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李永峰
为什么1848年手稿和人道主义马克思的讨论,曾在思想界引起过那么大的轰动,对于如我这一年龄的中国人来说,这已经很难理解了。70年代和80年代出生的人,所面对的思想语境,与文革前所成长起来的那代人完全不同。但黑格尔讲过,历史是螺旋式发展,比我们更年轻的世代,或许对于主义的争论,将有比我们更深刻的体认。   最近几年,因为社会中阶级问题的尖锐化影响了高校里的青年学生,以马克思主义为理论武器的学生组织也走出校园介入社会。这导致了近期各高校汲汲“维稳”的行政官僚与“马会”学生组织发生对立。这批学生,以至于这个世....
李永峰
  因其英年早逝,在经济学殿堂中,杨小凯或许还未能尽现其平生志业,留下重构整个学科的成就 ;但在最近几十年中国思想发展歷程中,杨小凯的作用,或许比他自己所设想的还要大。   不说1967年,长沙市高中二年级学生杨曦光所发表的《中国向何处去?》一文在文革中所形成的全国性影响。就说这部完成于1988年、记录杨曦光 (杨小凯的原名)文革十年牢狱生涯的回忆录,对于中国的思考,也远超同时代人,在近三十年之后的来看,也堪称先知之书。甚至可以说,近三十年来中国自由主义者的思考,是对杨小凯的注解。   此书中,杨小凯回忆....
祝华新

日记何罪:文革与改革的分水岭

祝华新 04月09日

80年代报纸编辑

这是一个远去的时代荒唐的故事,今天听来像一个真实性可疑的传说。1979年8月4日人民日报发表乐秀良的文章《日记何罪!》立刻在全国读者中掀起巨大的感情波澜。

日记记录着个人生活中一些最秘密、最深沉、最亲切的感情,翻看日记,成功的、失败的、悲哀的、欢乐的许多往事涌上心头。在“文化大革命”中,成千上万本日记,在抄家时被劫走了,而且被寻章摘句、断章取义、牵强附会、歪曲捏造,罗织着一个又一个的文字狱。只要你在日记里对领袖的个别言论稍有异议,即使是正确的,也会被戴上“反革命”的帽子,组织批斗,判处徒刑,直至以“...

.
旁观中国

这组照片来自一个法国人索兰·布朗德(Solange Brand)。1966年,她19岁,在北京担任法国驻中国大使馆秘书,并用她从香港购买的宾得照相机和爱克发(AGFA)反转片拍摄了这些照片。她当时并非为了记录什么时代,而她当时也没有意识到那将是一个特殊的时代。她拍摄只是觉得好玩。 

她回忆拍摄当时的情景,说她没有遇到过危险,所有这些被她拍摄的人,都对她很友善,同时也对她这个外国人充满好奇。

 

▲(左起)策展人Jean Loh、摄影家Solange Brand、Steven安家良

1965年至1968年,索兰·布朗德曾在法国驻北京大使馆担任秘书...

.
王新江

[美术作品]毛主席八次检阅文化革命大军

王新江 07月12日

财新传媒总编室编辑

看完这一组美术作品,我只有一个问题,这就是: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在不长的时间内连续八次检阅你、鼓舞你、激励你、沸腾你、燃烧你,你还能保持淡定吗?跨越时空的嘲讽是容易的,事后的是非是黑白的,但是,果你是当时被检阅者中的一员,是否甘愿被毁灭?再多问一句,如果再来一个四伟大,你会判断出这是毁灭人性的,从而坚决拒绝吗?

.
曾颖
  
  前段时间,在我的博客上出现了一个很奇怪的人,以锲而不舍的精神,要来与我辩论“你为什么要为腐败分了说话”这个问题。
  开博多年,遇到热情的粉丝多矣,意见相投的,发一幅笑脸或大拇指表情,或写一段自己相似的经验和感受,让作者感受到一种被呼应的快意;意见相左的,或叫骂两句,或发一张脑袋上冒火或拇指向下的表情。写一段长长的文字,来阐述为什么反对我观点的。
  对于叫骂,因为无法找到交流接口,我通常是不回应的。而对于来说理辩论的,我通常愿意回复,如果是对方有误会,就澄清和解释;如果对方言之有理,...


.
刘瑜

语言的贫困

刘瑜 07月28日

清华大学政治学系副教授

好吧,让你闹革命,无产阶级失去的全都是面包

“今天,我们要学习的新词包括大海、高速公路、远足旅行……大海是一种皮质沙发,当你累了,你可以说,我要坐在大海上休息。高速公路是一阵强烈的风。远足旅行则是一种坚硬的材料……”这是希腊电影《狗牙》的开场白,说的不是现代诗歌的创作,而是一个奇特的封闭家庭。这个家庭有着极权主义的全部秘密。

父母用高墙把房子围了起来,反复告诉三个已近成年的孩子,外面的世界凶险残暴,只有高墙里才幸福安全。他们还说,只有开车才能出门,而要学习开车,必须等到他们的“狗牙”掉落。他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