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微思客WeThinker

谁在说话?对《人民日报》的一次身份审视

微思客WeThinker 12月30日

聚焦公共生活,致力于推出原创内容的志愿者团队

作者:重木 | 微思客传媒撰稿人
日前,《人民日报》对豆瓣、猫眼等网站的公开发难,批评其有“水军”刷分,发布恶意的、不负责任的言论,严重破坏了中国电影的生态环境。此次发难直接触发大量反弹,整个舆论界一面倒地支持豆瓣等网站。
一、一次民间文艺发言权的揭竿而起
其实文章主要提及的《长城》和《摆渡人》两部电影得分太低,最直接的理由便是这两部电影所牵涉和联系的某些特定人物,再加上片方在此基础上的相关宣传效果,和最终观众花钱去电影院看到的作品之间存在太大差距。最终交出的成绩显然在一大部分观众看来,既不值票价,也对他们被挑拨起的期待进行了粗鲁地冒犯。
这样的情绪最终与一直以来对于许多......
文庆

幸福的雅俗,地心的引力

文庆 11月27日

书评者 E-mail:wqphil@126.com 微信公众号:Learn-from-Marx

点评一:
亚里士多德说,最高的善就是幸福,幸福是自足的,它自身就使得生活值得欲求且无所缺乏。而荣誉、快乐、德行就不一样,我们追求它们,也是为了幸福(参见亚里士多德伦理学,廖申白译本)。
其实,仅仅说幸福是最高的善,没有什么意义,因为每个人对幸福的理解是不一样的,为了幸福,有些人拼命追求财富权力,有些人沉醉于哲学思辨中,有些人隐居于深山里,有些人专注于科学研究,有些人痴迷于杀人偷盗。希特勒杀了几百万犹太人,也许他感觉很幸福。
当然,亚里士多德所谓“幸福”决不包含那么多阴暗的成分,应该说是积极向上的。不过,这种幸福观没有脱俗,它与荣誉、快乐紧密相连。这也可以从现在西方人的境界......
李大卫

想起一个公知

李大卫 10月16日

《财新周刊》文化评论作者

1989年的莱比锡,群众示威已经开始,东德政府也下达了镇压密令。该市布商工会交响乐团(Gewandhausorchester,世界上第一家现代意义上的管弦乐团,由门德尔松组建于19世纪)的指挥库尔特·马祖尔,东德最出名的国际文化明星,总统昂纳克的朋友(虽然他不是连共产党员),把抗议者请进音乐厅和当局谈判,同时恳请当局保持克制。东德的政权变化能以非流血方式完成,这是一个具有定调意义的开端。
根据事后回忆,当时他只有几分钟考虑时间。90年代担任纽约爱乐总监期间(此时冷战已成过去),有人问他当初是否恐惧。他说当然恐惧,但更可怕的是历史机会从自己手中失去,从而抱憾终生。势如燃眉之际,他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解释自己必须遵......
张仁仁

喧闹的国人

张仁仁 10月17日

无闲阶级,有思之士。

读许光明兄最近新贴《台湾自由行记之一:敏感的台人》(“思享家”),谈到台湾人讲话的音量似乎比大陆人要低一个八度。对此本人颇有同感。当今国人或许是因为生在“盛世”,因此丹田之气甚是饱满,不管何时何地(见领导时除外),都声如洪钟,令人刮目、侧目。年前曾写过一篇《喧闹的国人》短文,摘录于后,算是补记。
------------------------------------------------------
喧 闹 的 国 人   
今年冬至日我和家人去上海近郊的一个公墓去祭奠我亡故的岳父。除了清明以外,根据传统冬至也是一个祭奠亡灵的日子。所以那一天,去公墓的路上自然是车水马龙,扫墓大军可谓浩浩荡荡。可让我感到大惑不解的是......

精彩评论

陈酿老久 实朴

原文:还乡琐记:草木叩门 生活继续

吴春波H-R “乡田同井,出入相望,守望互助,疾病相持”,已成追忆。

原文:还乡琐记:草木叩门 生活继续

小胖子真不瘦 风口浪尖上的传奇人物!如果你就这样被打败,那你就真的太失败了,但是我相信你不是这种人,期待你东山再起的那天。

原文:回来吧,贾跃亭

lulud 创业英雄还是欺诈惯犯

原文:回来吧,贾跃亭

zhangmingxiao 川普执政一百多天,初见端倪

原文:商人治国成笑柄

孙越 史上有很多传奇,更有很多英雄,他们的死彰显生命的价值。

原文:对外侦察局的掏心猎手

zhangmingxiao 这个不是一起超售事件,是美联航因为内部员工需要乘坐飞机,旅客满员的情况下利用超售这个工具来达到赶下旅客的目的。

原文:美联航赶乘客下飞机 资深机长告诉你是否违规

郭杰群 在美国,地产开发商将出售资产所得在一定期限内进行类似房产的再投资可以享受一定的免税条款。这在我国当前还不具备,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地产商的能动性。

原文:REIT的海外发展及启示

Lypsey3543 “据个人了解,中国一线城市住宅投资收益率不会高于3,美国可以达到6。”作者这里说的应是租金收益率。首先,因(特大)人口增长加速,在新兴市场投资房产,主要看资本利得,动态租金收益要会延后实现,静态比较同期没有太大意义。其次,物业年均持有成本,纽约和中国一线城市不可比。第三,纽约和曼哈顿是两个概念。离开曼岛,租金中位数值完全是不是一个档次。而中国一线城市的租金上涨范围更大。因为仍处于成长期。总体而言,虽然在中美两国都投资的是房产,但从收益分布特征和波动率来说,完全可以看作是差别极大的两类资产。就如同高等级债券和蓝筹股票,横比收益没有意义,因为后者大幅超越。归根结底更可能是风险偏好异质性(含Demographic factors)和经济周期所处阶段决定了投资者更偏爱哪一类。

原文:2017年美国房地产市场展望——美国市场、中国视角

王争春 价格和土地供给的问题,我们慢慢谈。市场有垄断市场、寡头市场和竞争市场,定价规则自然有差异。

原文:面对房价,教科书自焚吗?经济规律笑了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