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网首页 > 博客 > 王小波
李银河

【银河推荐】王小波这篇小说,让他与李银河相爱

李银河 04月27日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教授、博士生导师

文 | 江徐
1. 一篇故事,带来一份爱情
每一个人,都如同一本书。择偶如择书。遇到哪一本,选中哪一本,除了运气,更靠自己的品味。
李银河走过半生,回首过往,她说道:“我觉得我生命中最大的收获和幸福就是,我挑了王小波这本书读。”
王小波这本书,装帧丑陋得毫无道理,里面的内容却是有趣得让人叹为观止。《绿毛水怪》是其中不那么出众,但极为特别的一篇——李银河将它视作她和王小波的媒人。
1977年,25岁的李银河在光明日报上班。
有一天,她在朋友家读到手抄本的《绿毛水怪》。从那之后,心里就有了这个人,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当时我爱上他的也许不是他写诗的才能,而更多是......
李银河

自由思维是人的本质,追求智慧是思维的乐趣

李银河 04月17日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教授、博士生导师

知青王小波在文革之后游学西方,得出一个结论:自由思维是人的本质,追求智慧是思维的乐趣,参差多态是人生的主要幸福。于是他归国后成为当代中国文化的一个杰出批判者,不遗余力地提倡有趣。在这篇代表作中,他以大无畏的胆识,批判了刻意统一中国人的思想和愚弄中国人的精神的“军代表”和道德教师。
思维的乐趣
文 | 王小波
二十五年前,我到农村去插队时,带了几本书,其中一本是奥维德的《变形记》,我们队里的人把它翻了又翻,看了又看,以至它像一卷海带的样子。后来别队的人把它借走了,以后我又在几个不同的地方见到了它,样子越来越糟。相信这本书最后是被人看没了的,现在还忘不了那本书的惨状。插队的生活是......
李银河

孙郁:王小波是一面镜子,照出世间的种种傻相

李银河 04月16日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教授、博士生导师

4月11日,是王小波逝世22周年纪念日。
王小波思想的辐射力,在今天不是减弱了,而是越发显出深切性来。他的文本在今天仍然被一遍遍阅读,且总在延伸相关话题。
许多作家在世的时候,文本就变成了死水,不再有流动的生气。而王小波的词语之波总在冲刷着读者,在他面前的我们感到了自己的干枯。今天那么多的作家文本与世间痛痒无关,但王小波带出了罕有的情思,在那文本里有着我们觅而不见的智慧,那些自嘲、戏谑的词语,忽地使我们意识到自己还是不会飞动的笼中之人。
此文是孙郁教授写于王小波逝世二十周年的纪念文章,发表于2017年的《北青艺评》。
和朋友们谈起王小波的时候,偶有一些争议,主要是对其在文学史的地位的理解......
李银河

关于王小波的十个问题

李银河 04月15日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教授、博士生导师

房伟(苏州大学文学院教授) 黄平(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
1
问:你是否认为王小波是当代最重要的作家,王小波的文学遗产给中国当代文学带来了什么?
房伟:思考有关王小波的问题,我的身份是双重的。从个人情感而言,我认同这样的判断,王小波是当代中国最重要的作家。但从研究者角度考虑,我又不能简单地下这样的断语;因为这牵扯到文学资源、文学生成形态、文学话语的地域表证性等问题。但无论如何,王小波都应该是当代中国排名在前五名的作家。 
王小波的文学遗产对于当代文学的影响是很多方面的。王小波将一种具有强烈主体介人性的“个人主义”灌注入了中国文学,这种“中国式的自由主义”......
李银河

人生,何以至此

李银河 04月14日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教授、博士生导师

文 | 刘心武 
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后来我才知道,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逝,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可是我过二十一岁生日时没有预见到这一点。我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什么也锤不了我。——王小波
22年前的今日,世界上少了一个有趣的人。
曾有人评价道,王小波将会和鲁迅一样地影响几代人,并且成为中国文化的经典。
22年过去后,不知道有多少人因为这句“我活在世上,无非想要明白些道理,遇见些有趣的事。”而把“变得有趣”作为人生目标。
“王小波的名字是一个接头暗号,我们靠他来辨别对方是否同......
李银河

