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网首页 > 博客 > 最新更新
朱大可

混凝土暴政和城市硬化危机

朱大可 11月09日

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所教授

混凝土暴政和城市硬化危机
上海80~90年代的城市美化运动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但从黄浦江上观察两岸将不难发现,东方明珠、国际会展中心、金茂大厦等构成的浦东高楼宛如婴儿头上的稀疏毛发,尚未衔接成基本的建筑轮廓线,而浦西的外滩建筑构成的优美轮廓,也就是那个“历史文化遗产”的视觉主体,却已经遭到了瓦解。那些无序耸立的西部超高楼宇,尖锐地刺破外滩楼群的边际线条,把它变成了一团“乱麻”。作为城市第一景观的外滩,正在面对严酷的美学打击。
摩天大厦的大面积崛起,无疑是高楼崇拜的直接后果。在对建筑高度的夸耀中,凝聚着权力、征服和区域统治的强......
朱大可

混凝土暴政和城市硬化危机

朱大可 11月09日

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所教授

混凝土暴政和城市硬化危机
上海80~90年代的城市美化运动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但从黄浦江上观察两岸将不难发现,东方明珠、国际会展中心、金茂大厦等构成的浦东高楼宛如婴儿头上的稀疏毛发,尚未衔接成基本的建筑轮廓线,而浦西的外滩建筑构成的优美轮廓,也就是那个“历史文化遗产”的视觉主体,却已经遭到了瓦解。那些无序耸立的西部超高楼宇,尖锐地刺破外滩楼群的边际线条,把它变成了一团“乱麻”。作为城市第一景观的外滩,正在面对严酷的美学打击。
摩天大厦的大面积崛起,无疑是高楼崇拜的直接后果。在对建筑高度的夸耀中,凝聚着权力、征服和区域统治的强......
朱大可

卫生空间的私密、展览与冲突(上)

朱大可 11月09日

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所教授

卫生空间的私密、展览与冲突(上)
1923年的冬天,当卡夫卡坐在厕所里时,他说出了关于马桶的真理。传统的厕所意味着反面的性感:肮脏、污浊、臭气熏天,在视觉、触觉和味觉等所有方面,都构筑着一个反转的公共卫生神话。
基于厕所的这种逻辑限定,出恭就是不恭,就是对身份和礼仪的一种冒犯。或者说,出恭就是身体的一次卑微而隐秘的书写,身体的欲望推动了它,从而获得了一种不可言说的经验。它的畅快性荡漾在臀部和马桶之间。出恭解除了身体的困厄,它是一次肛门的缓慢的咳嗽,但它始终是所有欲望中最难以启齿的欲望,卑微、细琐、下贱......
朱大可

卫生空间的私密、展览与冲突(上)

朱大可 11月09日

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所教授

卫生空间的私密、展览与冲突(上)
1923年的冬天,当卡夫卡坐在厕所里时,他说出了关于马桶的真理。传统的厕所意味着反面的性感:肮脏、污浊、臭气熏天,在视觉、触觉和味觉等所有方面,都构筑着一个反转的公共卫生神话。
基于厕所的这种逻辑限定,出恭就是不恭,就是对身份和礼仪的一种冒犯。或者说,出恭就是身体的一次卑微而隐秘的书写,身体的欲望推动了它,从而获得了一种不可言说的经验。它的畅快性荡漾在臀部和马桶之间。出恭解除了身体的困厄,它是一次肛门的缓慢的咳嗽,但它始终是所有欲望中最难以启齿的欲望,卑微、细琐、下贱......
朱大可

卫生空间的私密、展览与冲突(上)

