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财新网首页 > 博客 > 江绪林
吴蓓

此生的遗憾——怀念江绪林

吴蓓 02月27日

2001年赴英国爱默生学院学习华德福教育,2005年9月开始在北京实践华德福教育

               此生的遗憾——怀念江绪林

                                       吴 蓓

 

         该如何下笔讲述那遥远的往事?我的心还在如刀割般的痛楚,浑身冰冷,彻骨的寒冷。可是我又不得不趴在电脑前,一点一滴的把我和江绪林交往的片断陈述出来,否则我今夜无法入眠。

       今年1月26日至29日我去香港看望女儿,她的学校对面就是香港浸会大学,这是第二次去看望女儿了,无论如何我想去看看这所大学,因为江绪林曾在这所学校攻读博士。站在浸会大学的教学楼前,我和女儿说:“十几年前,我认识...

.
羽戈

不以大义责人

羽戈 02月26日

青年学者、作家

【按】在这个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年头,江绪林、林嘉文的自杀,愈显悲怆。我能接受借他人之酒浇自我心中郁积之块垒的纪念,却无法认同对自杀者的道德批判。这些批判,并不鲜见,四年前,中学教师赵鹏自杀,曾在微博引起热议,我写过两篇文章,正可移用于今时。
 

 
 

这一代人的怕和爱

2012年4月27日晚,生于1982年的河北馆陶县第一中学高三教师赵鹏,将一瓶敌敌畏一饮而尽,自杀身亡。

若以赵鹏的死亡之日为原点,我们将看见,在此前后,生于1982年的德文·韦德与托尼·帕克正在为NBA季后赛磨刀霍霍,生于1982年的卡卡正在皇马的豪...



.
韩十洲

加缪说,自杀是唯一真正严肃的哲学问题,那么,研究哲学和政治哲学又信仰上帝的江绪林博士的自缢,恐怕就是一个“严肃中的严肃”、“哲学中的哲学”的问题了。江绪林博士之死,究竟意谓着什么呢?迄今的哲学和宗教为什么没能给江绪林博士带来救赎? 

我的回答是,江绪林博士的生命中缺爱(Love)与希望(Hope),不幸的命运禁闭了他的爱欲(eros)——例如刘擎先生在悼文《追忆与启迪——江绪林博士告别仪式上的悼词》中提到的江绪林心灵深处的“小木屋”,而他所致力的哲学研究和信仰的基督教也没能带给他真正的希望(他信仰的上帝所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