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财新博客 > 【周末荐读】再议美国税改与中国应对|“女德班”为何会是打不死的“小强”?

【周末荐读】再议美国税改与中国应对|“女德班”为何会是打不死的“小强”?

美国减税,中国怎么办?一种较为流行的说法是,我们也应当同样大规模减税。我认为,这种看法是不够全面的。
相对于减税本身,其实各方面真正关心的问题是,美国税改会不会引发或者说加剧我国制造业外流速度,进而造成我国产业空心化、就业岗位大量丢失?
必须承认,本届政府始终力推的“放、管、服”改革,在优化营商环境,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方面可圈可点,社会对此有目共睹。但是正如我此前一再指出的那样,所有这些致力于“降成本”的努力,只有向前推进一段时间,都会遭遇到某种体制机制的硬障碍,进而一再提示人们“全面深化改革”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仅就税收而言,尽管中国名义税率较高,但实际执行过程由于存在着各类优惠、减免、返还等,因此企业的实际负担并不高,尤其是对于那些国际知名的制造巨头而言,历来是各级政府想方设法招商引资的“香饽饽”。
但问题也正在这个地方,所有这些优惠、减免,均分散于各种文件、协议之中,并没有上升为相对统一明确的法律条文,需要企业与各级政府、各业官员之间进行一轮又一轮的磋商谈判,其间的交易成本极高。更糟糕的是,即使协议谈成,后续落地可能还面临着因官员调动、政策变化所导致的各类不确定性。换言之,缺乏稳定、明确、可预期的法律环境才中国营商环境的最大软肋,也是制造业外流的重要原因。
综上,针对美国税改可能引发的全球性减税竞争,我认为可从短期和长期两个方面来沉稳应对。短期而言,可考虑适当降低我国企业所得税率的名义税率。长期而言,则是坚定信念,将十八届三中会全以来的财税改革深化下去,走完后半场。【阅读全文】
 
现代民主体制有个未解之谜:穷人为什么没有投票分掉富人的财富?
真相是什么?
普沃斯基说,一般认为民主体制下,一人一票,经济不平等,但政治平等,所以才会有再分配之谜。但是,如果改变假设,承认政治不平等,现有数据就解释得通了。
简单说是这样:
假如有五位选民,财富分别是1、2、3、4、5美元,投票表决征税。
第一种情形,一人一票,经济不平等,但政治平等,那么无论穷人富人,争取到收入在中位数3美元的选民,就获胜,(1,2,3)或者(3,4,5)都是胜利组合。中位选民理论的预测成立。
第二种情形,经济不平等,且政治也不平等,不是一人一票,而是一美元一票,那么胜利组合的位置就上移,无论穷人富人,争取到财富为4美元的选民的一方获胜,(1,2,3,4)或者(4, 5)都是胜利组合。
不幸的是,第二种情形更符合现实。
普沃斯基进一步计算了财富对于权力的影响力系数,假设一人一票时这个系数为零,一美元一票时这个系数为1,那么,他发现,上图66个民主国家的贫富差距与再分配数据对应的系数是0.8。
这就是现实中的民主国家财富与权力的转换公式。
2017年底,美国共和党占多数的国会两院相继通过几十年来最大的减税法案。美国政治在此前八年剧烈向左摇摆之后,转而向右剧烈摇摆。富人逆袭。但这不会是结束,美国的政治玩法得重新洗牌了。【阅读全文】
 
