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网首页 > 博客 > 张进采访札记
张进

【采访札记】之十一:为何抑郁少年多来自中产家庭?

张进 07月27日

《中国改革》执行总编辑,《渡过》作者,“渡过”公号创办人

(一)
近几个月,我在全国巡游采访抑郁症患者。一部分是我想去采访的,也有一部分是主动邀请我去采访的。事后发现,后者全部是家长,为孩子请我去;再进一步统计发现,这些家庭有一些共同的特点:父母有专业技能,有一定的社会地位,收入稳定,重视教育,讲究生活质量……一句话,就是我们常说的“中产家庭”。
起先我以为是巧合;又与几位医生、咨询师朋友聊起这事,他们都有这个感觉。我就想:会不会是普遍现象?如果是,其中有什么规律?也就是说:为什么中产家庭的孩子容易抑郁?
想来想去,悟出一个道理:因为生存焦虑。这些中产家庭的家长,经过多年打拼,终于获得了体面的生活,但特别害怕失去现有......
张进

【采访札记】之十:抑郁留守妇女,她们的苦痛和无奈

张进 07月25日

《中国改革》执行总编辑,《渡过》作者,“渡过”公号创办人

(一)
6月中旬的一天,昔日的小同事、财新传媒记者黄姝伦来电,请教如何采访农村抑郁妇女。我问她在哪里?怎么回事?她告诉了我一则新闻线索:
致力于中国农村教育改善的国际机构REAP,在秦巴山区七个国家级贫困县42个镇区下辖42个村,开展留守妇女抑郁问题调研,发现24.5%的被访人有轻度或更高的抑郁倾向。其中,10.7%程度较轻,11.1%中等,1.8%较为严重,0.9%超重。而且奶奶或外婆的抑郁倾向比母亲更为严重。
我一激灵,这个新闻线索太有价值了。随即致电财新传媒主编王烁,表示愿意跑一趟,和姝伦一起把这个线索做成封面报道。我说,这个新闻线索集合了一个重大独家新闻的所有新闻元素:城镇化、抑郁症、乡村空心化、留守妇......
张进

【采访札记】之九:上海屋檐下

张进 07月08日

《中国改革》执行总编辑,《渡过》作者,“渡过”公号创办人

我在人流汹涌的十字街头等她。这是初夏的傍晚,阳光质地金黄,半条大街都被涂上一层金色。正是下班高峰,人们的脚步显得匆忙。马路对面,一位背着蛇皮袋的异乡人茫然站着,似乎不知道该不该往前走;斑马线上一位妇人走得太急,把牵着手的孩子带了一跤;夹着公文包的白领、西装革履的房产交易员、头戴黄色安全帽的民工交错混杂,上海已经是一个外来人口混居的都市了。
“张老师!”身后有人叫我。一回头,她已从人流中跳跃着站到我面前。
她叫秋月,是我的作者,已经给我写过三篇文章。前两篇写她病中的生活,我知道她文笔不错;引起我注意的是第三篇,原标题叫《姑娘,你别着急》。这篇文章写到,病情缓解后,她到上海旅游,......
张进

【采访札记】之八:三十年的承诺

张进 06月20日

《中国改革》执行总编辑,《渡过》作者,“渡过”公号创办人

什么是对抗抑郁症最有效的良药?答案是:陪伴与扶持的亲人之爱。 
5月西北之行,我采访到一个故事:一位患病30多年的妻子,在丈夫爱的庇护和全家人的支持下,坚强而幸福地生活着。 
故事丰富而漫长,还需继续补充采访。先把梗概记在这里,留一个记录,也让读者先睹为快。
(一)   
她今年51岁。想像中是一个病怏怏的老太太,一见面,一袭黑色的风衣,红色的围巾,束着腰;身材高挑,面容姣好,岁月和疾病没有在她身上留下痕迹。倒是她的丈夫,大大咧咧,穿一件夹克,敞着怀;脸色黑红,粗壮结实。很朴实的一条西北汉子。 
她在农村长大。是一个大家庭,有6个姐姐,一个哥哥。在那个年代......
张进

【采访札记】之七:骄傲地活着

张进 06月15日

《中国改革》执行总编辑,《渡过》作者,“渡过”公号创办人

2017年6月1日,在家乡一座大山的寺庙旁,望着山脚下白雾缭绕的村庄,林夕对我说:“命运给我的舞台就这么大。如果我生在更好的家庭,有更大的空间,我还会……”言毕默然。
我明白她的意思。
我和林夕相识,缘于文字。
2006年11月,我收到一篇来稿,长达2万多字。我花了半个多小时把稿子通读一遍。要知道一般的来稿也就两三千字的。
看完文章,我决定破例采用。一是因为真实,二是因为细腻,三是因为文章中流露出的叹惋和决绝。不对疾病有着切肤之痛,不可能写得这么真切。
文章结尾说:“现在的我每天吃七片药,躯体症状还没有完全消失,焦虑恐惧还不时袭来。可我已经不再害怕,不再有强烈......
张进