朱大可 11月09日

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所教授

卫生空间的私密、展览与冲突(上)
1923年的冬天,当卡夫卡坐在厕所里时,他说出了关于马桶的真理。传统的厕所意味着反面的性感:肮脏、污浊、臭气熏天,在视觉、触觉和味觉等所有方面,都构筑着一个反转的公共卫生神话。
基于厕所的这种逻辑限定,出恭就是不恭,就是对身份和礼仪的一种冒犯。或者说,出恭就是身体的一次卑微而隐秘的书写,身体的欲望推动了它,从而获得了一种不可言说的经验。它的畅快性荡漾在臀部和马桶之间。出恭解除了身体的困厄,它是一次肛门的缓慢的咳嗽,但它始终是所有欲望中最难以启齿的欲望,卑微、细琐、下贱......
朱大可

卫生空间的私密、展览与冲突(上)

朱大可 11月09日

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所教授

卫生空间的私密、展览与冲突(上)
1923年的冬天,当卡夫卡坐在厕所里时,他说出了关于马桶的真理。传统的厕所意味着反面的性感:肮脏、污浊、臭气熏天,在视觉、触觉和味觉等所有方面,都构筑着一个反转的公共卫生神话。
基于厕所的这种逻辑限定,出恭就是不恭,就是对身份和礼仪的一种冒犯。或者说,出恭就是身体的一次卑微而隐秘的书写,身体的欲望推动了它,从而获得了一种不可言说的经验。它的畅快性荡漾在臀部和马桶之间。出恭解除了身体的困厄,它是一次肛门的缓慢的咳嗽,但它始终是所有欲望中最难以启齿的欲望,卑微、细琐、下贱......
朱大可

卫生空间的私密、展览与冲突(下)

朱大可 11月09日

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所教授

卫生空间的私密、展览与冲突(下)
而对于那些拥有公用卫生间的住宅(工人新村、石库门、新里等等)来说,抽水马桶和浴缸具有了截然不同的语言学意义:它不仅是被身体书写的地点,而且是需要加以争夺的权力。由于人口的高密度居住,住宅里的卫生间是公用的,并遭到了过度的征用。即便是诸如“上钢新村”这样的社会主义模范住宅,也须由三户人家合用一个卫生间。这种50年代初期的“极简主义”设计,以俭省的理由取消了厕所的隐私性,将其转换为敞开的公共空间。对私人空间的强制性压缩和征用,正是日后展开思想隐私自我曝光运动的一次建筑学预演。
这种......
朱大可

卫生空间的私密、展览与冲突(下)

朱大可 11月09日

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所教授

卫生空间的私密、展览与冲突(下)
而对于那些拥有公用卫生间的住宅(工人新村、石库门、新里等等)来说,抽水马桶和浴缸具有了截然不同的语言学意义:它不仅是被身体书写的地点,而且是需要加以争夺的权力。由于人口的高密度居住,住宅里的卫生间是公用的,并遭到了过度的征用。即便是诸如“上钢新村”这样的社会主义模范住宅,也须由三户人家合用一个卫生间。这种50年代初期的“极简主义”设计,以俭省的理由取消了厕所的隐私性,将其转换为敞开的公共空间。对私人空间的强制性压缩和征用,正是日后展开思想隐私自我曝光运动的一次建筑学预演。
这种......
朱大可

卫生空间的私密、展览与冲突(下)

朱大可 11月09日

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所教授

卫生空间的私密、展览与冲突(下)
而对于那些拥有公用卫生间的住宅(工人新村、石库门、新里等等)来说,抽水马桶和浴缸具有了截然不同的语言学意义:它不仅是被身体书写的地点,而且是需要加以争夺的权力。由于人口的高密度居住,住宅里的卫生间是公用的,并遭到了过度的征用。即便是诸如“上钢新村”这样的社会主义模范住宅,也须由三户人家合用一个卫生间。这种50年代初期的“极简主义”设计,以俭省的理由取消了厕所的隐私性,将其转换为敞开的公共空间。对私人空间的强制性压缩和征用,正是日后展开思想隐私自我曝光运动的一次建筑学预演。
这种......
朱大可

卫生空间的私密、展览与冲突(下)

