着硕果仅存的还能降价的产品(通信服务)的同时,却不断的遭受着来自公众的误解,媒体的误读和专家的非议。

 而身处其中的人们,也早已在心理上失去了昔日的尊严,中国通信行业的发展一如中国经济的发展,数字高速增长的背后与财务报表的光鲜,是一场与大部分身处其中的人毫无利益关系的游戏。身处其中的人们除了能够贡献汗水与泪水之外,大部分时候只是那些收益的旁观者。

求变,在通信人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