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香樟经济学术圈

大学毕业生找的工作专业不对口,薪水是否被甩出一条街?

香樟经济学术圈 07月03日

由中国社科院、哈佛大学、多伦多大学等国内外青年经济学者发起

推文人 | 郑世林   原文信息   Rong Zhu(朱荣), 2014, “The impact of major-job mismatch on college graduates’ early career earnings: evidence from China”, Education Economics, vol. 22, No. 5, p511-528.   进入了7月,又到了大学生毕业生踏出象牙塔找工作的季节。最近微信圈最热的,要么是毕业照show,要么是毕业典礼老师们对毕业生语重心长的嘱托。香樟也借着毕业季,来推送一篇关于中国大学毕业生找工作的论文。这篇推文或许会对徘徊在人生十字路口的你,有一些理论或经验上的启发。并在此祝愿2017年夏季毕....
纪寻

魏祥在国外大学可以住什么样的宿舍?(多图)

纪寻 07月01日

神经肌肉病患者,关注少数人的权利

要说最近被刷屏的新闻当属清华考生魏祥,这位甘肃小哥父亲早逝,家境贫寒,又患有先天性脊椎柱裂,生活不能自理,需要母亲照顾生活起居。不过魏祥小哥非常争气,今年高考以648分的成绩考入清华大学。

明明是一个学霸,魏祥却偏偏说自己“不争气”,因为自己动了三次手术,病还没有好,身体还是残疾,需要人照顾。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以卑微的语气恳求清华大学给他和母亲一间陋室,以方便他妈妈陪读照顾他。清华大学也以“人生实苦,请足够相信”,熬了一碗中国好鸡汤,获得了广大网友的称赞。

清华实力熬的这碗鸡汤很多人不干,比...

.
知识分子

高考真的是寒门难出贵子吗?

知识分子 06月29日

由饶毅、鲁白、谢宇三位学者创办的移动新媒体平台,现任主编为周忠和、毛淑德、夏志宏。

编者按: 今年高考北京文科状元熊轩昂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现在的状元都是“家里又好又厉害”,“农村孩子很难当状元”的一席话,引发了公众舆论的关注。与此同时,清华大学录取的甘肃残疾学生魏祥出身寒门。在当今社会,寒门能出贵子,但确实是难出贵子。实际上,寒门难出贵子并不是个简单的教育问题,是一个社会问题,也不是中国独有的问题,而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   撰文 | 陈志文(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 责编 | 徐    可   ● ● ●    今年北京文科状元二中学生熊轩昂的一番话,掀起轩然大波。熊轩昂在接受采访....
达沃斯博客

这些大学在世界享有最佳声誉

达沃斯博客 06月26日

世界经济论坛中文博客

原文刊载于世界经济论坛,转载请标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本文来自2017年世界经济论坛新领军者年会

世界上最好的大学都在英国、美国和西欧,是这样吗?我敢跟大家打赌,如果你们叫身旁的人说出最好的大学有哪些,他们会一口气报出一连串古老的著名西方学府:哈佛、牛津、剑桥、斯坦福、普林斯顿。通常都是这些。

但是,《泰晤士报高等教育专刊》(Times Higher Education)本月公布了2017年全球大学声誉排行榜(World Reputation Rankings),结果出现了一些变化。从下表列出的前十大高校来看,排名居上的大学(根据世界105...

.
心路独舞

农村孩子真的越来越难考上好大学

心路独舞 06月26日

专栏作家,任职于美国大学

6月25日被头条邀请评论《如何看待北京状元所说的“农村孩子越来越难考上好大学”的现象?》。北京二中熊轩昂以690的高分摘取北京文科状元的桂冠,他将自己的成功归结于自己中产、知识分子家庭的培养,同时认为,农村的孩子越来越难考上好的大学。   的确,这位状元说的很直接,也有很多道理在其中。   我突然联想起今天早上看到的统计数据,实际上证实了这个说法。根据中国校友网对全国各省级高考状元的调查显示,2007-2016年全国共有约837名高考状元,其中,近五成的状元父母是教师(35%)和工程师(12.6%),还有近两成父母是公....
南都观察

40年前,“那三届”高考生

南都观察 06月23日

南都公益基金会发起的思想平台

王辉耀:改革开放承上启下的一代

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理事长,中国欧美同学会副会长

那三届可以称作中国改革开放的一代人,他们的个人经历和智慧,传承历史记忆,承上启下。那三届奠定了中国改革开放的人才和社会解放、思想解放的基础。这是中国历史上独特的现象,值得我们研究和探讨。

今年是恢复高考40周年,明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高考恢复是改革开放的开始。现在改革开放怎么继续深入,我们的大学教育、高考制度、教育改革、人才培养,都是今天的课题。

1977年7月,中共十届三中全会通过决议,恢复邓小平党政军领导职务...

