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杨浪

财务自由了就一定会幸福吗?

杨浪 09月06日

央企企业发展、法律事务从业人员

有些人在许愿时会加一个很著名的前缀:“等我财务自由了……”
“等我财务自由了,我就周游世界……”
“等我财务自由了,我就买个院子,养一院子猫和花……”
“等我财务自由了,我就重新上学,学自己喜欢的东西……”
……
似乎,我们所有的美满人生、我们所有对于幸福的期盼都要建立在财务自由的基础之上。但是,又有多少人理解财务自由的真正含义呢?
其实,财务自由是由两个相对独立而又相互联系的部分组成:财务和自由。
财务指的是物质。 当你想游泳时可以去楼下的健身会所或者买张机票直飞马尔......
达沃斯博客

不丹国是如何追求超越GDP的幸福?

达沃斯博客 05月10日

世界经济论坛中文博客

原文刊载于世界经济论坛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在不丹的早晨醒来,你会听到僧侣诵经祈祷,敲响钟声,还有无数信徒传统礼拜的声音,这一切共同构成一种充满荣誉、信仰和献身精神的仪式;如果你跑上陡峭的喜马拉雅山坡,会看到彩色的经幡挂在树上,形成茂盛丰满的自然景观;望着无垠的森林和山脉,包围其首都廷布。
在不丹住了两年之后,这些画面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记忆里。喜马拉雅王国不丹最著名的就是其“国民幸福总值概念”(GNH)。但是,什么是国民幸福总值?不丹的人民真的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吗?
国民幸福总值是一种“发展的哲学”,其在不丹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72年,当时不丹国的第四任国王......
达沃斯博客
*原文刊载于世界经济论坛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
许多研究生常常哀叹:什么时候理想的周五晚上不再是逛夜店,而是变成了朋友们吃着爆米花一起看长长一串Netflix电影了?但沃顿商学院市场营销学教授凯希·莫吉内尔(Cassie Mogilner)表示,完全没有必要去为这种转变感到担心—它仅仅只是证实人们对幸福的定义会如何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发生改变。
在接受沃顿知识在线的采访时,她介绍了自己的研究发现,并且分析了这些发现对消费者和市场人员的参考意义。以下是经过编辑的对话内容。
时间和幸福之间的关系
我对人们的幸福感进行了研究分析,并且在工作中发现,时间在其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影响。例如,我分析了让人们......
熊易

关心政治会影响幸福吗?

熊易 04月30日

读过书,撰过稿,开过店,泡过妞;目前专业于伦理与政治理论研究。


说来惭愧,我差不多是在烦躁郁闷的时候,才会大把时间泡在财新网、多维网、爱思想之类的时政资讯上。窥探动因,我猜想,估计会见不得人:生活这样憋闷,民主改革的新篇章哪一天才到来啊,来了至少还能入个党、投个票、抗抗旗啊,要是步伐实在混蛋到遥遥无期,来个实惠的改革大礼包、送个惊喜也成呀。但通常,在经过一翻仔细扒皮辨认后发现,政府的改革政策通常像联通充话费、送手机的营销活动,其实算下来你也占不到什么便宜,而政论家的改革预测呼声,像是发酵膨胀中的画饼,越瞅越饿得慌。
关心政治给我带来的快乐,说实话,不及我在健身房的器械上撕面裂嘴、满脸通红、一斤牛奶下去后、幻想着肌肉飕飕长的欣喜,也不及躺在女友身......
黄有光
个人与社会能否增加快乐?对《快乐之道》的两点补充
黄有光
南洋理工大学经济系Winsemius讲座教授
笔者约于三个月前由复旦大学出版社出版了《快乐之道:个人与社会如何增加快乐?》一书,本文对此书补充两点。
第一是关于关于人们是否能够增加快乐的问题。很多读者可能认为这问题的答案肯定是正面的,我现在去做喜欢的事,吃可口的食物,快乐马上可以增加。短期而言,这答案明显是对的。然而,长期而言,快乐是否能够增加,答案就比较复杂了。甚至中了彩票大奖的人,快乐马上大量增加,但在约两个星期后,快乐量也回跌到接近原来的水平。
二十多年前,当时还是我的博士生的王建国[现在是北大光华管理学院教授] 曾经认为......
文庆

