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财新博客 > 【每日荐读】极简谈判术 | 中国的产品正面临一场“品质革命”

【每日荐读】极简谈判术 | 中国的产品正面临一场“品质革命”

 
首先,你得谈判。
 
说起谈判,你可能会想起电视上,国家之间,将军决战岂止在疆场,也在会场。长条桌一字排开,黑西装两边正襟而坐,翻译在侧后方紧张同步口译。国家命运、鼎之轻重,一言而决。
 
这确实是谈判,但谈判远远不止此。夫妻间商量周末休息还是带孩子郊游,是谈判;跟同事休假调班,是谈判;跟老板要求加薪,是谈判……但凡一切需要与人商量——不一定是通过交谈来商
 
量——的事,都是谈判。
 
正常过一天下来,至少有几十场谈判。你也许不觉得,因为绝大多数人,在谈判面前躲开了。
  
谈判无处不在,却又太难,所以绝大多数人像躲避瘟疫一样躲避谈判,而到了不得不谈判的时候,鼓足勇气去谈,却又变成给对方下最后通牒:要么接受我已经很讲理很敦厚很克制的条件,要
 
么我就走/掰/撕。
  
一直忍忍忍,然后直接崩断。这真不是好办法。
 
谈判之难,除了克服文化和心理之障,还关乎认知与技能。当我们谈判时,我们在谈什么?谈成了,彼此合作达成什么?谈不成,各行其是,损失什么?两者有多大差别?彼此对这差别的贡献
 
/损害怎么界定?谈判会不会影响感情?会不会影响形象?
 
如果有一种谈判法,不需要抖机灵,不需要使险招,不论谈得成谈不成确实能做得到生意不成仁义在,不影响长期合作,于形象无损有益,也就是说,如果有一种合理、有原则、同时积极索求
 
自己利益的谈判法,那么,你会不会去谈判?
 
欢迎进入极简谈判课。阅读全文
 
教科书中的经济学有一个偏颇之处:老师们一代一代地教经济学,在黑板上讲需求定理、供给曲线,基本上都是两维的,好像市场就是一个价和量的关系,价格高,需求的量就会少,反过来如果价格低,需求量就会大。经济学中这个简化的量、价关系影响了一些领导干部、厂家、经理和企业家。
 
首先,“量”成为衡量经济的一个主要指标,甚至惟一指标,变成考核地方之间竞争、考核政绩的惟一指标的时候,它的偏颇就越来越大。
 
其次,在企业竞争中,只强调价格战,这个竞赛的准则就偏了。目前,中国市场上的赢家基本靠价格低、数量大,所以我们市场上杀出来的赢家和英雄里头,有非常好的英雄,也有带病毒的英雄。
 
黑板上的两维世界和真实世界有比较大的差别。真实世界不只是需求和价格的两维,消费者买东西,不光是比价,更在意质,更在意使用价值,在意这个东西是不是可靠、耐用,有没有危害。尤其是现代消费当中,持久性的或者关系到生命健康的产品,品质的问题非常重要。
 
不要光喊创新、炒新概念,我们现在生产的很多产品,要是品质改善一点,提升一点,就有巨大的市场。
 
我们的消费品市场正面临一场“品质革命”,谁带这个头,谁就能发展上去。而据我观察,我们都低估了中国消费者对品质的要求。
 
当前我国提升品质的过程中,流通是没有达到品质流通的要求的。正是因为流通环节的薄弱,造成向上的生产环节和向下的消费环节无法形成有益的正向反馈,使得整个经济体从规模上到能力上,都无法达到品质经济的正向促进作用。阅读全文
 
 
中国经济经过了几十年的高速发展,目前进入到调整和转型阶段。增长的源泉是从哪里来?各方面的因素都很多,我想提和改革开放有关的两个经济效率的提高。
 
一是由于我们在改革开放中打破了旧的体制、计划体制的束缚,允许资源开始自由的流动,这样为中国的工业化铺平了道路,创造了前提条件。在市场的导向之下,资源从低效的农业部门流向
 
高效的工业部门和商业部门,工商业的资本积累大大提高了生产的效率。
 
二是从低效的国有部门流向了高效的民营部门。在资源总量并没有发生很大变化的情况下,在劳动资本和土地没有发生很大变化的情况下,由于资源的重新配置产生出来的效率,这是中国经济
 
