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财新网首页 > 博客 > 人工智能时代的读书方法
汪丁丁

人工智能时代的读书方法再续

汪丁丁 07月10日

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和浙江大学经济学院经济学教授,财新传媒学术顾问

  根据我的读书经验,许多作者不是天才却写了对我而言特别重要的书,也许主要因为这些书激活了我的重要性感受。赫勒女士(Agnes Heller,1925年5月12日生,2019年7月19日卒),少年时期经历了“奥斯维辛”,中年时期经历了“古拉格群岛”,晚年受聘纽约新社会研究大学的“阿伦特讲座教授”。她是我在《新政治经济学讲义》里常提及的人物,是我介绍古希腊“智慧”与“幸福”命题时常想到的人物。这一命题,可由两句日常问句表达:(1)一个人怎么可能没有智慧而有幸福?;(2)一个人怎么可能不经历苦难而获得智慧?       牟....
汪丁丁

汪丁丁:人工智能时代的读书方法续

汪丁丁 07月09日

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和浙江大学经济学院经济学教授,财新传媒学术顾问

     上一篇的结语:人工智能时代的读书方法,唯一的要旨是培养读者的广域判断力。这一命题的核心观念是:(1)“广域”,而不是“狭域”。人工智能目前仅在狭域完胜人类,而人类创造性思维的两大前提是广域探索与判断;(2)“判断力”,而不是“计算能力”。

     古今人类数百亿,有记载的天才数万,普通人的“天才瞬间”数十亿。姑且想象天才瞬间在已知人类当中的正态分布(或许是泊松分布)密度曲线,于是有“均值”(也称为“峰值”)。假设普通人享寿五十,正常思维约三十五年,天才瞬间每年降临一次,则均值是三十五。有些人的...

.
汪丁丁

汪丁丁:人工智能时代的读书方法

汪丁丁 07月08日

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和浙江大学经济学院经济学教授,财新传媒学术顾问

     新冠病毒带来的益处是迫使我们退出日常烦忙。我的初步估算是,中国人每天的闲暇当中,可用于读书的时间,平均而言增加两小时。以每天读书八小时计算,半年疫情,相当于增加八千万至一亿“人年”的读书时间,分布在人群当中,极不均匀。增加的闲暇,可用于睡眠,可用于餐饮,可用于……。我周围许多人疫情期间体重显著增加,与闲暇时间的配置方式密切相关。

     闲暇时间的理性配置,关键是读书方法。不会读书的人,很难突然改变早已习惯了的时间配置。会读书的人,在人工智能的时代,很可能必须改变读书方法。大约二十年前,我发...

.