.
南都观察

少数人的庆幸——衡中学生对于衡中模式的思考

南都观察 06月23日

南都公益基金会发起的思想平台

今年的高考刚过去不久,我想起自己的两次高考经历以及母校衡中,多少有些感慨。

我高中就读于衡水中学。第一年高考被山大录取。与我平时的成绩相比,这个结果可以说不错了。但当时满脑子都是“成大事者必上清北”、“不上清北,誓不罢休”的念头,加上第一年考得不错,自信心爆棚,便欣然回衡中复读。家人和班主任也曾劝阻,无奈拗不过我。结果第二年考得很糟,比第一年还低几分。现如今我快要大学毕业了,对衡中、高考等事情也有一些思考。

我出生在衡水市下属县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是衡水本地人,但户口不在衡水市区。中考时,我以...

.
香樟经济学术圈

中国高考的事实和错觉

香樟经济学术圈 06月23日

由中国社科院、哈佛大学、多伦多大学等国内外青年经济学者发起

——精英教育获得、工资溢价和社会流动性   推文人 | 彭文威    原文信息   Access to Elite Education, Wage Premium, and Social Mobility:The Truth and Illusion of China's College Entrance Exam. Ruixue Jia and Hongbin Li   1 引言   接受教育,特别是接受精英教育被认为是现代社会组建精英阶层和提供社会流动性最重要的渠道之一。   本文中,作者利用在中国收集的大样本数据对精英教育的回报进行了估计,并且试图理解精英教育对精英阶层的形成和社会流动性的影响。中国大学生入学考试(高考)为本文....
南桥

我的高考

南桥 06月23日

旅美学者,专栏作者

我本应1990年参加高考的。我那时就读于安徽桐城中学。“桐中敲铜钟,童男童女同上学”,学校校风良好,纪律严明。学校出过美学家朱光潜、文化部长黄镇、作家舒芜等。我们那时理科吃香,不知是不是因为这种背景,到今天,重理轻文的传统还根深蒂固。而今,同学群里文科生一张口,理科生就摩拳擦掌,修理“文科傻妞”的浅薄,嘲弄“伪公知”的情怀。   不过理科同学确实也人才辈出。而今把天舟一号送上天的航天“快递小哥”程堂明和毛万标,都是桐中人。我们那一届可能是桐中最巅峰的一届。同学中多人斩获全国物理、化学、数学竞赛的奖项....
杨早

穷人有没有必要上大学?

杨早 06月20日

文化学者

穷人的孩子要不要上大学?如果二十年前提这个问题,就是脑残。二十年之前,应该是越穷越是要上大学,一上大学就跳了龙门。大家去看看《人生》《平凡的世界》《女大学生宿舍》,包括《一地鸡毛》,都可以明白上大学对穷孩子的重要性。   但今时今日,这个题就不好答了。因为“大学”不再是那个大学,“穷人”也不是当年的穷法。就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以前的大学,确确实实是国家提供的公共品,为一切有资格(主要是高考分数)的人创造各种条件上,而且一包到底。傻子才不上大学。而现在的中国大学,性质比较模糊,有公共品成....
卓勇良

我的大学梦——纪念恢复高考40周年

卓勇良 06月16日

杭州电子科技大学浙江省信息化发展研究院特聘研究员

我从小根本未曾有过大学梦。曾听爸讲工厂里大学生技术员,一脸的尊崇。我大概是1970年代末我家方圆百米内少有的一个大学生,也是我们家族的第一个大学生。那年代不仅文化荒芜,吃口好饭都难啊。

从幼儿园到初中,我一直品学兼优。小学四年级学焦裕禄,老师要我写一首诗,说是五一节表演用。可怜我这小学生,东拼西凑了八行字。没想到班主任周亚琴老师真的找了曲子,在当时开明街民光电影院,班里同学上台演唱我作词的歌。小学五年级后,再没见过周老师,祝愿她健康幸福。

我们那一带缺少大户人家和白领人士。我成绩出众,无非是矮中...

.
南桥

教育如何进入了传销模式?

南桥 06月12日

旅美学者,专栏作者

以前看过一幅漫画:一个人去听励志讲师的课,买了一堆书和碟,说大有收获,可以自己开班做励志讲师了。中国人的教育大多这个路子。这包括出了国的这批人。   从1977年开始参加高考的人,陆续进入盛年,孩子已经高考了,如今面临孩子升学问题的,多为我这个年纪的 —— 亦即七十后这一批。我们考上了大学,也不管自己做成了什么,或是还有多少遗憾,就开始放弃一切,把重心放在孩子的学习上,帮助孩子再走自己的路,读书、上名校,然后生孩子,培养孩子读书、上名校。这像不像传销?   早晨起来,发现我被一位朋友加入到中等学区学....
冯颖

