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南都观察

少数人的庆幸——衡中学生对于衡中模式的思考

南都观察 06月23日

南都公益基金会发起的思想平台

今年的高考刚过去不久,我想起自己的两次高考经历以及母校衡中,多少有些感慨。
我高中就读于衡水中学。第一年高考被山大录取。与我平时的成绩相比,这个结果可以说不错了。但当时满脑子都是“成大事者必上清北”、“不上清北,誓不罢休”的念头,加上第一年考得不错,自信心爆棚,便欣然回衡中复读。家人和班主任也曾劝阻,无奈拗不过我。结果第二年考得很糟,比第一年还低几分。现如今我快要大学毕业了,对衡中、高考等事情也有一些思考。
我出生在衡水市下属县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是衡水本地人,但户口不在衡水市区。中考时,我以县第五的成绩考入衡中,由于不是前两名,交了三万元的学费(三年)。对于当时的一......
香樟经济学术圈

中国高考的事实和错觉

香樟经济学术圈 06月23日

由中国社科院、哈佛大学、多伦多大学等国内外青年经济学者发起

——精英教育获得、工资溢价和社会流动性
推文人 | 彭文威 
原文信息
Access to Elite Education, Wage Premium, and Social Mobility:The Truth and Illusion of China's College Entrance Exam. Ruixue Jia and Hongbin Li
1 引言
接受教育,特别是接受精英教育被认为是现代社会组建精英阶层和提供社会流动性最重要的渠道之一。
本文中,作者利用在中国收集的大样本数据对精英教育的回报进行了估计,并且试图理解精英教育对精英阶层的形成和社会流动性的影响。中国大学生入学考试(高考)为本文的研究提供了一个自然实验,利用断点回归方法来研究精英教育的作用。精英大学有一个投档分数,而......
南桥

我的高考

南桥 06月23日

旅美学者,专栏作者

我本应1990年参加高考的。我那时就读于安徽桐城中学。“桐中敲铜钟,童男童女同上学”,学校校风良好,纪律严明。学校出过美学家朱光潜、文化部长黄镇、作家舒芜等。我们那时理科吃香,不知是不是因为这种背景,到今天,重理轻文的传统还根深蒂固。而今,同学群里文科生一张口,理科生就摩拳擦掌,修理“文科傻妞”的浅薄,嘲弄“伪公知”的情怀。
不过理科同学确实也人才辈出。而今把天舟一号送上天的航天“快递小哥”程堂明和毛万标,都是桐中人。我们那一届可能是桐中最巅峰的一届。同学中多人斩获全国物理、化学、数学竞赛的奖项。其中段路明、吴筱益等已成学界泰斗,有的已成业界栋梁。当然了......
杨早

穷人有没有必要上大学?

杨早 06月20日

文化学者

穷人的孩子要不要上大学?如果二十年前提这个问题,就是脑残。二十年之前,应该是越穷越是要上大学,一上大学就跳了龙门。大家去看看《人生》《平凡的世界》《女大学生宿舍》,包括《一地鸡毛》,都可以明白上大学对穷孩子的重要性。
但今时今日,这个题就不好答了。因为“大学”不再是那个大学,“穷人”也不是当年的穷法。就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以前的大学,确确实实是国家提供的公共品,为一切有资格(主要是高考分数)的人创造各种条件上,而且一包到底。傻子才不上大学。而现在的中国大学,性质比较模糊,有公共品成分,也有很浓的产业色彩,这就让入学资格、师生关系、毕业出路,等等,都发生了质的变化......
卓勇良

我的大学梦——纪念恢复高考40周年

卓勇良 06月16日

浙江省信息化和经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首席专家

我从小根本未曾有过大学梦。曾听爸讲工厂里大学生技术员,一脸的尊崇。我大概是1970年代末我家方圆百米内少有的一个大学生,也是我们家族的第一个大学生。那年代不仅文化荒芜,吃口好饭都难啊。
从幼儿园到初中,我一直品学兼优。小学四年级学焦裕禄,老师要我写一首诗,说是五一节表演用。可怜我这小学生,东拼西凑了八行字。没想到班主任周亚琴老师真的找了曲子,在当时开明街民光电影院,班里同学上台演唱我作词的歌。小学五年级后,再没见过周老师,祝愿她健康幸福。
我们那一带缺少大户人家和白领人士。我成绩出众,无非是矮中拔长。工作后才知道天外有天,我一位同事清华附中,智商情商口才好得要命,70岁了还从图书馆借一大堆哲......
南桥

教育如何进入了传销模式?

