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财新博客 > 【每日荐读】一个人大毕业生的救赎:最终,他没有拉黑父母 | 如何翻译“审判庭”才不雷人?

【每日荐读】一个人大毕业生的救赎:最终,他没有拉黑父母 | 如何翻译“审判庭”才不雷人?

 
心慌气短,恼羞并存,百口莫辩,无以排解——不少八零后在与父母旷日持久的冲突中体会过这种折磨。严重者,长久抑郁,生存无力。
 
作为心理咨询师,同为八零后的路加对这些心境再熟悉不过。他的主要咨询议题包括亲密关系和抑郁等情绪障碍。找他咨询的人,已婚八零后居多。他们来访时的主诉可能是婚姻问题、外遇或工作压力,但似乎都绕不过去一个重要议题:与原生家庭的关系,或纠缠共生,或疏离冷漠。
 
抱怨受控的小一辈,却又可能因为现实的方便和好处或者对原生家庭文化的认同,迟迟未能踏上独立之路。遗憾的是,很多人陷在一次次的互动冲突和恶性情绪循环中,从未觉醒。
 
然而觉醒之后可能更加痛苦。2018年春节前,一位化名王猛的北大留美学生,在网络上发表控诉父母养育不当的万字长文,称在少年时代受到的巨大创伤久久不能愈合。他已经连续12年没有回老家过年,已全面拉黑父母6年,以示决裂。
 
路加的心理觉醒和生活重塑要早过王猛很多年。作为“救赎版”的王猛,他完整地经历了“表达哀伤—接受现实—找出影响—重塑人生—和好关系”的全过程。
 
在家时,有一天妈妈出去串门,家里只剩下路加和父亲。父亲一边给路加盛饭,一边哭了。路加顿时不知所措,这是他第一次见到父亲在自己面前流泪。父亲叹道:“咱们在北京也没有亲戚朋友,也没有人帮你。你现在没工作,也不知道考上研没有。你说你去了该怎么办?” 生平第一次,路加感到父亲原来是这样的爱他。
 
路加那时才接受了一个现实:父亲只是一个普通人。他哭的时候,就像一个小孩子。当他面对未知,当他看到自己无力帮助自己的孩子,那种自责和担忧,原来如此真实。
 
他有时觉得自己倒霉,怎么活在这样一个家庭里。无法接纳自己的原生家庭,可又无法选择自己的父母。
 
当母亲承认自身的限制,父亲流下无助又自责的泪水时,路加渐渐明白,有些机会是生活无法再给予父母的。他想到《了不起的盖茨比》里面的一句话:每当你觉得想要批评什么人的时候,你要切记,这个世界上的人并非都具备你拥有的条件。
 
路加开始明白,他的不饶恕并不能改变父母,他的受害者心态只会让他永远无法走出原生家庭的影响。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盲点,而有些人的盲点更加突出。路加自问,他看似拥有更高明的学识和方法,但他能保证在教育自己孩子时万无一失、完美无瑕吗?他不得不面对一个令人颤抖的事实:生活的真相是残酷的,我们每个人都是如此有限。在一个不完美的世界,谁完全无辜?
 
“也许我在五十步笑百步。也许我和我的父母在本质上都是一样。”路加做了一个决定:饶恕父母。他终于明白,这并不代表认同父母的做法,或者否认他受到的伤害,而是意味着,他无法因为这些伤害产生的委屈而在心理上自居道德高位。阅读全文
 
 
最近,沿海某基层法院在内设机构名牌上,将“民三庭”英文译名写为“Three People Court”,瞬间成为网络笑柄,网友纷纷惊叹“人大校徽莫名躺枪”。
 
巧的是,前不久到某窗口法庭诉讼服务中心调研,“导诉台”悍然用英文标注着“Guidev Station”。当时就琢磨,“Guide”倒是有指南、导引的意思,可加个“v”是什么鬼?一看词典,“Guide”后面紧跟表示动词属性的“v.”,估计是广告公司一拍脑袋,就黏到一块儿去了。
 
这类笑话频出,说明两个问题:一是施工方敷衍了事,办公室审核不严,二是对英文译名不够重视,总觉得是画蛇添足,没必要精确到位。既然如此,还不如统一放汉语拼音,但要注意,“行政庭”的标准拼法是“Xing Zheng Ting”,不是“Hang Zheng Ting”。
 
