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财新网首页 > 博客 > 自由主义
WeThinker

自由主义的崩溃,还是自由主义的进化?——论赫拉利的自由主义观(上)

WeThinker 02月12日

聚焦公共生活,致力于推出原创内容的志愿者团队

  王培 | 微思客撰稿人       《人类简史》是一本畅销全球的现象级图书,在学术界和大众读者中均享有盛誉。据说,在中国内地,《人类简史》的销量已经突破100万册。 讲述人类历史的书籍汗牛充栋,《人类简史》能一炮走红,并非因为作者发掘了新奇的史料,或者把历史故事讲述得哗众取宠,而是因为作者避免了史料的任意堆砌,在史料的选择和故事的讲述中,始终围绕一条主线展开,而这条主线正是作者在书中想要提出并论证的一种新颖的历史观:人类社会的演变史,其实就是人类不断构建并相信自己的故事(或者说意识形态....
南都观察

吴太白,美国芝加哥大学社会学博士在读,南都观察特约作者

▌大选震动

11月9号清晨,睁开双眼,迷糊中没想明白昨晚到底是不是一场梦。

拿起手机,6点28分,一条安娜的未读短信:Girls, I woke up and feel I don’t want to do life today. (亲们,今天醒来我简直不想活了……)我在美国某蓝州的高校读书,几个朋友约好今天见面,因为需要“彼此安慰”。头一晚的喧嚣、震惊、难以置信,此时还萦绕在脑海里。

校园里气氛沉重,大家一脸阴郁。见面后,安娜失魂落魄:“今天老师一进教室就哭了,接着全班都哭了起来。”

我有点...

.
朱达志

 

 

湖北作家野夫先生收徒接受跪拜一事,这两天成为热闻;随后野夫又专文解释为什么会要求徒儿对其行跪拜之礼,更让此事难得消停。野夫的文章我认真拜读了,理直气壮、辞章亦好,绝非他自嘲的“烂文章”。但文章好不代表文中义理就无懈可击,还是可以商榷的。   野夫先生写道:“我也渐渐老去,也想把平生经验和教训,三观和主张,手艺和本事,一代代薪火相传下去。我这跪来的一点学问,你也得跪着接过去。不为别的,为个对历代前辈和先烈的尊重。”有些学问和做人道理,确实也有私相授受之必要,但非得跪受跪传不可,却是说不...

.
华蝶清鉴

中国当代思潮

华蝶清鉴 11月12日

二手的科学家

 

社会思潮的概念是较为大众化、群众趋向的,其实也就是意识形态,不过,意识形态这个词汇因为历史的原因,被赋予过不同的含义、现在用起来反而有些误解了。

在“文化大革命”时代之后的中国进入了一个思想丰富的时期,虽然政体国体没有变化,当从执政党到社会大众,从政治领袖到知识分子,都有着大量的关于政治和社会的思考。关于各种社会思潮的分类,有不同的提法。有的认为可以简单的仍划作左派与右派,按照西方的政治光谱定义即可;有的认为可以围绕着新左派与自由主义之争来划分一些子类;有的认为可以按照邓小平理论和民间思想...

.
迢书

权利、效率与主观价值论

迢书 10月16日

熟信创始人。

 

 

一、涨价党与排队党

 

我是涨价党。

没想到,因为火车票涨价问题,自由主义者阵营分裂了:一派支持春节期间、热门线路涨价(当然也支持平时、冷门线路降价),以消灭排队,被称为“涨价党”“国师党”;一派反对,被称为“排队党”——当然了,他们很忌讳别人这么叫,常自称“市场派”。

在出租车、高速公路等存在国企、垄断、限价的领域,双方观点也针锋相对。

其实,在其它问题上,双方是有广泛共识的:支持国企私有化,反对行政垄断。但是,一派支持垄断国企自主定价,不管是涨价还是降价,一派支持政府限价,但...

.
迢书

 

“又来了,标题党!禁烟怎么可能是不吸烟者的噩梦呢?”

我没有开玩笑,强制禁烟的最大受害者恰恰是不吸烟者。经济学告诉我,不可能以侵犯一部分人权利的方式保护另一部分人的权利。

和自由主义者沟通非常轻松,我一说“这是权利”,他就明白了。和其他人沟通要稍微麻烦一些,我得说“这有好处”。好吧,我先从权利角度论证,再从功利角度论证。

 

以三段旧文从权利角度论证:

首先,餐馆是公共场所,但不是公共财产。老板是餐馆的主人,他有权决定这里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什么。老板如果愿意,甚至可以规定入内就餐者...

.
迢书

 

 

自己学的两门课程不断争吵,就像父母不断争吵,站在哪边都很痛苦。但是,学问必须逻辑自洽,我不能见医学人说医学话,见经济学人说经济学话。

微博上有一个投票:是否支持政府将“图形警示印上中国境内的烟包”列入控烟规划?

经过审慎考虑,我“不支持”。

“有没有搞错?你是学医的,本科专业还是预防医学,你难道不知道吸烟的严重危害、图形警示的作用吗?”

我不是哗众取宠,也无意背叛自己的专业预防医学。其实,我不吸烟,还劝亲友戒烟,也承认吸烟有害健康、图形警示有助于降低香烟消费量。但是,我必须承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