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心路独舞

农村孩子真的越来越难考上好大学

心路独舞 06月26日

专栏作家,任职于美国大学

6月25日被头条邀请评论《如何看待北京状元所说的“农村孩子越来越难考上好大学”的现象?》。北京二中熊轩昂以690的高分摘取北京文科状元的桂冠,他将自己的成功归结于自己中产、知识分子家庭的培养,同时认为,农村的孩子越来越难考上好的大学。
的确,这位状元说的很直接,也有很多道理在其中。
我突然联想起今天早上看到的统计数据,实际上证实了这个说法。根据中国校友网对全国各省级高考状元的调查显示,2007-2016年全国共有约837名高考状元,其中,近五成的状元父母是教师(35%)和工程师(12.6%),还有近两成父母是公务员。而且这个统计数据还显示,状元们多出自省会城市。
每年同一天进行的这场高考,看似很公......
南都观察

40年前,“那三届”高考生

南都观察 06月23日

南都公益基金会发起的思想平台

王辉耀:改革开放承上启下的一代
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理事长,中国欧美同学会副会长
那三届可以称作中国改革开放的一代人,他们的个人经历和智慧,传承历史记忆,承上启下。那三届奠定了中国改革开放的人才和社会解放、思想解放的基础。这是中国历史上独特的现象,值得我们研究和探讨。
今年是恢复高考40周年,明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高考恢复是改革开放的开始。现在改革开放怎么继续深入,我们的大学教育、高考制度、教育改革、人才培养,都是今天的课题。
▲ 1977年7月,中共十届三中全会通过决议,恢复邓小平党政军领导职务。第三次复出的邓小平主动要求分管科技和教育工作。1977年8月4日早晨,邓小平在人民大会堂,主持召......
南都观察

少数人的庆幸——衡中学生对于衡中模式的思考

南都观察 06月23日

南都公益基金会发起的思想平台

今年的高考刚过去不久,我想起自己的两次高考经历以及母校衡中,多少有些感慨。
我高中就读于衡水中学。第一年高考被山大录取。与我平时的成绩相比,这个结果可以说不错了。但当时满脑子都是“成大事者必上清北”、“不上清北,誓不罢休”的念头,加上第一年考得不错,自信心爆棚,便欣然回衡中复读。家人和班主任也曾劝阻,无奈拗不过我。结果第二年考得很糟,比第一年还低几分。现如今我快要大学毕业了,对衡中、高考等事情也有一些思考。
我出生在衡水市下属县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是衡水本地人,但户口不在衡水市区。中考时,我以县第五的成绩考入衡中,由于不是前两名,交了三万元的学费(三年)。对于当时的一......
香樟经济学术圈

中国高考的事实和错觉

香樟经济学术圈 06月23日

由中国社科院、哈佛大学、多伦多大学等国内外青年经济学者发起

——精英教育获得、工资溢价和社会流动性
推文人 | 彭文威 
原文信息
Access to Elite Education, Wage Premium, and Social Mobility:The Truth and Illusion of China's College Entrance Exam. Ruixue Jia and Hongbin Li
1 引言
接受教育,特别是接受精英教育被认为是现代社会组建精英阶层和提供社会流动性最重要的渠道之一。
本文中,作者利用在中国收集的大样本数据对精英教育的回报进行了估计,并且试图理解精英教育对精英阶层的形成和社会流动性的影响。中国大学生入学考试(高考)为本文的研究提供了一个自然实验,利用断点回归方法来研究精英教育的作用。精英大学有一个投档分数,而......
南桥

我的高考

南桥 06月23日

旅美学者,专栏作者

我本应1990年参加高考的。我那时就读于安徽桐城中学。“桐中敲铜钟,童男童女同上学”,学校校风良好,纪律严明。学校出过美学家朱光潜、文化部长黄镇、作家舒芜等。我们那时理科吃香,不知是不是因为这种背景,到今天,重理轻文的传统还根深蒂固。而今,同学群里文科生一张口,理科生就摩拳擦掌,修理“文科傻妞”的浅薄,嘲弄“伪公知”的情怀。
不过理科同学确实也人才辈出。而今把天舟一号送上天的航天“快递小哥”程堂明和毛万标,都是桐中人。我们那一届可能是桐中最巅峰的一届。同学中多人斩获全国物理、化学、数学竞赛的奖项。其中段路明、吴筱益等已成学界泰斗,有的已成业界栋梁。当然了......
杨早

穷人有没有必要上大学?

