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郝智伟

马云扶贫第一枪,从“年货节”开始,谁能真正获利?

郝智伟 01月21日

前《IT经理世界》杂志资深记者

最近,一位70岁老人的故事引爆朋友圈,因为他辛苦一年收获的320斤酥梨,仅卖出10元钱。此前,老人所在的陕西乾县大雪,道路不便,没有商家上门收货,全县大约还有2000万斤酥梨没能卖出去,再不出货,很可能烂掉,当地果农急需救助。
要知道,乾县地处黄土高原,昼夜温差极大,产出的酥梨甜度高、水分足,古时曾是进贡皇家的“贡梨”,当地许多农民的唯一经济来源就是它。所以,往年超1元/斤,变成现在3分/斤,贱卖伤农,伤的更是当地的支柱农业。如此下去,当地果农很可能卖梨无法生存,面对数万亩果林,又转型没有门路,从而变得越发贫困。
为此,阿里巴巴迅速联系当地,在手机淘宝等平台上线“乾县酥梨”直销通道......
郝智伟
经常有人问马云:“每天让你睡不着的,担心的是什么?”马云给出的答案是“人”,因为是“人”决定了公司的成败。在他看来,阿里人必须让阿里变得越来越“温暖、人性”,否则,它就会失去杭州湖畔花园创立时的“初心”,变得危险。
为此,马云宣布成立“阿里巴巴脱贫基金”,他为主席,36个阿里合伙人齐聚,确立脱贫为战略性新业务,并在未来5年内,投入100亿元,阿里巴巴CEO张勇,蚂蚁金服董事长彭蕾等业务负责人,各自领命不同的扶贫领域,背上脱贫“KPI”,公示具体措施,接受严格的考核……
一句话:作为有数亿用户的“国民企业”,......
南都观察

李小云:“精准扶贫”的挑战在哪里?

南都观察 07月21日

南都公益基金会发起的思想平台

李小云,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小云助贫中心发起人,南都观察特约顾问
参与扶贫实践二十多年,我慢慢发现,不同地区、民族的人对福利、幸福等概念的认知是不一样的。比如有的城里人会觉得偏远地区的房子都是用木头搭起来的,破破烂烂,没有窗户也没有区隔,看起来完全不能居住。但是当地人还是照旧过着自己的日子,没觉得哪里有问题。
当“现代生活”和贫困地区相遇时,贫困地区的居民突然之间发现,他们的收入不能应付现代生活的支出。比如教育、医疗卫生的支出,会占不小的比例。有的地区还有酒文化、彩礼文化,看起来都是刚性支出,短时间内很难有什么变化。
我现在在云南边疆的河边村做扶贫,在那里又实践了近三年。这......
南都观察

荀丽丽:如何保障扶贫效果的可持续性?

南都观察 07月21日

南都公益基金会发起的思想平台

荀丽丽,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副研究员
“精准扶贫”概念在2013年提出后,乡村发展问题、贫困问题重新成为社会研究的热点,也有人提出新的问题——贫困是否终结?新贫困时代究竟是什么状态?
目前的精准扶贫既带来了成就感,也伴随着焦虑感。一方面,中国的减贫成果举世瞩目;另一方面,也可能有人会觉得,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有很多贫困村、贫困人口脱贫,是不是太快了,到2020年真的没有贫困了吗?
▌新时代下,贫困治理的基本问题是什么?
首先,贫困的长期存在有一定的客观基础。在家庭、社区、国家、全球的各个尺度上,不确定性和风险都是长期客观存在的,比如气候变化、自然灾害、能源与水危......
南都观察

李实:2020年之后,中国能否消除贫困?

