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Florence Eid-Oakden

埃及的“三大挑战”:高通胀率、安全问题和执行风险

Florence Eid-Oakden 10月07日

Arabia Monitor阿拉伯观察创始人及首席经济学家

•埃及经济目前仍面临的主要挑战包括高通胀,财政赤字,阻碍旅游业复兴的安全问题,以及执行风险。
•尽管旅游业恢复缓慢,2017年前五个月内前往埃及旅游的中国游客数量接近去年的两倍。
•对投资者有利的改革和外资支持(尤其来自于海合会国家)能促进埃及的经济稳定,巩固埃及打击地区激进主义的中心地位。
埃及通货膨胀年增长率仍旧较高,近期利率增长预计产生延迟影响。
埃及中央银行通过提高政策利率(自2016年11月来提高了600个基点)和抽取银行流动资产来实行紧缩的货币政策,以进一步抑制需求和控制通胀预期。
但照目前情况来看,在通胀来临的明确信号之前,提高利率仍有较大空间。
埃及政府正......
Florence Eid-Oakden

油价变动与汇率改革:中东国家能否迎接挑战?

Florence Eid-Oakden 08月17日

Arabia Monitor阿拉伯观察创始人及首席经济学家

阿尔及利亚:油价仍有巨大影响
因较低的石油价格和收入影响,阿尔及利亚依旧面临一些挑战,这一情况预计在2017年会有所好转。其中,高度依赖石油和商品价格及有限的生产量仍是巨大挑战。碳氧化合物生产量占阿尔及利亚出口总额的97%以及政府预算的60%。
但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关于2017年石油价格为每桶51.68美元的预测,石油收入估计会有所增长。从2014年到2016年,受低油价影响,石油收入下滑48%至162亿美元,但预计在2017年会增长52%。在2017年第一季度,石油生产量为每天1055百万桶,比去年同期高出3.6%。
另外,石油收入下滑也影响了外汇储备与贸易差额。相比2014年的1780亿美元(等于35.5个月的进口),外汇储备现今达到1080亿......
陶短房

当埃及的死刑判决“高高悬起”  

陶短房 03月28日

旅居加拿大的中国专栏作家

在同一座法庭里,一次性判决529人死刑,在当今世界是怎样骇人听闻的一件事?这样的事真的会发生么?
千真万确:这座法庭位于埃及,开罗南边的小城市明亚,时间是3月24日,被判处死刑的529人,都是被取缔的穆斯林兄弟会成员或支持者,他们的罪名,是去年8月一次对警察局的冲击,在那次冲击中警察局遭到焚烧,一名警察丧生。
庭审是3月23日开始的,被“批量指控”的人数是545人,匆匆两天庭审后,法官赛义德.优素福宣布其中16人无罪开释,也就是说,在这次奇特的审判中,所有被告或判死刑、或无罪释放,非此即彼。
仅仅为了一条人命如此大动干戈,埃及当局要做什么?
要向政治对手示威。
自去年7月推翻穆尔西的......
旁观中国

埃及的失败告诉了中国什么

旁观中国 01月27日

财新传媒出品,精选国际舆论对中国话题的报道、分析和评论。它们有的持正平和,有的辛辣讥刺,也有的狗血八卦——但都很有趣。每......

● 在难解的政治分裂中,三年前开始的埃及革命已经走进了死局。埃及的教训能给中国的政治转型带来启示吗?
倪伟峰/文
三年前的2011年1月25日,埃及街头爆发反政府示威,一场革命随后席卷全国,总统穆巴拉克被迫下台并受审。然而三年过去后,新政权的第一任民选总统穆尔西也成了阶下囚,在当前的形势下,军方强人塞西很有可能出山掌权。
▲2014年1月,埃及商店招牌上挂着塞西的头像和打红叉的穆尔西头像/倪伟峰 摄
这场半途而废的埃及革命到底失败在哪里,它给其他国家和中国的政治转型带来哪些启示?带着这些问题,记者采访了牛津大学非洲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保罗•科利尔(Paul Collier)。
科利尔教授长期致力于非洲......
姚树洁

