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本泽喵

寒夜听曲

本泽喵 02月05日

吹皱一池春水

立春甫过,夜早已不寒;身处南国,更觉暖。
两个月前,还在帝都。晚间室外,是雾霾笼罩着的彻骨寒;屋内暖气又让人皮肤几欲干燥开裂。
于是翻开手边的唐诗,正好撞见“南逸峰”的成名作——孟襄阳《宿业师山房待丁大不至》,空耳便响起了梁同学的抑扬顿挫。遂暂停了内田光子正弹奏到动人处、舒伯特的《美丽的磨坊女》,请香港的中学生出场。
(梁逸峰朗诵)
孟浩然当天住在禅师山中的房舍内,等待好友丁大(据说叫丁凤)来同睡,一宿未至。等待从夕阳西下前就开始,山里的樵人陆续归家,月亮升了起来,照亮松林。诗人坐着弹琴,但心里挂念友人,说不定望眼欲穿,期待黑暗的远处能飘进一只希望的灯笼。
三十立铺

青楼梦好:为何文人都有婊子情结?

三十立铺 09月15日

文化类知名自媒体,已上线有微信公众平台、今日头条、网易客户端、腾讯客户端等

【编者按】姜夔的一句“青楼梦好,难赋深情”道尽了文人雅士与青楼女子的感情纠葛。这些“雨恨云愁”化成优美诗词,流传后世。《全唐诗》中有2000首与妓女有关,可见妓女是多么重要的创作题材。后人叫得出名字的大文豪都与青楼女子有过微妙的关系。
文/有毛僧
►汉魏时期,青色有吉利发达的寓意,所以豪门大户的居所多涂青漆,甚至帝王也用青漆粉饰楼宇。这个时期,青楼成了富贵人家或豪华楼阁的代称,让人心生向往。能住青楼的人,多为王公大臣、仕宦名流,所以青楼也成了金屋藏娇,养粉黛佳丽的地方。唐以后,门阀士族退出历史舞台,通过科举上升的文官集团逐渐兴起,作为汉魏私人声色之所的青楼变成官方经营的妓......
吴澧

抗震忆唐诗,运筹思美剧

吴澧 04月30日

专栏作家

本来四月里是要谈谈诗歌的,美国的全民诗歌月(National Poetry Month)嘛。 只是突然就来了芦山4·20地震,至今已有十天。这次抗震救灾,比起五年前汶川5·12地震,反应更快速,落实各项措施也远为有序有效。不过,从网上看到,仍然有不少志愿者反映,灾区各救灾中心物资堆积如山,山里有些村落的灾民却几天才分得一瓶矿泉水。这让老农想起初中语文课上读过的一首唐诗,晚唐诗人曹邺的《官仓鼠》:
官仓老鼠大如斗,见人开仓亦不走。
健儿无粮百姓饥,谁遣朝朝入君口?
课本上说这首诗是讽刺贪官污吏的。手头不再有当年的语文课本,就从上海辞书出版社的《唐诗鉴赏辞典》里抄一段吧。
——&ldq......

精彩评论

Lypsey3543 “据个人了解,中国一线城市住宅投资收益率不会高于3,美国可以达到6。”作者这里说的应是租金收益率。首先,因(特大)人口增长加速,在新兴市场投资房产,主要看资本利得,动态租金收益要会延后实现,静态比较同期没有太大意义。其次,物业年均持有成本,纽约和中国一线城市不可比。第三,纽约和曼哈顿是两个概念。离开曼岛,租金中位数值完全是不是一个档次。而中国一线城市的租金上涨范围更大。因为仍处于成长期。总体而言,虽然在中美两国都投资的是房产,但从收益分布特征和波动率来说,完全可以看作是差别极大的两类资产。就如同高等级债券和蓝筹股票,横比收益没有意义,因为后者大幅超越。归根结底更可能是风险偏好异质性(含Demographic factors)和经济周期所处阶段决定了投资者更偏爱哪一类。

原文:2017年美国房地产市场展望——美国市场、中国视角

王争春 价格和土地供给的问题,我们慢慢谈。市场有垄断市场、寡头市场和竞争市场,定价规则自然有差异。

原文:面对房价,教科书自焚吗?经济规律笑了

叶伟强 需求、供给、货币,都是影响价格的重要因素

原文:房价之谜 | 悬而未决的崩盘隐忧(完整版)

zhangmingxiao 合理吗?

原文:房价之谜(三)| 中国房价到底“合理”吗?

北方的小狼 中国特色,都是小民倒霉!哎!

原文:广西“吃穿山甲”案的厨师: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abcnews 张老师这篇写得精彩。看来经济解释值得再去看一遍。几点想问一下:一是中国现在外汇减少,所以关税啥的肯定不会轻易取消,走一带一路推出人民币是稳定币值的好方法,不过确实以什么为锚呢?二是日本经济停滞,但听说日本人其实是进入了伊甸园阶段,收入啥的可能没增加,实际感受却始终稳定。这算好路吗?

原文:从中国先拔头筹看天下大势

孙越 (强)这会说得好!特朗普跟俄国商人绝不仅仅是生意往来吧。(呵呵)

原文:特朗普的俄国情结

李焕新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原文:特朗普的俄国情结

麻辣火锅请加醋 建议大家点开看评论,提前看清这些形形色色的骗人手段。现在的传销真是以各种形式来祸害人啊!总之,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天上掉的馅饼也是毒馅饼。还是脚踏实地的努力,别成天想着投机取巧一夜暴富了。骗子都是这样对准人“贪婪”的这个弱点来一步步攻陷的。

原文:“妈妈已被骗局洗脑,我该怎么办?”

鸡贼嘛

原文:鸡的智慧和愚蠢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