南桥 06月12日

旅美学者,专栏作者

以前看过一幅漫画:一个人去听励志讲师的课,买了一堆书和碟,说大有收获,可以自己开班做励志讲师了。中国人的教育大多这个路子。这包括出了国的这批人。
从1977年开始参加高考的人,陆续进入盛年,孩子已经高考了,如今面临孩子升学问题的,多为我这个年纪的 —— 亦即七十后这一批。我们考上了大学,也不管自己做成了什么,或是还有多少遗憾,就开始放弃一切,把重心放在孩子的学习上,帮助孩子再走自己的路,读书、上名校,然后生孩子,培养孩子读书、上名校。这像不像传销?
早晨起来,发现我被一位朋友加入到中等学区学校“逆袭”爬藤的微信群,翻开了几页,无非是:学声乐可以加分,怎样可以引导孩子对律师......
冯颖

写在高考后:没考好人生也不会就此毁掉

冯颖 06月09日

500强企业资深职业经理人,职场写作者

我的高考生涯已经过去很久了,但估分那天的情形仍历历在目。
由于知道自己没有发挥好,所以完全不敢估分,派了心理素质异常强大的母亲去预估。
在她估分期间,我一个人坐在里屋床上角落里,抱着枕头默默地流泪,心如刀绞。我妈一边估分一边安慰我说:“没事儿啊! 全国那么多大学,上哪个都是不错的啊。”
这句话正戳中我的痛处,我失声大哭,恨自己太过紧张以至于没发挥好,就要和所有美好未来失之交臂,人生再没机会了!
没想到实际估分后发现成绩并没有料想中的那么糟, 很多”蒙”着选的答案居然都蒙对了。在老师的强烈支持下,我填了北大,顺利录取。本科毕业后,又直接申请了英国的LSE转商科继续读研。<......
杨早
1991年的高考,最纠结的事儿是填志愿。
每年政策都在变,来回推磨子。对于考生来说,最靠谱的是分数出来再填志愿,误报的可能性比较小。稍次一点的,是考完试估了分再填志愿,也还行,至少考好考坏有个大致感觉。
最坑爹的就是1991年这种,考前就填志愿。我特么万一失手了呢?活该。
1991年,还有一些别的因素。
1989年,北大清华两所学校,率先开启了军训一年模式。本科四年变成了五年,头一年还是在军营过。
所以1990年的复旦大学就成了香饽饽,性价比高嘛。我就琢磨了很长时间的复旦新闻系,自问考不考得上。
可是1991年的新政策出来了,北大清华,复旦南开,四所高校军训一年。
这么一比,务实的广东考生......
张鸣

被撕掉的书本像雪花一样飞舞

张鸣 06月09日

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系教授

这些年,每年的高考季,都会出现这样视频,几层楼的教室,冲出来的学生一齐撕书,被撕掉的书本,像雪花一样飞舞,下面,一个清洁工拼命地扫也扫不过来。
这现象表示了什么呢?高考完了,教材教辅都没用了?那么,如果考的不好,还要复读怎么办?就算自己没用了,课本也用不着撕掉呀,即使没有转给下一级同学的可能,当废纸卖掉,也是可以的呀。
我想,考生们是在出气,是在发泄。骨子里,他们对这些教材教辅,是有恨的。据说,凡是撕书的学校,都是高考的重镇,在那里头,学生复习高考的场地,有如监狱,每日早早被押着起床,很晚才能上床,没有节假日,没有双休日,日复一日地做题,做题,再做题;考试,考试,再考试。摸了底,再摸底......
杨浪

