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财新网首页 > 博客 > 妇女节
陈宏民

为什么要有教师节?

陈宏民 09月10日

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1985年,我进入上海交通大学读研究生。那年是第一个教师节。很隆重,那真是“红旗招展,锣鼓喧天”。那时年轻的我,被那场面所感染,觉得做个教师很神圣!结果就做了几十年的教师。

后来成熟了,才发现原来只有弱势群体才有节日。一百年前,妇女在全球地位都很低,于是一次次集会罢工游行,才有了38日的国际妇女节。同样,为了保障世界各国儿童的生存权、保健权和受教育权抚养权,为了改善儿童的生活,才在六十多年前设立了“六·一”国际儿童节。

在那个年代,妇女儿童平时的日子过得悲催,很不舒心,所以社会为了安抚他们,才...

.
陈一帅

为母亲编程

陈一帅 03月09日

通信与信息系统博士,曾就职于朗讯贝尔实验室,现居北京,Kassy的爸爸。个人主页:https://yishuai.github.io

去年给妈妈买了一个MP3随声播音机。记得走到妈妈屋里,问她:有什么需要的?她还是一如既往地回答:啥都有,不需要什么。聊了几句,我退出来。刚坐下,她笑着出来说:你到网上看看,有没有那种随身放音乐的机子。那谁有一个,挺好的。我就到网上买了一个最流行的。不贵,声音很好。

一年来,这个播音机成了妈妈的宝。一大早,就拎着出门了:原来,她已做起了老太太晨练的播音员。在家里,也经常是歌声嘹亮。问她怎么这么高兴,她说:听着歌,就很快乐!看她每天带着机器,院子里一个老太太量了机器尺寸,用绳子勾了一个网袋,送给她...

.
赵何娟

女人不"三八"

赵何娟 03月08日

财新记者

熬夜写作甚晚,今晨半醒,收一男性友人短信,“三八快乐!”无语,继续闷头睡。无几分钟,短信再响,又一不怕死的来信,“三八姐(节)快乐!”继续无语,不理。来往几回,我统一回信,“三八无罪,过节有理,失“节”事小,睡眠事大”。

其实友人来信多以真祝福,赞美女性话语为主,当然也不乏关系铁的男性朋友借此泄愤。平生每过三八节,总看见一些酸溜溜的男人要跳出来半骂人半戏谑。

国际三八妇女节,乃正当伟大的女性节日,与国语“三八”纯属字面意义巧合,却引发了如此多的趣事,个中纠结一直搞不清楚。困惑与义愤难消,第一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