王二,你这被命运嫌弃的一生

李银河 04月13日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教授、博士生导师

你的墓,在北京昌平区的佛山陵园。
坐地铁13号线到回龙观站,转887路公交后在白虎涧路口下车,步行到达。
步行这一段少说有一公里,且多上坡,一路气喘吁吁,似去朝圣。
到了陵园门口之后,被保安拦下,询问来办什么业务,听到是来拜访你的墓,似是心领神会,点头放行。
右手边第一区拾阶而上到最顶,一块大石头上印着你的名字。下面摆着几束枯花,两瓶二锅头,几只烟头和一盒火柴。蚂蚁成对的不时绕着烟盒。
一个铁质小盒子引起好奇,口念“有怪莫怪”的打开看。原来是几封来自天南海北的陌生人给你写的信。
有一封信中,抄下了你的句子:
智慧本身就是好的。有一天我们都会死去,追求智慧的道路还......
李银河

怀念王小波

李银河 04月12日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教授、博士生导师

文章摘自王小波著作《沉默的大多数》
君特·格拉斯在《铁皮鼓》里,写了一个不肯长大的人。小奥斯卡发现周围的世界太过荒诞,就暗下决心要永远做小孩子。在冥冥之中,有一种力量成全了他的决心,所以他就成了个侏儒。这个故事太过神奇,但很有意思。人要永远做小孩子虽办不到,但想要保持沉默是能办到的。
在我周围,像我这种性格的人特多。在公众场合什么都不说,到了私下里则妙语连珠。换言之,对信得过的人什么都说,对信不过的人什么都不说。起初我以为这是因为经历了严酷的时期(“文革”),后来才发现,这是中国人的通病。龙应台女士就大发感慨,问中国人为什么不说话。她在国外住了很多年,几乎变成了个心直口......
李银河

王小波逝世22周年:他到底有多有趣?

李银河 04月11日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文坛外曾经有这样一个人,长得有些丑,被人骂过流氓,时常藏着坏笑。
高晓松却把他当成“神一样的存在”,称之为“中国白话文第一人且甩开第二名很远”。
林少华将他称作“真正敢讲真话的人”,冯唐说他是“一个奇迹”“一个好得不得了的开始”。
他的情诗被当成灵魂爱情的范本流传,他的妻子称他是“世间一本最美好、最有趣、最好看的书。”
他的作品让诸多作家惊叹“原来文章还能这么写”,叶兆言称他的文字“纯得不能再纯”,刘瑜说他的书籍“影响了整整一代人”。
曾经采访过他的李静说:“我敢打一百万的赌,......
李银河

我生命中最大的收获和幸运就是,我挑了小波这本书来看

李银河 04月10日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教授、博士生导师

日本人爱把人生喻为樱花,盛开了,很短暂,然后就凋谢了。小波的生命就像樱花,盛开了,很短暂,然后就溘然凋谢了。
三岛由纪夫在《天人五衰》中写过一个轮回的生命,每到18岁就死去,投胎到另一个生命里。这样,人就永远活在他最美好的日子里。他不用等到牙齿掉了、头发白了、人变丑了,就悄然逝去。小波就是这样,在他精神之美的巅峰期与世长辞。
我只能这样想,才能压制我对他的哀思。
在我心目中,小波是一位浪漫骑士,一位行吟诗人,一位自由思想者。
小波这个人非常的浪漫。我认识他之初,他就爱自称为“愁容骑士”,这是堂吉诃德的别号。小波生性相当抑郁,抑郁既是他的性格,也是他的生存方式;而同时,他......
李银河