薄熙来与徐明对驳公堂

姚树洁 08月23日

诺丁汉大学当代中国学学院院长

摘要:8月22日,薄熙来在济南中院接受公开审判,审判内容和场景全面公开,是中国法律史上的一次革命,透视出新一届政府对法律公正的高度重视。其中,最有意思的是薄熙来和行贿者大连实德集团徐明的公堂对驳。本案揭露出来最大的问题是徐明给薄古开来用于购买法国尼斯大别墅的323万美元。不过,薄熙来在对驳徐明时,表现得非常从容,徐明没有任何明确的证据证明他对薄熙来直接行贿,也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薄熙来知道此事。薄熙来案8月23日继续审理,薄的精神状态良好,可以看出瘦了不少,也老了不少。广大国人希望公平的法律,包括对高官的审判也要公正,不要因官而轻判,也不要因官而重判,变成政治斗争。
附件:薄熙来案8月22日庭审实录(全文......
陶短房

埃及军方:会“弃美投俄”么?  

陶短房 08月20日

旅居加拿大的中国专栏作家

埃及军方:会“弃美投俄”么?
8月14日,埃及过渡政府当局出动军警,对支持7月3日被推翻的兄弟会穆尔西政府示威者所长期占据的开罗及其郊区三座广场发起武装“清场”,截止目前,仅官方宣布的伤亡数据,就达死638人、伤近4000人之多,而兄弟会支持者在网上所宣布的伤亡数字更数倍于此。
面对如此血淋淋、沉甸甸的数字,任何国家政府都不可能无动于衷。和埃及有密切联系及攸关利益、和“7.3”事变中推翻兄弟会政府、“8.14”清场又实际充当“操盘手”的埃及军方又有长期合作、支持关系的美国,官方作何姿态、动作,自然最引人瞩目。
“清场”开始后仅数小时,美国国务卿克里发表声明,称流血冲突本身是“可悲”的,并对“清场”后埃......
陶短房

评美国对埃及军方的立场

陶短房 08月19日

旅居加拿大的中国专栏作家

高高举起 轻轻落下——评美国对埃及军方的立场
8月14日,埃及过渡政府出动大批军警并动用推土机、直升机、装甲车等设备,使用催泪弹甚至实弹,对聚集在首都开罗及郊区3座广场的、支持7月3日被推翻的兄弟会穆尔西政权示威者发起暴力“清场”,并随后宣布实施全国围棋至少一个月的紧急状态,和开罗及全国半数省份的宵禁。据埃及过渡政府卫生部所公布的官方统计数据,仅“清场”和紧急状态第一天,死亡人数就高达525人,而被镇压的兄弟会方面,所宣布的最大伤亡人数甚至高达死2200,伤逾万,诚如一位埃及网民在推特上所感慨的,对任何政治、宗教倾向的埃及人而言,这都是埃及近当代史上最血腥的一日。
面对......
陶短房

埃及:“清场”,然后呢?  

陶短房 08月18日

旅居加拿大的中国专栏作家

埃及:“清场”,然后呢?
8月14日埃及过渡当局针对聚集在开罗及郊区3座广场、支持兄弟会及7月3日被推翻穆尔西政府的示威者发动“清场”,造成严重伤亡,过渡当局称,“清场”第一日死亡人数高达525人,而兄弟会支持者所发布的伤亡数据中,最高的已达死2200人、伤逾万人这样恐怖的数据。
“清场”前一天,过渡政府的后台老板、“7.3”事件推翻兄弟会的真正推手——埃及军方刚刚策划了地方行政长官的重大人事更迭,更换了全部27名省长中的25名,人事更迭后,军方、警方背景的省长总数,竟达到23+2人,其中不乏跨越穆巴拉克时代的争议性人物,一时间给人以“回到从前”的感觉。值得一提的是,军方的做法不过是亦步亦趋、照猫画虎,兄弟会......
陶短房

埃及蹀血,非民主之错  

陶短房 08月16日

旅居加拿大的中国专栏作家

8月14日开始的、埃及过渡政府当局针对穆斯林兄弟会支持者示威聚集地的“清场”行动,已导致严重伤亡,仅截止目前,过渡政府卫生部的官方口径,已承认死亡525人(其中军警43人,其余为平民),仅三处示威者聚集地之一的拉比亚广场,死亡人数就高达202人。
至于被镇压的兄弟会方面,其口中所称“大屠杀”则更为血腥恐怖,迄今他们所发布的、众说纷纭的伤亡数据中,最大的一个是死2200人,伤万人以上。
更让人不安的,是“清场”并非血腥、暴力的全部:自7月3日军方和反兄弟会势力联手推翻兄弟会穆尔西政权至“清场”前夕,死于政治暴力的埃及人已逾250,而随着“清场”后暴力的延续和......
陶短房

