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财新博客 > 【每日荐读】不用担心,能取代人脑的AI还不存在 | 陈乐民:童年艺趣忆

【每日荐读】不用担心,能取代人脑的AI还不存在 | 陈乐民:童年艺趣忆

 
当我们谈论AI的时候,很多人想的是超级AI,那些能复制人类大脑的AI。但实际上,那种AI现在还不存在,甚至不可能存在。
 
现在可能存在的是弱AI,即能在一个领域中,运用大量数据来做出决策,做出的决策会比人类的好。这种弱AI是具有变革能力的。即便是在许多的保守的组织中,比如普华永道,他们保守估计,这项变革将对世界也会产生20万亿美元的利润,对中国则可能产生7万亿美元的利润。
 
为什么会带来如此丰厚的利润呢?因为运用庞大数据来提升决策的办法同样可以适用于许多其他领域中。如我们所见它被运用在围棋中,AlphaGo打败了人类。同样可以被运用到银行贷款、投资、客户服务中,告诉我们如何销售,等等。
 
这里,我把AI怎样影响世界划分为了四类。
 
第一类AI是只通过庞大的数据处理,只在一个领域内工作,不会跨越领域工作,并且无法解决十分复杂的问题。
 
第二类是商业公司,这些公司记录并储存数据,这些数据原本不是供给AI使用的,但现在他们可以将数据提供给AI,让AI来处理正常商业流程。
 
第三波浪潮便是我们所称的数字化世界,在原本没有的地方创造出数据,包括捕捉对话、视频等。在中国的机场、车站等地方,这种特征尤其明显。
 
最后就是完全自动化,这会需要更长时间,那时候AI就有移动并操纵的能力了。
 
AI并非万能灵药,只有在你拥有大量数据、准确的分类、在一个领域中、足够强大的计算能力以及顶级的AI科学家条件下,才会有用。在这些问题都被解决之前,AI并不会成为主流。阅读全文
 
 
我好像很小的时候就喜欢画画儿。也许是七八岁吧。那时候,就在买茶叶的包装纸上画。“张一元”茶叶店的包装纸十分白净光洁,不印有字号的背面正好画画儿。每次家里买回茶叶,包装纸都给我留着。
    
后来发现家里藏有一套石印的《芥子园画谱》,就照着画,画石头、画树,放学回来就画。《芥子园画谱》是我的蒙师。那时,中山公园常有画展,只要有机会,也去看。
 
母亲见我那么喜欢画,就出钱送我去“四友画社”去学。所谓四友,就是王仁山、杨惺坡、常斌卿、陈林斋。王画山水,杨画花卉,常画走兽,陈画人物。“四友画社”就设在陈家。我喜欢山水,就从王仁山学。同时也是因为王既是邻居,又都是浙江籍京官的后裔,是我的父辈。王家比我家阔气,在北京家大业大,陈家住的就是王家的房子。四友中,陈是唯一靠卖画为生的,最清贫,王仁山等常接济他。杨惺坡是个胖子,性格最爽,年纪最长,王等呼之为“大哥”。我印象中他似乎“学问”最大。常斌卿人最老实,不言不语,他的画儿,我印象已不深了,只记得画马学郎世宁。
 
我从王仁山学山水画,但并不佩服他,觉得他的画太“死”,只是学“基本功”。王仁山师法清代王石谷,规规矩矩。王仁山只教怎么画,从不讲“画史”、“画论”。这方面的知识是靠我自己东看西看学的。
 
“四友”每年都在中山公园的来今雨轩的侧厅举办画展,我到十多岁时已有大幅山水中堂、册页、“圆光”等等参展了,也标价出售,卖不出的差不多都被母亲送人了。
 
大约到上初中以后我就离开了“四友”,也没有机会再参加画展了。不过仍然画。上高中以后,画得少了,主要是太费钱,那时的家境已不允许我花那么多钱去附庸风雅了。我十分怅惘,只能当别人作品的欣赏者了。不记得什么时候,“四友”也散了伙。阅读全文
 
 
近年来,银行业为了追求财务收益,不断的在同业上加杠杆,小银行想快速做大规模。我认为这不是在创造价值,而是在灭失价值。
 
我做过一项研究,从2013年开始,把银行营业利润背后的驱动因子做了一个简单的拆解,一个是利差,一个是规模。我发现从2013年开始,净息差对利润的贡献基本上是负的,也就是说从2013年以后银行就是靠规模的粗放扩张,来弥补净息差的快速收窄。这就引起金融加杠杆的问题,引起资产负债结构扭曲的问题。一旦利率不再下行,原来的资产负债结构将会被打残,净息差急剧收窄。
 