南都观察 07月20日

南都公益基金会发起的思想平台

李实,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中国收入分配研究院执行院长,南都观察特约顾问
中国过去三十年的减贫效果非常显著,但是贫困问题仍很严重。想预测三年后的贫困状态,首先要了解当下。
衡量贫困的标准有很多,一种是绝对贫困标准,根据收入、消费、基本生活状态等制定。此外还有相对贫困标准,即根据整体人群收入而确定,比如以平均收入的50%作为贫困线,一旦平均收入上升,贫困线也跟着上升。
绝对贫困标准在一段时期内是不变的,相对贫困标准则会不断变动。如果一个国家整体收入高,相对贫困线就高。
此外还有主观贫困线、客观贫困线的划分。绝对贫困和相对贫困都属于客观贫困线,因为它不是贫困人口自己定的,而是政府部门、学者......
杨浪

扶贫的名义

杨浪 06月02日

央企企业发展、法律事务从业人员

一则有意思的新闻:
中部某县,为了应付国家的脱贫工作省际交叉考核,委派了一名年轻干部“潜伏”到贫困户家里,假装贫困户的儿子,代为回答问题,想要蒙混过关。没想到小伙子演技太差,被当场抓包。
这真是一条让人笑到肚子疼的新闻,虽然字数不多,也没什么描写,但我们似乎已经可以从有限的文字中,脑补出很多细节来……
首先,这个年轻干部,想必是经过海选的,当时的情景大概如此:
会议室里,几位县政府的领导正襟危坐,身边烟雾弥漫,桌子上烟灰缸里的烟头堆成小山,空气中呈现着一种奇异的蓝色。领导们紧锁的眉头,与随便扔在桌上的红彤彤的软中华形成了鲜明对比。
副县长、扶贫办公室常......
南都观察

2020年之后会是一个没有“贫困”的时代?

南都观察 03月14日

南都公益基金会发起的思想平台

李小云,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国务院扶贫领导小组专家委员会委员,南都观察特约顾问
2011年,中央提出到2020年实现按现有扶贫标准下的贫困人口全部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的贫困目标。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中央和地方投入了前所未有规模的资金和行政资源实施精准扶贫。
按照2011年调整后的新贫困线人均年纯收入2300元的标准计算,2011年全国贫困人口为1.239亿,到2015年底,已经减少至5578万。
如果按照以往最低每年减少1200万贫困人口估算,2016年到2020年,至少会减少贫困人口4800万。也就说,按照以往最低减少数量估算,到2020年,按照现行标准的贫困人口也只有778万。
而如果按照以往中等程度贫困人口减少的数量——......
南都观察

李小云:如何看待中国的对外援助效益?

南都观察 03月13日

南都公益基金会发起的思想平台

“中国对外援助的效果好还是不好?我自己的观点,中国对外援助的效益是最优化,最大化的。”3月25日,在《文化纵横》和南都观察联合主办的沙龙上,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李小云说。
沙龙主题为“中国对外援助的历史经验与微观实践”,有过20余年对外援助经验的李小云说,“中国对非洲国家(的需求)基本上99%是满足的。西方的援助是竞争性政治的产物,他们的想法是‘拯救’,是‘你(被援助方)得如何如何做才行’。中国觉得那是别人的家事,没有西方的源于基督教的拯救意识。”
中国扶贫基金会执行副会长王行最作为沙龙的特邀嘉宾,分享了中国扶贫基金会的海外援助经验。《文化纵横》杂志社......
南都观察

首富的扶贫小目标,14亿元能干些啥?

南都观察 02月12日

南都公益基金会发起的思想平台

作者:李小云,勐腊小云助贫中心发起人,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南都观察特约顾问、
我听说了万达14亿元的丹寨扶贫,最近又看到它发放5000万扶贫基金的消息。联想到了我一直关注的公益如何解决社会问题的路径问题。
王健林的14亿元能解决多少社会问题?(王健林2014年第一次与丹寨政府签下了一笔投资10亿元的包县扶贫协议,后来经调整,将扶贫资金增至14亿元。其中3亿元捐建职业技术学院,6亿元捐建一座旅游小镇,5亿元成立一支丹寨扶贫专项基金。)
我曾经说过,“公益组织能不能减少一点直接的发放型(如现金、物资)的救助公益?”不是说救助不重要,及时有效的社会救助无疑是公益的重要工作。但是直接的救助性公益会助长社会......
南都观察

除了考大学,乡村教育还有别的出路?