【采访札记】之六:一位“网瘾少年”的内心世界

张进 05月10日

《中国改革》执行总编辑,《渡过》作者,“渡过”公号创办人

(一)
某日,接到一位妈妈的来信,叙述她15岁的儿子的近况:
“……寒假之后,突然说不上学了。把自己关在房间谁也不让进,疯狂玩电脑手机,除了上厕所基本不出来。到现在两个多月了,昼夜颠倒,一天两顿饭。不和我们交流,不信任何人,也不接触心理老师……”
妈妈不明白,孩子从小听话、懂事,小学年年三好生,一直是爸爸妈妈的骄傲,“怎么说不上学就不上学了呢?”
而且,辍学后,孩子变得很暴戾,顶撞父母,动不动发脾气。有一次带孩子去看心理医生,一言不合,和心理医生打起来,砸了人家的东西,把警察都招来了。
更让这位母亲恐惧的是,孩子告诉她,玩游戏到半夜......
张进

【采访札记】之五:为什么会有“学习困难症”?

张进 05月02日

《中国改革》执行总编辑,《渡过》作者,“渡过”公号创办人

五一假期,接到一位老读者邀约,去看看她读大学的儿子。我恰好无事,欣然前往。这位妈妈是希望我去帮着判断一下孩子的状态,出出主意;但对我来说,何尝不是一次很好的采访机会呢?
(一)
中午,到达孩子读大学的城市,先和大人谈。
我和孩子的妈妈相识已久。去年底,孩子双相躁狂发作,妈妈就不断和我商讨对策,因此我大致了解孩子的病况。一见面,看到妈妈憔悴的样子,就知道她已经不堪重负了。为了儿子,她在单位请了长假,来学校陪读;孩子有一点点风吹草动,她就胆颤心惊,六神无主,茶饭不思。真是一位尽心而可怜的妈妈。
她对我诉说:孩子整天无精打采,早上起不了床,一睡就睡十几个小时。如果不叫,能睡到下午,饭......
张进

【采访札记】之四:别委屈了孩子

张进 04月20日

《中国改革》执行总编辑,《渡过》作者,“渡过”公号创办人

在上篇“采访札记”中,我提到,青少年抑郁症的主题太复杂,我没有能力、也暂时不想触及。但是,仍然是非我所愿,我的第五位采访对象,又是孩子。这真的说明,现在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实在太严重了!
昨天(4月18日)一早,我从綦江赶往恩施,在重庆转车。此前几天,有一对来自重庆的夫妻,为女儿的事约我见面。于是我在重庆停留了4个小时,又获知了一个让我内心酸楚的故事。
(一)
先见到孩子的父亲。他告诉我,孩子今年19岁,近5年来,一直状况不好。每天情绪低落,失眠,没精打采,不想学习,勉强读了个大专;毕业后,又不想上班,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后来干脆就在家呆着。而且脾气很大,稍不如意,就哭;经常网上购物......
张进

【采访札记】之三:“救救孩子”

张进 04月17日

《中国改革》执行总编辑,《渡过》作者,“渡过”公号创办人

上周四,我发出《写一卷书,行万里路》后,好几位读者不约而同地提到了青少年抑郁问题。
一位读者留言:“我个人有几点想法:1.青少年是患病,很多人自初中就开始患病了;2.中国的教育和家庭教育促成了这一疾病的早发(强烈呼吁这一点);3. 防止发病,正确对待和治疗方面路还很长。”
立刻有一位读者跟帖:“我的发病时期正处于高三,对于青少年(18-26)岁这一段时期从学校走上社会,面临着学业、就业、婚姻、家庭、社会一系列变迁,我有着深刻的体会。”
还有一位读者给我出题:“青少年,在读初高中学生是一个集中生病高峰的群体,比农村还要多,对本人和家庭杀伤力最大,希望您能有所关注。我们有一......
张进

【采访札记】之二:回不去的故乡

张进 04月16日

《中国改革》执行总编辑,《渡过》作者,“渡过”公号创办人

一早,墨清驾车载我从遵义去桐梓。
选择桐梓,是因为桐梓是墨清的故乡,他曾在此工作五年。墨清是仡佬族人,他认为,精神疾病和个人的历史相关,尤其和心灵史相关;而原生家庭和民族文化的影响不可摆脱。桐梓之行,其实是追溯抑郁成因之旅。
(一)
途中翻越娄山关。山高路险,山色迷蒙。一路上,墨清对我回叙了他和疾病相搏的历程,最后感慨道:“这十几年,我活得这么费劲,可是讲起来,一会也就讲完了!”
墨清有一个核心观点:抑郁在很大程度上是内心冲突的结果;内心冲突往往来自生存焦虑;而生存焦虑是代际传递的,它对应的是死亡焦虑。
交谈中,他叙述了对疾病的体验和认识,追溯了性格的养成,分析了......
张进

