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黄有光

与熊秉元教授谈人生意义

黄有光 06月11日

世界著名华人经济学家

今天收到老朋友熊秉元教授寄来其昨天在《中国法律评论》的文章:‘法律人的倚天屠龙 • 冲突不是坏事’。熊教授还附来法制网记者 潘从武先生关于‘女子心情不好做客朋友家跳楼’(而朋友被判赔8万元)的《法制网》的报道。熊教授让我谈谈看法。
笔者支持熊教授倾向于‘死刑未必不好,完全禁止人体器官(尤其是肾脏)买卖未必合理’的观点。其实,笔者现在就在写《市场与道德:支持肾脏买卖与妓院合法化》Markets and Morals: Justifying Kidney Sale and Legalising Prostitution, 并且已经与剑桥大学出版社签了出书合约。显然的,笔者是大力支持在更多领域让互惠互利的市场买卖合法化的。
关于做客......
黄有光
5月31日的《中评周刊》(第17期)有关于‘国家轻税制度的改革难点’的专题讨论,包括张曙光、李炜光与盛洪的文章。显然地,过高的税率会有竭泽而渔的巨大不良后果。对此,张李两位教授有精辟的论述。不过,笔者比较倾向于盛洪教授的看法,认为‘有比减税更重要的’。不过,本文主要针对传统经济学对税收问题所忽略的一些重要因素,从而挑战多数经济学者对‘大社会、小政府’的支持。传统论述只强调政府支出的无效性,而忽视私人消费的更大无效性。
支持轻税负的传统观点,有相当的正确性。私人支出是花自己的钱,比较谨慎;公共支出是花公家的钱,比较容易浪费。其次,根据传统经济学,税收造成扭曲,即使是一......
黄有光
个人与社会能否增加快乐?对《快乐之道》的两点补充
黄有光
南洋理工大学经济系Winsemius讲座教授
笔者约于三个月前由复旦大学出版社出版了《快乐之道:个人与社会如何增加快乐?》一书,本文对此书补充两点。
第一是关于关于人们是否能够增加快乐的问题。很多读者可能认为这问题的答案肯定是正面的,我现在去做喜欢的事,吃可口的食物,快乐马上可以增加。短期而言,这答案明显是对的。然而,长期而言,快乐是否能够增加,答案就比较复杂了。甚至中了彩票大奖的人,快乐马上大量增加,但在约两个星期后,快乐量也回跌到接近原来的水平。
二十多年前,当时还是我的博士生的王建国[现在是北大光华管理学院教授] 曾经认为......
黄有光
英国广播公司于9月22日播放了关于一个关于深度刺激大脑(deep brain stimulation;简称DBS)的节目;详见http://www.bbc.co.uk/programmes/p01gbvm9 。这是把电焊条(electrode)插入大脑深层一些部位,连接到起搏器,可以通过电流刺激该部位。
刺激大脑享乐中心能够产生没有边际效用递减的高度快感,早于1954年就由Olds & Milner 发现。[详见:黄有光(2011),《宇宙是怎样来的?》,复旦大学出版社,附录A。] 从1987年开始,DBS被应用于巴金森氏症的治疗,后来又被应用于一些其他与神经有关的疾病的治疗。[详见X.L. Chen, Y.Y. Xiong, G.L. Xu,与 X.F. Liu 在Interventional Nerology, 10 Aug. 2013 的文章。http://www.karger.co......
黄有光

对快乐的一些有误导性的看法

黄有光 08月18日

世界著名华人经济学家

对快乐的一些有误导性的看法
黄有光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经济系Winsemius讲座教授
一个人的快乐是其主观感受中感觉为好的或正面的感受(positive affective feelings), 包括肉体上的快感与精神上的欣慰。负面感受是痛苦。净快乐是快乐减去痛苦。(净)快乐是人生最终目的,因而也应该是公共政策的最终目的,是非常重大的问题。这些都是笔者曾经多次论述,并在将于8月底由复旦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快乐之道:个人与社会如何增加快乐?》一书中详细讨论的。书中也首次书面提出个人增加快乐的从A到L的12个要点。本文讨论人们,包括研究快乐的学者,有关快乐的一些有问题的看法(称为‘谬误’,可能有些过分,简称为‘误&......
文庆