南都观察 11月25日

南都公益基金会发起的思想平台

编者按:
1990年,全国城镇化率为26.41%,到2015年,这一比例已经上升至56.1%。我们其中有很大一部分人,经历了从农村到城镇的转变。但今天,城乡之间的收入差距虽然已降到2.73倍,中国依然是城乡收入差距最大的国家之一。
劳动力外流、空巢化、土地荒废……关于乡村的美好回忆和想象仿佛越来越远,“乡村凋敝”被反复提及。有人说,中国的根基在农村,农村的希望在教育。但是现实呢?
根据国家统计局和教育部《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的数据分别显示,2014年义务教育阶段共有农村学生3798.31万人;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1294.73万人,农村留守儿童2075.21万人(两个部门的数据相互独立,教育部数据中......
陶短房

教育扶贫: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陶短房 03月06日

旅居加拿大的中国专栏作家

教育扶贫: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3月5日开幕的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上,李克强总理作了政府工作报告,其中在谈到推动教育发展和改革这一重要话题时,报告表示,过去一年里,中国启动了教育扶贫工程,实施农村义务教育薄弱学校改造计划,学生营养改善计划惠及3200万个孩子,对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乡村教师发放了生活补助,贫困地区农村学生上重点高校人数,较此前一年增长了8.5%。
这些成就和数据,体现了过去一年间中国农村、贫困地区教育投入的增长,也体现了政府和各有关方面在教育扶贫领域的辛勤努力、良苦用心和可喜成果。
但在看到成果的同时,也不应忽视其中存在的问题。
农村义务教育薄弱学校改造计划进行......

精彩评论

陈酿老久 实朴

原文:还乡琐记:草木叩门 生活继续

吴春波H-R “乡田同井,出入相望,守望互助,疾病相持”,已成追忆。

原文:还乡琐记:草木叩门 生活继续

小胖子真不瘦 风口浪尖上的传奇人物!如果你就这样被打败,那你就真的太失败了,但是我相信你不是这种人,期待你东山再起的那天。

原文:回来吧,贾跃亭

lulud 创业英雄还是欺诈惯犯

原文:回来吧,贾跃亭

zhangmingxiao 川普执政一百多天,初见端倪

原文:商人治国成笑柄

孙越 史上有很多传奇,更有很多英雄,他们的死彰显生命的价值。

原文:对外侦察局的掏心猎手

zhangmingxiao 这个不是一起超售事件,是美联航因为内部员工需要乘坐飞机,旅客满员的情况下利用超售这个工具来达到赶下旅客的目的。

原文:美联航赶乘客下飞机 资深机长告诉你是否违规

郭杰群 在美国,地产开发商将出售资产所得在一定期限内进行类似房产的再投资可以享受一定的免税条款。这在我国当前还不具备,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地产商的能动性。

原文:REIT的海外发展及启示

Lypsey3543 “据个人了解,中国一线城市住宅投资收益率不会高于3,美国可以达到6。”作者这里说的应是租金收益率。首先,因(特大)人口增长加速,在新兴市场投资房产,主要看资本利得,动态租金收益要会延后实现,静态比较同期没有太大意义。其次,物业年均持有成本,纽约和中国一线城市不可比。第三,纽约和曼哈顿是两个概念。离开曼岛,租金中位数值完全是不是一个档次。而中国一线城市的租金上涨范围更大。因为仍处于成长期。总体而言,虽然在中美两国都投资的是房产,但从收益分布特征和波动率来说,完全可以看作是差别极大的两类资产。就如同高等级债券和蓝筹股票,横比收益没有意义,因为后者大幅超越。归根结底更可能是风险偏好异质性(含Demographic factors)和经济周期所处阶段决定了投资者更偏爱哪一类。

原文:2017年美国房地产市场展望——美国市场、中国视角

王争春 价格和土地供给的问题,我们慢慢谈。市场有垄断市场、寡头市场和竞争市场,定价规则自然有差异。

原文:面对房价,教科书自焚吗?经济规律笑了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