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胡舒立

[火线评论]谁在践踏法律尊严?

胡舒立 08月14日

财新传媒创办人,现任财新传媒社长,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教授,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兼职教授

 

虽然没有机会尽获其详,但只要读过新华社记者上周五晚发表的《薄谷开来、张晓军涉嫌故意杀人案庭审纪实》(下称《纪实》),还是可以通过其披露的起诉书摘引、公诉机关部分证据材料、专家鉴定、法庭调查和辩论介绍、案犯最后陈述片断等部分法庭调查内容,初步获知尼尔•伍德命案之来龙去脉。

  记得4月10日新华社在播发“公安机关对尼尔•伍德死亡案依法进行复查”的消息时,曾引用有关部门负责人的表示做出强调,“我国是社会主义法治国家,法律的尊严和权威不容践踏”。

  读到《纪实》,人们可充分意识到,这里的“践踏...

.
中外对话

面向里约的中国声音

中外对话 06月20日

世界上第一个中英双语环境网站

  http://www.chinadialogue.net/article/show/single/ch/4993-What-does-China-want-from-Rio-  

 

五位中国可持续发展领域的专家向中外对话表达了他们对此次里约+20地球峰会的愿景。

 

“20年间的现实和理念都发生了显著变化,期望这次峰会有更具实质性的成果出现,希望民间力量在这一过程中发挥更多作用。”

 

随着各国政要抵达里约热内卢的时间临近,Rio+20即将进入实质性磋商阶段。尽管人们对于取得重大的具有约束力的成果,不敢抱有太大信心,但为人类确立了千年发展计划这一重大议程的里约热内卢、以及即将在这...

.
东三

刘瑜对话莫西·艾什:中国和西方对话的重要性(转)

东三 05月13日

博主简介,博主简约。博爱与薄情何异?博爱与博恨何异?

 

 

刘瑜对话莫西·艾什:没有什么比中国和西方的对话更重要     发布时间:2012-05-13 00:36 作者:
莫西·艾什、刘瑜     (转载者注:非精彩叠出不转载。大概一个月没有看见这样牢牢吸引我注意力的对话了,以至于我情愿为此作注解。)  

 

   提莫西·艾什(Timothy Garton Ash)是牛津大学历史学教授,以对中东欧现当代史的研究而蜚声学界,他还长期在《卫报》开设专栏,是西方世界很有影响力的知识分子。艾什教授最近主持了一项关于“言论规则辩论”的研究项目,并访问了北京。南方周末特约清华大...

.
胡舒立

[火线评论]再谈温家宝为何两提《决议》

胡舒立 03月15日

财新传媒创办人,现任财新传媒社长,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教授,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兼职教授

 

 

  《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 (下称《决议》)很长。但是,在今天,细读《决议》大有必要。读毕《决议》,参照现实,再行咀嚼温家宝总理昨日在记者会上的谈话,可以进一步理解他两提《决议》的深层意味——坚持改革开放不能动摇,停滞和倒退都没有出路。

  细心者不难发现,温家宝总理在记者会的最后一个问题中再提《决议》,有一段事先精心准备的讲话。

  他说:“我在这里想讲一段话:建国以来,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我国的现代化建设事业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是我们也走过弯路,有过教训。党的十一...

.
胡舒立

[火线评论]温家宝为何两提《决议》

胡舒立 03月14日

财新传媒创办人,现任财新传媒社长,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教授,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兼职教授

 

   

  一次记者招待会问题不少,牵涉方方面面。而温家宝总理在今天的记者会上,在面对两个不同的问题时,同时提到《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下称《决议》),实在意味深长。

  这是继胡  锦  涛总书记去年“七一”讲话以来,再度强调《决议》之重要和不可忘却。此番温总理谈《决议》,有具体的上下文:

  ——首提《决议》,是谈政治体制改革。

  在回答《联合早报》记者有关提问时,他说,“粉碎‘四人帮’以后,我们党虽然作出了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实行了改革开放。但是,‘文革’的错误和封...

.
胡舒立

[火线评论]温家宝为何两提《决议》

胡舒立 03月14日

财新传媒创办人,现任财新传媒社长,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教授,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兼职教授

 

   

  一次记者招待会问题不少,牵涉方方面面。而温家宝总理在今天的记者会上,在面对两个不同的问题时,同时提到《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下称《决议》),实在意味深长。

  这是继胡锦涛总书记去年“七一”讲话以来,再度强调《决议》之重要和不可忘却。此番温总理谈《决议》,有具体的上下文:

  ——首提《决议》,是谈政治体制改革。

  在回答《联合早报》记者有关提问时,他说,“粉碎‘四人帮’以后,我们党虽然作出了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实行了改革开放。但是,‘文革’的错误和封建的...

.
黄震

一则段子

黄震 01月15日

投资业者

最近手机短信上流传一则段子:“人间悲剧:白天看中国股市,晚上看中国足球”---悲催如斯,我当感同身受,因为我既是股民,又是球迷。

我当了三十多年的球迷。1982年苏永舜带的中国队以1:2惜败给新西兰队,13岁的我痛哭流涕的情景至今仍记忆犹新;1997年戚务生带的中国队在大连铩羽而归,老榕的一篇《大连金州不相信眼泪》曾让也在现场观战的我潸然泪下;2008年北京奥运会,殷铁生带的中国队小组赛都未能出线,我和儿子收拾起国旗和喇叭,默然回家了。从那以后,国旗和喇叭一直都在家里放着,再也没有用过。也是从那以后,我宁愿三更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