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网首页 > 博客 > 外汇市场
智堡研究所

新兴市场肉中刺(续)——汇率问题?

智堡研究所 05月08日

我们是一家聚焦于全球宏观经济与大类资产配置的研究所。

本文首发于智堡公众号:zhi666bao

作者奥古斯汀·卡斯滕斯 (Agustín Carstens),国际清算银行总经理。

本文是作者于2019年5月2日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演讲稿。因篇幅原因,有所删节改编。

介绍

后危机时代,随着全球央行试图在陌生的经济水域中规划自己的航线,货币政策框架再次得到积极讨论。美联储已开始对其货币政策框架进行评估,而其它发达经济体 (AE) 央行也敏锐地意识到,有必要调整自己的框架,使其能够适应新的挑战。

新兴市场经济体 (EME) 央行也处于类似的情况中。尽管EME并非处于全球金融危机的震中,但它们...

.
智堡研究所

货币错配:新兴市场肉中刺?

智堡研究所 05月07日

我们是一家聚焦于全球宏观经济与大类资产配置的研究所。

本文首发于智堡公众号:zhi666bao

作者:

奥古斯汀·卡斯滕斯 (Agustín Carstens),国际清算银行总经理。

申炫松 (Hyun Song Shin),著名经济学家,国际清算银行经济顾问兼研究部门主管。

本文为两位作者在顶级外交政策期刊《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 杂志上发表的主题文章。

介绍

新兴市场在2018年历经坎坷。去年夏天,由于经济陷入困境,阿根廷和土耳其的货币大幅贬值。阿根廷不得不向IMF申请570亿美元的贷款。评论家们削尖了铅笔,准备将其与上世纪90年代末席卷新兴市场的金融海啸相提并论。

然而,大多数...

.
智堡研究所

宏观经济白学了?理解经常账户和汇率的正确姿势

智堡研究所 04月16日

我们是一家聚焦于全球宏观经济与大类资产配置的研究所。

本文首发于智堡公众号:zhi666bao

作者申炫松 (Hyun Song Shin),著名经济学家,国际清算银行经济顾问兼研究部门主管。

本文是作者于2019年4月10日在G20/IMF全球失衡研讨会上的演讲。

行业领先的公司都是跨越国界的。它们越来越多地在全球开展业务,为全球投资者所拥有,并在供应链上与其他全球公司进行贸易。目前,宏观经济会计仍守着顽固的国家视角,而我们的世界观是由会计塑造的

教科书描述的世界是这样的:全球经济是一个岛屿的集合。每个国家的GDP区域都是一个岛屿,岛屿之间的汇率决定着贸易平衡。货币贬值会促进一...

.
智堡研究所

对弈国际货币区:人民币加入战局

智堡研究所 02月13日

我们是一家聚焦于全球宏观经济与大类资产配置的研究所。

本文首发于智堡公众号:zhi666bao。

本文译自国际清算银行在去年底发布的工作论文(No.762),作者Robert N McCauley是国际金融领域,尤其是全球美元流动性问题的专家。本论文是国际清算银行就经常账户、资本账户以及国际货币问题的系列研究之一。阅读我们过去对该系列研究的翻译,您可以点击阅读原文,并阅读编号为424、456、457、525的工作论文。这篇论文提供了一个有趣的角度,也引发了我的思考。

  • 对美元主导地位的解释,并非基于美国经济的规模,而是基于美元区的规模。所谓的“关键货币”(key/major currencies),特...

.
晓冬

2016年哪些货币跌得最惨?表现最差?

晓冬 12月30日

一个对生活永远充满热情的人

2016年金融行情犹如过山车,外汇市场也不例外!   少数国家的货币表现良好,其他一些国家的货币则大幅走软。   这里盘点一下2016年受创最惨重的货币有哪些?   埃及镑:-59%   今年11月,埃及决定让埃及镑自由浮动。此举是缓解该国严重的经济危机、换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紧急贷款努力的一部分。   决定出炉后,埃及镑对美元暴跌48%。此后,埃及镑对美元一路走软,今年收跌59%。   尼日利亚奈拉:-37%   今年大部分时间,尼日利亚在与油价低迷抗争,该国货币奈拉因此承压。   尼日利亚严重依赖石油,该...

.
柯荆民

汇率政策:游走在自由化和国家管控之间

柯荆民 01月17日

曾任欧洲基金公司高管

美国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曾说:“如果我们在中国呆一天,会怎么办?我们可能会提出正确的解决方案吗?”五年以来,国外对中国金融技术官员的称赞没有以前那么多了。11日以来,全球市场下降了7.1%。这是1970年以来最差劲的一年,有一小部分原因为中国对其经济的管理方式。

过去的十多年,中国是全球经济增长的引擎。现在,中国经济快速扩张的步伐已经放缓,并且股市开始波动。虽然股价对中国实体经济的影响并不大,但股市的波动,会让投资人禁不住想:中国是否有从原来的经济模式向市场经济转变的能力?全球都在紧盯中国的债务和...

.
柯荆民

硬币的二面:别的货币所失,正是美元所得

柯荆民 02月02日

曾任欧洲基金公司高管

2008年债务危机以来,外汇市场成了不叫的狗。欧元没有崩盘;尽管采用量化宽松,美元也没有崩盘;人民币没有成为世界储备货币的新选择。尽管在2008年晚期和2009年早期市场崩溃时,美元稍微有些贬值,其交易加权指数仍在雷曼兄弟倒闭时的2%区间徘徊(见表)

 

外汇“大鳄”感到无从下手。通常情况下,他们集中于收益率差异,购买有最高利率的货币,但是现在国家之间的收益率比较低而且很少有差别;有时他们看经济增长预测,但现在经济增长无一例外地停滞;有时他们看经常项目下的逆差,但现在美国的赤字在缩小,日本的盈余已经完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