朱大可 11月09日

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所教授

卫生空间的私密、展览与冲突(下)
而对于那些拥有公用卫生间的住宅(工人新村、石库门、新里等等)来说,抽水马桶和浴缸具有了截然不同的语言学意义:它不仅是被身体书写的地点,而且是需要加以争夺的权力。由于人口的高密度居住,住宅里的卫生间是公用的,并遭到了过度的征用。即便是诸如“上钢新村”这样的社会主义模范住宅,也须由三户人家合用一个卫生间。这种50年代初期的“极简主义”设计,以俭省的理由取消了厕所的隐私性,将其转换为敞开的公共空间。对私人空间的强制性压缩和征用,正是日后展开思想隐私自我曝光运动的一次建筑学预演。
这种......
朱大可

非典危机中的上海“守望社会”

朱大可 11月09日

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所教授

作为危机管理体系之一的中国公共卫生体系,在本次非典危机的初期暴露了低能无效的弊病。但人们已经惊讶地发现,北京的大数量感染及其社会动乱并未在上海发生。这个奇迹激发了舆论的好奇和猜疑,隐瞒之说一度甚嚣尘上。人们不禁要问:上海究竟制造了谎言,还是真的谱写了一个非凡的防疫神话? 
在我看来,上海的成功是毋庸置疑的,但其原因并不在于疾病地理学或居民卫生习惯的优势,而是在于它启动了多年来苦心经营的社区管理体系,原有的社会监控机制顺利地完成了危机转型。体温检查、出入登记、医学观察、居民间的互相监视和举报……,所有这些严格的权力手法都有......
朱大可

非典危机中的上海“守望社会”

朱大可 11月09日

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所教授

作为危机管理体系之一的中国公共卫生体系,在本次非典危机的初期暴露了低能无效的弊病。但人们已经惊讶地发现,北京的大数量感染及其社会动乱并未在上海发生。这个奇迹激发了舆论的好奇和猜疑,隐瞒之说一度甚嚣尘上。人们不禁要问:上海究竟制造了谎言,还是真的谱写了一个非凡的防疫神话? 
在我看来,上海的成功是毋庸置疑的,但其原因并不在于疾病地理学或居民卫生习惯的优势,而是在于它启动了多年来苦心经营的社区管理体系,原有的社会监控机制顺利地完成了危机转型。体温检查、出入登记、医学观察、居民间的互相监视和举报……,所有这些严格的权力手法都有......
朱大可

非典危机中的上海“守望社会”

朱大可 11月09日

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所教授

作为危机管理体系之一的中国公共卫生体系,在本次非典危机的初期暴露了低能无效的弊病。但人们已经惊讶地发现,北京的大数量感染及其社会动乱并未在上海发生。这个奇迹激发了舆论的好奇和猜疑,隐瞒之说一度甚嚣尘上。人们不禁要问:上海究竟制造了谎言,还是真的谱写了一个非凡的防疫神话? 
在我看来,上海的成功是毋庸置疑的,但其原因并不在于疾病地理学或居民卫生习惯的优势,而是在于它启动了多年来苦心经营的社区管理体系,原有的社会监控机制顺利地完成了危机转型。体温检查、出入登记、医学观察、居民间的互相监视和举报……,所有这些严格的权力手法都有......
朱大可

非典危机中的上海“守望社会”

朱大可 11月09日

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所教授

作为危机管理体系之一的中国公共卫生体系,在本次非典危机的初期暴露了低能无效的弊病。但人们已经惊讶地发现,北京的大数量感染及其社会动乱并未在上海发生。这个奇迹激发了舆论的好奇和猜疑,隐瞒之说一度甚嚣尘上。人们不禁要问:上海究竟制造了谎言,还是真的谱写了一个非凡的防疫神话? 
在我看来,上海的成功是毋庸置疑的,但其原因并不在于疾病地理学或居民卫生习惯的优势,而是在于它启动了多年来苦心经营的社区管理体系,原有的社会监控机制顺利地完成了危机转型。体温检查、出入登记、医学观察、居民间的互相监视和举报……,所有这些严格的权力手法都有......
朱大可