杨早 06月20日

文化学者

穷人的孩子要不要上大学?如果二十年前提这个问题,就是脑残。二十年之前,应该是越穷越是要上大学,一上大学就跳了龙门。大家去看看《人生》《平凡的世界》《女大学生宿舍》,包括《一地鸡毛》,都可以明白上大学对穷孩子的重要性。
但今时今日,这个题就不好答了。因为“大学”不再是那个大学,“穷人”也不是当年的穷法。就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以前的大学,确确实实是国家提供的公共品,为一切有资格(主要是高考分数)的人创造各种条件上,而且一包到底。傻子才不上大学。而现在的中国大学,性质比较模糊,有公共品成分,也有很浓的产业色彩,这就让入学资格、师生关系、毕业出路,等等,都发生了质的变化......
卓勇良

我的大学梦——纪念恢复高考40周年

卓勇良 06月16日

浙江省信息化和经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首席专家

我从小根本未曾有过大学梦。曾听爸讲工厂里大学生技术员,一脸的尊崇。我大概是1970年代末我家方圆百米内少有的一个大学生,也是我们家族的第一个大学生。那年代不仅文化荒芜,吃口好饭都难啊。
从幼儿园到初中,我一直品学兼优。小学四年级学焦裕禄,老师要我写一首诗,说是五一节表演用。可怜我这小学生,东拼西凑了八行字。没想到班主任周亚琴老师真的找了曲子,在当时开明街民光电影院,班里同学上台演唱我作词的歌。小学五年级后,再没见过周老师,祝愿她健康幸福。
我们那一带缺少大户人家和白领人士。我成绩出众,无非是矮中拔长。工作后才知道天外有天,我一位同事清华附中,智商情商口才好得要命,70岁了还从图书馆借一大堆哲......
南都观察

高考只是“最不坏”的机制,仅此而已

南都观察 06月13日

南都公益基金会发起的思想平台

又是一年高考之际,老友相聚时不免也回想感慨一番。一位朋友谦称自己当年虽然文科高分,但“其实是个俗人”,在文史知识方面对我望尘莫及,“我这样的人可以稳上复旦中文系而你却上不了,想想这其实挺不公平的,应该你去读才是”。
话是这么说,但在当时,如果选拔的结果是我上复旦而比我高30分的她反而去不了,她一定不会觉得这是公平的做法。她之所以现在觉得这有问题,是因为这样一种状况确实存在:高考分数低的人反倒可能是更适合被选拔的人。
以亡友张晖为例,他高中就打下了深厚的古典文学根基,远超同龄人,因而能在本科大三就写出被前辈学者吴小如赞为“超出博士论文水平”的《龙榆生先生年谱》......
南桥

教育如何进入了传销模式?

南桥 06月12日

旅美学者,专栏作者

以前看过一幅漫画:一个人去听励志讲师的课,买了一堆书和碟,说大有收获,可以自己开班做励志讲师了。中国人的教育大多这个路子。这包括出了国的这批人。
从1977年开始参加高考的人,陆续进入盛年,孩子已经高考了,如今面临孩子升学问题的,多为我这个年纪的 —— 亦即七十后这一批。我们考上了大学,也不管自己做成了什么,或是还有多少遗憾,就开始放弃一切,把重心放在孩子的学习上,帮助孩子再走自己的路,读书、上名校,然后生孩子,培养孩子读书、上名校。这像不像传销?
早晨起来,发现我被一位朋友加入到中等学区学校“逆袭”爬藤的微信群,翻开了几页,无非是:学声乐可以加分,怎样可以引导孩子对律师......
冯颖