大学是你最后的珍贵时光

杨浪 07月16日

央企企业发展、法律事务从业人员

一个朋友,大学教授,经济哲学双博士,万年不老小妖精,××岁(美女的年龄据说都是国家机密)的人了,走在校园里还经常被新生搭讪,青春的盛放期长得一塌糊涂。
有一次喝茶聊天时,她说她越来越看不懂现在的大学生了:“要么特别能玩,要么特别能学;要么什么都不当回事,要么把分数当成唯一追求,弄得跟高三没上完似的。”
虽然我并不在大学工作,日常接触的也是中年大叔居多,对大学生的事基本没有什么发言权,但是出于跟“智慧和美貌”多套近乎的需要,我立刻马上当即毫不犹豫地表示赞同,并表示可以定制一篇作文给她,加强加强大学生的德育教育。
“你?等你有点名气再说吧…&hell......
许筱艺
I feel its weight in my hands. Its interesting texture. The unique scent. That feeling of flipping each page with pride and joy — each page that is equally thought-provoking, and each crystalizing memories of all of those precious moments that we have shared collectively, as we carefully pondered over each detail, discussed our thoughts with each other, and made decisions that would define our ever-evolving identity and shape our future…
The release party was wonderful. As we handed out the latest print edition of our journal of law and public policy, we celebrated the fruiti......
许筱艺
2015年10月22日傍晚,全美顶尖文理学院波莫纳学院(Pomona College)的2200名学生、教授、校友及家长同时起立,用热烈的掌声迎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 (Supreme Court of the United States) 大法官索尼娅·索托马约女士(Sonia Sotomayor)到访该校。
波莫纳学院每年会向被录取的新生推荐一本“大一读物”。新生入学前都会阅读此书,并在开学的第一周与教授和同学共同探讨和分享他们阅读此书的感悟。与此同时,“大一读物”也在校园里向其他学生及老师免费发送,鼓励全校师生阅读并广泛深入讨论。2015年入选的读物正是索尼娅·索托马约大法官的自传《我亲爱的世界》(My Beloved World)。
社会学、拉丁裔......
许筱艺
Scene Two: The 2,200-People Community
When you have 2,200 people sitting together in an auditorium, you bring a community together. Sure, out of the 2,200, the percentage of people who know their neighbours at the venue is relatively insignificant. As a liberal arts college that takes pride in our close-knit community and close interactions with faculty members, Pomona has a student population of 1,600. That evening, everyone — Pomona College students, faculty, alumni, family and staff — congregated here with the same intention: to listen to the story of an amazing woman, and ......
许筱艺
Flashbacks
Reading Days just prior to Finals’ Week, May. Admittedly, I was in full nerd mode®, hectically studying for my exams at the Romance languages library. That was when an email that excited me for months arrived in my inbox. Supreme Court Justice Sonia Sotomayor was to visit Pomona College on the 22nd of October this year. Thrilled, I got up immediately to pick up my free copy from the Dean’s office.
Each year, Pomona College selects a “first-year book” that the incoming first-years will discuss with peers, faculty members and the community at larg......
许筱艺
SETTING: Our Beloved World
CHARACTERS: All the people in it
Prologue
Thursday, 3:30 pm. I walked out of my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class, trying to put aside the heaviness sparked by the discussion on the Rwanda genocide and other ethnic conflicts. The first floor of Carnegie Hall — that classy building resembling the White House to some degree, and home to the politics and economics departments at Pomona College — was quiet. I slipped into the pair of dark blue heels reserved for special occasions, and walked down the stairs, step by step, hearing the clear echoes o......
李梁

东洋文案,中国呈现

李梁 06月01日

北大学生,国际法研究者

甲午战败后,中国“师夷长技”的捷径便选择了假道日本。“日西方”的好东西,我方当然要直接拿来,比如创建近代化高等学府乃至举国教育体系这盘大局,丝毫不犹豫不掩饰。 
今天来看,教育盘从外到内、无论名实,都有着东洋的影响。作为1898年戊戌变法仅存硕果的京师大学堂,正式英文名称为Imperial University of Peking——“北京帝国大学”。而在日本“帝大”体系中居首的东大,恰于1897年改名为“东京帝国大学”(Tokyo Imperial University)。
复旦大学宣传片与东京大学宣传片视频截图/财新网
梁启超在《戊戌政变记》中承认,他代为起草的《奏拟京师大学堂......
吴澧

