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邓学平

一叶一沙一世界——张扣扣案一审辩护词

邓学平 01月08日

著名刑事律师,上海财经大学、上海政法学院兼职硕士生导师,华东师范大学法律教育与法律职业研究院研究员。专栏作者,前资深检察官。

 

汉中中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的各位成员:

张扣扣被控故意杀人罪、故意毁坏财物罪一案,今天迎来了正式开庭。在我开始阐述辩护观点之前,请先允许我对逝去的三条生命致以最诚挚的哀悼,对被害人家属表示最深切的同情和慰问。今天我的辩护意见,不能在任何角度或任何意义上被解读为对逝者的不敬或挑衅,也不能在任何角度或者任何意义上被理解为对暴力的推崇或讴歌。

英国早在十四世纪就确立了正当程序原则。其中内容之一便是:任何人在遭受不利对待之前,都有权要求听取自己的陈述和申辩。正是基于这一古老而朴素的正义理念,今...

.
C

反对者都在想些什么

C 06月21日

与你分享理性的声音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PlanC-Edu

文 | 蓝方  我猜,这个小投票的结果,会是压倒性的“反对”。 就像这个月二审宣判的杭州保姆案。为了给借赌资制造借口,保姆竟然纵火害死雇主妻儿四口人。此等恶人,不杀何以平民愤? 杀人就应该偿命。死刑是罪大恶极之人应有的报应,是对受害人家属的慰藉。也只有死刑这种极刑,才能阻遏、震慑潜在的恶性犯罪。   怎么会有人想要废除死刑呢? ——“被西方白左洗脑洗傻的圣母婊吧。” ——“要是你的老婆孩子被杀死了就不会这么想了吧。” ……   可是,截至2017年,全世界已有107个国家在法律制度上全面废除死刑....
邓学平

甘肃白银连环杀人案宣判,科技让犯罪分子无处可逃

邓学平 03月30日

著名刑事律师,上海财经大学、上海政法学院兼职硕士生导师,华东师范大学法律教育与法律职业研究院研究员。专栏作者,前资深检察官。

没有任何意外,高承勇犯故意杀人罪、强奸罪、抢劫罪、侮辱尸体罪被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虽然这只是一审判决,最终定谳还需最高法核准,但此案的结局已经明朗。

这次判决距离高承勇被抓捕归案,已经过去了一年半;距离高承勇第一次强奸杀人,已经过去了整整三十年。1988年至2002年,甘肃白银市和内蒙古包头市接连发生11起强奸残害女性系列杀人案,导致11名女性被害,受害人中还包括一名8岁的女孩。该案于20018月被列为公安部部督案件。所谓“法网恢恢,疏而不漏”,高承勇最终没能逃脱法律的制裁。而这份迟来的判决,也终可告...

.
邓学平

保姆纵火案宣判,这次舆情何以如此平稳

邓学平 02月09日

著名刑事律师,上海财经大学、上海政法学院兼职硕士生导师,华东师范大学法律教育与法律职业研究院研究员。专栏作者,前资深检察官。

201829日上午,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莫焕晶放火、盗窃一案进行公开宣判。判决认定:莫焕晶故意放火,造成被害人朱某及其三名未成年子女被困火场吸入一氧化碳中毒死亡,并造成房屋损失共计257万余元。莫焕晶为筹集赌资,多次窃取朱某家中物品进行典当、抵押,得款18万余元,至案发时尚有价值19.8万余元的物品未被赎回。法院以放火罪判处莫焕晶死刑,以盗窃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五年,二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

根据我国刑法,放火罪属于危害公共安全类犯罪,社会危害性极大。莫焕晶于凌晨时分故意在高层住宅内放火,导致四人死亡和...

.
南都观察

中国人为什么推崇严刑峻法?

南都观察 11月04日

南都公益基金会发起的思想平台

 

编者按:

因遭遇暴力强拆,贾某用射钉枪枪杀村支书而被判处并核准死刑,命运广受关注,舆论中支持法院判决者有之,呼吁刀下留人者也有之。罪犯的刑罚轻重理应由法院裁定,但是网络中也常见“喊杀”言论,认为“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中国人为什么推崇严刑峻法?从历史和现实中,我们可以有何借鉴?

维舟,专栏作者,南都观察特约作者

在社会公共议题上,中国人恐怕是最喜欢把“枪毙”挂在嘴边的群体。尤其涉及“民愤极大”的话题时,如贪污腐败、拐卖妇女儿童,看评论区,几乎个个都惟恐打击措施不够严厉,满是“拖出去枪...

.
WeThinker

贾敬龙是不该杀的|微思客

WeThinker 10月22日

聚焦公共生活,致力于推出原创内容的志愿者团队

何海波|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

我不认识贾敬龙和他的亲属,也没有人跟我讲起贾敬龙的案子。我是从微信里看到“刀下留人”的呼吁。我看到时,最高法院的死刑复核已经下达数天,贾敬龙的生命只怕是以钟头来计了。

我隐约感到,这个判决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而几位为贾敬龙呼呼的学者没有指出。我上网搜索了相关材料,又从朋友那里获得了贾案的一、二审裁判文书。

看了裁判文书,我更加确信,贾敬龙不该杀!

贾案的基本案情,就如检察院所指控的那样:因北高营村旧房改造时自家房屋被强行拆除,他对该村村长兼书记何建华产生怨恨...