增长的源泉所在。
 
投资的高速增长,资本的快速形成,一方面提高了生产的效率,另一方面带动了需求,这就是工业化以来中国经济高速增长主要的原因。
 
供给侧到底怎么样去理解?现在市场上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我认为供给侧是制度重于政策,真正的供给侧应该是通过制度性的改革来推动企业进行创新,形成新的增长点。我有四点建议。
 
第一,加强私人产权保护,鼓励长期的研发投资;第二,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造,实现国企和民企的平等待遇;第三,供给侧制度改革放松和解除管制,管制之下难有创新;第四,减税,减税的
 
目的不仅仅是减轻企业的负担,更重要的是让市场发挥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
 
最近我做了一些行业的研究和企业的研究,因为在宏观的层面上感觉后工业化时期没有什么太大的惊喜,中国经济更多的亮点是在基层、在企业、在微观层面上,可以看到很多的投资机会,很
 
多的资产配置的机会。
 
在这里给出了三个主题,这三个主题也是我在研究公司的时候重点关注的。
 
第一是行业的整合与重组,行业的整合与重组是后工业化时期一个投资可以关注的重点; 第二是消费升级,这是在在需求侧;随着收入的提高,人们的消费已经从日常的柴米油盐转向休闲、体育、旅游,从标准化产品转向定制化产品,消费升级的题目有很多的文章可以做;第三是制造业升级,讲的是先进制造业和先进的服务业,这是在供给侧。阅读全文
 
 
2017年9月6日,我们以此前几个季度与客户交流和沟通的内容为基础,撰写了“关于经济周期的一些看法”一文,引起了一些关注和转发。
 
新近公布的2017年4季度GDP增速6.8%,与3季度持平;今年年初,上证综指11连阳,恒生指数突破32000点,超过2007年的高点。
 
在这样的背景下,市场关于经济和牛熊的讨论再次升温。旧文再发。
 
关于经济形势,有两个关键问题值得讨论:一是经济增速下行的趋势底部是否已经可以确认?二是股票市场是否已经转入牛市、至少是大级别的反弹?
 
我个人认为,这两个问题的答案也许都是肯定的。
 
2017年以来最大的负面冲击无疑是金融去杠杆,这导致债灾、市场利率全面上升。这一冲击影响会有多大?是否会改变趋势?有段时间我们很不清楚。鉴于维稳的要求和“钱荒”的教训,按理说债灾应该是有惊无险,但债市一夕数惊,不确定性总是很大。2017年6月份以后,债市的情况开始明朗,这一冲击可能是有惊无险地得到了吸收。
 
目前的挑战在于,未来是否会有黑天鹅,从而再次改变经济运行的轨迹?
 
潜在的风险点总是可以列出很多,从美联储缩表到朝核问题,从中国的猪肉市场到政府换届,从中美贸易战到恐怖袭击,从一线城市的房价到边界对峙,但诚实的回答是,我们不知道黑天鹅在哪里,也不知道会不会来。
 
更加合理的做法是,对预测未来心怀恐惧,对市场波动充满敬畏,在保持数据的密切追踪中,随时准备承认错误并改变看法。阅读全文
 
 
汪丁丁老师的新书《行为社会科学基本问题》依然汪洋恣肆,博古通今。他在序言里讲,读这本书的人大多是90后,很遗憾,我不在这大多数人里面。全书读完最大的启发是听汪老师讲荣格的“集体无意识”,开始好像有点豁然开朗,可仔细揣摩还是不太明白,需要再去读荣格的《红书》。
 
《上帝的手术刀》是一本关于基因和基因重组的科普读物,写得非常好。第一,它比大多数同类题材的作品讲得更清晰,甚至比国外几位大牛的书都讲得更清晰;第二,作者一直写到最近的学科前沿,内容更新;第三,书中八卦较多,学术背后的名利之争让人读来饶有趣味。
 
《龙头凤尾》是马家辉五十岁写的第一本小说。他从不到二十岁开始写专栏,日写两千字,写了三十年。到五十岁开始改写小说,果然身手不凡。马家辉感谢张大春给他改小说,密密麻麻提了很多意见。我能说我觉得他比张大春写得好吗?阅读全文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