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网首页 > 博客 > 金庸谢幕
俞建拖

河畔来信13:金庸先生和四重境

俞建拖 11月13日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秘书长助理

X,
金庸先生仙去,想说点什么,又不知从何提起。看到你的微信很有感触,他的小说是我们童年少年青年时候记忆不可或缺的部分。受了恩惠,总得有些报偿,我是曾想写本武侠小说来还债的,大学的时候试过,又觉得浅薄,既是还债,总得相当才是,再等时日吧。也巧,十三算自己的幸运号,本篇来信算是一个十三点读者的致敬吧。
初读金先生的小说,还是小学三年级,载在一个刊物上,没头没尾,是《射雕》。第二部就是小学六年级了,《鹿鼎记》,只看了前三本。那时小山村里没几本书,谁家有几本书都是宝,信息也不通常,轮到手读的都是福分,哪里还管全不全。但80年代,有几户人家有录像了。对那时候的我们来说,画面比书更震撼,尤其是83版的......
张五常

张五常:日暮黄昏话金庸

张五常 11月06日

香港经济学家

金庸谢世,追悼、评论的文字无数。是应该的。十八年前,为了响应北京写手王朔对金庸的批评,我发表《我也看金庸》,提到“说金庸作品畅销,不大正确。金庸是一个现象……总销量达一亿,看来毛语录的世界纪录将来可能被老查破了。”今天看真的是破了:一个英语电台报道,查先生小说的总销量达三亿!
一位广州的同学说她没有看过金庸。我促她赶紧买些看。过了一天,她说新版有售,但旧版被抢购一空,问我何解。我说自己喜欢旧的,认为新的有些地方改得不好。我历来认为可能自己以先入为主,看到新版有异,就看不惯,但今天的市场抢旧弃新,可能真的是改差了。不能说最原始的完全不要改。例如《碧血剑》初出现时,袁承志......
秦华

金庸武侠世界里的内功

秦华 11月02日

坐标美国的职业教练,曾在国际知名金融机构任风险管理总监和财务官

金庸先生驾鹤西去,将我三十多年前读武侠的记忆都抖落了出来。这两天在恍惚之中,看着各种追忆先生作品的文章,回想儿时和武侠相伴的时光 -- 电视机前的如痴如醉,被窝中的欲罢不能,抽屉下的提心吊胆,课堂里的如入无人之境。现实中的孩子无能无力,武侠中的自己无所不能。家国天下、爱情友情、是非善恶,影响一生的价值观的种子都在彼时悄悄埋下。甚至,今年夏天的新疆之行在我心里,都是在赴一场和武侠的塞外之约。我要去亲眼看一看那个书里牛羊遍野、山花烂漫、远离江湖纷争的地方。
身在异国,手边无书,具体的故事情节、人物对话隔着三十多年的岁月已经记不确切,无法引经据典了。但当自己在职场人生转了一大圈后,再回首,方才领会一......
张化桥

金庸为什么没有在海外走红?

张化桥 11月01日

中国支付通集团董事长

今天的南华早报有篇纪念金庸的文章。作者是该报七十年代的一个英国记者Graham Earnshaw。他曾把金庸的小说《书剑恩仇录》翻译成英文并出版。他说,凭着金庸对中国文学的影响,他理当获得诺贝尔奖。可是为什么没有呢?
金庸跟Earnshaw说,江主席也很喜欢他的武侠小说,并派人跟诺贝尔文学奖的委员会联系,建议授奖给金庸。金庸说,“那当然不行。这也就决定了我永远不可能获得此奖”。
金庸的小说都与中国历史密切相关,“书中的人物,背景,衣服等都让外国人难懂。他对武打场面的描述经常拖泥带水,没完没了,the fight scenes go on and on and on,  因为为了占报纸的版面。其实,写《雾都孤儿》的小说家Charles ......
傅国涌
【傅国涌按:此文原载《纽约客》2018年4月13日《为中国最畅销作家的精彩故事及政治寓言》, 作者:Nick Frisch,三位90后的年轻人魏坡、洪波、雨石将他译成了中文,中文的版权和收益归他们三人所有。】 
94岁的查良镛隐居于香港岛植被茂密的山顶富人区,他是在世最畅销的作家之一。他的笔名“金庸”广为人知。他的作品在华语世界有着相当于“哈利•波特”和“星球大战”合并起来的文化传播度。在20世纪50年代,查良镛开始以报纸连载的形式出版他的武侠史诗——充满传奇的功夫文学。从那时起,他的小说一直是孩子和父母们的睡前读物,他们共同阅读着武士们的传奇:侠客在路边酒馆大打......
张颐武