零售银行人的气质都是不一样的,因为零售业务来不得半点虚假,你必须以客户为中心,否则老百姓不会买账,因为零售业务是最市场化的。
 
做大零售,做新型价值银行要有三个“心”。   
 
第一个要为股东创造价值,这是商业银行的本心。第二个是为客户创造价值,这是商业银行的初心。第三个要为社会创造价值,这是商业银行的良心。
 
做零售金融,踏踏实实的为老百姓服务。放下身段,放下做甲方的姿态,做零售客户的乙方,尤其是服务那些低收入人群、偏远地区客户,服务三农和扶贫,这些都是零售银行人的社会责任所在,也表现出银行业不是一个冷冰冰的行业,是一个有温度有良心的行业。阅读全文
 
 
中国地大物博,不仅仅表现在幅员辽阔、资源丰饶上,也体现在生物多样性上。种类繁多以及特有的植物种类使中国成为北半球植物多样性最高的国家之一。其中我国被子植物(也称开花植物)种类占全球10%(29611/300000)。
 
大部分学者对我国植物多样性的解释是:依赖于辽阔的国土,悠久的演化历史,完整的热带、亚热带、温带和寒带的植被类型以及活跃的地质构造。很少有研究结合时间和地理分布结合来阐释中国被子植物群的形成。
 
从生物多样性的角度来看,“摇篮”可以理解为生物多样性由近期物种高度分化的地区;而“博物馆”则理解为物种分化在早期完成,物种多样性是早期分化物种累计所产生的地区。
 
西部主要是西北干旱地区和大部分的青藏高原,由于近期青藏高原隆起和亚洲季风导致气候变化,再加上草本植物快速的替代性,造就草本植物近期的高度分化,所以青藏高原更像是草本植物的摇篮。
 
而反观东部,山区的地理位置和温和的气候庇护了大量起源于白垩纪或侏罗纪晚期的植物。草本和木本分化率相似,但是基于对25%最早分化和25%最晚分化地区分析显示,东部草本分化比较早,但是对于木本植物来说早期和晚期分化的都有。对于草本植物,东部是博物馆;而对于木本植物来说,东部既是博物馆又是摇篮。阅读全文
 
 
前不久遇到一个这样的问题。一个已有的产品,因为种种原因需要重新实现。这个产品属于核心产品之一,其多项功能都是常常用到的,但是因为一些功能是经年累月逐渐加上去的,所以早先的设计时的一些假定早已不成立,就时不时会遇到一些很难修的bug,或者修了一个bug,又会不小心引起另一个bug。
 
重新设计的时候,主要有两个方案。
 
一个方案是,可以保留现有的所有功能,也可以避免大部分遇到的bug,但是,技术细节和底层模型变得异常繁琐。在实现中,更容易出新的实现相关的bug,而且对很多常见情况的处理也会略有性能上的损失。
 
另一个方案,技术设计简单清晰,易于实现和维护,性能上也肯定会更优。美中不足的,是之前产品的功能的某一两项,可能不再能支持,或者以别的方式来支持。当然,这几项都属于特定情况下需要的功能,并不是主要功能。
 
如果你是技术负责人,你会怎么做呢?
 
如果你选择第一个方案,也就是保留所有功能,实现变得更复杂。好处是你和产品的沟通更简单,因为你不需要他们做任何变动。坏处是后期的实现和维护代价会变高,而且这个变高的代价性价比很低。
 
如果你选择第二个方案,那就意味着你需要去说服产品在一段时间内将不能支持的几个功能下架。你得让你的产品经理理解你的出发点,看到你遇见的所有的问题。但是系统变得更简洁且稳健。当然,你还必须有一个合理的方案,如果后期需要支持这些功能时,怎么处理?会不会反而把现在的系统变得比第一个方案还糟糕?这里还要包括怎么把这个功能的缩减给你的用户解释或传达。
 
总有时候,因为这个度没有把握好,或是没能说服产品,而导致工程师们疲于实现一个过于繁杂而不必要的系统,甚至bug百出。阅读全文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