西方想象运动中的身份书写(上)

朱大可 11月09日

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所教授

近年来发生在中国建筑业的最大抄袭事件,就是对希腊和罗马建筑师(工匠)作品的大规模仿写。建筑商公然把“罗马柱”(实际上多是带有螺旋式和绞绳式线脚的希腊立柱)、券拱、柱廊、凯旋门和各种希腊雕像,拼贴在新建的中产阶级居住小区里;罗马式的广场、花园和公共建筑在都市里到处林立。全中国建筑商和建筑师正朝“罗马主义”的康庄大道大步前进,以迎合中国新兴中产阶级的所谓高尚趣味。好在希腊人和意大利人已经对这种抄袭早已习以为常。希腊人最初被罗马人抄袭,而后被意大利人和整个欧洲所抄袭。两千多年以来,它一直置身于被抄袭的巨大荣光之中。
几乎所有的中国工商市......
朱大可

西方想象运动中的身份书写(上)

朱大可 11月09日

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所教授

近年来发生在中国建筑业的最大抄袭事件,就是对希腊和罗马建筑师(工匠)作品的大规模仿写。建筑商公然把“罗马柱”(实际上多是带有螺旋式和绞绳式线脚的希腊立柱)、券拱、柱廊、凯旋门和各种希腊雕像,拼贴在新建的中产阶级居住小区里;罗马式的广场、花园和公共建筑在都市里到处林立。全中国建筑商和建筑师正朝“罗马主义”的康庄大道大步前进,以迎合中国新兴中产阶级的所谓高尚趣味。好在希腊人和意大利人已经对这种抄袭早已习以为常。希腊人最初被罗马人抄袭,而后被意大利人和整个欧洲所抄袭。两千多年以来,它一直置身于被抄袭的巨大荣光之中。
几乎所有的中国工商市......
朱大可

西方想象运动中的身份书写(上)

朱大可 11月09日

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所教授

近年来发生在中国建筑业的最大抄袭事件,就是对希腊和罗马建筑师(工匠)作品的大规模仿写。建筑商公然把“罗马柱”(实际上多是带有螺旋式和绞绳式线脚的希腊立柱)、券拱、柱廊、凯旋门和各种希腊雕像,拼贴在新建的中产阶级居住小区里;罗马式的广场、花园和公共建筑在都市里到处林立。全中国建筑商和建筑师正朝“罗马主义”的康庄大道大步前进,以迎合中国新兴中产阶级的所谓高尚趣味。好在希腊人和意大利人已经对这种抄袭早已习以为常。希腊人最初被罗马人抄袭,而后被意大利人和整个欧洲所抄袭。两千多年以来,它一直置身于被抄袭的巨大荣光之中。
几乎所有的中国工商市......
朱大可

西方想象运动中的身份书写(上)

朱大可 11月09日

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所教授

近年来发生在中国建筑业的最大抄袭事件,就是对希腊和罗马建筑师(工匠)作品的大规模仿写。建筑商公然把“罗马柱”(实际上多是带有螺旋式和绞绳式线脚的希腊立柱)、券拱、柱廊、凯旋门和各种希腊雕像,拼贴在新建的中产阶级居住小区里;罗马式的广场、花园和公共建筑在都市里到处林立。全中国建筑商和建筑师正朝“罗马主义”的康庄大道大步前进,以迎合中国新兴中产阶级的所谓高尚趣味。好在希腊人和意大利人已经对这种抄袭早已习以为常。希腊人最初被罗马人抄袭,而后被意大利人和整个欧洲所抄袭。两千多年以来,它一直置身于被抄袭的巨大荣光之中。
几乎所有的中国工商市......
朱大可

西方想象运动中的身份书写(下)