金庸的“侠”继续属于当下

张颐武 11月01日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金庸先生故去,二十世纪后半叶华人最重要的作家离开了世界。
金庸先生的小说创作生涯就是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到七十年代早期的相当短的时间内,而作品也只有大家熟悉的“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等十几部。但他却让处在二十世纪剧烈变化中的华人感受了中国式的想象力的当代魅力。在中国和全球华人社会面临多方面冲击的那个时代,他的中国的情怀让他有了自己别样的力量。他当然受到五四以来新文学的影响,但又在新文学之外别开生面地打开了一个新的空间,为中国文学和文化留下了传统在二十世纪新的展开的现实存在。让我们对中国传统在现代的魅力有更多信心。他让普通的读者从他的作品中获得了一种来自中国传统的力量,......
徐瑾

金庸传奇,香港制造

徐瑾 11月01日

青年学者,经济人读书会创始人, FT中文网财经版块主编

无论评价高低,金庸小说事实上已是中国文化的域外传薪者;其武侠世界,堪称对中华文明最惬意的想象世界。为什么是香港,成就了金庸?
武侠小说家金庸10月30日去世,一时之间,互联网世界正如金庸小说中形容的一般,“瞬间哭丧着脸如丧考妣”。
为什么武侠热已经过去多时,我们还是如此沉浸其中?享年94岁的金庸,以一支笔,在香港一隅,只身重建了一个想象的武侠世界,而这或许是华人世界最大的文化共同体。
1 查良镛的外交官之梦
金庸有多重身份,一个是写武侠小说的金庸大侠,恣意书写着快意恩仇的江湖世界,一个是成功的报人或者说企业家查良镛,步步为营地在政治商业之间精确平衡。两个身份之间重叠紧张,共同......
张鸣

金庸走了

张鸣 11月01日

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系教授

金庸走了,在他走之前,武侠小说的盛世已经过去若干年了。他的时代,在他走之前,实际上已经过去了。但是,打那个时代过来的人,有几个不知道梁羽生、古龙和金庸呢?这三人之中,最能把人盯牢在小说上的,莫过于金庸。
我不是金庸迷,但也爱读他的小说,捧起来,就一定放不下。一个人命悬一线了,却可以拖出无数的故事,人掉到悬崖下面了,多半会有奇遇,再冒出来的时候,就可以让武林吓上一大跳了。小说里的英雄,不仅多半不是从小习武的苦巴子,依靠奇遇,就能一扫天下。最要紧的是,他们三观都很正,结局都很好,就连一个妓院里出来的混混,在民族主义问题上,也不含糊,凭着离奇的艳遇,居然占了七个绝色美女。
这样情节曲折诡异的......
巴曙松