近年来,全球经济增速放缓,而东南亚地区的经济却迅速增长,其中有一个国家是东南亚地区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它的发展尤为抢眼,很像是十年前的中国,这个国家就是越南。
各种数据来看,如果越南能够保持目前的发展状态,那么越南很有能将成为继亚洲四小龙之后又一个令世界瞩目的经济体。
越南能够取得今天这样的成绩,除了凭借自身的先天地理条件优越和廉价的劳动力,还主要得益于20多年来,越南政府实行有效的经济改革措施,营造了一个自由、开放的经商环境。
2016年底,越南宣布成立三个经济特区:云屯沿海区(广宁省),文丰(庆和省)和富国岛(坚江省)。越南借鉴了我国经济特区的成功模式,使特区拥有较大的自主权,行政管理将更为高效、透明,并实行更为开放、包容的招商引资政策,为投资企业提供更为优惠的税收及租金政策。
越南从1990年以来,其人均经济增长率跃居全球第二,仅次于中国,到今年,越南经济没有潜在的不稳迹象,反而呈现出稳中发展的态势。这对于一个历经过十年战争后的发展中国家来说,的确是了不起的成就。作为一个中等收入国家,越南在艰难地走向高收入国家的行列,也许这个过程会比预期要久一些,尽管如此,对于其他还走在贫穷道路的国家来说,越南的经济改革之路算得上是一个典范。【阅读全文】
 
拉斯普京(Григорий Распутин,1869-1916)是俄国近代最神秘和最奇特的人物之一,俄国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Николай II)全家都喜欢她,但俄国贵族和知识界厌恶他,无论史学名家还是布衣百姓说起拉斯普京都颇有争议,争议的焦点,就是他到底是圣者和天才,还是恶棍与骗子。拉斯普京生前死后,留下说不清的野史传说和流言蜚语,这些如影相随地围绕着他那不散的灵魂,挥之不去。
科洛夫佐夫伯爵在日记中记录了拉斯普京与皇后的一番非同寻常的讲话:
“拉斯普京说,皇上与皇后的日子并不好过,他们从来都不知道国家真相,因为他们周边充满了献媚的小人和自私的骗子,他们从来也不为百姓着想。皇上与皇后必须亲近百姓,经常与其交流和相信他们,因为百姓不会欺骗在他们心中等同于上帝的皇上,他们永远希望向他诉说实情,而那些部长和官员大多对百姓的疾苦不闻不问。拉斯普京的这番话给皇后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就这样,拉斯普京成了沙皇尼古拉二世家的座上宾,渐渐地沙皇全家就称他为“朋友”了。拉斯普京在宫中公开称皇上为父,称皇后为母,而皇上与皇后也直呼他的名字“格里高利”,这在俄国历史上绝无先例,可见拉斯普京与俄国皇室的关系非同寻常。皇家贴身女侍卫官维鲁鲍娃在日记中说:“拉斯普京给皇上与皇后讲述了他云游四方时,亲眼看到和亲耳听到的西伯利亚农民生活以及他们的诉求,皇上与皇后听得津津有味。拉斯普京每次谈话结束起身离家以后,皇上与皇后都很开心,心中充满快乐与希望。”
皇上与皇后对他很是信任,沙皇尼古拉二世就连任命重臣都要与拉斯普京事先通气,尽管任命最终还是皇上拍板,但拉斯普京的意见在皇上决策时也是一家之言,供其参考。沙皇国师之死(一)】【沙皇国师之死(二)
 
女德班给人的感觉是,具有极顽强的生命力,在一个地方被舆论批评,随之被当地有关部门整顿;可过不了多久,又会在另一个地方又出现,如打不死的“小强”。治理“女德班”,监管部门依法监管,取缔没有合法办学资质的“女德班”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还必须反思“女德班”存在的土壤。
首先是传统文化教育中的精华和糟粕不分。学习传统文化,需要去粗取精,但在学校教育和社区教育中,都存在将糟粕视为精华的问题。比如,有小学组织学生给家长下跪磕头,认为这是弘扬孝道。还有的导师收学徒,也重拾跪拜礼,将这视为尊师重教。而女德班,社区中有,大学里也有,都说这是为了家庭和谐,提高幸福度,但宣扬的是男尊女卑、逆来顺受。这是与现代社会强调人格独立,摆脱人身依附关系的现代教育背离的。
这也暴露出灌输教育方式所造成的思辨能力缺失问题。总体看来,我国在校学生和已经离开校园的成人,都接受的是灌输为主的教育,这种教育方式,有利于受教育者掌握知识,但却不利于培养受教育者的思辨能力,因此,一些高学历者,缺乏科学素养、科学精神,以及基本的逻辑思维能力,他们甚至比一些低学历者更容易被各种“大师”蛊惑。【阅读全文】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