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南都观察

中国人为什么推崇严刑峻法?

南都观察 11月04日

南都公益基金会发起的思想平台

编者按:
因遭遇暴力强拆,贾某用射钉枪枪杀村支书而被判处并核准死刑,命运广受关注,舆论中支持法院判决者有之,呼吁刀下留人者也有之。罪犯的刑罚轻重理应由法院裁定,但是网络中也常见“喊杀”言论,认为“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中国人为什么推崇严刑峻法?从历史和现实中,我们可以有何借鉴?
维舟,专栏作者,南都观察特约作者
在社会公共议题上,中国人恐怕是最喜欢把“枪毙”挂在嘴边的群体。尤其涉及“民愤极大”的话题时,如贪污腐败、拐卖妇女儿童,看评论区,几乎个个都惟恐打击措施不够严厉,满是“拖出去枪毙了”这样喊打喊杀的声音,甚至最好枪毙后再杀千......
微思客WeThinker

贾敬龙是不该杀的|微思客

微思客WeThinker 10月22日

聚焦公共生活,致力于推出原创内容的志愿者团队

何海波|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
我不认识贾敬龙和他的亲属,也没有人跟我讲起贾敬龙的案子。我是从微信里看到“刀下留人”的呼吁。我看到时,最高法院的死刑复核已经下达数天,贾敬龙的生命只怕是以钟头来计了。
我隐约感到,这个判决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而几位为贾敬龙呼呼的学者没有指出。我上网搜索了相关材料,又从朋友那里获得了贾案的一、二审裁判文书。
看了裁判文书,我更加确信,贾敬龙不该杀!
贾案的基本案情,就如检察院所指控的那样:因北高营村旧房改造时自家房屋被强行拆除,他对该村村长兼书记何建华产生怨恨,寻机报仇。在2015年北高营村春节团拜会中,他用一把改装的射钉枪朝何建华后脑开枪,致其......
兰荣杰

法律人的冷酷

兰荣杰 07月27日

西南财经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拐卖儿童该判死刑吗?对于这种显然不会有简单答案的问题,多数法律人可能会一笑了之。不过这并不妨碍这一话题在微信上疯狂流传。那些轻易宣泄自己善心的人们最终发现,整个事件其实是某婚恋网站的策划。作为一个法律人,我或许不屑于文案中法律常识的欠缺,但却不得不承认这是一场极其漂亮的广告策划,赚足了世人的眼球。
在当今资讯大爆炸时代,注意力属于高度稀缺资源,审美疲劳又是人类的天性,为了在残酷的市场竞争中取胜,广告者必须别出心裁,出奇制胜。究其策略无非两个方面:一是挑动观众的情感,使其因为内心震撼而记住广告内容。名人代言就是典型,所针对者无非是人们“爱屋及乌”的情感。二是挑战观众的常识,通过&ldq......
兰荣杰

公众为何比法律人嗜杀?

兰荣杰 06月09日

西南财经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按】近日获悉,在林森浩案的死刑复核程序中,林父解除了对斯伟江律师的委托,有意另请他人。虽说斯律师令人敬重,但林父救子心切,亦无可厚非。只不过最高法院天威难测,林案究竟何去何从,尚未可知。对于各方表达的汹涌意见,笔者却多有感触。
“复旦投毒案”的被告人林森浩该判死刑吗?这样一个问题,总是让我们容易想起药家鑫,那个于2011年6月被执行死刑的西安音乐学院大三学生。两案的被告人都是大学生,都是被控故意杀人,也都被判死刑。与药案一样,林案的最大争议也不在有罪与否,而是该不该杀。两案虽有四年之隔,但有一点却惊人的一致,即汹涌的网络民意均是一片喊杀之声。微弱的反对声音主要来自法律人,包括学者、律......
陈乐乐

一期一会 – 从巴厘岛毒贩罪否该死说开去

陈乐乐 05月06日

澳大利亚众多“闲人”中的忙人

虽然已经在澳大利亚生活了九年多,但有时还会感到这是一个奇葩的国家。比如4月26日到5月2日这刚刚过去的一周,全世界的新闻都在关注尼泊尔的地震灾情,就算凯特王妃为英国王室产下一千金和美国巴尔的摩爆发骚乱事件都排不上头条 (Breaking news), 可澳大利亚的几乎全部媒体包括平面媒体、电视广播、网络资讯及社交平台都用头版头条关注着另一件事 – 关押在印尼巴厘岛死刑监狱里的两位澳大利亚年轻人Andrew Chan (1984年生人)和 Myuran Sukumaran(1980年生人)。
两人因贩毒被印尼当局判处死刑,周一(4月27日)Andrew在努萨安邦岛(Nusakambangan,也称恶魔岛)监狱与印尼女友Febyanti Herewila完婚,周三(4月29日)凌晨被枪决。澳......
兰荣杰

聂树斌和王书金:解不开的死结?

兰荣杰 06月26日

西南财经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聂树斌与王书金,究竟谁杀了康某?
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已经无关生死。聂树斌已经在18年前被执行死刑,王书金也因另负三条人命,或许也命不久也。然而我们关注这个案件,除了对于真相的执着和对于(可能的)冤死者的同情,更多是想检视中国司法的纠错意愿和能力,评估中国司法乃至执政者的伦理底线。然而仅就目前看来,这个问题似乎很难有一个答案。
一、问题的关键:采信谁的口供?
2013年6月25日,王书金案二审在河北邯郸开庭。这一场迟到六年的审判,看起来似乎有些荒唐:一审被判死刑的王书金,上诉并非为了求生,而是抗议一审法院少算了一条人命在他身上,主动要为康某被害一案担责。本应尽力为当事人开脱的律师,居然也力主......
羽戈

死缓之后如何?