朱大可 11月09日

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所教授

“他物”的涌现,是中国现代化进程中发生的最大事变。中国的洋务运动经历近150年历史,至今没有终结的迹象。由李鸿章、张之洞和左宗棠等人发动的第一代洋务运动,基本排斥了想象性符码,不过是一种纯粹的工业技术物资的紧急输血,它的清单上罗列着后膛枪、加农炮、蒸汽机、车床、发报机、机车和铁轨之类坚硬的“经济基础”细节,用以维系腐败帝国的权力运营。
第二代洋务运动起源于殖民地上海,从黄浦江沿岸的大规模造楼运动开始,它开始引入更为柔软的意识形态代码(如赌博业、流行服饰、时尚书刊和电影胶片),这次洋务运动发源于土地的区域性租赁,而后果则是西......
朱大可

西方想象运动中的身份书写(下)

朱大可 11月09日

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所教授

“他物”的涌现,是中国现代化进程中发生的最大事变。中国的洋务运动经历近150年历史,至今没有终结的迹象。由李鸿章、张之洞和左宗棠等人发动的第一代洋务运动,基本排斥了想象性符码,不过是一种纯粹的工业技术物资的紧急输血,它的清单上罗列着后膛枪、加农炮、蒸汽机、车床、发报机、机车和铁轨之类坚硬的“经济基础”细节,用以维系腐败帝国的权力运营。
第二代洋务运动起源于殖民地上海,从黄浦江沿岸的大规模造楼运动开始,它开始引入更为柔软的意识形态代码(如赌博业、流行服饰、时尚书刊和电影胶片),这次洋务运动发源于土地的区域性租赁,而后果则是西......

精彩评论

陈酿老久 实朴

原文:还乡琐记:草木叩门 生活继续

吴春波H-R “乡田同井,出入相望,守望互助,疾病相持”,已成追忆。

原文:还乡琐记:草木叩门 生活继续

小胖子真不瘦 风口浪尖上的传奇人物!如果你就这样被打败,那你就真的太失败了,但是我相信你不是这种人,期待你东山再起的那天。

原文:回来吧,贾跃亭

lulud 创业英雄还是欺诈惯犯

原文:回来吧,贾跃亭

zhangmingxiao 川普执政一百多天,初见端倪

原文:商人治国成笑柄

孙越 史上有很多传奇,更有很多英雄,他们的死彰显生命的价值。

原文:对外侦察局的掏心猎手

zhangmingxiao 这个不是一起超售事件,是美联航因为内部员工需要乘坐飞机,旅客满员的情况下利用超售这个工具来达到赶下旅客的目的。

原文:美联航赶乘客下飞机 资深机长告诉你是否违规

郭杰群 在美国,地产开发商将出售资产所得在一定期限内进行类似房产的再投资可以享受一定的免税条款。这在我国当前还不具备,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地产商的能动性。

原文:REIT的海外发展及启示

Lypsey3543 “据个人了解,中国一线城市住宅投资收益率不会高于3,美国可以达到6。”作者这里说的应是租金收益率。首先,因(特大)人口增长加速,在新兴市场投资房产,主要看资本利得,动态租金收益要会延后实现,静态比较同期没有太大意义。其次,物业年均持有成本,纽约和中国一线城市不可比。第三,纽约和曼哈顿是两个概念。离开曼岛,租金中位数值完全是不是一个档次。而中国一线城市的租金上涨范围更大。因为仍处于成长期。总体而言,虽然在中美两国都投资的是房产,但从收益分布特征和波动率来说,完全可以看作是差别极大的两类资产。就如同高等级债券和蓝筹股票,横比收益没有意义,因为后者大幅超越。归根结底更可能是风险偏好异质性(含Demographic factors)和经济周期所处阶段决定了投资者更偏爱哪一类。

原文:2017年美国房地产市场展望——美国市场、中国视角

王争春 价格和土地供给的问题,我们慢慢谈。市场有垄断市场、寡头市场和竞争市场,定价规则自然有差异。

原文:面对房价,教科书自焚吗?经济规律笑了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