【采访札记】之一:一次基层看病的体验

张进 04月16日

《中国改革》执行总编辑,《渡过》作者,“渡过”公号创办人

因为误点,飞机降落遵义时,已是4月14日子夜。砚谷墨清已在机场苦等6个小时了。
墨清是资深患者,2009年起即担任中国最早抗郁自组织“阳光论坛”的管理员,现在遵义某高校给学生做心理咨询。这次我到贵州,主要是为采访他。
遵义市区在机场40公里开外,墨清把我就近拉到新蒲住宿。新蒲是遵义的新区,建了一半,政策变化,停了下来。以前这里是一片农田,现在成了高楼。但光有楼盘没有人,到了夜里,更是冷冷清清,墨清说“鬼都见不到一个”。
所有高楼都长得一个模样,我们转了很久,找不到预定的宾馆,只好打电话。值班的人出来,带我们七拐八拐,到大楼后面一个公寓式酒店住下。
早上6点多,被鸟鸣叫醒......
张进

写一卷书,行万里路——我的创作计划

张进 04月14日

《中国改革》执行总编辑,《渡过》作者,“渡过”公号创办人

(一)
古语云:人到中年万事休。我却是到了中年,才越来越明白应该干些什么。
我本科中文,硕士新闻。而后媒体生涯29年,东奔西走,沉浮起落,虽一无所成,总算对人生和社会有几分体验。
五年前,一场不宣而至的疾病,引领我进入精神科学的大门。于我而言,这是一片神奇莫测的彼岸彼土。那里有绮丽的风景,有无穷的可能性;复杂深邃,变态无穷;既散魂而荡目,迷不知其所之。
我审视自己:对新事物学习能力尚强;对精神疾病有切身体验;新闻训练使我善于提问和倾听;文字能力让我能够较精准地表达所思所想。
更重要的是,我对精神科学有着按捺不住的兴趣。
这似乎是一个“谕示”:我应该以精神科学的研......

精彩评论

陈酿老久 实朴

原文:还乡琐记:草木叩门 生活继续

吴春波H-R “乡田同井,出入相望,守望互助,疾病相持”,已成追忆。

原文:还乡琐记:草木叩门 生活继续

小胖子真不瘦 风口浪尖上的传奇人物!如果你就这样被打败,那你就真的太失败了,但是我相信你不是这种人,期待你东山再起的那天。

原文:回来吧,贾跃亭

lulud 创业英雄还是欺诈惯犯

原文:回来吧,贾跃亭

zhangmingxiao 川普执政一百多天,初见端倪

原文:商人治国成笑柄

孙越 史上有很多传奇,更有很多英雄,他们的死彰显生命的价值。

原文:对外侦察局的掏心猎手

zhangmingxiao 这个不是一起超售事件,是美联航因为内部员工需要乘坐飞机,旅客满员的情况下利用超售这个工具来达到赶下旅客的目的。

原文:美联航赶乘客下飞机 资深机长告诉你是否违规

郭杰群 在美国,地产开发商将出售资产所得在一定期限内进行类似房产的再投资可以享受一定的免税条款。这在我国当前还不具备,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地产商的能动性。

原文:REIT的海外发展及启示

Lypsey3543 “据个人了解,中国一线城市住宅投资收益率不会高于3,美国可以达到6。”作者这里说的应是租金收益率。首先,因(特大)人口增长加速,在新兴市场投资房产,主要看资本利得,动态租金收益要会延后实现,静态比较同期没有太大意义。其次,物业年均持有成本,纽约和中国一线城市不可比。第三,纽约和曼哈顿是两个概念。离开曼岛,租金中位数值完全是不是一个档次。而中国一线城市的租金上涨范围更大。因为仍处于成长期。总体而言,虽然在中美两国都投资的是房产,但从收益分布特征和波动率来说,完全可以看作是差别极大的两类资产。就如同高等级债券和蓝筹股票,横比收益没有意义,因为后者大幅超越。归根结底更可能是风险偏好异质性(含Demographic factors)和经济周期所处阶段决定了投资者更偏爱哪一类。

原文:2017年美国房地产市场展望——美国市场、中国视角

王争春 价格和土地供给的问题,我们慢慢谈。市场有垄断市场、寡头市场和竞争市场,定价规则自然有差异。

原文:面对房价,教科书自焚吗?经济规律笑了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