幸福的雅俗,地心的引力

文庆 11月27日

书评者 E-mail:wqphil@126.com 微信公众号:Learn-from-Marx

点评一:
亚里士多德说,最高的善就是幸福,幸福是自足的,它自身就使得生活值得欲求且无所缺乏。而荣誉、快乐、德行就不一样,我们追求它们,也是为了幸福(参见亚里士多德伦理学,廖申白译本)。
其实,仅仅说幸福是最高的善,没有什么意义,因为每个人对幸福的理解是不一样的,为了幸福,有些人拼命追求财富权力,有些人沉醉于哲学思辨中,有些人隐居于深山里,有些人专注于科学研究,有些人痴迷于杀人偷盗。希特勒杀了几百万犹太人,也许他感觉很幸福。
当然,亚里士多德所谓“幸福”决不包含那么多阴暗的成分,应该说是积极向上的。不过,这种幸福观没有脱俗,它与荣誉、快乐紧密相连。这也可以从现在西方人的境界......
文庆

文明勿评比,德行非幸福

文庆 08月22日

书评者 E-mail:wqphil@126.com 微信公众号:Learn-from-Marx

点评一:今天突然收到一条短信,是刘备的一句话:“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是创建文明城市领导小组发来的,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最近大街上公益广告特多,公交车移动电视上的全商业广告变成了全公益广告。但不管一个城市有多少工艺广告,如果大家唯利是图,以至于人们不敢相信还能买到安全食品,那这个城市评上文明城市又如何呢?文明城市评选只会导致形式主义,劳民伤财。而且,文明城市的评定标准必须可以量化,否则评估就无从谈起,但文明这个东西可以量化吗?更重要的是,那些所谓的评定专家能保持客观公正吗?一个城市是不是文明,不是专家说了算,而是生活在这里的广大百姓说了算,他们有最真切的感受。所以,一个小小......
华蝶清鉴

平衡:生活的根本是价值观

华蝶清鉴 07月12日

二手的科学家

写在前面:谈人生是个巨大的话题,所以这是个冒险的话题。本文不是社会学调研著作,没有证明过各种观念的人群百分比,没有定义“年轻人”的年龄概念,所以,这不过是基于直接观察的杂文而已,应人所需勉强为之。
2010年前后的中国现代城市社会,人们的生活,年轻人的事业、婚姻和爱情如同历史上很多个时期一样,陷入了困惑。
生活如何才是有意义的?衣食住行的奔波,之后呢?如何看待家庭?如同鲁迅的铁房子,知识越多的人越迷惑,越容易在人生路上举棋不定、踯躅不前,结果惘使青春流过、只叹韶华易逝。
面对事业的机会,面对人生的选择,当时间并不紧迫的时候,人们觉得:这是人生的大事,我得好好筹划;可是这些事情......
文庆

幸福勿虚伪,联欢非必需

文庆 02月18日

书评者 E-mail:wqphil@126.com 微信公众号:Learn-from-Marx

童子:先生,春节回老家没办法上网写博客,闲暇时只能看看电视,央视春晚上,董卿面对“你幸福吗”的问题,回答得非常得体,她说,与这么多观众朋友一起过除夕,感到特别幸福。
先生:春晚任何一个主持人面对这样的问题,可能都会如此回答。实质上这种回答是答非所问,因为“你幸福吗”的问题是针对一个人的整个生活状况,包括工作、生活等各个方面,并非只针对某个瞬间,就某个瞬间,每个人都可能开心幸福,但有时这种幸福只能放大生活中的痛苦。
童子:即使在主持春晚这一瞬间,董卿的幸福到底是什么呢?与观众朋友过除夕真幸福吗?春晚许多默默无闻的幕后人员也与观众一起过除夕,但他们决无董卿幸福。
先......
傅格礼

盖洛普: 财富增加≠幸福?

傅格礼 01月14日

曼达林基金创始合伙人

由赵广彬G.Bin Zhao执笔
全球民意测验的领导者—咨询公司盖洛普,在圣诞和2013年元旦前夕公布了最新幸福国家排行榜。更确切的说应该是在所谓的“2012世界末日”前一天,也许是巧合,也许盖洛普想告诉世人,“即使我们的地球即将毁灭,但是大多数人的生活是幸福的”。幸运的是“世界末日”没有降临,然而,人们对于幸福的追求和思考永远不会停止。
盖洛普调查显示,生活在拉丁美洲多个国家的人民在全球最幸福。前十排名中,我们中国人相对比较熟悉的国家有泰国和菲律宾,其余八个都是拉美国家。让人惊讶的是没有一个属于发达国家,而且多数是低收入国家,排名第七的危地马拉更是全球最贫穷国家之一。......
旁观组

