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邓学平

邓学平律师的正义之路:极高明而道中庸

邓学平 09月19日

著名刑事律师,上海财经大学、上海政法学院兼职硕士生导师,华东师范大学法律教育与法律职业研究院研究员。专栏作者,前资深检察官。

仅仅六个月之后,继法律时评集《法影下的中国》,邓学平律师迅即推出又一部法学随笔集《给正义一点时间》。而从后者的后勒口上,我们还可以看出,其第三部学术著作《金融犯罪的辩护逻辑》正在“整装待发”,即将出版。或许我们可以期待,在2018年,邓学平律师会一气呵成三本著作的问世。在熟悉他的人看来,这是十数年来水到渠成、瓜熟蒂落的成果。而在陌生的读者看来,更多的是惊叹,钦佩不已。笔者大致读过他的两本已出的著作,极为佩服,不得不说,邓律师确实是一位难得的杰出的法律人。本文主要评述他的新作《给正义一点时间》,意...

.
南都观察

伦敦传:不要国王,只要市长

南都观察 10月14日

南都公益基金会发起的思想平台

柳展雄,专栏作者,南都观察特约作者

 

欧洲中世纪有一句谚语:“城市的空气使人自由 (Stadt Luft macht frei)。”乍一听,这完全不符合事实。城市空气是污浊、恶臭的,满街粪便污水横流,楼上居民窗口倒马桶。居民在自家后院堆积垃圾杂物,托马斯·莫尔曾担任治安副官后,对伦敦的肮脏深有体会,他在著作《乌托邦》里,特别强调了城市卫生工作。

伦敦城的污秽大部分运到泰晤士河,河口有一间茅房靠近修道院,1275年他们向爱德华一世报告:“此地的腐臭盖过了宗教仪式所焚的乳香,曾熏死多位修士兄弟。”

 

在下水道...

.
WeThinker

“爱国主义”与“民族主义”,你分得清吗?

WeThinker 07月17日

聚焦公共生活,致力于推出原创内容的志愿者团队

“爱国主义”与“民族主义”,你分得清吗?

童志超

在很多人眼中,“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是一对比较模糊的概念。甚至在一些强调“爱国主义”与“民族主义”区别的人看来,前者也不过是后者的温和或积极版本,即当一国人民的国家和民族自豪感是单纯地建立在与其他国家和民族的强烈对比上时,他们就成为了危险的民族主义者,而若这种感情本身没有包含过多的自我优越性成分,那么它就是一种相对健康的爱国主义情绪。

而由普林斯顿大学终身教授、当代新共和主义大师穆里齐•维罗里(Maurizio Viroli)于1995年出版的《关于爱国...

.
思郁

伯林的伟人献词

思郁 01月09日

书评人

  在伯林的一系列著作中,《个人印象》所收录的文章应该是最令人感到好奇的文字。某种程度上,这是由我们对“献词”这种古老的文学体裁的一贯认识形成的,献词一向是被认为是宫廷文人迫于统治者的威严而书写下的阿谀献媚之词,语言华美而空洞,歌功颂德之外并无其他用处,所以历史上能够流传下来的文学献词实在不多。我们很难想象现如今还有人用这种古老的体裁书写人物印象记,更何况这位作者是一位鼎鼎大名的哲学家。

  当然,仔细想一下,伯林并不是那种埋首书斋,甘心著书立说的理论型哲学家,他对构建宏大体系的哲学理论并无多...

.
思郁

我们都是平庸的人类

思郁 01月08日

书评人

  2013年总结阅读心得的时候,发现了自己一年里读了很多关于德国问题的书,主要涉及到二十世纪的德国的合法性与正当性、纳粹主义与大屠杀、德国的纳粹主义语言与二战后德国的地下阅读等等。研究二十世纪的历史,德国的国民性研究是一个逃不过的话题,我们读到了数不胜数的哲学与历史著作,但是在我看来,大部分著作都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只谈学术与思想,而没有对德国问题更加细致入微的剖析——更具体来说,没有一本类似于研究日本国民性《菊与刀》那样的著作。刚刚读完美国专栏作家米尔顿·迈耶的《他们以为他们是自由的》,这...

.
宋宇

悠游“店主国”

宋宇 01月07日

财新传媒编辑

  自1588年击败无敌舰队起,英国开始“日不落帝国”之路直至1922年的极盛,再经由二战与“非殖民化”过程,庞大帝国回复到现今的本土加十几处海外领土的规模。虽然“日不落”照旧,但仅只剩下地理学方面的意义。几百年的扩张,恰如东印度公司这种兼具政治、军事功能的贸易机构所寓示,离不开武力与贸易。在艾伦·麦克法兰看来,以贸易为原初动力,而战争、贸易和帝国相辅相成的大英帝国,乃是一种与以往“军事帝国”相区别的新型“经济帝国”。这个帝国对当代世界的影响乃至形塑引人注目,并为工业革命的发生提供了语境。由此开始,他更...