埃及“清场”:死亡数字和政治姿态的玄机  

陶短房 08月15日

旅居加拿大的中国专栏作家

8月14日,埃及过渡政府和警方在开罗执行对兄弟会支持者示威场地的“清场”令,导致严重伤亡和激烈冲突。
此次执行“清场”的三处兄弟会支持者示威场地,为拉比亚、纳赫达和穆斯塔法-马赫穆迪三座广场,其中前两座广场,兄弟会支持者已占据示威逾6周,系埃及军方7月3日推翻兄弟会穆尔西政府前,即应后者呼吁聚集示威的(最初系为庆祝6月30日兄弟会上台执政一周年),而后一座广场,则是8月1日过渡政府内政部发出“清场”令后,兄弟会支持者为防万一开辟的“新战场”。
按照兄弟会的说法,警方和治安部队出动了推土机、直升机、装甲车辆和狙击手,不顾现场众多妇孺强行推进,并使用了催泪瓦斯和......
杨恒均

埃及怎么了?——如果我是穆巴拉克

杨恒均 08月07日

曾任中国政府官员

百年前西方列强打开中国大门时,中国人第一眼看到的是“坚船利炮”,这也成了国人当时最想引进的“器物”。而“洋务运动”的目的就是要引进西方先进的“器物”。中日甲午战争之后,有识之士从“器物”上升到“制度”,开始变法维新。接下来百年,从亚洲第一个共和国、中华民国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台湾的宪政民主,中国人相继引进了西方的宪政民主与社会主义制度。下一个阶段则是吸收、消化与制度相符的价值理念。
从“器物”到“制度”再到“理念”,这是西风东渐的三个阶段,虽然时间上不是泾渭分明,例如引进“器物”时也部分引进“制度”,“理念”先于“制度”传播开来的情况也有,但对大多数国家来说,基本上都是这个顺序。我们用上面的......
杨恒均

埃及怎么了?——你为啥要民主?

杨恒均 08月05日

曾任中国政府官员

我在国内写博客多年,由于常常提及民主,自然就经常遭到网友的质疑:你安的什么心?为什么要民主?最极端的例子恐怕是最近王小石的那句狠话:“我父母需要安享晚年,我孩子正在茁壮成长,居心叵测的天使、导师、公知们,你们若想在中国通过掌控舆论煽动乱局,就必须在我身体上踩过去,我若有一口气,都要让你们功败垂成!”
对民主的最大误解往往源自于对“为什么要民主”这个问题的回答。为什么要民主呢?因为美国希望大家都民主,方便他统治全球?还是有些人希望通过民主这个手段夺取政权,成为执政者?又或者是为了经济发展、国家强盛、民族复兴?这些都沾边,但都扯得有些远,简单一点说,民主是每一个觉醒的人内生的一种基本需求,就是......
陈季冰

西方可以为埃及做些什么?

陈季冰 08月03日

就职于上海商报社

作为埃及军方与穆斯林兄弟会双方认可的唯一调解人,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凯瑟琳·阿什顿女士于本周一(29日)晚间被允许探视了目前仍被拘禁的埃及前总统穆罕默德·穆尔西。阿什顿在与穆尔西会面后对媒体强调,必须以“包容性”的政治进程结束埃及的冲突,而且这一过程应当将穆斯林兄弟会包括其中。
同日,美国白宫发言人公开谴责了埃及发生的暴力事件。上周六(27日),埃及安全部队在开罗开枪射杀了几十名正在举行大规模反军方集会的穆兄会支持者。此前,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和国防部长查克·哈格尔相继致电埃及领导人,对埃及局势表达了担忧,并敦促军方保持克制,制止进一步的暴力冲突。不过,美国政府未就杀戮事件点名谴责埃及军......
陶短房

