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财新网首页 > 博客 > 袁隆平逝世
返朴

袁隆平的三大实际贡献丨纪念袁隆平诞辰91周年

返朴 09月07日

国际著名物理学家文小刚与生物学家颜宁共同出任总编辑的在线科普杂志

 

 

2021年5月22日13时07分,“共和国勋章”获得者、中国工程院院士袁隆平,因多器官功能衰竭在湖南长沙逝世,享年91岁。袁隆平被誉为“中国杂交水稻之父”,是我国研究和发展杂交水稻的开创者,发明了“三系法”籼型杂交水稻,成功研究出了“二系法”杂交水稻,创建了超级杂交稻技术体系。袁隆平从事杂交水稻研究50余载,一生浸在稻田里,直到今年年初,这位乐观的老人还坚持在海南三亚南繁基地开展科研。袁隆平早已成为国人心中的“神农”,成为中国农业乃至科学界的代名词,但也有另一种声音,认为夸大了袁隆平的成就,让...

.
知识分子

纪念袁隆平诞辰:55年前《科学通报》上发表的第一篇论文

知识分子 09月07日

由饶毅、鲁白、谢宇三位学者创办的移动新媒体平台,致力于关注科学、人文、思想

袁隆平,2006年在中心试验田

 

- 编者按 -

1966年2月,袁隆平先生的论文《水稻的雄性不孕性》在《科学通报》上发表,报道了他发现的水稻植株的雄性不育现象,并提出了培育不育系、保持系和恢复系开展水稻杂交优势育种的设想和思路。由此拉开了我国杂交水稻育种的序幕。

2021年5月22日中午,袁隆平先生在长沙去世,享年91岁。我们此前曾征得湖南教育出版社的同意,摘发该社出版的袁隆平口述、辛业芸访问整理的《袁隆平口述自传》中的有关内容。今日(2021年5月23日)重发,以纪念袁隆平先生

 

 

...

.
知识分子

袁隆平和我国杂交水稻研究简史

知识分子 06月14日

由饶毅、鲁白、谢宇三位学者创办的移动新媒体平台,致力于关注科学、人文、思想

导 读

2021年5月22日,世界著名水稻育种家、“共和国勋章” 获得者、中国工程院院士袁隆平先生溘然长逝。天陨巨擘,江河哭泣;国失大匠,山川同伤。

邓兴旺从2004年开始杂交水稻研究,曾多次聆听袁隆平先生学术报告并交流学术心得。他与北大植物科学同事李磊二人特撰此文,以追忆我国杂交水稻研究为世人瞩目的光辉历史,缅怀袁隆平先生在杂交水稻研究与应用领域彪炳史册的杰出贡献。

撰文|邓兴旺  李磊 

 寻找 “野败”

袁隆平先生系江西省九江市德安县人,1930年9月7日出生于北京,1949年8月考入重...