王小波:我们已经活到了人生的中途

李银河 04月09日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教授、博士生导师

大家周末好呀!今天竟然是宝贵周末的倒数第一天,是不是有很多朋友从周日就担心周一了呢!
有的人喜欢自己的工作,有的人不喜欢,还有的人态度模糊,不知道自己适合干什么。对于工作与人生的关系,王小波说:“人从工作中可以得到乐趣,这是一种巨大的好处。人必须过他可以接受的生活。”今天分享这篇文章给大家,希望每个人对自己的认知都能更清楚。——By 十七
《工作与人生》
王小波/著
我现在已经活到了人生的中途,拿一日来比喻人的一生,现在正是中午。人在童年时从蒙眬中醒来,需要一些时间来克服清晨的软弱,然后就要投入工作;在正午时分,他的精力最为充沛,但已隐隐感到疲惫;到了黄昏时节,......
李银河

王小波逝世22周年,爱的感觉从未断绝

李银河 04月03日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教授、博士生导师

与小波的爱实在是上天送给我的瑰宝,回忆中全是惊喜、甜蜜,小波的早逝更诗化了这段生命历程,使它深深沉淀在我的生命之中,幸福感难以言传。
最初听说他的名字是因为一部当时在朋友圈子里流传的手抄本小说《绿毛水怪》。虽然不但是“水怪”,还长着“绿毛”,初看之下有心理不适,但是小说中显现出来的小波的美好灵魂对我的灵魂产生了极大的吸引力。当然,有些细节上的巧合:当时,我刚刚看完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一本不大出名的小说《涅朵奇卡·涅茨瓦诺娃》。这本书中的什么地方拨动了我的心弦。作品中的主要人物都是一些幻想者,他们的幻想碰到了冷酷、腐朽、污浊的现实,与现实发生了激烈的冲突,最后只能以悲惨......
李银河

22年过去了,王小波现象为什么还是经久不衰?

李银河 03月08日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教授、博士生导师

到今年4月11日,小波就离世22年了。这22年间,王小波从一个作家变成一种现象,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实。2018年年末,新京报组织了一场“改革开放四十年”好书排行榜公众投票活动,其中,王小波的《黄金时代》被选为第二名,第一名是乔治·奥威尔的《1984》;在多个知名院校,图书馆借阅榜前十名都有《王小波全集》;22年间,小波的小说、杂文一版再版,出了不计其数的版本,外加无数盗版,简直铺天盖地;用王小波作品撰写的博士、硕士论文,以及研究专著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官方文学史不知如何评价王小波、不知如何为其定位(不知道该把他归入哪一流派)的尴尬中,王小波的作品在荒蛮的旷野自由自在,野蛮生长。
王小波现象......
李银河

王小波:一只独立特行的猪

李银河 02月05日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教授、博士生导师

插队的时候,我喂过猪、也放过牛。假如没有人来管,这两种动物也完全知道该怎样生活。它们会自由自在地闲逛,饥则食渴则饮,春天来临时还要谈谈爱情;这样一来,它们的生活层次很低,完全乏善可陈。人来了以后,给它们的生活做出了安排:每一头牛和每一口猪的生活都有了主题。
就它们中的大多数而言,这种生活主题是很悲惨的:前者的主题是干活,后者的主题是长肉。我不认为这有什么可抱怨的,因为我当时的生活也不见得丰富了多少,除了八个样板戏,也没有什么消遣。有极少数的猪和牛,它们的生活另有安排。以猪为例,种猪和母猪除了吃,还有别的事可干。就我所见,它们对这些安排也不大喜欢。种猪的任务是交配,换言之,我们的政策准许它当......
李银河

王小波旧文:极端体验

李银河 12月14日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教授、博士生导师

最近有不少文章在哀叹日子不好过,尽管日子可能的确不太好过,但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以积极的心态面对生活,找到一篇小波的旧文分享给大家,希望能对你有所启发。
唐朝有位秀才先生,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因慕李太白为人,自起名为李赤——我虽没见过他,但能想像出他的样子:一位翩翩佳公子。有一天,春日融融,李赤先生和几个朋友出城郊游。走到一处野外的饭馆,朋友们决定在此吃午饭。大家入席以后,李赤起身去方便。去了就不回来,大家也没理会。忽听外面一声暴喊,大家循声赶去,找到了厕所里。只见李赤先生头在下,脚在上,倒插在粪桶里。这景象够吓人的。幸亏有位上厕所的先生撞见了,惊叫了一声,迟了不堪设想…&he......
李银河

