户改观察

流动儿童占比81%,东莞如何破解教育资源“僧多粥少”难题?

户改观察 12月01日

「户改观察」是城市化观察网运营的一个以法律、政策和数据解读城市化与公共服务的科普类新媒体。公众号:城市化观察网。

 

  作为常住外来人口比例最高的城市,东莞市义务教育阶段每100个学生中就有81个是流动儿童。     外来人口与户籍人口比例最悬殊的城市     《2016年东莞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东莞市常住人口有826.14万人,其中户籍人口200.94万人,常住人口中外来人口比重达75.7%。   在500万以上人口的特大城市中,东莞是常住外来人口比重最高的城市。   同时,东莞也成为了在校生中流动儿童比重最高的城市。义务教育阶段在校生中,81%的学生户籍不在东莞市。   在总数...

.
朱达志

 

镇政府公开“叫板”司法裁决,岂能点赞   2015年12月18日 成都商报电子版   核心提示:一桩错误的裁决,当然是需要纠正的。但是比之法治被破坏、法律被藐视这样的“源头污染”,我们更需要维护司法的权威。这是原则,不可不察。   □朱达志 成都商报评论员   广东省东莞市第一法院最近在《东莞日报》上刊登公告,称将对该市寮步镇一宗土地使用权及地上建筑物进行拍卖。没想到12月14日、15日两日,寮步镇政府接连在同一报纸上发布声明,称所拍土地并非被执行人财产,法院“罔顾我镇异议,一意孤行强行拍卖土地”,...

.
旁观中国

2014年4月17日 周四

华尔街日报
| 中国鞋厂工人因福利纠纷罢工
| Workers Strike at China Footwear Plant Over Welfare Payments



中国南方一家为阿迪达斯和耐克等品牌代工的大型鞋厂发生工人罢工,凸显出中国越来越紧张的劳资关系。

这家位于广东东莞的鞋厂名为裕元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在香港上市,其在东莞的工厂有4万多名工人。

工人们表示,这起纠纷主要集中在社保缴纳金额上,他们说,公司只按照基础工资缴纳了员工社保,而没有帮员工缴纳足额社保。

裕元集团的罢工事件是中国一系列涉及海外公司的劳资纠纷中最新的一起。今...












.
黄有光

应该扫黄,还是应该把性交易非罪化?

黄有光 03月30日

世界著名华人经济学家

应该扫黄,还是应该把性交易非罪化?

黄有光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经济系Winsemius讲座教授

 

据报道,最近东莞扫黄,并引发争议。笔者是七十多岁的已婚者,夫妻关系很好,没有嫖娼的需要。然而,笔者强烈反对政府禁止东莞(以及全国)许多单身或长期离家的民工购买性服务的权利,也强烈反对政府禁止妓女选择提供性服务的权利。而且,如下所论,把性交易合法化,不但减少维持法律的成本,减少权力的滥用,增加法律的尊严,也合乎人性,还能够维持家庭稳定,增加社会和谐, 还符合经济学理论

为何卖淫的多数是女子,而嫖娼...

.
吴澧

孽缘误妓身,骚客怜妾情

吴澧 03月10日

专栏作家

 

今年的三·八妇女节,在大强国里很特殊。一个月前,2月9日,阳视记者熟门熟路,偷拍并曝光了大酒店内色情服务,引来地方上强力整顿。有关注妇女地位的人士对《纽约时报》记者说,她担心这种运动式执法之中,妓女又要受迫害。她的担心并非无据。阳视在家庭观赏“黄金时间”播放淫秽镜头,自然引来网络上大量质疑和嘲讽。主旋律媒体沉着应对,立即调转炮口,从批评官员不作为之下的黄流泛滥,转为集中批判网上各种民间议论。像历次舆论造势一样,其中难免夹杂极左声音,总有革命童智为表现自己而用力过度。比如,有篇主旋律网站积...

