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网首页 > 博客 > 艾滋病
李永峰

海外中国工人的爱滋病风险

李永峰 08月10日

书蠹,前记者,数贝网创始人

文/李永峰
过去三十几年的改革开放,既是中国引进外资的时代,也是中国资本与中国员工大举出海的时代。现在,散落全球各地的中国人,特别是中国民工,构成了当今世界一股独特的力量。他们个体的生命,与时代的洪流融汇在一起,收获着财富、荣誉与见识,但有时候,他们也收获了麻烦与血泪。
未来,随着中国政府所推动的「一带一路」战略,伴随更多的中国资本,前往海外寻找机会的中国工人,数量也必然更为庞大。在憧憬机遇之外,他们是否做好了应对麻烦与风险的准备?比如,感染爱滋病的风险。
最近,老挝(Laos)北部乌多姆赛省(Oudomxay Province)的一个小村子,出现了恐慌。因为两个14、15岁的女孩,被查出感染了爱滋病。追问......
李光
原题:内地MSM人群HIV防控之困
记者/李光
第20届世界艾滋病大会联席主席、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生物医学研究所联合主任莎朗·列文(Sharon Lewin)在接受凤凰周刊采访时称,中国一些大城市男男性行为人群(MSM)的HIV感染率高达20%左右。
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施贺德(也在会议期间发表文章称,中国在艾滋病防治上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但还可以继续努力,也必须继续努力保护高风险人群:在男男性行为人群,其感染率从2007年至今增长了三倍,从2%上涨至7%,有些城市甚至高达20%。施贺德告诉本刊记者,这些城市主要集中在中国西南地区。
“歧视”影响防艾进程
中国艾滋病病毒携带者联盟拥有一个覆盖全国的......
刘虹桥

HIV感染者速写之二:“争议斗士”李虎

刘虹桥 08月18日

自由撰稿人、独立咨询

“HIV感染者速写”是我和《凤凰周刊》记者李光用业余时间进行的一个民间写作计划。另一个关于感染者的口述史项目也在酝酿之中。我们希望用一到两年时间采访若干个典型或非典型的感染者,记录他们与艾滋病共存(living with HIV/AIDS)的人生故事。受限于写作能力和方法论,写作和口述史计划都还处于前期酝酿阶段。希望能够得到您的建议。
文/李光 席小丹
死亡并没有平息对艾滋病社区活动家李虎生前的争议,那些批评在一位逝者面前显得更加刺耳。但当我们回视艾滋病人只能通过欺骗才能获得救治这一事实本身时,不得不感叹现实的残酷与讽刺。
2014年8月8日,艾滋病社区活动家李虎的追悼会在北京佑安医院爱心家园的一间会议......
李光

HIV感染者速写之二:“争议斗士”李虎

李光 08月17日

凤凰周刊主任记者

文/李光 席小丹
死亡并没有平息对艾滋病社区活动家李虎生前的争议,那些批评在一位逝者面前显得更加刺耳。但当我们回视艾滋病人只能通过欺骗才能获得救治这一事实本身时,不得不感叹现实的残酷与讽刺。
2014年8月8日,艾滋病社区活动家李虎的追悼会在北京佑安医院爱心家园的一间会议室举行。参加者除了他的亲人、医生和生前好友,也不乏从广州、成都等地专程赶来的NGO工作者或得到过他帮助的感染者。在回忆他的事迹时,即使是从未与李虎谋面的人,也会说上两三句便泣不成声。
由于素未谋面,我只能通过众人的回忆去勾勒这个东北汉子:浓眉大眼,平头短发,身材魁梧,声如宏钟。李虎在2006年检测出感染HIV(艾滋病病毒),后来放弃......
李光

红十字会成内地维稳新渠道

李光 02月07日

凤凰周刊主任记者

不上访:地方红会救助“血艾”新条件
红十字会成内地维稳新渠道
文/凤凰周刊记者 李光
内地“血艾”事件(指血友病感染艾滋病)积弊多年,2013年12月1日,数十名“血艾”患者再次聚集北京,一如继往地辗转于国家信访局、卫生部、最高人民法院等国家机关。和往年不同的是,他们又多了一个去处——中国红十字会总会。
这些患者称,他们多年前因使用上海生物制品研究所(以下简称上生所)生产的不安全的血液制品而感染艾滋病和丙肝病毒。持续多年上访后,他们仍未获得上生所的“赔偿”,却意外地得到了当地红十字会的“救助”。有证据显示,“救助”款的......
戴廉

