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财新网首页 > 博客 > 服务方
村夫日记

支付方收购服务方的三个要素:以应急医疗中心为例

村夫日记 01月17日

Latitude Health是一家为大健康领域投资者和从业者提供咨询的机构

随着医疗开支不断上涨,商业保险公司为了节省医疗费用,开始投资布局比传统医疗服务更低的新型医疗服务领域应急医疗中心。

应急医疗中心的定位是半个急诊室,旨在替代急诊室,解决非危急生命的问题以及一些常规疾病,比如骨折、急性感染、外伤、流感等。应急医疗中心配备的医生通常是基础医疗医生以及更资深的专科医生,服务人员的素质明显高于快速诊所。

根据Urgent Care Association的数据,从2014年到2016年,美国应急医疗中心的机构数量持续保持10%以上的增长,2016年机构数量超过7300家,服务的人群60%是职工,22%是Medicare和M...

.
村夫日记

支付方收购服务方的整合挑战:HUMANA收购KINDRED

村夫日记 12月27日

Latitude Health是一家为大健康领域投资者和从业者提供咨询的机构

2017年12月, Kindred被健康险公司Humana及两家私募基金收购,这项收购的价值达到40亿美元,其中包括Kindred Healthcare32亿美元的主债务。Humana, TPG, and Welsh, Carson, Anderson & Stowe LP将共同拥有Kindred 的入家护理及临终关怀业务,同时两家私募基金还将接收Kindred旗下的77家急性期后长期照护医院以及19家康复机构。

Kindred Healthcare的长期债务达到了32亿美元,而其2016年的总资产为60亿美元。Kindred Healthcare在2015年以18亿美元收购入家护理公司Gentiva之后就陷入了困境,其中包括Gentiva11亿美元的债务。

收购Gen...

.
村夫日记

医疗支付方和服务方的博弈从数据开始

村夫日记 09月28日

Latitude Health是一家为大健康领域投资者和从业者提供咨询的机构

安徽医改又有了一层突破,从2015年7月1日起,安徽省在城镇居民基本医保和新农合两项制度并轨运行的地区,开展商业保险机构经办服务试点。

目前商业保险操作更多在技术和运营层面,不涉及风险和保障责任。但这已经是一个突破,对于商业保险来说,有助于建立商保和医保之间的数据互通接口,并为将来数据接口接入到医院的可能性埋下伏笔。

中国的商业保险一直没能真正提供保障。这和中国医保的设计有关。商业保险最有可能分担的风险是工作人群。这群人在门诊上得到了医保的基本覆盖,但越是年轻的工作人群越没有感到保障的不足,因为他们...

.
村夫日记

产品方受阻大医院渠道之后

村夫日记 09月02日

Latitude Health是一家为大健康领域投资者和从业者提供咨询的机构

大医院渠道为主的模式受阻,基础医疗却远未兴起,包括药企和医疗器械在内的产品类企业将怎样调整他们的战略才能避免大医院市场越来越难做这样的事实?

在大医院扩张不受限制甚至受到鼓励的年代,产品提供方的重心很明确,把握大医院通道就是把握产品销售的机会。这种明确的战略定位下,产品方把大量的销售精力放在和大医院关系的建立以及与科室医生的沟通上。但这种办法现在越来越难奏效。医院和医生同时受到政策的限制,产品提供方直接接触他们并推送产品变得越来越困难。尤其在药品上,各省政策越来越严格,导致大量药企弃标。而在医...

.
村夫日记

互联网医疗能否解决就医困境

村夫日记 05月21日

Latitude Health是一家为大健康领域投资者和从业者提供咨询的机构

长期以来,看病难和看病贵一直被认为是中国医疗服务体系中的痼疾。尽管政府出台了多种措施,医疗机构也做出了较大的调整,但却于事无补。那么这种困境究竟是因何而起,核心的突破点在哪里,新兴的互联网医疗能否有助于去解决这一问题?

看病难和看病贵的核心源自医疗体系内生的两组二元悖论。第一,一方面,中国急剧老龄化和慢病高发导致医疗费用快速上升,这使得广覆盖和保基本的政府医保体系有着强烈的控费压力。另一方面,中国医疗自费占比过高,在缺乏商保共担风险的前提下,基本医疗保障远远不足。第二,一方面,医疗费用的快速上...

.
村夫日记

互联网医疗在中国的路径依赖

村夫日记 05月14日

Latitude Health是一家为大健康领域投资者和从业者提供咨询的机构

囿于中国的医疗体制,建构于其上的互联网医疗有着较强的路径依赖。这一路径依赖使得互联网医疗日益自我强化原有的发展逻辑,最终积重难返。

要理解互联网医疗的路径依赖,首先必须理解中国医疗服务体系自身的路径依赖。长期以来,中国的医疗服务体系的支付方主要是政府医保和个人自费,对医疗机构没有控费能力。同时,政府长期压制医疗服务价格,使得医生的收入结构主要依靠药品回扣,形成了以药养医的局面。以药养医导致药价虚高,因此政府的控费环节主要集中在药价上。同样由于缺乏制约,大医院利用自身优势,聚集了最优势的医疗资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