.
兰荣杰

法律人的冷酷

兰荣杰 07月27日

西南财经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拐卖儿童该判死刑吗?对于这种显然不会有简单答案的问题,多数法律人可能会一笑了之。不过这并不妨碍这一话题在微信上疯狂流传。那些轻易宣泄自己善心的人们最终发现,整个事件其实是某婚恋网站的策划。作为一个法律人,我或许不屑于文案中法律常识的欠缺,但却不得不承认这是一场极其漂亮的广告策划,赚足了世人的眼球。

在当今资讯大爆炸时代,注意力属于高度稀缺资源,审美疲劳又是人类的天性,为了在残酷的市场竞争中取胜,广告者必须别出心裁,出奇制胜。究其策略无非两个方面:一是挑动观众的情感,使其因为内心震撼而记住广告内...

.
兰荣杰

公众为何比法律人嗜杀?

兰荣杰 06月09日

西南财经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按】近日获悉,在林森浩案的死刑复核程序中,林父解除了对斯伟江律师的委托,有意另请他人。虽说斯律师令人敬重,但林父救子心切,亦无可厚非。只不过最高法院天威难测,林案究竟何去何从,尚未可知。对于各方表达的汹涌意见,笔者却多有感触。

“复旦投毒案”的被告人林森浩该判死刑吗?这样一个问题,总是让我们容易想起药家鑫,那个于20116月被执行死刑的西安音乐学院大三学生。两案的被告人都是大学生,都是被控故意杀人,也都被判死刑。与药案一样,林案的最大争议也不在有罪与否,而是该不该杀。两案虽有四年之隔,但有一点却...

.
陈乐乐

一期一会 – 从巴厘岛毒贩罪否该死说开去

陈乐乐 05月06日

澳大利亚众多“闲人”中的忙人

虽然已经在澳大利亚生活了九年多,但有时还会感到这是一个奇葩的国家。比如426日到52日这刚刚过去的一周,全世界的新闻都在关注尼泊尔的地震灾情,就算凯特王妃为英国王室产下一千金和美国巴尔的摩爆发骚乱事件都排不上头条 (Breaking news), 可澳大利亚的几乎全部媒体包括平面媒体、电视广播、网络资讯及社交平台都用头版头条关注着另一件事关押在印尼巴厘岛死刑监狱里的两位澳大利亚年轻人Andrew Chan 1984年生人)和 Myuran Sukumaran1980年生人)。

两人因贩毒被印尼当局判处死刑,周一(427日)Andrew在努萨安邦岛...

.
兰荣杰

聂树斌和王书金:解不开的死结?

兰荣杰 06月26日

西南财经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聂树斌与王书金,究竟谁杀了康某?

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已经无关生死。聂树斌已经在18年前被执行死刑,王书金也因另负三条人命,或许也命不久也。然而我们关注这个案件,除了对于真相的执着和对于(可能的)冤死者的同情,更多是想检视中国司法的纠错意愿和能力,评估中国司法乃至执政者的伦理底线。然而仅就目前看来,这个问题似乎很难有一个答案。

 

一、问题的关键:采信谁的口供?

2013年6月25日,王书金案二审在河北邯郸开庭。这一场迟到六年的审判,看起来似乎有些荒唐:一审被判死刑的王书金,上诉并非为了求生,而是抗议...

.
羽戈

死缓之后如何?

羽戈 08月22日

青年学者、作家

 

 

在“少杀、慎杀”的政法口号之下,“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简称“死缓”)的出镜率越来越高。

有些人常将死缓与死刑割裂开来,事实上,死缓并非独立刑种,而是死刑的一种变通形式。死刑包含了死缓。可与死缓对比者,不是死刑,而是死刑立即执行。

犯罪分子本该判处死刑,却因不必立即执行,即适用死缓。那么什么叫“不是必须立即执行”呢,现行法律并未明文规定,在司法实践当中素有争议。参看此前的判例,譬如犯罪分子投案自首或有立功表现;被害人有明显过错,引起罪犯一时激情杀人;以及当庭认罪、悔罪等,都可以激活“不是...

.
张燕生

2012年1月7日,北京飘起了雪花,寒风刺骨。但念斌案专家研讨会会却召开的热气腾腾。

中国政法大学诉讼法学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顾永忠教授、原公安部毒物鉴定处处长张继宗老师、原北京市公安局毒物检验室主任潘冠民老师、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侦查学博士生导师王大中教授、中国政法大学证据科学研究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王进喜教授、中国人民大学证据学博士、民航管理干部学院系主任刘昊阳老师、中国刑辩第一人田文昌大律师、陈有西大律师、李肖霖大律师、朱明勇大律师、王兴大律师等汇聚一堂,认真听取了张燕生律师对念斌案件的有关情况介...

.
陈立彤

[法治的法制005]杀人偿命不是恶法

陈立彤 08月14日

中国律师、美国纽约州律师、香港国际仲裁仲中心仲裁员

 

李昌奎奸杀少女摔死男童案(下称“李昌奎案”)将于8月22日再审。关于李昌奎案事实[1]本身,我在这里不再赘述。原一审法院云南省昭通市中院认定李昌奎“(犯罪)情节特别恶劣,手段特别残忍,后果特别严重,罪行极其重大,社会危害极大”。该案的一审法官张雪峰所认定的李昌奎确实有自首情节,但自首有被迫的因素。同时认定李昌奎的罪行极其严重,主观恶意极大,虽然自首,不足以从轻处罚[2]。另外,张雪峰法官称被改判死缓者李昌奎及其家属并未积极赔偿[3]。基于前述事实,我认为再审法院应当对李昌奎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