.
潘采夫

扫黄运动与以德治国

潘采夫 02月26日

自由撰稿人

                                                  

     东莞扫黄的硝烟渐散,但谁都能看出,东莞只是打响了发令枪,全国范围的扫黄正在展开,据《新京报》报道,仅山西一省即出动警力32000人次,成都一地出动警力6000多人次,并以“摧枯拉朽之势”端掉了两千多家涉黄娱乐场所,逮捕的嫖客和小姐不知凡几。同时配合以强大的宣传机器。将其名之为运动,可算恰如其分。

      扫黄是国人早已司空见惯的行动,隔一段时间就来上一次,而且与政治气候息息相关,大赛、大会之前必扫黄。但与以往不同,这次扫黄运动引起了民间强烈的反弹声...

.
丁金坤

扫黄,与法治

丁金坤 02月15日

上海律师

扫黄,本该大快人心。盖卖淫嫖娼,传染疾病,破坏家庭,堕落风气,轻则违法,重则犯罪,须得时时扫也,以醇风俗。然而东莞的大规模扫黄,并没有引起民众的支持,相反不少在冷嘲热讽、揶揄、戏虐。以致人民日报头版憋不住站出来,批“东莞挺住论”是无良大V的歪理邪说。为啥会这样?主要两个原因:第一、运动式扫黄缺乏正当程序。就如当年重庆的打黑运动,打黑者自己不遵守法律,打到后面成为黑打,一起坐牢去了。权力的肆无忌惮与犯罪对社会的危害一样大的。看看东莞,平时不管、不作为,养寇谋利,等鱼儿肥了,再收笼。这哪是法治,分明...

.
邹思聪

注:这是前两天给一家媒体写的评论,因为是今日刊载,所以今天才在这个平台上发出来。我认为,卖淫合法化的支持和反对方式都应该是技术性的,而非意识形态化的站队。所以,在讨论中国是否应该实行卖淫合法化的时候,我们应该仔细的看看这个议题在国外的争议如何。

 

性工作(sex work)一词,是由美国妓权团体Call Off Your Old Tired Ethics在1979年妓权运动中创造的,然而该国事实上又是禁娼国家,且女权团体也对卖淫是否是女性的权利有很大的争论。德国、台湾、香港也是有非常多元的声音和反思。说这些,我是想表明,卖淫的议题,...

.
王新江

东莞事件吐槽点应是色情产业的管理

王新江 02月12日

财新传媒总编室编辑

  1、为什么有这么多享受色情服务的人?这似乎用不着论述,理由太多了。男人本“色”根本不是理由,看似与性无关的理由诸如压力、新奇、体验……都可以成为“色一下”的理由。当然更不用说“性贿”了。总之有这想法的人巨多,从而表现为现实中巨大的需求。有的网友就喊出了“我们都是嫖客”。(事实上无论是提供服务还是享受服务的,男女均有。这一点很重要。)   2、为什么会有如此众多的色情服务者?从上一点可以看出理所当然会培育这样一支大军。但我不同意简单地归结为是需求催生产业。需要分析的是,这些从业者真的都是走投无....
贾平

在天理与人欲之间:东莞扫黄启示录

贾平 02月12日

法律与公共政策学者,长年从事治理、透明度以及公共参与研究和实践工作,公共卫生治理项目创始人和执行主任,美国圣玛丽大学法学院法学教授。

[扫黄者们的争辩是有一定力度的,他们往往会指责卖淫行为玷污了社会风气,并成为制造罪恶的源泉之一。他们提出的解决方案和朱熹是一致的,即只要能够自我控制或者“消灭欲望”就可以有效地“净化”社会空气。但问题显然没有这么简单,因为我们首先必须回答“为什么会有卖淫”或者“卖淫是如何产生的”这样一个问题] 

[“扫黄”这一行为的核心,还是建立在“灭人欲”的基础上的,所以,除非目前的这种以性工作者为靶子的“扫黄”能够消除掉人的性欲,否则,就只能是折腾]

  [在这一轮的社会辩论中,一些人依然把“性工作者非罪...