巴曙松:在我个人阅读心态上要首先感谢金庸

巴曙松 10月31日

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香港交易及结算所首席中国经济学家

小时候背诗,读到“手倦抛书午梦长”,心中艳羡万分,想想那是何种境界,可以不用担心下午要上课或者下周要考试,可以不用担心职称、论文考评,早早起床读书,在阳光的午后,读累了,随手一放,午间小憩,下午继续来读,那种放松,那种愉快。
上学的时候,每当重要的考试顺利结束,心中总是恨恨地期盼:忍耐吧,忍耐过去之后,什么时候可以不为考试、不为一纸文凭读书,为了在那样的自在的午后,自由自在地读书,该多好啊!
总算毕业了,从不同的学校、分别拿了不同形式的文凭、证书,开始走上工作岗位了。哪知工作岗位上有工作岗位上的任务与压力,例如要申请不同形式的职称、不同形式的课题、不同形式的社会职务,都需要用......
傅国涌
金庸走了,在阅尽沧桑之后,像秋叶般在香江凋零,自他在海宁袁花诞生以来,与他的家乡近在咫尺的盐官,海宁潮大涨已历九十六度,举世皆说他生于1924年,就连他本人也如此说,甚至袁花的查家族谱也如此载,而我在他的档案和大量史料中发现,他却是生于1923年,那一年也是他存世的第一次海宁潮涨时,比他大二十几岁的表哥徐志摩正好带了胡适之、陶行知、汪兆铭等来观潮。也许这是个绝对的偶然,如同潮涨潮落那样偶然。九十五年后,他在香江的苍茫暮色中停止呼吸之际,海宁潮是否还在涨落与他已然无关,就像他手创的《明报》也已与他无关。
他毕生的事业到底是《明报》,还是那些被千万人追读的武侠小说?这一刻也变得毫不重要,至少已与他无关......
武志红

金庸:人生就是大闹一场,悄然离世

武志红 10月31日

知名心理专栏作家

文 | 武志红
昨天,金庸大侠去世。
金庸之子查传倜说,是昨天下午走的,“很安详”。
金庸曾说,最好的人生,是“大闹一场,悄然离去”。
他的人生,即如是吧。
特别是,他在我们华人的心灵世界中狠狠地“大闹了一场”。
他写了十五部武侠小说,字数超800万,全球发行量超3亿册,而和他有关的影视已超100部。
这是网上的一个说法,不过我有点怀疑,可能与他的小说有关的影视,应该远远超百部吧。
作为华人,哪怕你不读金庸的武侠小说,你也很难不看他的影视。
可以说,他是华人圈当代最有影响力的小说家,无人能出其右。
昨天他去世的消息传出后,微博、微信朋......
刘兴亮

告别金庸

刘兴亮 10月31日

DCCI互联网研究院院长,闪聚创始人,新媒体天使会创始人兼合伙人

01
在影像普及之前,文字长期承载着娱乐的功用。
维多利亚时代的作家是很有机会被宫廷贵妇豢养起来的。彼时,家庭沙龙的主要活动,就是一群人围绕着「作家」,倾听他「阅读」。
这成了一种时尚,不惟小说家,连诗人也跟着沾光,能登堂入室。要不然,我们就不会读到里尔克的《杜伊诺哀歌》。
传统小说具有「文学性」,不能远离生活的逻辑去天马行空,作者在一部现实主义小说里安排穷小子娶了富千金尚可以,但让某某单腿跑,把自己举起来,隔着一座山打死牛,就「失实」。
高雅的文学作品感动人心,但是不及通俗小说读来畅快。《格列佛游记》远比以反应人性著称的《卡拉马佐夫兄弟》更令一个少年如痴如醉。
但是这些......
李松蔚

金庸先生帮助我们打破的十条信念

李松蔚 10月31日

临床心理学博士,清华大学心理发展指导中心讲师

金庸先生仙逝了。
他对华语世界的影响,已远远超越了一个通俗小说家的高度。他创造了一个精彩纷呈,雅俗共赏的武侠世界,通过他的创造,把一些超前的思想潜移默化地注入到一个民族的文化基因里。
在金庸先生之前,我们认为侠不过是好勇斗狠之人,所为不过是劫富济贫,快意恩仇之事,「侠以武犯禁」。在他之后,几乎每个人都知道:「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他让我们看到,武功盖世者在命运面前也无能为力,他也让我们理解了普通人的取舍与担当。
他让我们知道是非善恶并非绝对。某一时坚信不疑,下一时就悔之莫及。一些人眼中的英雄,对另一些人来说可能就是魔鬼。好人也可能有另一面,坏人也可叹可怜。
他给了我们太多......
丁金坤