.
思郁

  题记:正如每年的总结一样,这是一份残缺的书单。囿于个人有限的精力,在阅读上投入的精力注定与购买图书的热情成反比。书是越买越多,读书是越来越少。简单统计下,2013年,所购图书加上出版社的赠书不到将近800本,所读之书不足百本。就算自己眼光独到,选书精准,也不免读到许多烂书,这样算下来,读到的好书少之又少。相对于各大出版社每年的书目,自己所接触到的图书只不过是沧海一粟。这个书单所能代表的只是好书中一部分,而且是极其微不足道的一部分。之所以推荐这些书目:一则对每年的阅读有个交代;二则提醒自己还有很多好...

.
苏更生

 

很多作家会在小说中构建精神故园,让故事反复在此地发生。之于阎连科,就是耙耧山。这处位于洛阳七十公里外的山脉里,上演过收购外国革命伟人遗体以招商引资开发旅游经济的闹剧,在阎连科的小说里,它变成了超级大都市,名为炸裂。

 

 

小说《炸裂志》正是炸裂市的市志,由炸裂市长孔明亮委托阎连科所写。在小说开篇是2007年,市长秘书找到阎连科,说:阎老师,市长说想要多少稿费你开口,只要你不把市里的几家银行搬回你们家,什么条件都可以。阎连科被真金白银吸引,想着写完一生不用为钱着想,换房、豪车,乃至用钱去...

.
宋宇

邂逅自己生命的颜色

宋宇 10月25日

财新传媒编辑

  看到《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的内容提要时,因为若干人物的名字里带着颜色,不自觉地会想到《落水狗》里那些名字五彩缤纷的银行劫匪。前天晚上真正读起来,就一直感觉放不下,总想再读十页二十页凑个整就睡觉,没想到一口气就给读完了——顺便还看了小半场皇马对尤文的比赛。本来读小说就很少,真正有这种欲罢不能,非要一口气读完的经验就更少了。

  以前马马虎虎地读过《挪威的森林》,后来看了电影。村上春树的其他作品,都是零零碎碎地读了一点。单看内容介绍,就要为他的想象力而折服。说起来,村上接近于熟悉的...

.
思郁

中国靠什么改变世界?

思郁 10月24日

书评人

  看电视的时候,经常会遇到热情的媒体记者随机采访外国友人,动不动都是问对中国的印象。基本上每一位外国友人都对这样的问题心领神会,答案也是千篇一律,不外乎说中国是个漂亮的国家,我很喜欢中国的文化和美食之类的。听到国际友人的赞扬,记者朋友仿佛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笑语盈盈,满意而归。当然,这样的回答是当不得真的,国际友人如何评价中国各不相同,至少在面对采访时候,基本的礼貌回答也不会批评直言。考虑到要在这片土地上生活,估计大多数外国友人都有这种机敏的应对,算是皆大欢喜。但是想要真正搞清楚西方如何看...

.
中外对话

书评:城市农耕

中外对话 10月18日

世界上第一个中英双语环境网站

莱维特 汤姆

17.10.2013

更多内容,请见:https://www.chinadialogue.net

一本有关城市农耕的书让汤姆·莱维特对食物改善生活的可能性持乐观态度。

图为位于伦敦东区的海克尼市区农场。图片来源:Pedro Reyna

 

城市农耕的兴起让人欢欣鼓舞的同时,也存在着一些争议。大规模的室内蔬菜种植在纽约、芝加哥等城市悄然而生,使得供应链缩短了数千英里,但同是室内耕种,在温度较低的东海岸则要比在阳光充足的加利福尼亚消耗更多能源。还有,我们真的想吃无土栽培的食物吗?另外,屋顶和被人遗忘的角落虽能用来进行小规模...

.
宋宇

共和的危机与“避难所”

宋宇 10月17日

财新传媒编辑

  面对公共事务,汉娜·阿伦特不愿因族群身份或小团体而掩藏自己的真实想法,总是努力地保持清醒与尖锐。这往往令她的同道者们困扰甚至恼怒,因为他们未能得到意料之中的答案。除去艾希曼审判引发的纷争,在《共和的危机》中论及的民权运动和学生抗议等话题,以及对“权力”与“暴力”的区分,都能充分地体现出阿伦特的价值。

  《共和的危机》是阿伦特生前出版的最后一部著作,书中四篇文章,除《公民不服从》原载于《纽约客》杂志,其余皆出自《纽约书评》。文章完成于上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正值民权运动(金牧师遇刺后不久)...

.
李冬君


云在青天 水映杯浅.
中外对话

【文化】文化在自然中的作用:露丝·帕德尔推荐书单

中外对话 06月14日

世界上第一个中英双语环境网站

诗人及生态环境保护者露丝·帕德尔分享了五本探索我们与动物和自然环境关系的重要著作。

 

对“自然”的理解,也包括理解我们与它的关系。在2003年,我在为《烈日下的老虎》这本书做田野调查时,确信了这一点。这本书描述了亚洲各地的老虎保护工作,在前往中国东北调查那里野生虎真实种群数量的途中,我在上海举行了一场诗歌朗诵会。会上,人们提到我是查尔斯·达尔文的后代,两个女孩会后很兴奋地来找我,因为达尔文在是中国如此重要,用她俩的话说,他代表着“人类的进步”。

对我而言,达尔文首先代表的是我们与其它物种的连通...

