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永峰

四季书评:江湖离我们有多远?

李永峰 11月24日

书蠹,修习过历史与法律,当过记者,现从事区块链创业

如果没有金庸,江湖与武侠的意象不会如此深入人心。但是有了金庸,我们对于江湖与武侠,又增加了多少误解呢?与《指环王》、《冰与火之歌》之类西方奇幻小说不同,金庸笔下的江湖世界并不是一个纯粹幻想的产物。江湖二字,在今天中国人的生活中,依旧是鲜活的。很多人依旧在闯江湖、跑江湖、混江湖。而翻检中国典籍,在分封制度崩坏的战国时代,作为带剑者的侠客,已经与儒者同列,“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而人主兼礼之”。侠客也至少曾经是一个独立的群体。
侠客与江湖,本来就在中国文化中有所传续。但是,在金庸“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小说之后,这种传续被重构了。侠客变成了萧峰、郭靖、令狐冲、韦......
刘云枫

当马克思遇见孔老夫子

刘云枫 03月14日

任职于北京工业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

天堂是这样一个地方:时空交错而随心所欲。一大清早,颜回对孔老夫子说,马克思要来拜会。
夫子曰:马克思何许人也?他是来拜师的吗?有没有带学费?
颜回说:孔老师,在天堂,衣食无忧,要学费干啥啊?要了学费,放哪儿,怎么花啊?你真是老财迷了;我google了一下,马克思是犹太人,在德国长大,是一个博士。写了一本超厚的书,叫《资本论》,还有一本小册子《共产党宣言》。不过,他是19世纪人,和你我差着辈呢。论礼,在您面前要执弟子礼。
夫子曰:蛮夷之邦,朝贡华夏,要得要得!不过,那个什么死讲什么语,能听懂吗?
颜回答:同声传译是天堂的标配,老师,你忘了,上次你不是和希腊的苏格拉底聊了半天。他说希腊语,......
韩十洲

儒家之“欲·思·志”与中国之病理(一)

韩十洲 11月29日

资深媒体人,生命志联创人,专栏作者。作有长文《中國從何處來》、《中國人的活法》、《中國怎麼辦(上·中)》。郵箱:holygoer......

“欲”而有“思”,“思”而定“志”。“欲”是“思”动力,“思”是“志”的引航。“欲”有两个范畴,“思”也有与之相应的两个范畴:
一是“身体之欲”,属于形而下的“低阶欲望”,即“‘活’之筹划”或曰“生存之筹划”,属于流变性、变化性、寂灭性、特殊性、偶然性、实证性、情境性等即“多”的范畴(becoming),对应的是权衡利害、得失、好坏、强弱、胜败等外在之“思”(rationality,即筹划性,计算性,合算性,宜得性,工具理性,以福利为旨归,&......
秋风

儒家是我们的文化空气

秋风 11月29日

独立学者

儒家是我们的文化空气
——秋风畅谈《重新发现儒家》
问题1:秋风老师您好,很高兴跟您谈儒家,谈传统文化与现代化这个话题。最近这些年,传统文化和儒家思想再次引起国人的兴趣和关注,谈这些话题的书也不少。您的新作《重新发现儒家》我觉得与其他作品有很大不同,有强烈的“拨乱反正”的主旨。这是您写作本书的初衷吗?
是的,我写这本书的目的就是拨乱反正。对儒家,过去一百年多年来,人们,主要是接受过较好教育的社会精英群体,尤其是其中的知识分子对儒家的看法,很多,甚至可以说大部分是错误的、荒谬的、偏颇的,有误解,也有曲解。我这本书,就是选择其中较为流行的偏见、成见,一一予以辩驳。......
秋风

