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宋文洲

CEO的尊严只能用一个东西来维持

宋文洲 09月10日

日本软脑集团创始人

 

几个月前,福冈市邀我去给当地的创业青年讲演。这种讲演我早已谢绝了,但考虑福冈市养育了我妻子的城市,我就欣然接受了。

尽管不是很主动,但我还是早早来到会场附近,在公园的椅子上坐下,看着人影稀少的公园,回想起从一个人开始创业的过去,不禁眼眶发热。

创业初始,我也经常一人来到公园发愁。现在看来很小的事情,对一个刚出校门就创业的青年,尤其是在一个人脉不通,文化不同的异国,所有的都是未知,我天天都在不安之中。

我没有感觉过CEO伟大,因为在很长时间里我只有一个职员,我不比他伟大,因为他是我自己。后来我...

.
宋文洲

敲响东京证券交易所的那口钟

宋文洲 08月15日

日本软脑集团创始人

2000年12月的一天,我一大早就睁开眼睛,再也睡不着了。这天是我的公司软脑集团在东京证券交易所上市的日子。那时我37岁,公司是创业后第8个年头。

我的第二把手是我在北海道大学时结识的学友,叫七田,我做CEO,他做COO,才30出头,就秃顶了。人们都说他是跟我创业累的,其实那只是遗传。董事会其他成员则都是上市前从其他企业跳槽过来的。

我们董事成员早早地来到证券交易所一楼大厅听候安排。我们谁也没有参加过上市仪式,大家都心里忐忑不安。我尽量地假装平静,和董事们说笑话,可我说的勉强,他们笑得更勉强。

一会儿有人把我...

.
宋文洲

创业和失业是同义词

宋文洲 07月28日

日本软脑集团创始人

 

从住处开始,从一个人开始。

“今天我就在这里创业了”,我坐在不到20平米的租房里对自己说。衣服架、煤油炉、电视、冰箱……平时的家具们默默地陪着我,它们都是我捡来的或别人送我的,没有一个是花钱买来的,却都早已心心相印。

用什么创业我几乎没怎么想。因为对一个没有资金,没有人脉,没有社会经验的人来说,所谓的创业就是做一点他能做的,而别人又不做的,让用户受益的事情。

我从国内的东北大学毕业,专业是采矿,但那根本不是我志愿的专业。我80年入学,中国高考制度刚恢复不几年,对我们成分不好的农村孩子也公平,...

.
吕宏亮

创业并幸福着

吕宏亮 04月19日

传习投资董事

创业艰难、辛苦,但创业并不痛苦,创业者是幸福的。

自去年九月决定创业以来,已经半年多,但基金仍没成立,中途无数波折,开始的合伙人现在就散了,可谓大失败。但于我,并没有失败的挫折感,反而更坚定了自己前行的信心。

我是一个形而上的人,形而上的虚无处处体现。如我的理想是“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虚无的不知有何路径可实现。再如做投资,投资的过程其实是对逻辑假设的验证,我勤于或乐于建立各种逻辑假设,却疏于而畏于用可观察的事实去验证逻辑。于今我才发现,因为我沉迷于虚无,过去四十年,我其实没有真正脚踏实地...

.
花总丢了金箍棒

皮包公司装逼指南

花总丢了金箍棒 12月29日

隋代译经师,译《佛说葵花无量逼经》,永堕轮回。新浪微博:@花总丢了金箍棒

搞皮包公司第一步,自然是选注册地。小打小闹or 忽悠气场不强,就别在BVI 或开曼群岛注册了,老老实实在本地找个税收优惠的开发区落户得了。如果你善于卖拐或别有用心,可参照VIE 结构在某岛、香港注册几个壳,然后再用FICE/WFOE 模式回内地忽悠。在那些黄金地段5A甲级写字楼租的虚拟办公室不靠谱,只能蒙菜鸟一时,若要混久一点,还是得找个像样的实体办公室,所谓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公司名字很重要。安校长驯火记里介绍的那些“华”啊“安”啊的字头很难搞,现如今简短的好名字越来越少,能在四个字里找个好听、上口还有点意义的大...

.
安丹芳
  “现在我不只是孩奴,而且,还是我孩子保姆的奴隶。”一位做了妈妈的同事在无意间猛吐苦水。   “一个普通保姆,月薪2800,过节还有过节费。一年下来所有的成本要好几万块,还不保证能对雇主全心全意,领你这份情,因为他们保姆之间也在比较薪水。”我听到这里,无比震惊。后看到微博上,妈妈似乎都有此困扰的不在少数。   记得小时候,保姆还是奢侈生活、有钱或高干家庭专有特种人员。同学或邻居家谁要是有个保姆,关于此家庭背景的八卦,便是小圈子里的话题。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保姆,普遍都是雇主家在农村的远房亲戚,想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