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财新网首页 > 博客 > 社会主义
吴澧

信社会主义,竞美国总统

吴澧 04月10日

专栏作家

国内革命同志和爱国青年常说:西方记者仅仅因为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就对我们横加指责!听得多了,本人有时也会笑着反问,让说者动动脑筋:读过中学没有,上过中学英语课吗,学英语时翻过词典吗,有没有查过“社会主义”英文单词?市面上任何一本英汉词典都会告诉你,socialist 小写时的解释是“社会主义者”和“社会主义的”;但首个字母大写时的解释是“社会党人”——这意味着什么?

当今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就是以法国社会党(Parti Socialiste)人身分执政。该党是社会主义国际成员,社会主义国际的前身则是恩格斯创建的...

.
韩十洲

最近,笑蜀先生写了一篇文章《撕裂无可避免,解忧唯有宪政》,我耐心地读罢全文后,认真地觉得,他是在神话意义上使用“宪政民主”这个概念的,也就是说,在他所判定的“撕裂”的现实中根本找不到“宪政民主”的人间主体,而没有人间主体承担者的所谓“宪政民主”,那不是神话是什么呢?尽管它确实凝结了一种历史和时代情绪,承载了我们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 

晚清以来的中国从“天朝上国”一步一步沦为“东亚病夫”,有病乱投医,有志之士便开始了不懈的“求医问药”历程,先是美式的“宪政民主”,后是苏式的“社会主义”,成了一味又...

.
刘云枫

当马克思遇见孔老夫子

刘云枫 03月14日

任职于北京工业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

天堂是这样一个地方:时空交错而随心所欲。一大清早,颜回对孔老夫子说,马克思要来拜会。

 

夫子曰:马克思何许人也?他是来拜师的吗?有没有带学费?

 

颜回说:孔老师,在天堂,衣食无忧,要学费干啥啊?要了学费,放哪儿,怎么花啊?你真是老财迷了;我google了一下,马克思是犹太人,在德国长大,是一个博士。写了一本超厚的书,叫《资本论》,还有一本小册子《共产党宣言》。不过,他是19世纪人,和你我差着辈呢。论礼,在您面前要执弟子礼。

 

夫子曰:蛮夷之邦,朝贡华夏,要得要得!不过,那个什么死讲...

.
伍石

宪政在我国是违宪的?

伍石 05月22日

退休人士

最新一期《红旗文稿》,发表杨晓青的文章。

文章明确指出,宪政理念属于资本主义而非社会主义。文章说,

 

 一段时间以来,社会上和学界有关“宪政”的呼声抬头。有人认为,西方宪政是现代政治的基本制度架构;有人借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之时,打出“改革已死,宪政当立”的旗号,提出在中国实行西方宪政的基本理念和基本主张,认为“中国梦即宪政梦”;还有人论述了“社会主义宪政”的概念。可见,宪政话题已不是一个单纯的学术论题,而是必须回答的现实的政治问题。邓小平同志鲜明地指出:“资本主义社会讲的民主是资产阶级的民主...

.
华蝶清鉴

中国当代思潮

华蝶清鉴 11月12日

二手的科学家

 

社会思潮的概念是较为大众化、群众趋向的,其实也就是意识形态,不过,意识形态这个词汇因为历史的原因,被赋予过不同的含义、现在用起来反而有些误解了。

在“文化大革命”时代之后的中国进入了一个思想丰富的时期,虽然政体国体没有变化,当从执政党到社会大众,从政治领袖到知识分子,都有着大量的关于政治和社会的思考。关于各种社会思潮的分类,有不同的提法。有的认为可以简单的仍划作左派与右派,按照西方的政治光谱定义即可;有的认为可以围绕着新左派与自由主义之争来划分一些子类;有的认为可以按照邓小平理论和民间思想...

.
胡舒立

[火线评论]十八大:政改机会有多大?

胡舒立 11月10日

财新传媒创办人,现任财新传媒社长,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教授,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兼职教授

 

关心中国命运并且站在黄土地上,应当更多地看到变革机会,意识自身使命,为推进改革而战。

十八大报告出世,万众瞩目。期望不一,反应也就不同。

一如上届代表大会或许更甚,公众最为关注的就是报告中关于政治体制改革的阐述和部署。

其实,如果不是苛求或不切实际的幻想,应当能够在十八大报告中读出进步和希望。前文“改革之火燃起来”(见财新《新世纪》本期社评)对十八大报告所涉主要政改内容做了比较文本分析,在此则做进一步讨论。

“政治体制改革”之说,最近几年已成忌讳。莫说改不改,或怎么改,即使提及这一概念都...

.
张仁仁

第二十六粮店

张仁仁 11月03日

无闲阶级,有思之士。

 

第二十六粮店在我生活相当一段时日里,是个生死攸关的重要机构。它提供我的口粮,是我最重要的基本人权 -- 生存权的庇护所。当年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为了保障人民的幸福,实行配给制。尽管处在生长发育期的我时有饥饿之感,但比起世界上三分之二水深火热地生活在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中的不幸人们,我们的幸福指数极高。因而时常会压抑不住内心的喜悦,在政治辅导员的指挥下豪迈地高唱连今天重庆人民大概也还没学到过的红歌。

 二十六粮店离我家不远,负责独家供应我们这个街区居民口粮的重任。我家的购粮证上写明,属二十六粮店供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