让艾滋病成为社会转型的探路者

戴廉 12月01日

健康界传媒执行总编 www.cn-healthcare.com 原财新健康记者

“艾滋病远不止是一个健康问题:它是一个发展问题,一个人权问题,一个有关社会公平、性别平等的问题。” 两周前,我受邀参加了“第十一届亚太艾滋病大会”,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执行副署长简·比格尔(JanBeagle)在会议期间接受我的专访时,这样对我说。
在她看来,艾滋病应该是一个推进更广泛问题的切入点,比如人权、再分配的公平性和全社会的公正。“艾滋病防治可以成为一个社会转型发展的探路者。”
从美国抗艾32年的历史来看,这个立论无疑是成立的,抗艾史就是一部人权斗争史。在中国,这个立论也是部分成立的,艾滋病推动了一些边缘人群的权利保护,甚至在对草根组织的资源分配中,我们......
刘虹桥

“超级大户”缺席

刘虹桥 01月05日

自由撰稿人、独立咨询

(照片摄于吉隆坡,2012年11月)
和以往一样,在11月中旬在吉隆坡举行的国际肺病大会上,结核病依旧是主角。但有意思的是,既讨论艾滋问题又讨论控烟问题,还捎带讨论尘肺、哮喘,甚至是糖尿病负担的国际肺病大会,却比艾滋大会或控烟大会中的任何一个都要更低调、苦情、全球一家亲。
实际上,考虑到结核疫苗、新药研发和诊断技术在过去一年里的喜人进展,今年的大会甚至可能是结核病卷土重来后的近20年时间里最不苦情的一届。
即便如此,会期一周的国际肺病大会也只吸引了不足两千人参会,其中大部分为主办方“国际防痨与肺病联合会”在全球的各分支机构工作人员、合作机构和研究者,以及各国政府机构代表和医疗企业的......
贾平

红丝带之余的社会补偿

贾平 12月05日

法律与公共政策学者,长年从事治理、透明度以及民间社会公共参与研究和实践工作,公共卫生治理项目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前中国全......

财新《中国改革》 特约作者 贾平 邱仁宗
[建立输血感染艾滋病病毒的社会补偿机制和保险机制,不仅是在探索解决当下艾滋病领域产生的社会问题的路径,也可以为中国未来系统性应对大规模公共卫生危机积累经验] 
如何应对经血液感染艾滋病病毒(以及交叉感染肝炎病毒,包括丙肝和乙肝)的问题及其挑战,一直以来都是中国艾滋病和公共卫生领域一个挥之不去的阴影。根据卫生部与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和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对中国艾滋病疫情的评估,截至2011年底,中国约有78万名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其中,经卖血和输血导致感染的感染者约占6.6%。按中国卫生部公布感染者数字和经血液感染比例推算,这两类人群估计数字约在5.148万人左右,但学......
贾平

全球抗击艾滋亟需完善国家层面法治(AIDS Free Generation: Why Enhancing Rule of law on the Country Level is a Meaningful Approach)

贾平 12月02日

法律与公共政策学者,长年从事治理、透明度以及民间社会公共参与研究和实践工作,公共卫生治理项目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前中国全......

“I am here to fight for a generation that is free of AIDS,” U.S. Secretary of State Hillary Clinton told thousands of participants at the International AIDS Conference on 23 July in Washington, D.C., reaffirming the U.S. commitment to combat AIDS. Although attendees welcomed her comments, calling it a “moral obligation” for the U.S. to continue supporting AIDS programs—Global Fund against AIDS, TB, and Malaria, PAPFAR—civil society leaders expressed concern over the devastating impact of cuts in funding, and lack of meaningful engagement with civil society on critical decisions.All of th......
李银河

同性恋与艾滋病

李银河 11月30日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教授、博士生导师

客观地说,艾滋病的出现是使人们注意到同性恋生存状况的一个因素,但是也正因为如此,有人抱怨“同性恋议题被艾滋病绑架了”。每当报刊上出现同性恋必定是在谈论艾滋病,这是一个可悲的链接。因为艾滋病毕竟是一种可怕的疾病,而同性恋则不是,它只不过是社会上一部分人或先天生成或后天习得的一种性取向。
在1985年,中国还没有艾滋病的时候,人们被告知,这是一种男同性恋者的疾病:“近年来,一种使人感到恐惧、厌恶、羞耻和神秘的病——获得性免疫缺损综合症,正日益广泛和迅速地在西方国家流行开来。患此病的人绝大多数(90%)是男同性恋......
科学松鼠会