写在高考后:没考好人生也不会就此毁掉

冯颖 06月09日

500强企业资深职业经理人,职场写作者

我的高考生涯已经过去很久了,但估分那天的情形仍历历在目。
由于知道自己没有发挥好,所以完全不敢估分,派了心理素质异常强大的母亲去预估。
在她估分期间,我一个人坐在里屋床上角落里,抱着枕头默默地流泪,心如刀绞。我妈一边估分一边安慰我说:“没事儿啊! 全国那么多大学,上哪个都是不错的啊。”
这句话正戳中我的痛处,我失声大哭,恨自己太过紧张以至于没发挥好,就要和所有美好未来失之交臂,人生再没机会了!
没想到实际估分后发现成绩并没有料想中的那么糟, 很多”蒙”着选的答案居然都蒙对了。在老师的强烈支持下,我填了北大,顺利录取。本科毕业后,又直接申请了英国的LSE转商科继续读研。<......
杨早
1991年的高考,最纠结的事儿是填志愿。
每年政策都在变,来回推磨子。对于考生来说,最靠谱的是分数出来再填志愿,误报的可能性比较小。稍次一点的,是考完试估了分再填志愿,也还行,至少考好考坏有个大致感觉。
最坑爹的就是1991年这种,考前就填志愿。我特么万一失手了呢?活该。
1991年,还有一些别的因素。
1989年,北大清华两所学校,率先开启了军训一年模式。本科四年变成了五年,头一年还是在军营过。
所以1990年的复旦大学就成了香饽饽,性价比高嘛。我就琢磨了很长时间的复旦新闻系,自问考不考得上。
可是1991年的新政策出来了,北大清华,复旦南开,四所高校军训一年。
这么一比,务实的广东考生......
张鸣

被撕掉的书本像雪花一样飞舞

张鸣 06月09日

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系教授

这些年,每年的高考季,都会出现这样视频,几层楼的教室,冲出来的学生一齐撕书,被撕掉的书本,像雪花一样飞舞,下面,一个清洁工拼命地扫也扫不过来。
这现象表示了什么呢?高考完了,教材教辅都没用了?那么,如果考的不好,还要复读怎么办?就算自己没用了,课本也用不着撕掉呀,即使没有转给下一级同学的可能,当废纸卖掉,也是可以的呀。
我想,考生们是在出气,是在发泄。骨子里,他们对这些教材教辅,是有恨的。据说,凡是撕书的学校,都是高考的重镇,在那里头,学生复习高考的场地,有如监狱,每日早早被押着起床,很晚才能上床,没有节假日,没有双休日,日复一日地做题,做题,再做题;考试,考试,再考试。摸了底,再摸底......
微思客WeThinker

1977年高考生口述: 我爸说卖米也要供我上大学

微思客WeThinker 06月09日

聚焦公共生活,致力于推出原创内容的志愿者团队

编者按:
今年距离1977年恢复高考已经40年了。微思客在恢复高考四十周年之际,收到了一篇特别的来稿。来稿人是一位已经退休了的中学英语高级老师,余老师。她的人生,因为1977年的高考完全改变了。余老师说,如果没有1977年高考,可能她会继续在乡下做民办老师,又或者会出去打工,但绝对不会过上像现在这样舒适的生活。
高考,在那个年代,是改变命运的唯一途径。让我们跟着余老师的故事,走进1977年高考。
余老师 | 1977年恢复高考后第一届考生
"劳动最光荣"
我是1972年高中毕业。初中读了两年,高中读了两年。我们初中很水的,语文课都是背毛主席语录,老三篇。上了高中也根本不上文化课,都是说去劳动。我......
杨浪

高考很重要,但它决定不了你的一生

杨浪 06月09日

央企企业发展、法律事务从业人员

今天,除了上海和浙江之外,其他地区的高考都结束了,现在发表一下意见大概就不会有误导考生的嫌疑。
20多年前,我也参加过高考。那时的高考,与现在相比,大概要更残忍一些:
首先是天气。
当时的高考是在7月,真正的流风若火,蒸笼一样的天气混合着蝉鸣,让人心里没来由地烦躁。那会条件不好,教室里连风扇都没有,更没有空调,而且考试时为了隔绝噪音,连窗户都要关紧。
语文考试之后,我亲眼看见一个女生坐在学校门口嚎啕大哭,原因是她的汗滴到了作文试卷上,她想擦掉,一不小心抹了一大片;想重新抄写,一没地方二没时间,只好草草交卷。不过,比起那些由于炎热和紧张,考到一半就中暑晕倒的考生,她已经算是幸运的了。......
李银河