寒门式努力,高士般用心

吴澧 02月10日

专栏作家

要放寒假了。去年9月入学的新一届大学生,已经上课一学期。与笔者一样从村子里出来的同根生,是不是又要新学生再遇老问题——发现自己和城里同学的差距很大?
《中国青年报》1月26日发了两篇文章。一篇评论《名校,请包容“寒门式努力”》和一篇报道《寒门式努力:何处见彩虹》。《人民日报》官方微博也在新浪予以转载。不知是真的新生精神面貌有所改变呢,还是记者对材料的选取,这次报道里的寒门生,比起以前媒体类似报道,似乎正能量多了一点,那种“感情严重被伤害”的伪娘腔少了一点。他们还是相信,“大学第一年后,大家会变得越来越像,那些没有出过国的,可以慢慢获得机会,那些在超级中学没......
许筱艺
Before we explore what transitioning from secondary school to university is like, let me briefly present myself to you through this virtual platform. Some interesting (okay, perhaps weird too) facades of my personality:
I tell my friends the books that I recently borrowed / bought to read outside of class, somehow hoping that they would ask follow-up questions about the specific content of the books. This could motivate me to read when there are so many priorities that are equally exciting. Although I am not an extrovert by nature, I always try to be proactive in reaching out, and pr......
薛健聪
我在不久之前参加了一个涉及高等教育的新闻发布会,一位教育部直属重点综合性大学的校长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就像一位穿着新衣的国王——没有礼貌又颇为自大。
当天的会议有个对谈的环节,他与一位温文尔雅的外国同行聊起了教育问题。暂且抛开内容不谈,只消看他多次打断身边人的谈话便可看出,他定然无法给人留下太好的好印象。我留心做了一个统计,在整场45分钟的交流中,他至少四次打断身边人的回答插入自己的见解,两次玩弄自己的领带,三次抬起手关注着自己的指甲,三次拿出手机点亮屏幕看着一些可以让他当场笑出声的东西。
而轮到他发言时,总是顾左右而言他,忙不迭地推销自己的政绩。这些政绩无外乎......
许筱艺
College embodies freedom: the liberty in course selection and scheduling events outside the classroom for ourselves, and adventures in a new geographical region with fascinating new friends. 
This freedom that college offers also comes with a price. After all, nothing is entirely free. Even Daylight Saving Time (a brand new concept for me), which gives the illusion that we get a free extra hour, demands that we must eventually pay it back next spring. 
Living away from home has meant that I need to make more decisions on my own. Instead of going to class at a fixed time eve......

精彩评论

孙越 史上有很多传奇,更有很多英雄,他们的死彰显生命的价值。

原文:对外侦察局的掏心猎手

zhangmingxiao 这个不是一起超售事件,是美联航因为内部员工需要乘坐飞机,旅客满员的情况下利用超售这个工具来达到赶下旅客的目的。

原文:美联航赶乘客下飞机 资深机长告诉你是否违规

郭杰群 在美国,地产开发商将出售资产所得在一定期限内进行类似房产的再投资可以享受一定的免税条款。这在我国当前还不具备,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地产商的能动性。

原文:REIT的海外发展及启示

Lypsey3543 “据个人了解,中国一线城市住宅投资收益率不会高于3,美国可以达到6。”作者这里说的应是租金收益率。首先,因(特大)人口增长加速,在新兴市场投资房产,主要看资本利得,动态租金收益要会延后实现,静态比较同期没有太大意义。其次,物业年均持有成本,纽约和中国一线城市不可比。第三,纽约和曼哈顿是两个概念。离开曼岛,租金中位数值完全是不是一个档次。而中国一线城市的租金上涨范围更大。因为仍处于成长期。总体而言,虽然在中美两国都投资的是房产,但从收益分布特征和波动率来说,完全可以看作是差别极大的两类资产。就如同高等级债券和蓝筹股票,横比收益没有意义,因为后者大幅超越。归根结底更可能是风险偏好异质性(含Demographic factors)和经济周期所处阶段决定了投资者更偏爱哪一类。

原文:2017年美国房地产市场展望——美国市场、中国视角

王争春 价格和土地供给的问题,我们慢慢谈。市场有垄断市场、寡头市场和竞争市场,定价规则自然有差异。

原文:面对房价,教科书自焚吗?经济规律笑了

叶伟强 需求、供给、货币,都是影响价格的重要因素

原文:房价之谜 | 悬而未决的崩盘隐忧(完整版)

zhangmingxiao 合理吗?

原文:房价之谜(三)| 中国房价到底“合理”吗?

北方的小狼 中国特色,都是小民倒霉!哎!

原文:广西“吃穿山甲”案的厨师: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abcnews 张老师这篇写得精彩。看来经济解释值得再去看一遍。几点想问一下:一是中国现在外汇减少,所以关税啥的肯定不会轻易取消,走一带一路推出人民币是稳定币值的好方法,不过确实以什么为锚呢?二是日本经济停滞,但听说日本人其实是进入了伊甸园阶段,收入啥的可能没增加,实际感受却始终稳定。这算好路吗?

原文:从中国先拔头筹看天下大势

孙越 (强)这会说得好!特朗普跟俄国商人绝不仅仅是生意往来吧。(呵呵)

原文:特朗普的俄国情结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