艾滋病疫苗研发:三十年求索路 兼祭2500万死难者  

科学松鼠会 11月01日

像松鼠一样打开科学的坚硬外壳

本文作者:一起剥坚果
本文转载于新商务周刊,作者:周舜泰、周志远、江华
“艾滋病是一个时间和努力问题;它不需要来一场科学革命。社会不应当低头认输或寻找替罪羊,应造就一位新学者,他将以自己的研究促成巴斯德革命和遗传学革命的综合。如果我们其他医生在拖延时间,那不是因为我们受困于过时的概念,而是我们缺少巴斯德!”-帕特里斯.德布雷,免疫学教授,法国巴斯德研究院
1995年,达斯汀?霍夫曼在灾难片《极度恐慌》中扮演一位将人类从一种极度烈性传染病中解救出来的英雄医生科学家,他拯救世界的武器是疫苗。当然,毫无疑问,成功总是在吊足了观众胃口后的最后一分钟时到来。
但疫苗究竟是什么?它为什么可以保护......
李光

内地现艾滋病隐秘人群

李光 09月18日

凤凰周刊主任记者

内地现艾滋病隐秘人群
快检小组在苏州、太原等地检测出僧人、聋哑人感染HIV
凤凰周刊记者 /李光(2012年9月5日)
龙龙花300块钱给一位僧人买了套衣服,换下他的僧袍,再给他戴上帽子和墨镜,带他来到苏州市疾控中心做艾滋病检测。结果,阳性。
这是龙龙在一年多前第一次发现僧人感染艾滋病病毒(HIV)。但这并不是个别现象,到目前为止,龙龙所在的江苏彩虹工作组已经发现了三名僧人感染HIV。在另一个城市太原,山西蓝典工作组检测出三名聋哑人感染HIV。这些草根小组从2010年开始与中国艾滋援助基金会(美国)合作,在大陆推广“优质快检”服务,结果意外地发现了诸多隐秘的HIV感染者群体。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民......
蔡晧东

有关艾滋病针头的几个问题

蔡晧东 09月02日

北京地坛医院主任医师

最近,一位男子在北京出租汽车内被针头扎伤,引起的轩然大波。被扎男子发现,这是一个用过的注射器,针筒内还有一些淡黄色黏液。经朝阳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快速检测,该注射器残液内极可能存有HIV抗体。为此,男子不仅需要服药预防,还要接受长达3个月的煎熬才能确定是否被艾滋病感染,女友因此分手。这条新闻也引起社会上的广泛关注。北京青年报的记者来电,希望我能从科学的角度澄清该事件中大家关心的几个问题。
污染针头能否传播艾滋病?
艾滋病是通过血液传播的一种传染病。使用被艾滋病毒污染的注射器无疑是艾滋病传播的一个严重危险因素。在我国,有2%~8%的吸毒者是艾滋病感染者,云南、新疆、广西等某些地区注射毒品者中的艾......
迢书

三亿分之一

迢书 08月28日

熟信创始人。

据报道,北京某男子乘出租车,被座位套下的针头扎伤。医院检测针头,发现有“HIV抗体”。不少人因此恐慌,连出租车也不敢坐,坐上也不踏实……
网易微博编辑知道我是学医出身,邀请我做了专题访谈。我还专门为此撰文《疑似带血针头 其实不必恐慌》(http://tiaoshu.blog.caixin.com/archives/44802 ),数易其稿,用词谨慎。
文章一出,毁誉参半——看来低估了人们的恐慌。
如果有人已经被疑似带血针头扎伤,来问“我被针头扎了,感染上HIV的概率大吗”,我会正色回答:“不大,但是也有可能。你必须马上去医院处理伤口,检验针头是否带有HIV。然后按照医嘱服药,定期复查。&rdqu......
迢书

疑似带血针头 其实不必恐慌

迢书 08月26日

熟信创始人。

血,针头,艾滋病——你恐慌吗?
这几个关键词不时出现在媒体上,不少人因此恐慌——其实大可不必。
人们担心的,是这两种恶性事件:劫匪手持针头,声称带有艾滋病毒(HIV),以此威胁劫财;某些艾滋病患者意图报复社会,将带血针头放在交通工具上。
想象如下情景。某人夜行,突然劫匪窜出,手持针头:“把值钱的都交出来!不想得艾滋病,就给我老实点儿!”遇到这种阵势,一般人早已吓得六神无主。
其实,劫匪的威胁是不可信的,针头上应该没有HIV。
站在劫匪的角度分析。他目的很明确,以更小代价抢劫更多财物。劫匪只要亮出针头,路人就会被吓坏,来不及想到其中有诈,只好乖乖地掏出......
张岚