巴以和谈:为谈而谈  

陶短房 08月03日

旅居加拿大的中国专栏作家

巴以和谈:为谈而谈
在美国国务卿克里看来,7月28日是收获的日子,就在这一日,以色列内阁投票表决,以13票赞成、7票反对、两票弃权的结果,通过了释放104名以色列长期关押的巴勒斯坦囚犯的提议,从而为恢复2010年因以色列拒绝继续冻结在巴勒斯坦境内修建犹太人定居点而中断的巴以和谈扫清了障碍。也就在这一天,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简.帕萨基终于可以如释重负地宣布,巴以和谈重启,以巴双方代表(以色列司法部长利夫尼Tzipi Livni、内塔尼亚胡特使艾萨克.莫尔霍Yitzhak Molcho,巴方首席谈判代表埃雷卡特Saeb Erekat、阿巴斯首席顾问施塔耶赫Mohammad Shtayyeh)业已抵达华盛顿,第一轮会谈美东时间7月29日即行开始。
克里上任至今仅5个......
杨恒均
两年前,突尼斯小贩之死引发中东“茉莉花革命”。一年前,埃及变天,执政三十年的独裁穆巴拉克身陷囹圄。随后埃及举行了四千年历史上的头一遭民主大选。穆尔西当选总统。一年后,反对穆尔西的民众占据广场,军方介入,废黜穆尔西。目前,支持穆尔西与军方的人群占据广场,相持不下。
对于埃及来说,这并不难理解,埃及一向有军人干政的传统,今天民众上街同两年前民众上街的理由差不多一样:对持续恶化的经济与高失业率,以及对执政当局的诸多表现极度不满。很多人不理解的是:埃及已经民主了,为啥还会这样?他们不理解的不是埃及,而是民主。
埃及怎么了?埃及的民主怎么了?今天我们一说到民主,都会立即拿美国、欧洲和澳洲等作尺度......
陈季冰
对于那些将“稳定”看得高于一切的人来说,埃及的最新乱局提供了一部绝好的反面教材。
自7月3日军方罢黜穆罕默德·穆尔西的总统职务以来,在埃及各地,穆斯林兄弟会的支持者与军警之间已连续发生多起暴力冲突,造成近百人死亡,逾千人受伤。更令人感到不祥和担心的是,军方在未出具任何罪名的情况下逮捕了数百名伊斯兰主义者,其中包括穆兄会的多位核心领导人。我们却没有听见埃及自由派提出过什么异议,他们之前曾为了捍卫“自由权利”而坚决抵制伊斯兰主义者主导的议会、宪法和政府。这样一来,埃及的政治斗争便重又回归推翻穆巴拉克的革命以前的旧模式。
但革命的“潘多拉盒子”一旦打开,便再也无法收回去。由于表面上的“稳定”已......
陶短房

过渡政府登台亮相 兄弟会何去何从  

陶短房 07月18日

旅居加拿大的中国专栏作家

正所谓一家欢乐一家愁,7月14日,正当3天内“难产”两次的埃及政变后过渡政府终于呱呱坠地,在后穆巴拉克时代的前一次过渡时期当过过渡政府几个月副总理的技术官僚贝布拉维(Hazem al-Beblawy)正式就任,屡屡在选举中受挫、和代理国家元首及政府首脑宝座多次擦肩而过的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前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巴拉迪(Mohamed ElBaradei)终于挂上副总统头衔之际,被政变推翻的前总统穆尔西(Mohammed Morsi)和另外14名穆斯林兄弟会(al-ikhwān al-muslimūn)领袖的财产被冻结。此前一天,从埃及总检察长办公室传出消息,穆尔西和据说是兄弟会最高领导人的巴迪(Mohamed Badie)等共9名兄弟会领袖的起诉书“已被收到”,对兄弟会的指控,包......
陶短房