写在高考后:没考好人生也不会就此毁掉

冯颖 06月09日

500强企业资深职业经理人,职场写作者

我的高考生涯已经过去很久了,但估分那天的情形仍历历在目。   由于知道自己没有发挥好,所以完全不敢估分,派了心理素质异常强大的母亲去预估。   在她估分期间,我一个人坐在里屋床上角落里,抱着枕头默默地流泪,心如刀绞。我妈一边估分一边安慰我说:“没事儿啊! 全国那么多大学,上哪个都是不错的啊。”   这句话正戳中我的痛处,我失声大哭,恨自己太过紧张以至于没发挥好,就要和所有美好未来失之交臂,人生再没机会了!   没想到实际估分后发现成绩并没有料想中的那么糟, 很多”蒙”着选的答案居然都蒙对了。在老师....
杨早
1991年的高考,最纠结的事儿是填志愿。   每年政策都在变,来回推磨子。对于考生来说,最靠谱的是分数出来再填志愿,误报的可能性比较小。稍次一点的,是考完试估了分再填志愿,也还行,至少考好考坏有个大致感觉。   最坑爹的就是1991年这种,考前就填志愿。我特么万一失手了呢?活该。   1991年,还有一些别的因素。   1989年,北大清华两所学校,率先开启了军训一年模式。本科四年变成了五年,头一年还是在军营过。   所以1990年的复旦大学就成了香饽饽,性价比高嘛。我就琢磨了很长时间的复旦新闻系,自问考不考得....
南桥

美国“状元”今何在?

南桥 05月31日

旅美学者,专栏作者

近日正是美国大中小学的毕业季。从各种各样媒体上,我们能看到毕业班第一名学生的风采。很多人以为美国没有排名,到了高中是有的。总体上说,美国的教育呈加速度发展的态势:幼儿园玩耍,小学轻松,初中在学与玩之间过渡。上了高中,情况陡然一变,学生们作业多,压力大。到了宽进严出的大学,挑灯夜战就是家常便饭了。谈不上头悬梁锥刺股,但血管里流的很大一部分都是咖啡。   在高中阶段,除了各种各样的课外活动和志愿服务以外,学习成绩上也竞争激烈。学生之间也根据学习成绩平均分排名。一般情况下,别人家孩子排名情况家长之间互....
聂辉华

冯仕政:同学们,不要放任自己停留在山寨水平上

聂辉华 05月15日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楼兰君按】几年前,我去外地调研,一位年轻的厅级官员陪同介绍情况。我问他,你认为现在的大学毕业生最缺乏的技能是什么?他毫不犹豫地说,写作能力。对于文科生而言,如果你“笔杆子”不行,“嘴皮子”也不行,那你跟蓝翔的人怎么去竞争?我觉得现在有一种很不好的民粹主义风气,就是无限讨好学生,其实这最终会害了学生。我的同事冯仕政教授这次说了真话,希望学生和家长能够听得进去。——聂辉华 2017年5月14日   临到毕业季,老师与学生的接触也就格外频密起来。因为有很多事,比如毕业论文、各种申请,等等,不得不反复打交道。....
杨浪

大学是你最后的珍贵时光

杨浪 07月16日

央企企业发展、法律事务从业人员

 

 

一个朋友,大学教授,经济哲学双博士,万年不老小妖精,××岁(美女的年龄据说都是国家机密)的人了,走在校园里还经常被新生搭讪,青春的盛放期长得一塌糊涂。

 

有一次喝茶聊天时,她说她越来越看不懂现在的大学生了:“要么特别能玩,要么特别能学;要么什么都不当回事,要么把分数当成唯一追求,弄得跟高三没上完似的。”

 

虽然我并不在大学工作,日常接触的也是中年大叔居多,对大学生的事基本没有什么发言权,但是出于跟“智慧和美貌”多套近乎的需要,我立刻马上当即毫不犹豫地表示赞同,并表示可以...

.
许筱艺

I feel its weight in my hands. Its interesting texture. The unique scent. That feeling of flipping each page with pride and joy — each page that is equally thought-provoking, and each crystalizing memories of all of those precious moments that we have shared collectively, as we carefully pondered over each detail, discussed our thoughts with each other, and made decisions that would define our ever-evolving identity and shape our future…

 

The release party was wonderful. As we handed ou...

.
许筱艺

与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面对面

许筱艺 12月07日

哈佛法學院J.D.及自由作家

 

2015年10月22日傍晚,全美顶尖文理学院波莫纳学院(Pomona College)的2200名学生、教授、校友及家长同时起立,用热烈的掌声迎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 (Supreme Court of the United States) 大法官索尼娅·索托马约女士(Sonia Sotomayor)到访该校。

波莫纳学院每年会向被录取的新生推荐一本“大一读物”。新生入学前都会阅读此书,并在开学的第一周与教授和同学共同探讨和分享他们阅读此书的感悟。与此同时,“大一读物”也在校园里向其他学生及老师免费发送,鼓励全校师生阅读并广泛深入讨论。2015年入选的读物正是索尼娅·索托马约...

.
许筱艺

 

Scene Two: The 2,200-People Community

 

When you have 2,200 people sitting together in an auditorium, you bring a community together. Sure, out of the 2,200, the percentage of people who know their neighbours at the venue is relatively insignificant. As a liberal arts college that takes pride in our close-knit community and close interactions with faculty members, Pomona has a student population of 1,600. That evening, everyone — Pomona College students, faculty, alumni, family and st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