对金庸先生的点滴回忆

丁金坤 10月31日

上海律师

昨晚金庸先生去世,春秋九十四。闻之,久不平静。我是少年读金庸。初中时代偷读他的武侠小说《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眼睛看坏。高中上课翻读《鹿鼎记》《天龙八部》,影响学业。工作后读《笑傲江湖》,大快朵颐。全部著作,基本读过。金庸的武侠小说,情节曲折,人物鲜明,还夹带历史知识、佛教知识、唐诗宋词等,是个小百科全书。最像《西游记》,读的轻松。四大名著的作者难考,大抵是集体作品,而武侠小说金庸一人所创,如蒲松龄可靠,诚伟大作家也。华人所在,无不流传。
不过,现在回首,武侠小说副作用也大。本是成人童话,少时以为是真,沉迷于武功、爱情,继而迷恋武术与气功。其实,武术是表演性质的,气功是健身,没那么神奇......
于达维
告别的年代
分开的理由
终不须诉说出口
笑书神侠
飞雪连天
在这个年代
还要失去多少
存在的理由
他是郭靖
想做令狐冲
但世人却都争当韦小宝
那个侠义的世界
在他40年前封笔的那一刻
已经终结
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
当承诺被利益和傲慢轻易吞噬
换来的只是一座不能自由通行的大桥
万国来朝
奇花异草
带不带的来
续命的灵丹妙药
千秋万代
一统江湖
也无非是
换汤不换药
大师仙游
斯文远去
欲语泪先流
所有的结束
都是另一个开始
所有的离别
都期待着一次重逢
所有的谎言......
押沙龙

一说金庸先生去世,我脑子能想到的第一个东西是那首歌《铁血丹心》。
不是那首歌一定有多好,也不是说《射雕英雄传》在金庸作品里多出色,实在是因为小时候留下的印象实在太深了。
现在的孩子看《射雕英雄传》,可能没有太多感觉,但是在当时,这就像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现在每次听到《铁血丹心》,仿佛还能感觉到扑面而来的豪迈罡风。
第一次知道有金庸这个人,到处找他的书。但是那个时候还没有“飞雪连天射白鹿”的口诀,谁也不知道金庸写过什么书。市面上出了无数“全庸”的书,还有“金庸著”的书,买了以后才知道这不是金庸的著作,而是作者人家就叫“金庸著”呢。
......
张银银

金庸的财富

张银银 10月31日

“杠杆游戏”(ID:ZhangYinyin0903)由前媒体人和经济研究员主笔,致力于用数据读懂经济中的杠杆和泡沫。深剖金融及其他杠杆,对......

摘要:一路走好,武林有独尊,世上再无笑傲江湖
撰文|张银银&编辑|欣欣然
中国武侠小说泰斗级作家、传媒人查良镛(笔名金庸),10月30日于香港逝世,享年94岁。
无数人都多么希望,这个消息是假的。
金庸先生原名查良镛,1924年出生于浙江省海宁。他的人生梦想本是成为一名外交官,中学毕业后,选择的是西南联大外文系。
本来已经被录取,但时逢家国危难。日军的入侵,让大户人家查家家道中落,没钱去昆明读书。最后选择了重庆中央政治学校外文系。
大学期间,因对一些事情不满而向校方投诉,反被退学。后在中央图书馆挂职,阅读大量书籍。抗战胜利后走上了记者之路。
最终,变成一名集武侠小说作家、传媒......
杨恒均

金庸大师走了,大侠们在哪里?

杨恒均 10月30日

曾任中国政府官员

第一次看金庸的武侠小说是1984年在上海复旦大学七号学生楼里,当时一位姓殷的同学拿回一本《射雕英雄传》,随后宿舍的同学争相传阅。寝室熄灯后,我是在被窝里用手电筒看完的。随后去看录像,是在教学楼的顶楼,但太挤,我放弃了。由于那是一个充满理想的极速变革的时代,各种故事各种思想纷至沓来,所以,看完《射雕英雄传》后,也并没有去找金庸其他的小说看。直到1987年冬季,我在外交部上班后由于不适应北方天气,得了严重的大叶性肺炎,在北京医院躺了一个月,几位大姐同事来看我,给我借来了全套的金庸武侠小说。那一个月,据说我因为耽误了医治一度挺危险的,但我却浑然不知,完全沉迷在武侠的世界里……
可以这样说,北......
智谷趋势