埃及:“七日三公”意味着什么  

陶短房 07月16日

旅居加拿大的中国专栏作家

埃及:“七日三公”意味着什么
7月3日发动政变、推翻执政刚刚一年的穆尔西(Mohammed Morsi)穆斯林兄弟会政府的埃及军方,以及国防部长西西(Abdel Fattah al-Sissi),当初恐怕未曾想到,政变后的日子,竟会过得如此之艰难。
早在政变前,军方向穆尔西发出“48小时最后通牒”后不久,就推出了所谓“过渡期路线图”,并定下9-12个月的过渡期时间表。但自政变成功、政府和宪法中止迄今,时间已差不多过去一周,本应作为“路线图”第一步和过渡期基础的临时政府,却仅有军方指定或旧政府留任的寥寥数人,如临时总统曼苏尔(Adly Mansour)、临时外长阿姆鲁(Mohammed Kamel Amr)等,最关键的人物&......
陈季冰
一.
一切仿佛重又回到了两年半以前。
7月4日,在发布限期48小时的最后通牒但遭到总统穆罕默德·穆尔西拒绝后,埃及军方断然罢黜了这位埃及历史上第一个民选总统。
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再次在因“阿拉伯之春”革命而闻名全球的开罗解放广场上响起,与两年半前惊人地相似。2011年2月11日,持续18天的大规模抗议将铁腕统治埃及近30年的“最后一位法老”—— 82岁的胡斯尼•穆巴拉克——赶下了台。
同样惊人相似的是,指挥这次行动的是出任埃及国防部长不足一年的阿卜杜勒•法塔赫•阿尔赛西将军,他是去年8月军队最高委员会负责人兼国防部长侯赛因·坦塔维遭解职后由穆尔西总统亲自任命的。而在两年半前,正是在穆巴拉......
吴澧

军方旧招烂,穆兄新政难

吴澧 07月10日

专栏作家

(本月3日,埃及军方发动政变,罢黜民选总统穆尔西。正如老农在穆尔西刚上台时所言:“埃及国内气氛很热烈;外界观察家却忧心忡忡,觉得他们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下面就重新贴出这篇既对埃及有重大现实意义又对红朝有深远历史意义的伟光正农文。)
埃及历史上第一位非军人总统——穆罕默德·穆尔西——已经宣誓就职,从军方最高委员会手中收回最高权力。宣布穆尔西胜出选举的那个星期天,6月24日,电视里见到开罗解放广场人山人海,神情冲动呼口号。我们外国人难免觉得有点夸张:前总统胡斯尼·穆巴拉克去年2月就下台了,对他的审判也已在今年6月初结束;选举是预定进程,结果大致可预......

精彩评论

陈酿老久 实朴

原文:还乡琐记:草木叩门 生活继续

吴春波H-R “乡田同井,出入相望,守望互助,疾病相持”,已成追忆。

原文:还乡琐记:草木叩门 生活继续

小胖子真不瘦 风口浪尖上的传奇人物!如果你就这样被打败,那你就真的太失败了,但是我相信你不是这种人,期待你东山再起的那天。

原文:回来吧,贾跃亭

lulud 创业英雄还是欺诈惯犯

原文:回来吧,贾跃亭

zhangmingxiao 川普执政一百多天,初见端倪

原文:商人治国成笑柄

孙越 史上有很多传奇,更有很多英雄,他们的死彰显生命的价值。

原文:对外侦察局的掏心猎手

zhangmingxiao 这个不是一起超售事件,是美联航因为内部员工需要乘坐飞机,旅客满员的情况下利用超售这个工具来达到赶下旅客的目的。

原文:美联航赶乘客下飞机 资深机长告诉你是否违规

郭杰群 在美国,地产开发商将出售资产所得在一定期限内进行类似房产的再投资可以享受一定的免税条款。这在我国当前还不具备,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地产商的能动性。

原文:REIT的海外发展及启示

Lypsey3543 “据个人了解,中国一线城市住宅投资收益率不会高于3,美国可以达到6。”作者这里说的应是租金收益率。首先,因(特大)人口增长加速,在新兴市场投资房产,主要看资本利得,动态租金收益要会延后实现,静态比较同期没有太大意义。其次,物业年均持有成本,纽约和中国一线城市不可比。第三,纽约和曼哈顿是两个概念。离开曼岛,租金中位数值完全是不是一个档次。而中国一线城市的租金上涨范围更大。因为仍处于成长期。总体而言,虽然在中美两国都投资的是房产,但从收益分布特征和波动率来说,完全可以看作是差别极大的两类资产。就如同高等级债券和蓝筹股票,横比收益没有意义,因为后者大幅超越。归根结底更可能是风险偏好异质性(含Demographic factors)和经济周期所处阶段决定了投资者更偏爱哪一类。

原文:2017年美国房地产市场展望——美国市场、中国视角

王争春 价格和土地供给的问题,我们慢慢谈。市场有垄断市场、寡头市场和竞争市场,定价规则自然有差异。

原文:面对房价,教科书自焚吗?经济规律笑了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