.
周永坤

两篇关于妓女的旧作

周永坤 02月12日

苏州大学法学院教授  

[ 2014 2 9 日,就在马年新春第二个工作日,东莞又掀起雷霆万钧的“反妓运动”,当局出动 警察 6525 名,查封 12 家娱乐场所,抓获 67 http://news.ifeng.com/society/1/detail_2014_02/10/33638344_0.shtml 不知其中是不是包括一对倒霉的 情侣。 http://news.72177.com/a/201402/101539126.shtml 6525 名警察是啥概念?据回忆,一次颇具规模的 日军 扫荡只有 11 名日本鬼子(参阅《日本鬼子一次真实的扫荡经过》,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96&id=9545264 ),一个团的编制也不过一千多人。 此足见....
陶短房

“性工作者的工作自由”存在么  

陶短房 02月12日

旅居加拿大的中国专栏作家

2月8日央视对东莞“性都”的暗访“曝光”引发热烈议论,不少人对央视暗访和“曝光”的手法、方式提出商榷,有不少社会学家认为,性工作者是处于社会底层的弱势群体,对其处境应持同情、关切态度,更有人呼吁“确保性工作者的工作自由”。

诚如所言,性工作者的确大多数是身处社会底层的弱势群体,她们从事这一“最古老的产业”,往往有其不得已的苦衷,对她们持同情、关切态度,在执法过程中尽量避免不应有的人身伤害、人格侮辱,是应有之义。但“性工作者的工作自由”真的存在么?

福布斯网的调查显示,中国各地大大小小的“性都”,...

.
姚树洁

东莞性都是社会裂化惹的祸

姚树洁 02月12日

诺丁汉大学当代中国学学院院长

最近两天,网络披露了许多关于东莞色情行业泛滥的事情。广东省公安厅,在省委的直接领导下,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动了近7千警力,搜查1千多家娱乐场所,抓捕100多名卖淫、嫖娼者,惊动了中华大地。瞬时间,东莞的名声,远远超过它年产5500亿元GDP的经济奇迹,更让人感叹和吃惊。

东莞作为改革的先驱者,从昔日的一个小县,变成今日力可敌省的地级城市。在30多年的改革和快速发展中,成为中国首屈一指的富裕城市,人均GDP率先达到高收入国家的水平。

我们本来应该为东莞的经济发展奇迹感到骄傲,但是,东莞的色情泛滥,却给这个明星...

.
刘雪松

“东莞挺住”,谁在亢奋?

刘雪松 02月11日

钱江晚报记者、评论员

  东莞性业繁荣,估计是个地球人私底里都知道的事。但东莞的市长不知道。将近一年前,东莞市长袁宝成说,东莞曾经有一些赌毒现象,很多城市都曾经有过。作为政府,我们从来没有认为要依靠这些来发展城市,我心目不中不存在(性都)这些名字。

  央视昨天揭秘“莞式服务”,是偶然或是另有缘由,人们不得而知。但客观效果上,等于将袁市长这句话养大了,再扇过去一记并不迟到的耳光。于是东莞挂不住了,当晚10点就采取抓捕和查封行动,中堂镇公安分局局长和涉黄酒店所在地的派出所所长,全部被先停职再调查。

  与史上所有扫黄打...

.
胡泳

央视的怪胎

胡泳 02月11日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

29日,央视曝光东莞多个娱乐场所存在卖淫嫖娼等违法行为,随后,东莞管理当局迅速召开会议,统一部署全市查处行动,共出动6525名警力对全市所有桑拿、沐足及娱乐场所同时进行检查,并针对节目曝光的多处涉黄场所进行清查抓捕。

央视与地方执法者的联手行动,被网民戏称为“东莞发生三级地震”,是“出卖灵魂的曝光了出卖肉体的震荡所致”。似乎是为了表达这次“拉网式排查打击”的决心,央视特意为此番报道配发评论,断言在法治中国,没有扫不掉的‘黄流’,没有容纳色情业的法律特区”。然而,面对央视的义正辞严,社交媒体上,却...

