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财新博客 > 【每日荐读】东北衰退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破解当前流动性的迷思

【每日荐读】东北衰退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破解当前流动性的迷思

 
近些年来,“东北衰退”可说是媒体上热议的话题之一。人们对此的看法相当一致,毕竟现实摆在那儿。
 
1978年全国经济总量前十的城市,东北一度占了四席,但到2000年前后就一个都挤不进去了;这些年来东北人口外流、资本却又吸引不进来(所谓“投资不过山海关”),“振兴东北”也喊了多年,“老工业基地”的衰退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不过,尽管对“衰退”本身有共识,但究竟是什么造成了这一衰退,却众说纷纭。
 
一个地方的发展与衰退,是极其复杂的社会现象,归结为某个单一的客观因素或笼统的问题,都很难令人信服。
 
要探讨东北为何衰落,需要谨记的还是三个关键:天时(为何在此时)、地利(为何是此地)与人和(为何是这些人)。
 
在我看来,如果有什么能很好地同时解释这些,那就必须从东北的社会结构上寻找原因,毕竟衰退作为一种经济活动的现象,是社会深层结构的产物。
 
许多人在谈论东北衰落时惯常所说的“文化”与“制度”,恐怕也是这样的历史进程不断形塑的结果。
 
用进化论的术语来说,东北相对单一化的结构,使得它在遇到市场变化时缺乏很好的“预适应”能力,不仅难以利用新出现的机遇,而且一旦原先高度依赖的那个产业出了问题,人们便束手无策,不容易找到其他出路。
 
不仅如此,当许多人回过神来之后,不是转向新的模式(那毕竟太难也太陌生了),而是去紧紧抱住那些不那么受市场波动影响的部门,那就是机关事业单位。最终,这种单一性和经济衰退互为因果又彼此强化,导致状况更趋恶化。
 
真正的出路就是看清楚这一点,为适应市场的变动而找到自身的特点,然后逐步营造宽松多元的环境,带动不同部门的发展,这样,下次再面临冲击时,至少东方不亮西方亮,不至于一个电厂出事,全城都陷入黑灯瞎火。阅读全文
 
最近一周,央行先后出了两项货币政策,包括存款利率上限放宽(针对大额存单)以及降低准备金率1%。前者被市场解读为变形加息,而后者市场理解为流动性宽松,这看似矛盾的政策组合让投资者感觉无所适从,但我们的理解央行政策出台的背后隐含着其清晰的调控逻辑,体现其“良苦用心”。
 
今年以来,整体流动性格局与去年全年大相径庭。今年2月份以来,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和一年期国债收益率大幅下行,分别从年初的4.0%和3.8%降到3.6%和3.2%,收益率曲线呈现明显的陡峭化趋势;而另一方面,银行负债端压力进一步加大,去年负债端优势明显的国有大行也大步迈进,同业存单发行放量。通过金融数据的观察,金融去杠杆进程已经进入下半场,金融去杠杆的主要矛盾已经发生切换,这是市场流动性格局发生剧变的核心原因。
 
2017年,金融去杠杆的工作重心在于遏制金融体系资金空转问题。进入2018年,金融去杠杆的工作重心发生了显著的变化,聚焦点从“治理同业资金空转”转向“控制宏观总杠杆水平”,标志着金融去杠杆进程进入下半场。
 
当前货币政策的主要矛盾在于“控制杠杆水平,压缩表外资产”,次要矛盾在于“表内供求关系紧、银行负债端压力大、负债成本上升”。站在央行的角度,首要确保的是杠杆水平不再继续攀升;在此基础上,兼顾如何缓解表内负债端的压力,控制负债成本上升产生的传导效应,以免对实体经济造成严重冲击。阅读全文
 
 
◈ 吴晓波:别人评价你投资用两个词:一个叫拍脑袋,一个叫热脑袋。年轻人30分钟内不能让你嗨起来,笑起来,那你就不投了,这是真的吗?
 
◈ 徐小平:早期确实是这样,因为我是学音乐出身,在新东方做学生咨询,我是不懂投资的。
 
我们投资的决胜点就在于这个人讲的故事是否让我们激动,让我们觉得值得投,所以我们投的是理想、激情,投的是对未来的展望,至于达到未来路有多遥远,我不管,因为这是创业者的事。
 
假如说我们投资天使有什么风格,就在于对梦想的认同,这一点很重要。
 
◈ 吴晓波:其实你这个逻辑很像很多早期投资人说90%投的是人,10%投的是项目。
 
◈ 徐小平:其实我们是100%投人。我们喜欢一个创业者,尽管他做的事,他的模式得不到认同,也要投他。这是真正的投人哲学。有很多的项目,好几个独角兽都是转型一次两次三次,最后呈现出来的。
 
任何企业都是人做出来的,任何企业一定会经历转型、失败、挫折。最终能够站在废墟上重新崛起的,就是创业者。
 
◈ 吴晓波:所以做天使投资人心态要非常好。
 
◈ 徐小平:这个问题引发了我对自己的定位,也许我是捕风者,我不捉影,我捕风,捕的是未来的风,未来中国新经济浩荡的金风。
 
◈ 吴晓波:你觉得优秀创业者有什么特质?
 