这个教授需要教化

秋风 09月24日

独立学者

韩德强先生扇一老者耳光之事,引起舆论强烈反响。笔者就此发表一条微博说:砸车,打人,固与制度有关,但首先是一个教养不足的问题。当代中国高度匮乏教化,人无教化,不明礼义,必粗鄙、乃至野蛮。不妨比较一下中国白领与欧美、日本、香港、台湾白领之举手投足、周旋进退。礼义之本在于,把他人当成与自己相同的人对待,也即仁。
不出所料,对这个看法,有人支持,更有人反对,虽然我已提及制度的重要性,但制度决定论者仍不满意。法律正在追究游行示威中的打砸分子,法律也应当追究韩德强先生,对此,我完全支持。不过,仍然需要追问:他们为什么会那么自然地伸出手,砸向自己同胞的汽车甚至头颅,扇向一个父行辈的老者?
孔子对中......
秋风

中国历史的两个传统

秋风 08月27日

独立学者

过去一百年来,中国最主要的意识形态是林毓生先生所说的“全盘性反传统主义”。如林先生所观察到的,这种反传统主义之彻底性、完整性、狂热性,在近世世界历史上是罕见的。几乎所有思想、政治流派,其立场、政策可能完全相反,打得不可开交,但它们在一点上可以惊人一致:反传统。
这其中最为重要的是反儒家。对儒家的反对,在过去六十年的中国,已经演变成为一种无所不在的本能的厌恶与仇恨。今天,上从七十岁的老人,下到二十多岁的青年人,张嘴就可以咒骂儒家,而且面有得色,很有宣告真理、追求进步的自豪感。
这种社会心理疾病,确实值得心理学家们深入研究。从知识的角度来看,反传统之所以变成一种主义,很大程度上......

精彩评论

陈酿老久 实朴

原文:还乡琐记:草木叩门 生活继续

吴春波H-R “乡田同井,出入相望,守望互助,疾病相持”,已成追忆。

原文:还乡琐记:草木叩门 生活继续

小胖子真不瘦 风口浪尖上的传奇人物!如果你就这样被打败,那你就真的太失败了,但是我相信你不是这种人,期待你东山再起的那天。

原文:回来吧,贾跃亭

lulud 创业英雄还是欺诈惯犯

原文:回来吧,贾跃亭

zhangmingxiao 川普执政一百多天,初见端倪

原文:商人治国成笑柄

孙越 史上有很多传奇,更有很多英雄,他们的死彰显生命的价值。

原文:对外侦察局的掏心猎手

zhangmingxiao 这个不是一起超售事件,是美联航因为内部员工需要乘坐飞机,旅客满员的情况下利用超售这个工具来达到赶下旅客的目的。

原文:美联航赶乘客下飞机 资深机长告诉你是否违规

郭杰群 在美国,地产开发商将出售资产所得在一定期限内进行类似房产的再投资可以享受一定的免税条款。这在我国当前还不具备,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地产商的能动性。

原文:REIT的海外发展及启示

Lypsey3543 “据个人了解,中国一线城市住宅投资收益率不会高于3,美国可以达到6。”作者这里说的应是租金收益率。首先,因(特大)人口增长加速,在新兴市场投资房产,主要看资本利得,动态租金收益要会延后实现,静态比较同期没有太大意义。其次,物业年均持有成本,纽约和中国一线城市不可比。第三,纽约和曼哈顿是两个概念。离开曼岛,租金中位数值完全是不是一个档次。而中国一线城市的租金上涨范围更大。因为仍处于成长期。总体而言,虽然在中美两国都投资的是房产,但从收益分布特征和波动率来说,完全可以看作是差别极大的两类资产。就如同高等级债券和蓝筹股票,横比收益没有意义,因为后者大幅超越。归根结底更可能是风险偏好异质性(含Demographic factors)和经济周期所处阶段决定了投资者更偏爱哪一类。

原文:2017年美国房地产市场展望——美国市场、中国视角

王争春 价格和土地供给的问题,我们慢慢谈。市场有垄断市场、寡头市场和竞争市场,定价规则自然有差异。

原文:面对房价,教科书自焚吗?经济规律笑了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