金庸辞世:人生就是大闹一场,悄然离去

智谷趋势 10月30日

决策者的首席情报顾问。2016年胡润中国最具影响力财经自媒体50强。

智谷君语:
2018年10月30日下午,作家、企业家、政治评论家、社会活动家金庸先生辞世。有人说,武侠是中国的魔幻现实主义。金庸对于中国的意义,大概就是用最中国的方式把国人从革命的幻灭年代拉回现实。他的书中,无论是生在异域的郭靖、非我“族类”的萧峰、生性不羁的杨过,甚至是小痞子韦小宝,都贯穿着一个中心: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如今,先生已去,唯愿侠气长存。
◎来源 | 重说近代史
看过金庸小说的人都会好奇,金庸到底跟他笔下的哪个人物比较像。是机灵圆滑的韦小宝?老实憨厚的郭靖?还是优柔寡断的张无忌?
虽然因创作出许多豪气万丈的大侠形象而被称为“查大侠”,但是金庸却觉得这个称谓......
傅国涌
【查良镛(金庸)先生去世的消息被证实,我正在夜色中散步,想起十五年前那个酷热的夏天,他说自己的墓志铭。如今,他真的走了。采访和约稿的电话纷至沓来,答应了两家,明天起来再写吧。自2003年以来,《金庸传》先后有过多个不同版本,我最喜欢的还是灰色的精装本,张铭兄题写的书名。谨以此文哀悼一代报人查良镛先生的离世。 】
罗孚先生曾言,如果没有香港,就没有金庸。他是金庸武侠小说最初的催生者。金庸确实是香港特定时代的产儿——
“如果没有香港,世上就没有金庸。如果没有香港,金庸就只有在上海度过四十年代的末日而进入五十年代的日子,当他写他的处女作第一部新派武侠小说《书剑恩仇录》时,正好是大陆......

精彩评论

陈酿老久 实朴

原文:还乡琐记:草木叩门 生活继续

吴春波H-R “乡田同井,出入相望,守望互助,疾病相持”,已成追忆。

原文:还乡琐记:草木叩门 生活继续

小胖子真不瘦 风口浪尖上的传奇人物!如果你就这样被打败,那你就真的太失败了,但是我相信你不是这种人,期待你东山再起的那天。

原文:回来吧,贾跃亭

lulud 创业英雄还是欺诈惯犯

原文:回来吧,贾跃亭

zhangmingxiao 川普执政一百多天,初见端倪

原文:商人治国成笑柄

孙越 史上有很多传奇,更有很多英雄,他们的死彰显生命的价值。

原文:对外侦察局的掏心猎手

zhangmingxiao 这个不是一起超售事件,是美联航因为内部员工需要乘坐飞机,旅客满员的情况下利用超售这个工具来达到赶下旅客的目的。

原文:美联航赶乘客下飞机 资深机长告诉你是否违规

郭杰群 在美国,地产开发商将出售资产所得在一定期限内进行类似房产的再投资可以享受一定的免税条款。这在我国当前还不具备,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地产商的能动性。

原文:REIT的海外发展及启示

Lypsey3543 “据个人了解,中国一线城市住宅投资收益率不会高于3,美国可以达到6。”作者这里说的应是租金收益率。首先,因(特大)人口增长加速,在新兴市场投资房产,主要看资本利得,动态租金收益要会延后实现,静态比较同期没有太大意义。其次,物业年均持有成本,纽约和中国一线城市不可比。第三,纽约和曼哈顿是两个概念。离开曼岛,租金中位数值完全是不是一个档次。而中国一线城市的租金上涨范围更大。因为仍处于成长期。总体而言,虽然在中美两国都投资的是房产,但从收益分布特征和波动率来说,完全可以看作是差别极大的两类资产。就如同高等级债券和蓝筹股票,横比收益没有意义,因为后者大幅超越。归根结底更可能是风险偏好异质性(含Demographic factors)和经济周期所处阶段决定了投资者更偏爱哪一类。

原文:2017年美国房地产市场展望——美国市场、中国视角

王争春 价格和土地供给的问题,我们慢慢谈。市场有垄断市场、寡头市场和竞争市场,定价规则自然有差异。

原文:面对房价,教科书自焚吗?经济规律笑了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