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财新网首页 > 博客 > 曼德拉
赵幼力

光辉岁月

赵幼力 04月15日

供职于某大型银行城市金融研究所

光辉岁月

——201411月南非之行后记及《南非的启示》[1]读后感

 

钟声响起归家的讯号/在它生命里仿佛带点唏嘘/黑色肌肤给他的意义/是一生奉献肤色斗争中/年月把拥有变作失去/疲倦的双眼带着希望/今天只有残留的躯壳/迎接光辉岁月/风雨中抱紧自由/一生经过膀徨的挣扎/自信可改变未来/问谁又能做到

 

19581月,南非的奥兰多镇,一个男人开着车经过当地的一个公交车站。路上有点堵,这个男人漫不经心地摇开车窗,干了一件全世界男人都喜欢干的一件事情:“扫扫街景”。有一动人的身影在他的余光中亮了起来,一个年轻可爱...

.
吴裕彬

中国的毛泽东困境

吴裕彬 02月13日

职业投资人

原文发表于【联合早报】


1997年2月20日,邓小平逝世,晚饭时我难过的流下眼泪,我说没有邓我可能没有书读,我还说毛泽东像秦始皇,没有邓亲切结果父亲狠狠地扇了我一个耳光,让我跪下,说我诋毁民族救星是忤逆不道,需要深刻地忏悔从那以后很久我不敢谈毛泽东。

物换星移,到了2013年,毛泽东诞辰120周年,主流媒体上关于毛的纪念显得异常冷清,而铺天盖地的都是对刚刚去世的曼德拉的深情悼念中国人厚此薄彼到了这步田地,是不是因为许多人和我的经历相仿,毛已成为一道情感上的伤疤,或者是一个祸福难料的潘多拉的盒子,还是...


.
陈季冰

纳尔逊•曼德拉的伟大教诲

陈季冰 12月10日

就职于上海商报社

    非洲历史上最具传奇色彩的政治家纳尔逊•曼德拉(Nelson Mandela)逝世的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瞬间传遍全世界,也深深震撼了我们这片距离曼德拉的故乡最遥远的土地。它仿佛证明,在这个英雄伟人寥若晨星的平庸时代,极少数杰出人物的人格魅力和道德感召力更加令万众景仰。

    在中国,各种不同价值立场的人立刻各取所需,发出了铺天盖地的“中国式”纪念评论:在有些人眼里,他是一位自由偶像和人权斗士;而在另一些人那里,他是反帝反殖民的民族主义英雄,众所周知,中国几十年如一日地支持南非人民反对种族隔离的斗争;还有人更看...

.
曾颖

本周人物·纳尔逊·曼德拉

 

  当我走出囚室迈向通往自由的监狱大门时,我已经清楚,自己若不能把痛苦与怨恨留在身后,那么其实我仍在狱中。

  ——曼德拉

 

  2013年12月6日(南非时间5日),纳尔逊·曼德拉在约翰内斯堡住所去世,享年95岁。这位生于1918年7月18日的黑人领袖,在走完长长的惊天动地的人生道路之后,安详地闭上了眼睛。南非全国为其降半旗,全世界各国政要和普通民众,包括他从前的反对者和敌人,都对他的去世表示哀悼和纪念。

  纳尔逊·曼德拉的一生,对南非乃至世界政治,贡献巨大。虽然,也有人...

.
陈沁

南非行之四 生日快乐,曼德拉

陈沁 07月18日

财新传媒国际组记者

 

 

图为约翰内斯堡Houghton富人区

驱车行驶在南非约翰内斯堡Houghton富人区,有一个景象让我印象深刻:在如洗的蓝天和强烈的阳光下,一座座深宅大院依山而建,高高的院墙内隐约能见郁郁葱葱的绿树,还有从墙头铁丝网中探出的红花,南非不少高官富商在此居住;车行至十字路口等红灯,总有能看到一两个站在路口的年轻黑人,或是表演抛球等小杂技,或是拿着一个大黑袋子挨车询问是否有垃圾要扔掉。一位旅居当地十余年的“老侨”告诉我,这其实就是南非的乞丐,只不过他们总是能找到一些不同的乞讨方式,很少有人会什么都不做直接要...

.
陈沁

南非行之一 如果曼德拉走了

陈沁 07月02日

财新传媒国际组记者

 

世界都在看,如果曼德拉走了,南非会怎样。

在参观伊丽莎白港的一家企业时,负责人在介绍开始前,调暗了会议室的灯光,说:“现在让我们起立,静默一分钟,为我们的前总统曼德拉。”

我的心里一沉,第一反应是这位94岁高龄的南非国父终于还是没能熬到7月18日的95岁生日,第二反应是要准备一系列可能的采访,如何向编辑报题,甚至开始构思稿子的开头怎么写。

正想着,负责人接着说:“他现在正在医院中,情况目前稳定。”

石头落地,起码是暂时落地。同时升起一丝愧疚,因为想起在当地报纸上看到的,曼德拉的女儿对于包围在...

.
陶短房

曼德拉的生命  

陶短房 06月28日

旅居加拿大的中国专栏作家

6月8日,南非前总统、毕生致力于种族平等和泛非主义理想实现的纳尔逊.曼德拉因肺部感染,被送进了南非比勒陀利亚医院,这是他自去年12月以来,因同样的病患第四次入院治疗。

据当地媒体报道,连日来数十名各国记者冒着南半球凛冽的寒风,围在比勒陀利亚医院外彻夜守候,期待着“马迪巴”(Madiba,曼德拉的昵称)病情的明朗化。但正如塞内加尔《达喀尔太阳报》所评论的,南非政府和人民显然尚未从心理上做好告别曼德拉的准备,自6月8日起直到6月22日上午,仍不断发出“曼德拉病情在稳定、在好转”的消息,但谁都知道,这位94岁高龄、历...

.
胡舒立

【达沃斯鸿爪录之二】祖马与其他非洲首脑

胡舒立 02月09日

财新传媒创办人,现任财新传媒社长,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教授,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兼职教授

今年的达沃斯wef年会次日,即1月27日,有一场难得的活动——非洲晚宴。参加者包括南非总统祖马和坦桑尼亚、加纳等国领导人,还包括了津巴布韦总理。我在日程上发现此次活动,感觉激动易常。须知在会议中心的正式会议中,接触国家首脑非常难。而晚宴总算实现了人人平等,参会者只要注册就可以参加。我的如意算盘是:让两个记者和摄影师守在门外,我只身赴宴,一一请出赴宴的总统总理们,岂不是一下子搞个“非洲元首系列片”?

岂知甚难。

首先是会场地址。从日程上看,会场酒店在达沃斯镇西北方的cresta。这是个三星酒店,我几年前在达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