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王海

Roger Ebert – 没有遗憾的一生

王海 04月10日

haiwang_2001@yahoo.com

 

       Roger Ebert,美国著名影评人和一个时代的代表人物,在与癌症十年斗争后于四月六号去世,享年70岁。他的死被称很多人称之为是一个时代的结束。应该是在干自己喜欢工作和能够淋漓尽致发挥自己天赋的原因,Roger Ebert和美国众多各个领域突出的人士一样,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还在干他这一辈子都热爱的事情 – 看电影和写影评。即使知道自己生命不长久,但言语中没有遗憾和悲观,甚至准备好走过一个完整的人生。作为追随他影评近二十年的我对他的死亡好像并不意外,因为这十年里他的癌症已经反复三次,好像每次他都会离去。他又...

.
忙盲茫芒

权力交接期的《寒战》

忙盲茫芒 11月14日

前编辑、现记者,中途卖过广告

 

 @忙盲茫芒

你帮了别人,没人知道。你让别人上位,老天都不会帮你。只有你坐上这个位置,我们才有希望。”

 

    几乎100%的情况下,人会身处各种各样的“组织”中。组织由一个个不同层面的“个体”组成,其在运行中的规律表现为一种“体制”,而当组织面临权力交接的时候,作为个体如何应对?老“体制”会有所瓦解和变化么?

在北京,上映于2012年11月8日的香港电影《寒战》解构了权力交接期的各种逻辑。

且不论这部被寄予厚望的香港新一代警匪片采用的各种克隆好莱坞的镜头感和大场面。影片剧本中所涉及的“交权敏感期...

.
陈剑

 

欣闻好莱坞最新的动作科幻大片《环形使者》(Looper)节前在大陆和美国同步首映,但是据说删掉了不少漏点和吸毒的镜头。尽管前重庆市领导人“与多名女性发生或保持不正当性关系”的罪名已经写进了中央政治局处理意见,但是中国的电影银幕还是纯洁得像一张白纸一样,看来电影分级制依然任重而道远。

好了,闲话少叙,书归正题。影片的情节设定在2044年的美国,时间旅行尚未被发明。30年后这项技术刚刚出现之后,就立刻被立法禁止了。一个大型犯罪组织取得了这项技术,传送了一个黑帮头目到30年前,组织了一帮自称为Looper的杀手,...

.
陈剑

那些年,我们一起失去的记忆

陈剑 08月07日

信风金融科技创始人兼CEO

 

我是谁?

我从哪里来?

我到哪里去?

导演用这三个哲学上的终极问题来推动以失忆为主题的电影情节发展,可谓顺理成章。而一旦再插入记忆移植,虚拟现实的桥段,那就更加引人入胜了。试想:如果你不是你,我不是我,这世界不是这世界,那如何讲这个故事简直是可以天马行空,随心所欲,只要能抓住观众,跌宕起伏,想拍出一部乏味的片子也难。

很明显,这个周末上映的新版《全面回忆》,无疑是打算以这种种的桥段,再加上明星卡司,包括《亚历山大大帝》的Colin Farrell,还有《黑夜传说》系列(导演Len Wiseman也是本片导演)的...

.
陈剑

好奇害死猫-《异形前传-普罗米修斯》影评(下)

陈剑 06月17日

信风金融科技创始人兼CEO

 

其实这个问题在雷德利导演的另一部经典科幻片《银翼杀手》(Blade Runner,1982年)也有类似的体现。二十一世纪初,先进机器人发展到了连锁阶段,那些机器人实际上和人类完全相同,被称为复制人,这些复制人在体力、敏捷度和智慧上都不错,被人类用于外星世界从事奴隶的劳动、危险的探险工作及其他星球的殖民任务上,经过外星殖民地连锁六号战斗组的血腥暴动后,地球上宣布复制人为违法物—必须处死。特勤小组—银翼杀手受命侦查任何入侵复制人,并予以击毙。而几名复制人不甘自己的命运,潜回地球,追问自己的创造者。

在最早的...

.
陈剑

从《雨果的奇幻冒险》看制度对人的异化

陈剑 01月11日

信风金融科技创始人兼CEO

 

几个星期前,陪着太太和儿子赶着去看了《雨果的奇幻冒险》(Hugo)的首映,看过我的影评博客的朋友们应该知道,这个决定是多么艰难地做出的。(参见《经济学家看电影》)

 

这个片子,真可谓是老少咸宜,小朋友们可以把它当成冒险的儿童片,家长可以把它当成温情的家庭片,电影爱好者可以把它当成对电影先驱乔治∙莫里哀致敬的史诗片,甚至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们也可以把它当成青涩的初恋片,和片中的小男女主人公一起乘黑拉拉小手。大导演马丁∙斯科塞斯果然出手不凡,大概打算借此机会,继《无间道风云》(Departed)之后,再...

.
陈剑

高薪能让职业经理人《点球成金》吗?

陈剑 12月29日

信风金融科技创始人兼CEO

《点球成金》(Moneyball)是一部非常另类的好莱坞体育电影。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里面的主角,并非驰骋在赛场上的运动员或者教练,而是一个过气的二流棒球选手担任的棒球队总经理和他找来的貌不出众、矮矮胖胖的总经理助理。而且其情节,也并非表现他们是如何呕心沥血地把一支二流队伍带成一支无敌雄师的。

 

(以下有剧透,读者请慎重。)

 

故事的情节很简单,奥克兰运动家棒球队因为缺钱,明星队员被别的“不差钱”的球队挖走,总经理Brad Pitt去跟棒球队大老板要钱买人,大老板也没辙,让他“有多少钱,干多少事”。Brad...

.
陈剑

“时间规划局”占领华尔街?

陈剑 11月07日

信风金融科技创始人兼CEO

 

好吧,我承认,是有点标题党的味道,不过取这个题目还是有些缘由的,且听我慢慢道来。

最近看了一场电影“时间规划局(in time)”,讲的是在不太遥远的未来,由于生物工程的进步,人类到了25岁便停止衰老,但此后寿命只有一年,需要活得长就得工作,换取时间。社会的通用货币就是时间,公用电话花费你生命的一分钟,过路交费你让出一天生命时间,一块钻石值三天生命时间,性交易一次付一周生命等。理论上你可以延长寿命直至永生——如果你足够富有。自然,对于穷人来说,要买车买房借高利贷便是要提前死亡。通胀严重,贫富分化,...

.
杨娜

宇宙中的双城记——王怡 (转载)

杨娜 04月12日

《新世纪》周刊金融组记者

 每个人心中,都有座攻不破、或至少盼望它不破的城池。人们叫它桃花源、香格里拉、乌托邦,或者理想国、君子国、太阳城,或者英特纳雄奈尔,或者东方的蓬莱,西方极乐世界。最后,干脆叫它和谐社会。


   剑桥的托尔金和鲁益师(路易斯),是我最迷的双子星座。他们的《魔戒三部曲》和七卷《纳尼亚传奇》,都在一个最不和谐的世代,整个欧洲摆不下一张书桌的时候写成。也就是纳粹主义和斯大林主义相继统治了半个地球的年代。伦敦大轰炸的空隙,鲁益师应邀给皇家空军演讲。他看着下面一旦起飞,平均只能活一个月的青年军官,说出了那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