羽戈 08月22日

青年学者、作家

在“少杀、慎杀”的政法口号之下,“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简称“死缓”)的出镜率越来越高。
有些人常将死缓与死刑割裂开来,事实上,死缓并非独立刑种,而是死刑的一种变通形式。死刑包含了死缓。可与死缓对比者,不是死刑,而是死刑立即执行。
犯罪分子本该判处死刑,却因不必立即执行,即适用死缓。那么什么叫“不是必须立即执行”呢,现行法律并未明文规定,在司法实践当中素有争议。参看此前的判例,譬如犯罪分子投案自首或有立功表现;被害人有明显过错,引起罪犯一时激情杀人;以及当庭认罪、悔罪等,都可以激活“不是必须立即执行”。
除了死刑立即执行与死刑缓期二年......
张燕生
2012年1月7日,北京飘起了雪花,寒风刺骨。但念斌案专家研讨会会却召开的热气腾腾。
中国政法大学诉讼法学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顾永忠教授、原公安部毒物鉴定处处长张继宗老师、原北京市公安局毒物检验室主任潘冠民老师、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侦查学博士生导师王大中教授、中国政法大学证据科学研究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王进喜教授、中国人民大学证据学博士、民航管理干部学院系主任刘昊阳老师、中国刑辩第一人田文昌大律师、陈有西大律师、李肖霖大律师、朱明勇大律师、王兴大律师等汇聚一堂,认真听取了张燕生律师对念斌案件的有关情况介绍,查阅了历次法院判决和有关辩护词,对念斌案件的认定以及最高人民法院不核准念斌死刑,但福建省福州市......
陈立彤

[法治的法制005]杀人偿命不是恶法

陈立彤 08月14日

中国律师、美国纽约州律师、香港国际仲裁仲中心仲裁员

李昌奎奸杀少女摔死男童案(下称“李昌奎案”)将于8月22日再审。关于李昌奎案事实[1]本身,我在这里不再赘述。原一审法院云南省昭通市中院认定李昌奎“(犯罪)情节特别恶劣,手段特别残忍,后果特别严重,罪行极其重大,社会危害极大”。该案的一审法官张雪峰所认定的李昌奎确实有自首情节,但自首有被迫的因素。同时认定李昌奎的罪行极其严重,主观恶意极大,虽然自首,不足以从轻处罚[2]。另外,张雪峰法官称被改判死缓者李昌奎及其家属并未积极赔偿[3]。基于前述事实,我认为再审法院应当对李昌奎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第一、故意杀人罪是应当处以极刑的重罪。
故意杀人罪应当是处以极刑的重罪。如果一个国家......

精彩评论

陈酿老久 实朴

原文:还乡琐记:草木叩门 生活继续

吴春波H-R “乡田同井,出入相望,守望互助,疾病相持”,已成追忆。

原文:还乡琐记:草木叩门 生活继续

小胖子真不瘦 风口浪尖上的传奇人物!如果你就这样被打败,那你就真的太失败了,但是我相信你不是这种人,期待你东山再起的那天。

原文:回来吧,贾跃亭

lulud 创业英雄还是欺诈惯犯

原文:回来吧,贾跃亭

zhangmingxiao 川普执政一百多天,初见端倪

原文:商人治国成笑柄

孙越 史上有很多传奇,更有很多英雄,他们的死彰显生命的价值。

原文:对外侦察局的掏心猎手

zhangmingxiao 这个不是一起超售事件,是美联航因为内部员工需要乘坐飞机,旅客满员的情况下利用超售这个工具来达到赶下旅客的目的。

原文:美联航赶乘客下飞机 资深机长告诉你是否违规

郭杰群 在美国,地产开发商将出售资产所得在一定期限内进行类似房产的再投资可以享受一定的免税条款。这在我国当前还不具备,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地产商的能动性。

原文:REIT的海外发展及启示

Lypsey3543 “据个人了解,中国一线城市住宅投资收益率不会高于3,美国可以达到6。”作者这里说的应是租金收益率。首先,因(特大)人口增长加速,在新兴市场投资房产,主要看资本利得,动态租金收益要会延后实现,静态比较同期没有太大意义。其次,物业年均持有成本,纽约和中国一线城市不可比。第三,纽约和曼哈顿是两个概念。离开曼岛,租金中位数值完全是不是一个档次。而中国一线城市的租金上涨范围更大。因为仍处于成长期。总体而言,虽然在中美两国都投资的是房产,但从收益分布特征和波动率来说,完全可以看作是差别极大的两类资产。就如同高等级债券和蓝筹股票,横比收益没有意义,因为后者大幅超越。归根结底更可能是风险偏好异质性(含Demographic factors)和经济周期所处阶段决定了投资者更偏爱哪一类。

原文:2017年美国房地产市场展望——美国市场、中国视角

王争春 价格和土地供给的问题,我们慢慢谈。市场有垄断市场、寡头市场和竞争市场,定价规则自然有差异。

原文:面对房价,教科书自焚吗?经济规律笑了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