幸福=预期差

旁观组 12月18日

本质现象,携手旁观。微博:@旁观组

@旁观组:你幸福吗?成了目前媒体的热门问题。其实幸福在走过温饱的小康社会里,更多是一个相对的概念。中国人的对比文化,让更多人其实是不幸福的。而沟通是缩小预期差的最好方式。
一、什么是幸福
最近流行问“你幸福吗”。这种上街提问,搞的行人很奇怪。易中天回答说,我幸不幸福和你有什么关系。而有的人更是学会抢答,看到中央台上来就直接说:我很幸福,其实人家是问扫雪的。
回头思考一下,什么是幸福,还真不好说。到底是绝对的还是相对的。有位牛人Martin E.P. Seligman好像写过一本书叫《你的幸福可以测量》,甚至有位国王发明一个指数叫国民幸福总值(Gross National Happiness,缩写GNH),但这种量化更多......
黄有光

幸福就是快乐

黄有光 11月22日

世界著名华人经济学家

从今年国庆长假开始,中央电视台多天在黄金时段播放一组在街头随机采访寻常百姓的镜头,问他们“你幸福吗?”回答者的即兴回答展现了五花八门的幸福观,也引发了网上热议。笔者非常支持央视的这项活动,因为幸福是人生最终目的,是最最重要的课题。尤其是在当今的中国,由于以前的压制与后来的改革开放,使现在人们太重视金钱,政府太重视GDP(国内总产量),对幸福的强调,特别重要。笔者近年提出应该以环保负责的快乐国家指数(‘娥妮’)替代GDP,做为国家的成功指标。
央视记者采访73岁捡破烂的老者,问他:“你老人家出来捡破烂,还有政府每月650元的低保,觉得幸福吗?”一位网友说:“作为高智商......
吴澧

喜迎双九大,乐开幸福花

吴澧 11月10日

专栏作家

美国《扭腰时报》9月底刊登了一篇启人疑窦的文章。一位在中国教过书的美国教授说,根据他和中国同事的调查,虽然近十年来经济发展迅速,但民众的幸福感并无相应增长。城镇居民中感到幸福的百分比,低于九十年代的数字。国庆后,经过精心准备,人民的好央视重磅反击。主持人拿着话筒,在全国各地追着屁民的屁股问:你幸福吗,你幸福吗?
这个问题,在西方文化里,可算历史第一问题。西方第一本历史著作,古希腊人希罗多德的《历史》(The History of Herodotus,有商务印书馆1997年译本,译者王以铸),第一卷就提出了这问题。书中的故事,展示了理解“幸福”这一概念的历史视角。
吕底亚(今土耳其西部)国王克洛伊索斯......
陆旻
很多人都有一个错误的观念,认为政府是无所不在、无所不能,而人民群众是没有力量的可怜个体,需要不停地从政府得到帮助。但实际上政府,包括所有的雇员和各种机构,不创造任何物质的和文化的财富。所有的财富,物质的和非物质的,都是由人民群众创造的。即使那些被认为是由政府所提供的服务,例如邮政和医院,私营部门可以比政府做的更好。大家每天所看到的UPS和顺风快运,送包裹的效率远远比邮局做的更好,以及私立医院,干净、整洁、效率高,而公立医院的糟糕就不用说了。
军事花费顾名思义是一项花费,警察和法院系统也都一样。按照经济学家的定义,GDP 是在一年内,一个社会的成员所创造的价值总量,计算的方法包括消费法,收入法,和......
吕宏亮

创业并幸福着

吕宏亮 04月19日

传习投资董事

创业艰难、辛苦,但创业并不痛苦,创业者是幸福的。
自去年九月决定创业以来,已经半年多,但基金仍没成立,中途无数波折,开始的合伙人现在就散了,可谓大失败。但于我,并没有失败的挫折感,反而更坚定了自己前行的信心。
我是一个形而上的人,形而上的虚无处处体现。如我的理想是“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虚无的不知有何路径可实现。再如做投资,投资的过程其实是对逻辑假设的验证,我勤于或乐于建立各种逻辑假设,却疏于而畏于用可观察的事实去验证逻辑。于今我才发现,因为我沉迷于虚无,过去四十年,我其实没有真正脚踏实地的全心投入过任何事。除了上大学时学围棋,我从来没有二十四小时到七十二小时不停顿地让脑......
黄有光

快乐还是幸福?