.
黄有光

 

笔者在西安交通大学金禾经济研究中心访问讲课时,承蒙中心的俞炜华博士赠送他于2011年由山东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婚恋与选择》一书。读后,虽然受益匪浅,但对书中最后一节,认为人类婚姻没有未来的观点,有不同的看法,特书本文。

1. 评俞炜华的《婚恋与选择》

此书的副标题是‘经济学告诉你古今婚恋的奥秘’,作者是经济学者,主要是从经济学的观点谈恋爱、婚姻、家庭以及有关问题,但也考虑了一些进化生物学的因素。很多人可能会认为有关爱情与家庭的问题,不能够只用生物与经济的因素来分析,更加重要的是社会、文化、人际关系...

.
黎学文

                               大眼和这个时代

            ——李承鹏《全世界都知道》读后

 

                              黎学文

 

大眼是当下中国最重要的意见领袖,凡有重大公共事件,大眼必有精彩博文出炉,每役必与,深受广大网民喜爱与追捧。他与其他意见领袖的言论,已成为当下公共舆论的一道靓丽风景线,为这个晦暗不明、光明与黑暗并存的时代留下了一份鲜活生动的记录。

有人说一个作家只有具备让人一眼能识别其文体风格的才称得上是优秀的作家,大眼的博文便是如此,每每读之,总能让我眼前一亮,久而久之,...

.
宋宇

罗素说,“我花一小时读韩素音作品所获得的对中国的认识,比我在那个国家住上一年还要多。”老夫子的赞誉里不无恭维,离事实其实并不遥远。别说欧洲的故人,连我这个中国读者,都能从这本书里发现不曾知悉的中国。  

人生充满戏剧性,再加上妙笔生花,使这本自传具有了相当的可读性。《伤残的树》是韩素音女士五卷本自传的第一部,时间跨度是1885年到1928年,正值清末民初的大变动。从前有过董乐山先生的节译本,这次补齐成为全译本。

通过家人的忆旧,韩素音搭建起了自己的“史前史”。她的父亲周映彤出身于四川的官宦家庭,留...

.
张大春

倘若生活是縮減,便與它對峙

张大春 09月25日

辅大中文系讲师、小说家

   ——王小波《時代三部曲》的一個蠡測     二十世紀的小說家與他們上兩、三個世紀的同行前輩最顯著的差異之一,是前者往往透過作品探討「小說是什麼?」這個命題;而且總是找不到答案。有些時候──在一些高明的作家那裡──答案常常被刻意隱藏起來,或者,他們寧可找不到那答案。因為在這樣作家眼中,「小說是什麼?」不是一個解釋性的陳述便可以回答的。關於它的思索還包括了作家本人的實踐在內;作家總會想起:在他之前兩、三百年乃至兩、三千年,甚而更久遠的歷史裡面,早就出現過無以數計的說故事的人。「小說是什麼?」便不....
羽戈

吴经熊的乡愁

羽戈 09月14日

青年学者、作家

吴经熊的乡愁
  
  
  《吴经熊法学文选》,吴经熊著,孙伟、李冬松编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2年7月第一版
  
  如果你在这两年来到吴经熊先生的家乡宁波,随处可见一块城市标语,曰“书藏古今,港通天下”,前半句颂文化之盛,后半句赞商贸之达。最聪明的宁波人,往往能融二者于一体,集大成者,如余秋雨。
  宁波文化最繁华的时节,当属明清。方孝孺、王阳明、范钦、朱舜水、黄宗羲、全祖望、万斯同等,这些名字宛如璀璨的星辰,照亮了皇权时代的夜空。至近代,家国多故,文运衰微,宁波所出土的文化名人,随之沦为柔石...





.
张经纬

走出“神话”的王国

张经纬 09月12日

人类学家,作家,译者,书评人。

“神话”是一个属于20世纪的词汇吗?看起来,神话早已离我们分外遥远,尤其是在科学精神已经大行其道的20世纪,然而神话真的就远离我们而去,成为故纸堆里的尘埃一缕了吗?
  
  怀着这个疑问,我开始了《二十世纪的四种神话理论》的翻译工作,这本由美国宗教学家伊万·斯特伦斯基在20世纪后半叶完成的著作,胪列了四位二十世纪“神话”研究领域最著名的思想家:恩斯特·卡西尔、米尔恰·伊利亚德、克劳德·列维-斯特劳斯,以及布劳尼斯拉夫·马林诺夫斯基。
  
  斯特伦斯基告诉我们“走近这四位理论家时会发现,他们涉足神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