幸福勿虚伪,联欢非必需

文庆 02月18日

书评者 E-mail:wqphil@126.com 微信公众号:maxhegel

童子:先生,春节回老家没办法上网写博客,闲暇时只能看看电视,央视春晚上,董卿面对“你幸福吗”的问题,回答得非常得体,她说,与这么多观众朋友一起过除夕,感到特别幸福。
先生:春晚任何一个主持人面对这样的问题,可能都会如此回答。实质上这种回答是答非所问,因为“你幸福吗”的问题是针对一个人的整个生活状况,包括工作、生活等各个方面,并非只针对某个瞬间,就某个瞬间,每个人都可能开心幸福,但有时这种幸福只能放大生活中的痛苦。
童子:即使在主持春晚这一瞬间,董卿的幸福到底是什么呢?与观众朋友过除夕真幸福吗?春晚许多默默无闻的幕后人员也与观众一起过除夕,但他们决无董卿幸福。
先......
黄有光

幸福就是快乐

黄有光 11月22日

世界著名华人经济学家

从今年国庆长假开始,中央电视台多天在黄金时段播放一组在街头随机采访寻常百姓的镜头,问他们“你幸福吗?”回答者的即兴回答展现了五花八门的幸福观,也引发了网上热议。笔者非常支持央视的这项活动,因为幸福是人生最终目的,是最最重要的课题。尤其是在当今的中国,由于以前的压制与后来的改革开放,使现在人们太重视金钱,政府太重视GDP(国内总产量),对幸福的强调,特别重要。笔者近年提出应该以环保负责的快乐国家指数(‘娥妮’)替代GDP,做为国家的成功指标。
央视记者采访73岁捡破烂的老者,问他:“你老人家出来捡破烂,还有政府每月650元的低保,觉得幸福吗?”一位网友说:“作为高智商......
黄有光

快乐还是幸福?

黄有光 01月02日

世界著名华人经济学家

笔者有幸于12月参加了讨论幸福问题的威海峰会。这主要是徐景安教授[1]主导的。徐老不但在主办讨论幸福的会议,倡议《21世纪幸福宣言》等理论层次上致力工作,而且通过提供咨询,在实际改善许多机构与企业的员工的快乐上,也有很大的贡献。徐老与我在关于快乐或幸福问题上有大致共同的看法,但也有一个重要的不同观点。
笔者认为,幸福多数指长期快乐,而快乐多数指当时的快乐,但给定同样的时段,幸福与快乐是一样的。徐老认为幸福与快乐不同,幸福是比较高级的快乐,只有人能够感受幸福,动物只能够感受快乐。以我的定义,一只狗可能比一个人更加幸福,但徐老认为狗完全不能够有幸福感。我们在会议上讨论,彼此没有说服对方。本文讨论这个问......
马磊
(凌晨一挥而就,有爱不妨早行)
读大学一年级的时候我做了很多兼职,在酒店端菜,洗盘子,叠客房被子,做家教,帮快递公司包扎东西,为公关公司手写信封等等。最让我倍感锻炼又开心美妙的是情人节那天,在花店兼职送花。这样的习惯坚持下来了,今年的情人节我帮我姐的花店送花。我想,以后再忙也要抽这一天,直到我老了不能动了。2050年,我老大不小了,CBS、CNN、FTV、CCTV联合采访传奇业余送花工,也就是我,我感慨良多。
情人节那天,要早早起床到花店,核对花束与客户留言,把花放在筐里,筐绑在自行车或电动车上,然后走街串巷,满心欢喜。
记得有一年送花,路上正好遇见一好朋友,她问:“哎呀,花真漂亮,送给谁呀?”我说......
马磊

特别的春联给特别的你

马磊 02月04日

从事风险投资工作

辞旧迎新之际,各家春联贴上门。或经典转述,或独立原创,或温馨祝福,或诙谐调侃,皆显美好心愿。
某君大门高挂对联,上联:我爱的人名花有主,下联:爱我的人惨不忍睹,横批:命苦。一看就知是深陷爱情不可自拔者。能贴出来也是需要非常人的勇气的。为之鼓掌,亦希望其越是自感无爱越要坚强爱。可如下淡定:上联:一年一年又一年,下联:年年结婚没有咱,横批:再等一年。亦可如下“愤青”。上联:宇宙真神住上帝,下联:人间救主是耶稣,横批:赐俺姑娘。
当然,咱不能跟着这么“愤青”,横批还是改为——阿门。这一改回,便知乃为基督教徒所作。俺娘是虔诚的基督信徒,俺念与她听,又释:“‘阿门’一语双关,既是平时的祈祷语言,......
马磊

有钱没钱   回家过年

马磊 01月29日

从事风险投资工作

可以买张飞机票,有自己的空间;乘火车,人挤人竖立;赶驴车、骑摩托车、开手扶拖拉机,日夜兼程;历经多天免费搭数辆车行数千公里,冒险又刺激。或者,请多备双鞋子,步行。
都可以呢,可以的可以的——回家吧。
可以拎爱马仕小包,也可背上学生包,亦可肩扛蛇皮袋。可以大包小包礼物,也可一件衣服,亦或空手。
都行的,真的真的——回家吧。
回家看那走路蹒跚口齿不清的外婆外公爷爷奶奶;见那操劳一辈子头发花白的爸爸妈妈;回家陪那每日为己担心贤惠操劳的妻子;伴那冬天里冻裂小手可爱懂事的孩子。
在外闯荡多年的人啊,也终于知道拼搏的艰辛,陡然理解了父母当年的不容易;做了父母,也终于......
马磊