黄有光 01月02日

世界著名华人经济学家

笔者有幸于12月参加了讨论幸福问题的威海峰会。这主要是徐景安教授[1]主导的。徐老不但在主办讨论幸福的会议,倡议《21世纪幸福宣言》等理论层次上致力工作,而且通过提供咨询,在实际改善许多机构与企业的员工的快乐上,也有很大的贡献。徐老与我在关于快乐或幸福问题上有大致共同的看法,但也有一个重要的不同观点。
笔者认为,幸福多数指长期快乐,而快乐多数指当时的快乐,但给定同样的时段,幸福与快乐是一样的。徐老认为幸福与快乐不同,幸福是比较高级的快乐,只有人能够感受幸福,动物只能够感受快乐。以我的定义,一只狗可能比一个人更加幸福,但徐老认为狗完全不能够有幸福感。我们在会议上讨论,彼此没有说服对方。本文讨论这个问......
张仁仁

第二十六粮店

张仁仁 11月03日

无闲阶级,有思之士。

第二十六粮店在我生活相当一段时日里,是个生死攸关的重要机构。它提供我的口粮,是我最重要的基本人权 -- 生存权的庇护所。当年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为了保障人民的幸福,实行配给制。尽管处在生长发育期的我时有饥饿之感,但比起世界上三分之二水深火热地生活在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中的不幸人们,我们的幸福指数极高。因而时常会压抑不住内心的喜悦,在政治辅导员的指挥下豪迈地高唱连今天重庆人民大概也还没学到过的红歌。
二十六粮店离我家不远,负责独家供应我们这个街区居民口粮的重任。我家的购粮证上写明,属二十六粮店供应范围。因此,二十六粮店是们唯一的粮食供应商,我们是不能到二十五或二十七粮店买粮的。既然有二十六粮店保障......
杨娜

幸福的定义

杨娜 09月10日

《新世纪》周刊金融组记者

前几天,听到一个投行的朋友说不想做下去了,想辞了职去度假。这让我想起之前听到过的一个故事,觉得很发人深思,便记录下来。寻寻觅觅中,人们真正的幸福又是什么呢?
有个富翁到了欧洲的一个海边度假,看到一个打渔的渔夫在海边悠然自得的晒太阳,就走过去问渔夫说,“这么好的天你为什么不去出海打渔?”渔夫说,“我今天已经打了一船鱼了。”富翁不解的问,“你一天只打一船鱼吗?为什么不多打几船?看起来,你应该有时间和能力做到。”
“是的”,渔夫用平和的目光看着富翁, “我有时间,也有能力。可是我为什么要多打几船?打多了又吃不了,还会浪费。”富翁更加不解连忙说道......

精彩评论

陈酿老久 实朴

原文:还乡琐记:草木叩门 生活继续

吴春波H-R “乡田同井,出入相望,守望互助,疾病相持”,已成追忆。

原文:还乡琐记:草木叩门 生活继续

小胖子真不瘦 风口浪尖上的传奇人物!如果你就这样被打败,那你就真的太失败了,但是我相信你不是这种人,期待你东山再起的那天。

原文:回来吧,贾跃亭

lulud 创业英雄还是欺诈惯犯

原文:回来吧,贾跃亭

zhangmingxiao 川普执政一百多天,初见端倪

原文:商人治国成笑柄

孙越 史上有很多传奇,更有很多英雄,他们的死彰显生命的价值。

原文:对外侦察局的掏心猎手

zhangmingxiao 这个不是一起超售事件,是美联航因为内部员工需要乘坐飞机,旅客满员的情况下利用超售这个工具来达到赶下旅客的目的。

原文:美联航赶乘客下飞机 资深机长告诉你是否违规

郭杰群 在美国,地产开发商将出售资产所得在一定期限内进行类似房产的再投资可以享受一定的免税条款。这在我国当前还不具备,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地产商的能动性。

原文:REIT的海外发展及启示

Lypsey3543 “据个人了解,中国一线城市住宅投资收益率不会高于3,美国可以达到6。”作者这里说的应是租金收益率。首先,因(特大)人口增长加速,在新兴市场投资房产,主要看资本利得,动态租金收益要会延后实现,静态比较同期没有太大意义。其次,物业年均持有成本,纽约和中国一线城市不可比。第三,纽约和曼哈顿是两个概念。离开曼岛,租金中位数值完全是不是一个档次。而中国一线城市的租金上涨范围更大。因为仍处于成长期。总体而言,虽然在中美两国都投资的是房产,但从收益分布特征和波动率来说,完全可以看作是差别极大的两类资产。就如同高等级债券和蓝筹股票,横比收益没有意义,因为后者大幅超越。归根结底更可能是风险偏好异质性(含Demographic factors)和经济周期所处阶段决定了投资者更偏爱哪一类。

原文:2017年美国房地产市场展望——美国市场、中国视角

王争春 价格和土地供给的问题,我们慢慢谈。市场有垄断市场、寡头市场和竞争市场,定价规则自然有差异。

原文:面对房价,教科书自焚吗?经济规律笑了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