其实,法院机构、职务名称标注英文,并不是为用它们装点门面,更大程度上是对外司法交流的需要,也有利于母语非中文的当事人理解。
 
既然是要促进司法交流、便利开展诉讼,表达精准正确、利于对方理解就非常重要。所以,类似“Three People Court”(民三庭)、“Speed Cut Court”(速裁庭)这样丢人现眼的“雷人中式英语”,就万万要不得。
 
总之,这类翻译大致把握以下原则:第一,是国际通行制度,有约定俗成译法的,尽可能遵循惯例,不要别出心裁、另起炉灶;第二,制度相近,但又有细微差异的,尽可能寻找相对贴近的译法,最好在域外法院组织法、法官法中有类似表述,但要防止生搬硬套、强行嫁接;第三,属于具有中国特色的制度机制,尽可能寻找相对精准、贴切的表述,字面含义不至于产生歧义。阅读全文
 
 
3月CPI同比大幅降至2.1%,主要受到节日扰动因素的影响。一是,生鲜食品节前涨价较多,节后价格出现修复式大跌。二是,非食品价格环比走弱,也与节日因素扰动有关。此外,国内成品油价格连续下调,对CPI交通工具用燃料分项构成明显拖累。
 
但排除“节日效应”后,还需要关注食品通胀的两个方面:第一,目前猪肉供给充裕,价格持续疲软,但后期需要关注豆粕涨价与政府调控的可能,对于猪价企稳可能构成支撑;第二,贸易反制造成大豆等农产品通胀上升的可能性,需要密切关注。
 
整体来看,当前中国通胀读数和预期均较一般,节日因素扰动也在下降,但中美贸易战带来的变数可能增多。尤需重视大豆关税政策对其价格,及肉类养殖成本、油类消费价格的影响。不过,短期来看,通胀带来货币政策边际紧缩的担忧已经不复存在。往后看,如果中美贸易战对通胀水平构成实质影响,债券市场可能会受到一些冲击,后续需要密切关注。阅读全文
 
北京昨天(4月11日)公布了历史最详细的积分落户政策。从政策内容看,基本每个人都可以算算自己有多少分了!
 
但最大的问题依然存在,就是和其他所有城市有达标线不一样,北京依然是没有公布。
 
有名额的政策才算是鸡腿,不公布名额,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很可能只是胡萝卜。
 
从2017年10月来,全国就有超过20个城市与地区发布了引进人才的新政策,包括南京、兰州、合肥、郑州等城市,都在最近发布了不同内容的落户宽松与人才引进政策。
 
最近北京等城市也加入了这一行列,对人才的吸引是城市发展的动力。
 
北京的落户政策与其他城市相比,最大的区别是有名额限制,而且不确定到底有多少名额可以落户。
 
落户宽松,购房首套不限购,提供购房补贴是大部分二三线城市发布的主要人才政策,目前看,全国一线城市严格的限购,叠加房价高,使得很多人才难以居住,这种情况下,二三线城市的房价更有吸引力。
 
北京的积分落户制度从目前看,最大的问题是,后续到底有多少指标,如果指标过少,对房地产市场或者其他行业基本没有影响;如果指标较多,整体看,有利于高素质人才的长期居住,也会给北京的高端住宅商品房市场带来活跃的需求。阅读全文
 
 
我的女性观也许有点“超前”,它很接近西方后现代女性主义的观点。它的一个基本观点是,应当逐步消解传统的男女两性的划分。
 
在我看来,过去所有关于女性应当是怎样的、男性应当是怎样的看法都不一定是正确的,不一定像人们所以为的那样“自然而然”“与生俱来”,而是由文化建构而成,然后被人们“内化”到以为它是“自然”的程度的。
 
过去一段时间,中国的传媒在讨论女性的“男性化”问题。这一讨论同后现代女性主义者涉及的是同一问题,但方向完全相反——后现代女性主义的努力方向是试图模糊性别区分,使女人更“男性化”,使男人更“女性化”;而中国的传媒却希望将被弄模糊的性别差异重新加强,使女人“更像女人”,使男人“更像男人”。
 
中国的传统性别观念与西方一个很大的不同点在于,西方人往往把男女两性的关系视为斗争的关系,而中国人则长期以来把男女关系视为协调互补的关系。
 
在两性平等的进程中,西方女性主义激昂亢奋,声色俱厉,轰轰烈烈,富含对立仇视情绪;而中国妇女运动却温和舒缓,心平气和,柔中有刚,一派和谐互补气氛。
 
在我看来,也正因为如此,若要中国人放弃本质主义的观念,恐怕比西方更加艰难,需要更长的时间。阅读全文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