运动员兄弟

马磊 12月28日

从事风险投资工作

每次参加比赛,我都能逢着来自天南海北的很多运动员兄弟,从站上起跑线的那一刻起,有些注定就是一辈子的兄弟了。此后逢赛相约去,场上老对手,拼劲最后一点力气,场下好兄弟,难说最后一声再会。
10月16日我在海南参加登山比赛,高手如云,但我势在必得,可惜运气差,起跑300米内右小腿拉伤,尽管最后追上并超过广州市体工队二队的姜萌,但很遗憾地无缘八强。不过,随后和这帮兄弟在一起,玩的很开心,也忘了遗憾。
请允许我介绍一下这帮兄弟。
在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右起:宗孝,我,秦彪,郭涛,少壮,连春,子明,梁山。
宗孝 甘肃西北师大的体育特长生,今年江苏省运动会前,他欲转会苏州体工队但因时间原因未果。在今......
马磊

那天,黄山上的女人(一)

马磊 11月14日

从事风险投资工作

8号天高云淡,风和日丽,在黄山参加第六届中国黄山国际登山大会。
见到了很多兄弟,有些几年未见,奖金如此之少,他们却都冒泡了,也许快乐才是最根本的主题吧。好久不见,十分想念,扯吧扯吧,吹吧吹吧。
一片爽朗声传来,我们的声音被淹没了,一群女人。
一位一直在世界海拔6000米以上折腾的老李兄弟说:没有女人,单剩下男人,这个世界玩不转。但没有男人,单剩下女人,这个世界转的更欢快。
另一个从事传媒经营的兄弟说:这是长期在高海拔上见不到女人、痛定思痛后顿悟的结果,欢迎老李回归人间……风景真好啊。
是呀,如此爽朗,风景更显好。这是好事。
由于这次报名通过户外组织报名,很多以休闲玩乐为主的户......

精彩评论

小胖子真不瘦 风口浪尖上的传奇人物!如果你就这样被打败,那你就真的太失败了,但是我相信你不是这种人,期待你东山再起的那天。

原文:回来吧,贾跃亭

lulud 创业英雄还是欺诈惯犯

原文:回来吧,贾跃亭

zhangmingxiao 川普执政一百多天,初见端倪

原文:商人治国成笑柄

孙越 史上有很多传奇,更有很多英雄,他们的死彰显生命的价值。

原文:对外侦察局的掏心猎手

zhangmingxiao 这个不是一起超售事件,是美联航因为内部员工需要乘坐飞机,旅客满员的情况下利用超售这个工具来达到赶下旅客的目的。

原文:美联航赶乘客下飞机 资深机长告诉你是否违规

郭杰群 在美国,地产开发商将出售资产所得在一定期限内进行类似房产的再投资可以享受一定的免税条款。这在我国当前还不具备,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地产商的能动性。

原文:REIT的海外发展及启示

Lypsey3543 “据个人了解,中国一线城市住宅投资收益率不会高于3,美国可以达到6。”作者这里说的应是租金收益率。首先,因(特大)人口增长加速,在新兴市场投资房产,主要看资本利得,动态租金收益要会延后实现,静态比较同期没有太大意义。其次,物业年均持有成本,纽约和中国一线城市不可比。第三,纽约和曼哈顿是两个概念。离开曼岛,租金中位数值完全是不是一个档次。而中国一线城市的租金上涨范围更大。因为仍处于成长期。总体而言,虽然在中美两国都投资的是房产,但从收益分布特征和波动率来说,完全可以看作是差别极大的两类资产。就如同高等级债券和蓝筹股票,横比收益没有意义,因为后者大幅超越。归根结底更可能是风险偏好异质性(含Demographic factors)和经济周期所处阶段决定了投资者更偏爱哪一类。

原文:2017年美国房地产市场展望——美国市场、中国视角

王争春 价格和土地供给的问题,我们慢慢谈。市场有垄断市场、寡头市场和竞争市场,定价规则自然有差异。

原文:面对房价,教科书自焚吗?经济规律笑了

叶伟强 需求、供给、货币,都是影响价格的重要因素

原文:房价之谜 | 悬而未决的崩盘隐忧(完整版)

zhangmingxiao 合理吗?

原文:房价之谜(三)| 中国房价到底“合理”吗?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