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张星云

“法员工下班后回工作邮件违法?” 英媒误读法劳资协议内容

张星云 04月15日

法国巴黎第三大学信息传播学硕士学位,首都师范大学法语语言文学学士学位,现于巴黎任职记者、编辑、翻译。邮箱:wotaka@hotmail.com

最近,一条“法国出台新法律禁止员工下班之后查收电子邮件”的新闻在网上疯传。该消息源自英国《卫报》(The Gardian)网站文章;而该文的依据是法国《回声报》的报道。核对《回声报》报道后,本报记者致电相关企业主协会,证实《卫报》文章断章取义误读了法国劳资协议内容。

49日,《卫报》网站刊登该报《品味生活》专栏作者露西·曼根(Lucy Mangan)的博文称:“法国人认为每天18点后工作属于违法行为……老板不断通过智能手机没日没夜地侵占员工的私生活,使员工的实际工作时间远远超出每周35小时工作制的规定,如今员工们开始...

.
张星云

法新社如何应对纸媒危机

张星云 03月14日

法国巴黎第三大学信息传播学硕士学位,首都师范大学法语语言文学学士学位,现于巴黎任职记者、编辑、翻译。邮箱:wotaka@hotmail.com

作为全球三大通讯社的法国新闻社(AFP),如今正如其他法国纸媒一同受到社交网络与个人视频等新媒体的强烈冲击。在此情形下,其他传统纸媒为节省开支,尽皆舍弃国际新闻和社会新闻,而将报社资源专注于某特定领域,逐步转向为专业媒体。但法新社赖以生存的看家本领便是遍布全球的记者站网络,因此曾经作为纸媒重要给养的法新社如今正遭遇着前所未有的危机。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世界大国纷纷在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以国际通讯社的名义设立办公室。创建于1945年的法新社作为目前世界第三大新闻通讯社与2260家组织机构建立了合作关系...

.
吴澧

世界海天阔,中国岛民多

吴澧 02月20日

专栏作家

 

“汉语拼音之父”周有光老先生109岁了。今年1月13日生日前夕,他在医院里为“大转型时代与知识分子座谈会暨周有光先生109岁华诞庆祝会”录制了一段视频。这位文化名人讲:“我想说一句话,我可以重复一下。我认为,我们应当从世界来看国家,不应当从国家来看世界。这样能够扩大我们的眼界,扩大我们的视野。”这是老人一贯想法。周先生105岁时,《南方人物周刊》做过一次专访。当时,周先生告诉采访人吴虹飞:“我做研究有这种视野——必须从世界来看中国,不能从中国来看世界。”周先生还讲,正是在这样一个视野内...

.
陶短房

当法国出现“类似非典”疫情  

陶短房 05月31日

旅居加拿大的中国专栏作家

当法国出现“类似非典”疫情 

5月12日凌晨,法国卫生部长玛丽索尔.杜海娜出现在外省城市里尔,宣布了一则令人震惊的消息:法国发现了两例新型病毒性传染病——“新冠状病毒”疫病,其中一人疑似在阿拉伯半岛感染,另一人则是第一人的“密切接触者”。

这一新闻立即在法国、乃至欧洲引发轰动、甚至恐慌:“新冠状病毒”是个陌生而拗口的名词,感染者症状为发烧、咳嗽、呼吸急促和呼吸困难,按照世卫组织和英、法等国卫生专业研究机构的说法,这种呼吸系统病毒疫情酷似另一种曾让人不寒而栗的疫病——非典。而第二例确诊者系第一例密切...

.
周乃蓤

如果国籍只是一个标签

周乃蓤 02月02日

美国华盛顿大学历史学博士

法国影星德帕迪约放弃法籍,成为俄罗斯公民,引发举国热议。 2012年上台的社会党奥朗德政府欲向年收入100万欧元以上的法国富人征收高达75%的所得税,使得高收入群体惴惴不安,纷纷想移民。后来法国宪法资议会发表意见,指出这是一种不合常理、类似“掠夺”的横征暴敛,涉嫌违宪。 然而,公众对德帕迪约愤然弃籍的行动,反应却相当复杂。在全球化的时代,国籍意义何在?在经济利益面前,感情和文化认同,到底还算不算一回事? 国际明星、运动员和富豪们,找低税国家栖身,相当平常。就像世界上许多船只在巴拿马注册一样,只是为了经济....
王新江

潘鸣啸谈韩寒

王新江 02月29日

财新传媒总编室编辑

在3月1日面世的《中国改革》第3期上,有一篇本刊记者刘芳专访法国汉学家潘关鸣啸的文章。现摘录其中部分,并选配相关图片及文字资料,与大家共享。

潘鸣啸(Michel Bonnin)简介
 

潘鸣啸,法国汉学家,1949年生于法国。在巴黎获哲学学士,中国语言与文化学硕士及历史学博士学位。现于法国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教授中国当代史,研究范围包括中国当代社会民主运动、民工、就业等问题。早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他就开始进行有关中国知青上山下乡运动的研究,在多种法文或中文刊物上发表论文。著有《失落的一代——中国的上山下乡运动(1968~...


.
赵何娟

别了,多梅内克

赵何娟 06月18日

财新记者

一夜足球,与好友的两场赌局完胜,甚至连比分都被我蒙得八九不离十,阿根廷至少胜两球、法国输两球,赢得大餐一顿,连衣裙一条。梅西和西瓜两大天才帅哥的表现让我按捺不住兴奋,却更想送两块大大的匾给德米和多梅内克,收拾行装,拜拜吧!

作为阿迷,第一场阿根廷的比赛,我真有把德米这一大大的软肋踢出阿根廷队的冲动,正如思享家好友黄俊给我的评论“不论在拜仁还是阿根廷,德米童鞋总能以高超的表演艺术征服本方球门~”。到半夜,我发现法国队的多梅内克才是更有才的演员,他正出演法国足球历史上最“伟大”的一幕。尽管我早已下赌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