王小波的高考经历:我只配学理科

李银河 06月08日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教授、博士生导师

编者按:今年是恢复高考40周年。1977年,积累了十年力量的人才从中国社会各个层面喷薄而出,汇聚到象征人类最高理性和成就的象牙塔——大学里。那个年代参加高考的人很多在后来成为各自行业中的翘楚,他们对于恢复高考有着深厚的感念。本文系作家王小波生前的高考回忆,最初发表于1997年第11期《三联生活周刊》杂志,收入散文集《沉默的大多数》。
1978年我去考大学。在此之前,我只上过一年中学,还是十二年前上的,中学的功课或者没有学,或者全忘光。家里人劝我说:你毫无基础,最好还是考文科,免得考不上。但我就是不听,去考了理科,结果考上了。家里人还说,你记忆力好,考文科比较有把握。我的记忆力是不错,一本很厚的书......
聂辉华

一两次选择决定不了你的命运 | 写在高考之际

聂辉华 06月08日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导,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副院长

这两天是高考,同时今年还是中国恢复高考40周年,因此很多人都在讨论高考对命运的决定性影响。2001年我从人大本科毕业时,跟当时的班主任说,“人生就像一串珍珠,必须在关键的阶段做对了关键的选择”。我很快就发现这句话是错误的。
人生充满了不确定性,没有人的人生道路是提前规划好的。今天的“正确”选择,过几年可能就是错误的选择;反过来,当时的“错误”选择,几年之后也许就是正确的选择。关键是,我们的一生都在不断选择,因此决定我们命运的不应该是一两次选择。
高考当然是人生的关键阶段,高考成绩在很大程度上会改变人的命运。但高考不止一次,大学也不能完全决定一个人的其他选择以及整......
南都观察

凭什么是你考上了大学?关于高考的五个事实

南都观察 06月08日

南都公益基金会发起的思想平台

差不多八年前,时任总理温家宝在一次会议上指出:“有个现象值得注意,过去我们上大学的时候,班里农村的孩子几乎占到80%,甚至还要高,现在不同了,农村学生的比重下降了。这是我常想的一件事情。本来经济社会发展了,农民收入逐步提高了,农村孩子上学的机会多了,但是他们上高职、上大学的比重却下降了。”
高考不仅是一种以个人能力为本位的人才选拔制度,也是高等教育资源的重要分配机制,不仅关系到教育机会和资源的公平分配,也关系到社会的阶层划分和流动。
对高考的关心也是对社会公正的关注,但是为什么我们身边的大学生明明越来越多,依然有很多人认为高考并不公平?
▌农村人正在变少,农村学生还增加了?<......
张颐武

评2017年高考作文题

张颐武 06月08日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命题作文复兴 素材作文仍有空间
如何考出学生真实水平仍然是挑战
2017年的高考正逢回复高考40周年,引起了许多怀旧和回顾的声音,今年的高考作文题目的“全国三”卷也有了向高考四十年致敬的题目,这个被明确标定了副题是“我看高考”或“我的高考”的作文,当然有了一种内在的历史感,让我们在回顾四十年的高考的同时切入今天的高考作文题目。四十年已经很久了,中国的变化也真是巨大,而高考仍然伴随着中国人走向未来。从这个题目中我们看到的时间的跨度真是让人感慨良多。
今年的作文题总共是九张卷,有十个题目。全国卷有三份,共三个题目。地方出题的共六个卷,有北京、上海、天津......
杨早
今年是恢复高考40周年。很自然,许多人都在回忆自己的高考,尤其是“金77,银78”这些天之骄子们。不少人都说:高考实现了公平,给了年轻人希望,让他们可以凭自己的本事追寻自己的梦想,感谢国家恢复高考,不然自己只能在山村里终老云云。
而回到现实中,有太多的人觉得高考并不公平。他们质问为什么北京上海的考生拥有比其它省份多N倍的机会上北大清华复旦?质问为什么不像1977年那样全国一张试卷定高下?质问高考是不是导致阶层固化程度越来越深?
为什么同一个高考,会出现这样的矛盾评价?高考到底是公平还是不公平?
照早叔看来,任何选拔人才的制度,都有它自己的内在理路与逻辑。这里面的因素很复杂,比如,什么......
知识分子