《最爱》的旁边

张岚 05月23日

财新视频记者

我一度认为人世间最为痛苦的事情是无论如何生活都要继续。看完这部电影之后,我发现,事实可能正相反。
2009年农历新年,我在河南农村采访。其中一个选题就是采访艾滋病村。大致背景是第一批抗艾药物的使用期限已到,需要给病人更换新的药物以避免其产生抗药性。
因为此前不久发生过比利时记者采访被打事件,河南本地的宣传部门一时间对摄像机诚惶诚恐。可惜河南中南部有太多的艾滋病村庄,以致于在被迫改变路线之后,我们又非常容易的找到一个艾滋病村庄。这也让我非常感慨,距离事发高峰已经十年有余,有关部门依然无法正视这一现实。 
这座郭姓的村庄有两百多人口,近三分之二有过卖血经历。在最为癫狂的时期,血头租用中......
张岚

同性恋怎么你了!

张岚 07月24日

财新视频记者

财新网发了篇文章,叫《大学“同志”抗艾紧急救助》,居然引来非常热烈的讨论。这不是件好事。它说明,同性恋和艾滋病,在中国社会至今还是个用来讨论和批判的“议题”而不是社会可以接受的“现实”——虽然不管你讨不讨论,它就是个“现实”。
从这一点上来说,接受比不接受好,早接受比晚接受好。我不知道怎么了,中国人在这个问题上,突然丧失了“实用主义精神”。也许真的是时间不够吧,好像当年“第三者”刚出社会的时候,大家群起而殴之。但现在“小三”都可以淡定的谈“小四、小五”了。
我在同性恋的天堂挪威念了几年书(挪威法律承认同性关系,并且同性关系的权力和义务与婚姻关系是一致的。从这个角度来说,欧洲的自由主义和......

精彩评论

陈酿老久 实朴

原文:还乡琐记:草木叩门 生活继续

吴春波H-R “乡田同井,出入相望,守望互助,疾病相持”,已成追忆。

原文:还乡琐记:草木叩门 生活继续

小胖子真不瘦 风口浪尖上的传奇人物!如果你就这样被打败,那你就真的太失败了,但是我相信你不是这种人,期待你东山再起的那天。

原文:回来吧,贾跃亭

lulud 创业英雄还是欺诈惯犯

原文:回来吧,贾跃亭

zhangmingxiao 川普执政一百多天,初见端倪

原文:商人治国成笑柄

孙越 史上有很多传奇,更有很多英雄,他们的死彰显生命的价值。

原文:对外侦察局的掏心猎手

zhangmingxiao 这个不是一起超售事件,是美联航因为内部员工需要乘坐飞机,旅客满员的情况下利用超售这个工具来达到赶下旅客的目的。

原文:美联航赶乘客下飞机 资深机长告诉你是否违规

郭杰群 在美国,地产开发商将出售资产所得在一定期限内进行类似房产的再投资可以享受一定的免税条款。这在我国当前还不具备,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地产商的能动性。

原文:REIT的海外发展及启示

Lypsey3543 “据个人了解,中国一线城市住宅投资收益率不会高于3,美国可以达到6。”作者这里说的应是租金收益率。首先,因(特大)人口增长加速,在新兴市场投资房产,主要看资本利得,动态租金收益要会延后实现,静态比较同期没有太大意义。其次,物业年均持有成本,纽约和中国一线城市不可比。第三,纽约和曼哈顿是两个概念。离开曼岛,租金中位数值完全是不是一个档次。而中国一线城市的租金上涨范围更大。因为仍处于成长期。总体而言,虽然在中美两国都投资的是房产,但从收益分布特征和波动率来说,完全可以看作是差别极大的两类资产。就如同高等级债券和蓝筹股票,横比收益没有意义,因为后者大幅超越。归根结底更可能是风险偏好异质性(含Demographic factors)和经济周期所处阶段决定了投资者更偏爱哪一类。

原文:2017年美国房地产市场展望——美国市场、中国视角

王争春 价格和土地供给的问题,我们慢慢谈。市场有垄断市场、寡头市场和竞争市场,定价规则自然有差异。

原文:面对房价,教科书自焚吗?经济规律笑了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