银河观点:他的名字是一个接头暗号

李银河 10月06日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教授、博士生导师

王小波身后出现了一个奇特而略带神秘感的现象,那就是,有不少读者不约而同表达过这样一种感觉:王小波就像一个接头暗号,这些人从别人对王小波的喜爱程度辨别对方是否同类。我们当然知道,这些人并不是什么圣殿骑士,他们也没有什么关于圣杯的秘密盟誓,那么,这些人所感觉到的究竟是一种什么东西呢?他们引为同道的是些什么样的人呢?这个问题使我陷入沉思。想来想去,想到了下面一些东西,不知道是不是这个问题的正确谜底:
我首先猜测,这些人喜欢王小波的是他的自由精神。王小波一生酷爱自由,不懈追求自由的价值、自由的写作和自由的生活方式。即使在肉体最不自由的时代,他也没有放弃对精神自由的追求。自由在我们这个传统的东方国度......
李银河

旧文重发:爱情回味

李银河 09月27日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教授、博士生导师

与小波的爱实在是上天送给我的瑰宝,回忆中全是惊喜、甜蜜,小波的早逝更诗化了这段生命历程,使它深深沉淀在我的生命之中,幸福感难以言传。
最初听说他的名字是因为一部当时在朋友圈子里流传的手抄本小说《绿毛水怪》。虽然不但是“水怪”,还长着“绿毛”,初看之下有心理不适,但是小说中显现出来的小波的美好灵魂对我的灵魂产生了极大的吸引力。当然,有些细节上的巧合:当时,我刚刚看完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一本不大出名的小说《涅朵奇卡·涅茨瓦诺娃》。这本书中的什么地方拨动了我的心弦。作品中的主要人物都是一些幻想者,他们的幻想碰到了冷酷、腐朽、污浊的现实,与现实发生了激烈的冲突,最后只能以悲惨......
李银河

李银河:王小波,你好哇

李银河 09月26日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教授、博士生导师

前段时间,收到喜马拉雅APP《写信告诉我》节目组的邀请,希望我同另一个人通过写信对话彼此,想了很久对话人选,好像都没有小波合适。
《诗人之爱》是1978年,小波写给我的第一封或第二封信,从这封信里头,他对我的爱,他那种浪漫情怀,以及对自己人生的设想,都特别的打动我。现在回头看,小波过了神采飞扬的一生,然后飘扬而去。
在40年后的现在,小波离开的第21年,我把这封回信写了出来,并把它念给小波听。
小波一生都浸淫在爱之中,这是生命最美好的状态,我也将终生浸淫在爱之中,直到最后时刻。
万一灵魂存在,但愿我们还会相遇。
小波,
你离去的日子与清明临近,每年清明节过后不久就到了你的祭日。转瞬......
李银河

李银河:《绿毛水怪》和我们的爱情

李银河 06月15日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教授、博士生导师

我一直把《绿水毛怪》视为我和小波的媒人。正是读了这部手稿,让我觉得与他心灵相通。使我爱上他的,是他身上的诗意。小波过世之后,我又重读《绿毛水怪》,当看到妖妖因为在长时间等不到陈辉之后蹈海而死的情节时,禁不住泪流满面。——李银河
二十一年前,小波去世后,一帮年轻时代的好友约我出去散心,其中一位告诉我,小波的《绿毛水怪》在他那里。我真是喜出望外:它竟然还在!我原以为已经永远失去了它。
《绿水毛怪》是我和小波的媒人。第一次看到它是在一位我们共同的朋友那里。这是一部小说的手稿。小说写在一个有漂亮封面的横格本上,字迹密密麻麻,左右都不留空白。小说写的是一对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的恋情。虽然......
孙越

