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南都观察

“刺辱母者”何以被广泛关注?

南都观察 04月01日

南都公益基金会发起的思想平台

罗东,社会学硕士,个人公众号“东瓜摊子”,南都观察特约作者。
“刺辱母者”不太具备引起广泛关注的要素
连日来,许多人的微信朋友圈可能都已被“刺辱母者”的报道和评论刷屏,但如果回到事件本身,它却算不上特殊。研究基层治理的学者,早已看到类似事件长期以来都在冲击和困扰着地方社会。即便只是到热门或名人微博评论下面,所能见到的基层“举报”和“诉求”不公遭遇、审判也不一而足,更令人震惊的也有。
催款者杜志浩等人的“黑社会”身份、涉嫌“渎职”的地方警察,这些都是权益诉求事件中的常见情形;苏银霞的企业家身份也不符合“弱者&rd......
周永坤

应当建立司法民意隔离机制

周永坤 08月25日

苏州大学法学院教授

我对民意审判的批判招来恶评,对于那些“踢场子”的人我不予理睬。对于追求正义、认真讨论的人,我愿意与大家切磋,并接受任何批评。我并不以精英自诩,但是从事法学研究的人,理应比不研究的人要多些法学方面的信息。如果研究法律的人与非法律人在知识上处于同一个水准,那才是不可思议的,盖职业分工使然也。当然,我并不因此要求任何论辩的特权。
民意审判不得不说民意。
民主是与民意密不可分的,没有民意当然不可能有民主。因此,在实行民主制的地方,民意就有了某种神圣性。许多民主人士都以民意作号召,以民意代表自居。
但是,“民”是以个体形式存在的,个体之间还存在认识差距和利益冲突,这就存在......
叶逗逗
【财新网】(记者 叶逗逗)民意到底是什么?是被害者家属的意见还是被告人家属的意见?是微博中的意见还是法学学者们教科书中的意见?是废死派的意见还是挺死派的意见?
面对这些问题,绝大多数人会很快地摇摇头。这些算是民意,但不代表大多数人的民意呢?然而,谁又能说清楚大多数人的民意到底是什么?
在一本名为《零点调查:民意测验的方法与经验》书中,这样写道:
民众分左中右,民意中也有某些情绪性,甚至公众狂热。就民意本身而言,很多人在许多问题上采取自然的保守态度,原因在于一些很先进的东西,人们了解得很少;而在另外一些事情上,人们的态度又会很宽容,因为人们只是假设问题而不是真正面对问题;在某些问题上,......
郑戈

从药家鑫案的民意背景看我国法治的前景

郑戈 05月07日

香港大学法律学院副教授

药家鑫开车不小心撞倒行人,不予救助已属没达到道德底线,杀人灭口以避免“麻烦”就更是“罪无可恕,情无可原”。因此,药案初审的死刑判决吻合于民众的道德情感。但围绕药案展开的网络舆情,却使我们不得不担心法治在中国有没有未来。
在罗伯特·博尔特的的著名剧作《不朽之人》(A Man for All Seasons)中,针对家人和朋友放弃法律形式、直接诉诸“实体正义”来惩罚坏人的主张,托马斯·莫尔说道:我们只有在法律之林所拱卫的环境中才能安全地生活,哪怕这个森林有时会给恶魔提供藏身之所,因为,如果你为了消灭恶魔而砍倒了这片树林,“这时恶魔转身扑向你,你朝哪儿躲”?正是因为......
周勇
一审判死刑之前,在民意的审判中,药家鑫已经死了无数次。
我不支持民意审判,因为审判是法官的事情;但我理解民意审判,因为除了自己的呐喊,公众还相信谁?
法院审判“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而民意,常常在具体案件的事实认定上欠准确,在法律适用上太主观。在“湖北第一冤案”佘祥林案中,就是200多名群众扯着横幅,要求判处死刑,所谓“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导致了佘祥林的冤死。民意主导司法,只可以针对法律的起草、审核,而不是代替法官宣判;只可以监督案件的审理,而不是干涉判决。
至于一审法院在开庭时,请旁听者填写调查问卷,问公众,药家鑫应该如何判,不过是法官怯于独立审......
刘瑜

民意与伪民意

刘瑜 02月15日

清华大学政治学系副教授

在我听到的各种为大跃进辩护的言论中,有一类是这样的:当时人民的积极性很高啊,大炼钢铁一拥而上,人民公社热火朝天,多快好省建设社会主义,那是民意!
对,还有人在给大跃进辩护,话说这是21世纪。
同理当然也可以运用于反右,文革等。如果我们能穿越时空隧道,跑到1957年10月的中国做一个民意测验,问民众要不要引蛇出洞揭批反动右派,测验结果多半说是“要”。或者穿越到1967年1月去做一个民意测验,问民众应该不应该修理“走资派”,给他们戴高帽游街批斗,估计民意也会万众一心地说:应该!岂止“应该”,他们还会在调查表里找有没有“再踏上一万只脚”这一选项。
不奇怪。1936年到苏联去,大清洗也是民意。1939到德国去,......

精彩评论

陈酿老久 实朴

原文:还乡琐记:草木叩门 生活继续

吴春波H-R “乡田同井,出入相望,守望互助,疾病相持”,已成追忆。

原文:还乡琐记:草木叩门 生活继续

小胖子真不瘦 风口浪尖上的传奇人物!如果你就这样被打败,那你就真的太失败了,但是我相信你不是这种人,期待你东山再起的那天。

原文:回来吧,贾跃亭

lulud 创业英雄还是欺诈惯犯

原文:回来吧,贾跃亭

zhangmingxiao 川普执政一百多天,初见端倪

原文:商人治国成笑柄

孙越 史上有很多传奇,更有很多英雄,他们的死彰显生命的价值。

原文:对外侦察局的掏心猎手

zhangmingxiao 这个不是一起超售事件,是美联航因为内部员工需要乘坐飞机,旅客满员的情况下利用超售这个工具来达到赶下旅客的目的。

原文:美联航赶乘客下飞机 资深机长告诉你是否违规

郭杰群 在美国,地产开发商将出售资产所得在一定期限内进行类似房产的再投资可以享受一定的免税条款。这在我国当前还不具备,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地产商的能动性。

原文:REIT的海外发展及启示

Lypsey3543 “据个人了解,中国一线城市住宅投资收益率不会高于3,美国可以达到6。”作者这里说的应是租金收益率。首先,因(特大)人口增长加速,在新兴市场投资房产,主要看资本利得,动态租金收益要会延后实现,静态比较同期没有太大意义。其次,物业年均持有成本,纽约和中国一线城市不可比。第三,纽约和曼哈顿是两个概念。离开曼岛,租金中位数值完全是不是一个档次。而中国一线城市的租金上涨范围更大。因为仍处于成长期。总体而言,虽然在中美两国都投资的是房产,但从收益分布特征和波动率来说,完全可以看作是差别极大的两类资产。就如同高等级债券和蓝筹股票,横比收益没有意义,因为后者大幅超越。归根结底更可能是风险偏好异质性(含Demographic factors)和经济周期所处阶段决定了投资者更偏爱哪一类。

原文:2017年美国房地产市场展望——美国市场、中国视角

王争春 价格和土地供给的问题,我们慢慢谈。市场有垄断市场、寡头市场和竞争市场,定价规则自然有差异。

原文:面对房价,教科书自焚吗?经济规律笑了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