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网首页 > 博客 > 私人记录
王和岩

我的父亲(三)

王和岩 05月28日

财新传媒记者

父亲一生有两段婚姻。遇到母亲前,父亲结过一次婚。对父亲的第一次婚姻,我几无所知。
很久以前,母亲曾说,我属鸡,你爸属狗,狗和鸡不搁,我和你爸这半辈子就是鸡飞狗上墙。父母其实极少吵架,他们之间多的是冷战。
儿时记忆中父亲成天“瓦着脸”(方言,意思是脸像瓦一样不舒展),在家中没有笑过,常常疾言厉声呵斥儿女。长大后,回想过去,父亲的暴躁似乎绝大多数都是针对儿女。
前几年听母亲说,父亲曾说自己和前妻相处几年,没红过一次脸。这话让我无比惊诧——我很难相信有哪个女人和父亲一起生活数年不争吵。母亲说:那时候的农村妇女……言外之意,必定对父亲言听计从,不敢有半点违拗......
王和岩

我的父亲(二)

王和岩 05月27日

财新传媒记者

我约略知道,国立天水师范毕业后,父亲在临近的康县一所学校有过几年短暂的教师生涯。关于这段时光,父亲生前从未向我说过——他很少向我们讲述自己的过去。只是后来我听母亲说,病榻上的父亲对母亲回顾自己苦难的一生,曾说起康县任教时,生活异常艰难,他是训导主任,可学校常常发不了工资,连理发钱都没有,还是奶奶卖了家里的棉花,稍钱给他才理了发。康县气候潮湿,父亲一度身上长满疥疮,迁延不愈,备受折磨。
从康县任教到1948年,父亲的这段时光,对我而言完全空白,我只知道父亲后来离开了康县,之后,是回家务农,还是做别的,我一概不知。
1948年,父亲的历史在我的记忆中异常深刻——上小学时每年报名......
王和岩

我的父亲(一)

王和岩 05月26日

财新传媒记者

写在前面的话
又到戊戌年。如果父亲活着,今年该是96岁的耄耋老人。父亲是我一直很想写又怕写的人。
记得1995年夏秋,那时父亲刚过世,母亲要我写篇祭父文。我一口答应,以为不是件难事,孰知,几度提笔,几番搁置,或不满意或无从下手。与父亲永别的23年里,这件事始终搁在心底,偶然想起,心就缺一块。父亲活着时,我对他,有爱与畏惧,隔膜与理解;父亲故去后,他对我,是怀念,是同情与悲哀。
前两天,和一位故人偶然聊起父亲,突然间有了写作冲动。也许,酝酿已久的那一刻已来临。
或是童年的阴影,或是青年时的激进,更或是政治对父亲这代人终其一生的改造、异化,父亲极少对我们讲他的家族,他的父母,以及他自己的过......

精彩评论

陈酿老久 实朴

原文:还乡琐记:草木叩门 生活继续

吴春波H-R “乡田同井,出入相望,守望互助,疾病相持”,已成追忆。

原文:还乡琐记:草木叩门 生活继续

小胖子真不瘦 风口浪尖上的传奇人物!如果你就这样被打败,那你就真的太失败了,但是我相信你不是这种人,期待你东山再起的那天。

原文:回来吧,贾跃亭

lulud 创业英雄还是欺诈惯犯

原文:回来吧,贾跃亭

zhangmingxiao 川普执政一百多天,初见端倪

原文:商人治国成笑柄

孙越 史上有很多传奇,更有很多英雄,他们的死彰显生命的价值。

原文:对外侦察局的掏心猎手

zhangmingxiao 这个不是一起超售事件,是美联航因为内部员工需要乘坐飞机,旅客满员的情况下利用超售这个工具来达到赶下旅客的目的。

原文:美联航赶乘客下飞机 资深机长告诉你是否违规

郭杰群 在美国,地产开发商将出售资产所得在一定期限内进行类似房产的再投资可以享受一定的免税条款。这在我国当前还不具备,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地产商的能动性。

原文:REIT的海外发展及启示

Lypsey3543 “据个人了解,中国一线城市住宅投资收益率不会高于3,美国可以达到6。”作者这里说的应是租金收益率。首先,因(特大)人口增长加速,在新兴市场投资房产,主要看资本利得,动态租金收益要会延后实现,静态比较同期没有太大意义。其次,物业年均持有成本,纽约和中国一线城市不可比。第三,纽约和曼哈顿是两个概念。离开曼岛,租金中位数值完全是不是一个档次。而中国一线城市的租金上涨范围更大。因为仍处于成长期。总体而言,虽然在中美两国都投资的是房产,但从收益分布特征和波动率来说,完全可以看作是差别极大的两类资产。就如同高等级债券和蓝筹股票,横比收益没有意义,因为后者大幅超越。归根结底更可能是风险偏好异质性(含Demographic factors)和经济周期所处阶段决定了投资者更偏爱哪一类。

原文:2017年美国房地产市场展望——美国市场、中国视角

王争春 价格和土地供给的问题,我们慢慢谈。市场有垄断市场、寡头市场和竞争市场,定价规则自然有差异。

原文:面对房价,教科书自焚吗?经济规律笑了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