.
奴隶社会
题图:来自央视新闻,制图丨孟祥龙。   作者:予兮,小学教师。   刚刚看见一朋友发圈:“送袁老一程”,此时的她正在明阳山,一只手捧着菊花,一只撑着伞。长沙的雨下得很大,老家的湘江水位已达今年最高,昨日过了第一次洪峰,湘江边上那些古老的遗迹又一次淹没在了黄色的、夹杂着树枝和垃圾的洪水中。   她的身前和身后都是人山人海,人流上方的乌云像一条洪峰滚滚从头顶而过,人们打着伞穿着雨衣,与天而泣,与地同感。九宫格的照片里塞不下前来悼念袁老的人们:穿着绿色校服、系着红领巾学生和母亲一起,一位白发苍苍的....
李开复
袁隆平院士是我非常敬重的科学家,他在高产杂交水稻方面的成就斐然,帮助亿万民众摆脱了饥饿,用技术造福了全人类,是当之无愧的英雄。“禾下乘凉梦,心中爱民情”,此文有网友以AI修复的多张袁老珍贵视频寄托哀思,愿袁老一路走好!   本篇文章来自“量子位”(QbitAI), 作者: 贾浩楠 明敏   今天上午10时,袁隆平院士遗体告别仪式,在长沙明阳山殡仪馆举行。   袁老逝世,举国哀恸。 送别仪式现场庄严肃穆,哀乐低回。   袁隆平院士的遗体安卧在鲜花翠柏丛中,身上则覆盖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   各界群众,....
木易的岛
今天,袁隆平院士追悼会在长沙明阳山殡仪馆举行。   上午前往追悼会现场表达了对袁老的哀思,回来之后,感慨良多。   坦白说,如果不是亲身去到袁隆平院士追悼会的现场,没有近距离看到袁隆平院士的遗照,没有走在人群中近距离体验悼念袁隆平院士的氛围,没有贴近那些献给袁爷爷的鲜花丛阅读到写给他的寄语,内心的感受可能还没有那样的强烈。   只有亲身感受到了,才知道袁隆平院士在老百姓心目中的情感分量是那么的重、那么的高。     当我今天早上起来决定去明阳山殡仪馆给袁隆平院士致以敬意的时候,我还以为工作....
押沙龙
  袁隆平先生去世了。   网上很多人都评价他说是“无双国士”,袁先生确实称得上国士。立德立功,彪炳千古,值得我们所有中国人去哀悼。   我们这一代人基本都没有饥饿的体验,就算失业我们也并不真的担心挨饿,孩子想吃饭的时候我们也总能给他们弄出饭来。在我们看来,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但如果没有袁先生这样的人,事情可能会是另一个样子。   当然,这并非袁先生一个人的功劳,虽然袁先生的个人贡献非常非常大。袁先生的背后是一个团队,而除了袁先生的团队,还有很多别的团队。今天的成就是所有这些人合力的结果。 ....
易中天

易中天:十年前我采访袁隆平

易中天 05月22日

知名作家、学者、教育家

十年前,准确地说是2011年12月10日,在《南方周末》举行的活动上,钟南山院士代表主办方,向袁隆平院士颁发了致敬杯。 之后,照例有简短的采访。 采访袁隆平院士的人,是我。 之前我已经了解到,袁隆平先生并不喜欢叫他“院士”或者“教授”,更接受“袁老师”这个称呼。 于是就有了以下对话——   易中天:袁老师,向您表示祝贺,也向您致敬!我原本以为我的粉丝很多,他们叫“意粉”(哄堂大笑)。今天我才知道,您老人家的粉丝更多。但凡吃大米的都是您的粉丝,他们叫“米粉”(哄堂大笑,热烈鼓掌)。   袁隆平(笑而....
饶毅

饶毅:有德有言的现代知识分子

饶毅 02月06日

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资深研究员

  子曰:“有德者必有言”。

  可是,中国现代知识分子中,有德有言的,恐怕不是太多,而是太少。

  而且,最近又少了一个:邹承鲁。

  多做少说是比较容易得到认同的概念。但是,有时会误导成该说的时候不说。其实,在必要的情况下,说就是做。

  在对公众利益有影响的事物上,依德建言,就是行。碰到欺骗公众的人、事,如果知情人、懂行的,没有人出来批评,这时不说话,是不敢行动。这时如果躲在“少说多做”的漂亮招牌下,其实是不敢为。这种不敢为,不是有德的证据。

  只追求个人成功,不关心社会公德,不...

.
秦晖

秦晖:“膏粱”复归——袁隆平与杂交水稻传奇

秦晖 09月30日

清华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历史系教授

“良种”推广变奏曲     有点偶然的新方向   平心而论,我插队9年期间的田林县虽然也出现“高产粗粝”取代“低产膏粱”的趋势,但我们这里的“高产粗粝”毕竟没有搞到晋杂五号那样没法下咽的地步。那时我们确实是饥不择食,除了吃霉谷引发强烈抱怨和“卢德运动”外,对早籼稻、硬粒种玉米之类我们已经是安之若素,而营养价值低之类的问题我们那时根本就不懂。虽然1978年我离开农村进入大学后,一时以面黄肌瘦、个子矮小见称,如金雁挖苦的“黄黄细细的头发像苞米穗一样趴在头顶,黄黄的脸再带个黄边眼镜显得营养不良”(金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