◈ 徐小平:我们投人的时候看三个能力,学历、经历和魅力。虽然三者都很重要,但如果现在让我指出哪一点最重要的话,我可以说与创业相关的“经历”最重要。经历不仅是一般人理解的experience,更是英语里的“know how”,即知道怎么做。阅读全文
 
 
翻译是一门精确的学问,也是变通的艺术。既要考虑字词含义,也要兼顾域外读者的理解习惯。例如,“法院干警”一词带有一定“政法”色彩,按照《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的解释,“干警”是“公安、检察、法院部门中干部和警察的合称”。 如果完全“硬译”,也即“cadres and policemen”,但这一表述肯定会让老外一头雾水,个人建议译为“all of the judges, court staff, and judicial personnel”,覆盖全面,指向清楚,也易于理解。
 
各级法院院长,一般翻为“President”。“代理院长”则是“Acting President”。在我国,院长是当然的首席大法官或者首席法官,分别译作“Chief Justice”和“Chief Judge”。
 
法官等级方面,高级法官一般译为“Senior Judge”,一级到四级高级法官依次译为“Senior Judge (First Rank)”“Senior Judge(Second Rank)”“Senior Judge (Third Rank)”和“Senior Judge (Fourth Rank)”。普通法官(Judge)对外交流时一般不使用“一级法官”或“四级法官”之类的表述,统称“Judge”即可。
 
不过,在与美国司法界交流时,应注意“Senior Judge”的表述可能引发误解,被“老美”理解为处于“半退休”的“资深法官”。
 
因为在美国联邦法院,凡是满足退休条件的法官(美国联邦法官可以终身任职,退休条件一般适用“80年规则”,即法官年龄和执业时间相加,超过80年,即可申请退休),都可以申请转任“资深法官(Senior Judge)”。资深法官不占法官员额,一年工作量达到常任法官三个月工作量即可。若不解释清楚,美国人很可能把我们的“高级法官”理解为“半退休状态下的非员额法官”。阅读全文
 
母亲告诉我,今年北大120周年校庆,“文艺队的老人要办个盛大聚会,真可惜你不能参加”。
 
“文艺队”是母亲夏玟(笔名艾珉)二十年北大生涯中的关键词,也因此成了我童年的关键词。它是1971-1976年间北大的校级文艺团体,只不过它与之前和之后的校艺术团那种学生社团有着极大的不同,它是一个专业单位,成员既有教师,也有学生和校办厂职工。
 
据母亲说,文革前她在北大西语系法语专业读书、任教时并不算个积极的文艺青年,反而是到了干校的艰苦环境,娱乐生活匮乏,那些有文艺细胞的五七战士(对下放干部的尊称)纷纷展露才艺,她才加入了大田歌手的行列。由于一条天生的好嗓子,渐渐成了鲤鱼洲知名度最高的歌星。
 
虽然只是个业余文化活动,服装布景却是群策群力规划得有板有眼,例如猎户家墙上挂的各种兽皮,便是五七战士们从自己的行囊中拿出的皮货,还有人用黑毛线为“小常宝”做了一条看起来颇为逼真的辫子,没想到,演出时“小常宝”唱“八年前,风雪夜“的时候,入戏太深,甩辫子用力过猛,辫子几乎要掉下来,眼看要穿帮。演常猎户的吕学德到底是舞台经验丰富,急中生智,一边按照剧情摸着“女儿”的头,唱着安慰“女儿”的唱段,一边不动声色地把辫子绑了回去。
 
相信“龙生龙凤生凤”的北大人太多,很多人一见我就说“你一定也很会唱歌”,包括大学附属幼儿园的老师,一厢情愿叫我做大合唱的领唱。但是我的歌唱水平,用最好听的词形容,也就是“不跑调”而已,离当众表演的水平都差得远,老师失望之余,就会嘟囔一声:“你跟你妈一点都不像!”母亲身上那些卓越的天赋,不仅是唱歌,还有毫不费力地发出漂亮的法语小舌音的语言能力,在我身上连影子都没有。有一个因唱歌出名的母亲,对一个不擅长唱歌的孩子,真是压力山大。
 
最让我感到失望的还是作为一个准专业文艺团体的成员,母亲常常早出晚归地排练演出,节假日是其他家庭的父母与孩子团聚的日子,而那些日子笃定是母亲演出的时间,比平日更加忙碌。我常常暗想,妈妈不会唱歌的话会有多好。阅读全文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