高考完纠结选专业?罗敏敏:不用着急决定未来

知识分子 06月08日

由饶毅、鲁白、谢宇三位学者创办的移动新媒体平台,致力于关注科学、人文、思想

编者按:
高考季,与考试同样令莘莘学子和家长牵挂的是选报专业。什么专业有意思?什么专业好就业?什么专业赚钱多?21世纪到底是哪个专业的世纪?
罗敏敏,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及清华大学资深研究员,2016年“吴杨奖”基础医学领域获奖人,北京大学心理学学士、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计算机科学硕士、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神经学博士。我们来看看他是如何选择专业并最终找到“一生所爱”的。
撰文 | 程    莉
责编 | 徐    可
● ● ●
罗敏敏给人的感觉一贯是快乐的、轻松的,面对严肃的科研,他所表达的也是:我爱科研,科研使我快乐。
从本科读到博士换了三个专业

精彩评论

孙越 史上有很多传奇,更有很多英雄,他们的死彰显生命的价值。

原文:对外侦察局的掏心猎手

zhangmingxiao 这个不是一起超售事件,是美联航因为内部员工需要乘坐飞机,旅客满员的情况下利用超售这个工具来达到赶下旅客的目的。

原文:美联航赶乘客下飞机 资深机长告诉你是否违规

郭杰群 在美国,地产开发商将出售资产所得在一定期限内进行类似房产的再投资可以享受一定的免税条款。这在我国当前还不具备,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地产商的能动性。

原文:REIT的海外发展及启示

Lypsey3543 “据个人了解,中国一线城市住宅投资收益率不会高于3,美国可以达到6。”作者这里说的应是租金收益率。首先,因(特大)人口增长加速,在新兴市场投资房产,主要看资本利得,动态租金收益要会延后实现,静态比较同期没有太大意义。其次,物业年均持有成本,纽约和中国一线城市不可比。第三,纽约和曼哈顿是两个概念。离开曼岛,租金中位数值完全是不是一个档次。而中国一线城市的租金上涨范围更大。因为仍处于成长期。总体而言,虽然在中美两国都投资的是房产,但从收益分布特征和波动率来说,完全可以看作是差别极大的两类资产。就如同高等级债券和蓝筹股票,横比收益没有意义,因为后者大幅超越。归根结底更可能是风险偏好异质性(含Demographic factors)和经济周期所处阶段决定了投资者更偏爱哪一类。

原文:2017年美国房地产市场展望——美国市场、中国视角

王争春 价格和土地供给的问题,我们慢慢谈。市场有垄断市场、寡头市场和竞争市场,定价规则自然有差异。

原文:面对房价,教科书自焚吗?经济规律笑了

叶伟强 需求、供给、货币,都是影响价格的重要因素

原文:房价之谜 | 悬而未决的崩盘隐忧(完整版)

zhangmingxiao 合理吗?

原文:房价之谜(三)| 中国房价到底“合理”吗?

北方的小狼 中国特色,都是小民倒霉!哎!

原文:广西“吃穿山甲”案的厨师: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abcnews 张老师这篇写得精彩。看来经济解释值得再去看一遍。几点想问一下:一是中国现在外汇减少,所以关税啥的肯定不会轻易取消,走一带一路推出人民币是稳定币值的好方法,不过确实以什么为锚呢?二是日本经济停滞,但听说日本人其实是进入了伊甸园阶段,收入啥的可能没增加,实际感受却始终稳定。这算好路吗?

原文:从中国先拔头筹看天下大势

孙越 (强)这会说得好!特朗普跟俄国商人绝不仅仅是生意往来吧。(呵呵)

原文:特朗普的俄国情结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