普通的王小波

孙越 04月16日

旅俄作家、俄罗斯文学翻译家

身在辽远的莫斯科,也听见这里的中国知识青年,说起已经作古的小说家王小波。往事如烟,在这里,在八千公里之外,他的名字虽然已经不再象在北京那么耳熟能详,可是好象有人故意要钩起我的记忆:前一阵,不少人都问我关于王小波的故事,我一位上海朋友从圣比得堡来,问我:“你读过《黄金时代》吗?这个人特别逗吧?我们都快要乐死了!”还有一位是沃龙涅什国立大学文学系的陕西女孩,一到莫斯科就给我来了一个电话,弄得我哑口无言:“你说,王小波最近还写新书吗?我们那儿的中国留学生都在读他的书。你知道他的近况吗?”我觉得,不能怪罪这位文学青年,因为在网络还不是特别发达,资讯流通经常受阻的俄国,所有的信息就是......
李银河

如果我会发光,就不必害怕黑暗 | 王小波书单

李银河 04月11日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教授、博士生导师

今天(2018年4月11日)是王小波逝世21周年。1997年4月26日,是王小波的追悼会,来了三百多人,据说其中没有一个小说家。当时的文坛,对这个后来名声大噪的小说家还没有什么反应。
提到王小波,很多人首先想到的就是“自由”和“诗性”。他曾说:“听说有一个文学圈,我不知道它在哪里。”像个云游世间的侠客,倚天仗剑,来去无影,和他笔下的人物一样,不羁,洒脱,带着那么点儿倔劲儿。
当我们回溯王小波的阅读史,就会发现他的幽默、潇洒、天马行空都是有据可依的,有根可源的。这些小说,有的对他的写作产生过深远影响,有些是他的精神和记忆的殿堂,有些能在他的小说里找到蛛丝马迹。
撰文&nbs......

精彩评论

陈酿老久 实朴

原文:还乡琐记:草木叩门 生活继续

吴春波H-R “乡田同井,出入相望,守望互助,疾病相持”,已成追忆。

原文:还乡琐记:草木叩门 生活继续

小胖子真不瘦 风口浪尖上的传奇人物!如果你就这样被打败,那你就真的太失败了,但是我相信你不是这种人,期待你东山再起的那天。

原文:回来吧,贾跃亭

lulud 创业英雄还是欺诈惯犯

原文:回来吧,贾跃亭

zhangmingxiao 川普执政一百多天,初见端倪

原文:商人治国成笑柄

孙越 史上有很多传奇,更有很多英雄,他们的死彰显生命的价值。

原文:对外侦察局的掏心猎手

zhangmingxiao 这个不是一起超售事件,是美联航因为内部员工需要乘坐飞机,旅客满员的情况下利用超售这个工具来达到赶下旅客的目的。

原文:美联航赶乘客下飞机 资深机长告诉你是否违规

郭杰群 在美国,地产开发商将出售资产所得在一定期限内进行类似房产的再投资可以享受一定的免税条款。这在我国当前还不具备,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地产商的能动性。

原文:REIT的海外发展及启示

Lypsey3543 “据个人了解,中国一线城市住宅投资收益率不会高于3,美国可以达到6。”作者这里说的应是租金收益率。首先,因(特大)人口增长加速,在新兴市场投资房产,主要看资本利得,动态租金收益要会延后实现,静态比较同期没有太大意义。其次,物业年均持有成本,纽约和中国一线城市不可比。第三,纽约和曼哈顿是两个概念。离开曼岛,租金中位数值完全是不是一个档次。而中国一线城市的租金上涨范围更大。因为仍处于成长期。总体而言,虽然在中美两国都投资的是房产,但从收益分布特征和波动率来说,完全可以看作是差别极大的两类资产。就如同高等级债券和蓝筹股票,横比收益没有意义,因为后者大幅超越。归根结底更可能是风险偏好异质性(含Demographic factors)和经济周期所处阶段决定了投资者更偏爱哪一类。

原文:2017年美国房地产市场展望——美国市场、中国视角

王争春 价格和土地供给的问题,我们慢慢谈。市场有垄断市场、寡头市场和竞争市场,定价规则自然有差异。

原文:面对房价,教科书自焚吗?经济规律笑了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