.
李银河

东莞扫黄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李银河 02月11日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教授、博士生导师

       近日,东莞开始新一轮的扫黄,连中央电视台都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东莞的“黄流”扫了一次又一次,却总是扫不尽。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一二十年来,不知扫了多少次,也不知又复生了多少次。原因何在?就是因为每次扫黄都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没有除病根。

       那么,色情服务业的病根在哪里呢?在人性里。这个行业之所以能够成为世界历史上最古老的行业,就是因为人的性需求。在市场经济社会,只要有需求,就会有供给,所以你扫了这里,它就会去那里,东方不亮西方亮;所以你这次扫了,它下次又冒出来,野火烧不...

.
石扉客

昨天央视新闻频道报道东莞色情服务之后,大众舆论场的态度是一边倒的不屑一顾乃至激烈抨击。社交媒体上流传甚广的一条刻薄评论可称代表,这条评论称央视曝光东莞色情行业是同行相轻,相煎何急。稍显文艺一点的评价,则说东莞发生了三级地震,是因为出卖灵魂的曝光了出卖肉体的震荡所致

受众这种毫不掩饰的反感和蔑视,既和央视这个恐龙型媒介传播功能上附加的强烈意识形态色彩无法分开,也和央视以往的作为密切相关。

考诸过往传播历史,基于影像传播的特点,央视堪称曝光色情行业的风月老手,如半年前打v”运动...

.
丁金坤

东莞只是一颗棋子

丁金坤 02月10日

上海律师

广东大规模对东莞扫黄,摆弄棋子而已。平时不作为,现在搞运动执法,为啥?为政绩也。中央台炮火轰轰,大炮射苍蝇,为啥?转移注意力也。大裤衩自己传闻不断,也不敢暗访文工团,一口气都出在小镇上了。民调更是千奇百怪,或说“东莞挺住”,过激之语,非真的挺东莞之黄,而是为反对而反对也。作为被打击对象的小姐,则作鸟兽奔,但她们应该知道做这行的风险所在,又有何怨?产业成包袱,东莞地方政府则面临新的选择。

 

根据法律,公安扫黄,无可厚非,而之所以引起社会舆论,并非在于扫黄本身,而在于这场运动所引申的种种问题。譬...

.
旁观中国

央视在周日发威,播出长达半小时的东莞色情业暗访片。全国的网络上、手机里顿时掀起消费东莞的热潮,当地政府和警方当然只能焦头烂额。 

不过国际媒体显然没把这当作什么大事,在引述了央视的报道和网民的议论之后,他们只是“悠闲地”加上了一些风凉话: 

 《华尔街日报》 

┃ 如果所有的知名度都是好的知名度,那么中国的国家广播机构刚刚帮了东莞的青楼一个大忙,同时还给自己的脸上来了一拳。

┃ If all publicity is good publicity, then China’s state broadcaster just did the brothels of Dongguan a big favor–whil...

.
宋石男

  央视今日曝光东莞性服务业,并对之大加批判,民间舆论却似乎不肯淈其泥而扬其波,更有不少网友高呼“今夜我们都是东莞人”,甚至有网友神评:“一个出卖灵魂的曝光了一个出卖肉体的”。这是为哪般?我有几点看法,浅白道出:

  1、性交易是否可以合法化,这是争讼已久的问题,牵涉也太多,这里不纠缠。如果持实证主义法学观念,那么只能接受性交易非法的现状,如持自然主义法学观念,则极可能会鼓吹性交易合法化。但鼓吹也没用,这里不是瑞士,没有就此问题全民表决的可能。所以咱们不多谈。不过,我个人是支持性交易合法化的,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